怪谈新语

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章节: 第一话 静雨(6) 更新:2020-08-27 04:41:41

编辑:翩若惊鸿
点评:这本书人物感情和语言都拿捏的很好,

怪谈新语情节预览

  能不能留我们进去谈啊,确实有挺重要的事找您,要不我们也不会大热天的跑来打扰您,何况您这里这么难找,我们也是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这里的,您说呢......要不?......”他一边说一边探头探脑的向屋里张望,身后的两个女人不知道是被我吓到了还是因为我实在太阴沉了,两个人抱在一起躲在男人身后,甚至不敢抬头看过来。算了,这也没什么,我倒是能体会她们的心情,黑洞洞的门缝里面探出一双红色的眼睛,谁看了心里都会有所顾忌吧,随她们怎么想吧。不过我依旧没有开门放他们进来的意思。

  不用多说,自然还是那个中年男人先打开了话匣子:“我说小师傅,我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赵金山,是咱们南城房管局的副局长,也是托朋友关系才找到您这的,就是咱们区政府的老钱啊,我们俩几十年的交情了,您肯定知道这个人吧。”说着,他从口袋掏出一包中华烟,自己叼上一根,又欠起身子递给我一根,那脸上的笑容让我看着实在有些恶习。

  想到这里,本来是有些不耐烦的我,现在倒有些好奇了,亏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倒也算是伶牙俐齿啊,似乎我要是不管他们的闲事就变得不积德,不做善事了,这是哪门子道理啊,而且加上先前的想法,我还是决定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再做打算吧。

  说到这里,赵金山抹了抹头上的汗,并极力的掩饰着内心的恐惧,我看的出来,对于他口中说的这些反常的事情,应该不是凭空捏造的,似乎还有所隐瞒。然后他继续说:“后来那一晚,我们一家三口都睡得很晚,心情也是非常压抑,老婆对我说可能是因为工作太累了,所以做过的事没有经过大脑,我也就姑且那样认为了,事情过去大概一个星期了,都没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渐渐的我也把那件事忘了,可就在事情过去后十天左右的时候,有一天临近下班的时间,我的手机响起来,当时我正在打瞌睡,听到电话响,我想可能又是哪个托我办事的人打来的骚扰电话吧,于是便不耐烦的把电话扔到抽屉里继续睡了,大概睡了几分钟后,电话突然又响了,而且声音非常近,我猛的抬起头发现本该在抽屉里的电话却赫然的出现在我的桌子上,顿时,我出了一身冷汗,睡意全无,冷静下来之后,我想这也许是哪个同事关心我,听到抽屉里的电话响帮我放到桌上了吧,想到这我便拿起电话准备接通,当我看到手机屏幕上来电号码的时候,又让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一串井号,哪会有这样的号码,可我又一想,还是往好处想吧,别自己吓唬自己,没准是什么联通公司移动公司打来的电话呢。姑且先接了再说吧,接通电话后先是一阵忙音,后来传来了一些嘈杂的声音,类似火车站或者菜市场那种熙熙攘攘的声音,听不清是人声还是什么,最后在一片嘈杂声中,我清楚的听到有人对我说了句‘小心身边的人’,当时吓得我直接把电话扔出去好几米,砸在墙上又摔在地上,我就那么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也不敢回头看,可我总觉的背后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脊梁沟一阵阵的发凉,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根本动不了,我就那么站着一直盯着地上的电话,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最后一屁股坐到地上,汗水把衣服都湿透了。”说到这,赵金山似乎恐惧的无法继续他的故事了,眼前的他衣服也已经被汗水湿透了,豆大的汗粒从头上啪嗒啪嗒的往下落。

  沉默了片刻,中年男子又提高了声调再次喊了声:“您好,您,在,在家吗?”我想了想,还是轻轻的打开了门,但只是侧开了半个人宽的门缝,露出半张脸看着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看到我打开门,眼前的三个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步,我清楚的看到眼前的这个人头上的汗在滴滴答答的往地上落,只几分钟的时间,他站在我门口的这块地方已经被他的汗水湿了好大一片,而且身后的两个人和他一样,都是一脸的惊慌失措。我依旧没有说话,倒是这个胖男人又开口发问了:“你好,请,请,请问,这是小师傅的家吗,我们,我们想找他问些事情。”听上去语气仍旧胆怯,而且能清晰的听出上下牙因为发抖而发出的碰撞声,最让我不快的是他把您改成了你,是因为看我年纪没有他大吗,真是无礼。

  就在这一天的中午,本该照惯例午睡的我,被一阵汽车疾驰的声音惊醒,发动机轰鸣的声音由远而近,带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紧张感。听这意思应该是朝着我住的这里过来的。可这里平时很少有外人经过,更不会有这么莽撞的司机会在这么狭窄的街道上飞奔。

  “我不抽烟谢谢,我这屋里也从来不让任何人抽烟,把您的烟扔垃圾桶里吧,在我没下逐客令之前,谢谢,还有,您说的什么姓钱的人我也不知道,不是记不得,是压根儿就不认识,您刚才说您姓什么来着,我这脑子不太好,已经忘了,还是说您三位来找我干什么吧,不用绕弯子。”我生硬的回绝了他套近乎的意思,并明显的表现出我对官僚的厌恶以及不感冒,虽然我脸上还带着微笑。

  过了大概两分钟,还是门外的男人敲了门,同时一边敲一边问了句:“有,有人吗?”声音听上去十分胆怯,我没有回答,继续站在门后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我很奇怪,这几个人是怎么找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跑来这个地方找我又有什么目的呢,话说我离开家很多年了,除了几个要好的朋友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我已经很少再去过问陌生人的闲事了,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人知道我住在哪了,何况我本来就居无定所。

  我侧着头看了他两秒,本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但出于无奈还是冷冷的回了句:“你们找错了。”然后就想随手把门关上,可谁知这中年男子突然来了精神,一把把门挡住,然后满面赔笑的凑上来,还用一直手抓住我露在门外的胳膊,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说实话,他还挺有力气的。

  “您听我说,这次来是想请您出山帮我家摆平些事情,我听说您不管闲事有很久了,我们也是考虑再三才决定还是来找您,关于您的故事我个人可是听了不知道多少了,光打听您的住处就花了不少的银子呢。”说到这里他又尴尬的笑了笑。

  我站起身,朝他走过去,他两只眼直勾勾的看着地面,似乎根本没有注意我已经站在他面前了,我轻轻的用右手拍了一下他的头,就像触电一样,一个冷战之后他又靠到了椅背上,一边看着我一边用力的眨着眼睛,我问他:“怎么样,好点没?”他马上回答我:“好,好多了,不这么难受了,我,我还是接着讲吧,突然觉得好像没什么了。”我回身坐回到座位上,并望向旁边的母女两个,示意他们不用担心,在我这里是安全的。

  我回过身咣的一声把门关上,深深的叹了口气,又把门打开了,不知怎的,我觉的尘封在我心里的一扇门也同时敞开了,算了,很多事并不是我们一厢情愿就能一直坚持下去的,有些东西该放下就放下,该让他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门打开后,我随手做了个招呼他们进来的动作,便转身进里屋去了,身后的三个人也随着我一起进了书房。那个年轻女孩儿走在最后面,且非常礼貌的轻声关上了外面的大门。进屋后我便坐到了自己平时看书的座位,并示意他们随便落座,这时候我才仔细观察这三个人,中年男子虽然体型比较胖,不过看上去倒还是很健康的样子,而且一脸的贵气,不过五官上却蒙了一层灰气,他妻子看上去很普通,就是普通的家庭妇女,倒是他女儿,人长的很出众,在同龄人里应该算是个漂亮姑娘了,年纪看上去大概比我小上四五岁的样子,似乎大学毕业不久,仔细打量上下之后我便双手交叉的拖着下巴准备听听他们这次的来意。

  赵金山接着他的故事了:“那天下班以后,我在单位一个人呆了很久,天都黑了,我也没敢走出办公室一步,因为发生的事实在太诡异了,走的时候我把电话放到包里,甚至不敢放到身上,经过传达室的时候我问过来往的同事,在我瞌睡的那段时间确实没有人进过我的办公室,也没有人听到我屋里有电话声,这和我想的基本一致了,难道冥冥中真的有鬼怪作祟吗,我是个党员,一贯不相信那些牛鬼蛇神的东西,可眼前发生的事情让我怎么也想不出个道道来,回家以后又不敢对老婆孩子讲,生怕吓到他们,我就托词说我今天太累了,想早点休息了,就早早睡下了,夜里我始终觉得那个电话一直在看着我。第二天上班还一直精神恍惚,但怪事没有再继续发生,就这样一连又过了好几天,也都一切正常如初,我也就没再去想那件事情,可电话里那个人究竟是谁,对我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提醒我小心身边的同事吗,小心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吗?我想不明白,按说如果是周围的朋友出于善意提醒我小心谨慎的话,也犯不着搞的如此神秘吧,有时候想的我头疼的厉害,索性就喝些酒早早休息了。大约又过去一个星期左右,我老婆的弟弟突然到单位来找我,还带了一个朋友给我认识,说是搞工程项目的,想请我出面给帮帮忙,您知道的,做我们这个位置的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人找我们帮忙,看在小舅子的份上,我也没有推辞,就约了晚上下班一起去吃饭详谈,然后就让他们两个先走了,跟您说啊,我可不是那种腐败份子,一般情况下我从不理会这些事情的,可这家里人的事情,我实在推辞不掉的。”说着,他又尴尬的看看他妻子,我用余光发现他妻子的眼睛里泪水在打转转,接着便侧过头去掩饰内心控制不住的感情波动,我没有去理会,点头示意赵金山继续讲下去。

  小区。”说着他举手示意旁边的两个人,我和那两个人互相点头致意过后继续听他讲。

  “是这样,事情大概发生在一个多月之前的一个周末,我和老婆孩子晚上出门下馆子,回来的路上突然下起大雨,本来计划是饭后去逛逛海河公园,这么大的雨也逛不了了,还是回去吧,于是我们便驱车回家。可到了家之后发生的事情让我们实在无法用语言去形容,走的时候家里明明留了灯,可开门之后家里的灯却是关着的,我想,可能是我们记错了,但进屋后发现,家里的电器全都断了电源,起初我以为是停电了,可后来才发现,所有的电源都从插座里拔了出来,家里的电路并没有问题,灯还是可以照常打开,我和妻子女儿互相询问过彼此是否有把插座拔下来,可三个人一口同声说没有过,而且我们一家人一起出门,时间并不长,难道家里进来人了,但门锁是完好无损的,眼前的一切让我们三个都觉得不寒而栗,于是我便又怀疑是不是有人从窗子进来了,但检查窗户的时候更让我恐惧了,明明打开的窗子,现在却是锁住的,而且连窗帘都挂起来了,不光是打开的那扇窗户,房间里所有窗户的窗帘全都挂上了,这些事情想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讲,别这么多废话。于是,中年男又继续开讲了:“先给您介绍下,这位是我老婆,旁边的小美女是我女儿,我们三口住在南城边缘的一处高档

  先说说我生活的这个地方,地处天津市的中心腹地,临近天津最富盛名的五大道风情区,这里分为五条街道,所以并称五大道,随处可见当年洋人修建的小洋楼,其实说白了就是洋人入侵中国时候各自划分的租借地,他们以街道作为划分区域,谁都不许越界,否则就算是洋人之间也照样会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

怪谈新语试读章节





热门

  • 资讯超进化

    简介: 万事万物的不存在,都是基于无数叙述信息的层叠。在信息大一统理论下,生命,物质,科学,魔法,仙侠,这些统没错,郝绅就是个收废品的。。

    那家的鱼05-17 完结

  • 我有神级盗墓系统

    简介: 有了神级模板系统,鹧鸪哨模板,搬山秘术、枪械通晓。佛爷模版,双指探洞,刘家秘术。陈玉楼模板,夜眼。随机抽取了一个又一个模板后,吴昊意外发现他无人能敌了……(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血滴落的时候,原本正在蔓延的黑雾忽然翻滚了起来,就像雪遇到大火一样,血滴落之处的黑雾迅速地退散而去。吴昊一看这种情况,心中瞬间一定,成了,他的猜测没有错!。

    我是盗墓贼09-07 连载

  • 冥婚入殓

    简介: 主角是阿菱厉行风的小说叫做《冥婚入殓》,本小说的作家是风唯心所编写的女生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我是尸体生下的死胎,被外公用秘法救活。大2那年,舅一家从祖坟里面面挖出一具栩栩如生的男尸。他们瞒着外公,把我关进棺材里面面,和男尸结冥婚。为了摆脱冥夫的缠绵,我继承外公的衣钵,成为了一名殡葬师。...我总算知道他们为啥要干这种缺德事了,想钱想疯了,外公咋可能把钱藏在祖坟里。。

    凤唯心01-03 已完结

  • 阴缘难违

    简介: 阴缘难违仰望大佬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阴缘难违》是一本悬疑灵异小说由仰望大佬原创,主要讲述了徐阳一次回豫晋交界一个偏远山村探亲刚好遇见老家的堂哥结婚,他作为代表来给亲戚捧个人场。却没想到堂哥新婚当晚却死在

    仰望大佬07-03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