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世界之中州建国

分类:网游竞技 最新章节: 第二章松枫结拜 更新:2020-11-21 03:11:41

作者:山水民工
编辑:青梅佐酒
点评:文章文笔优秀,精彩非常,引人阅读

传奇世界中州英豪怎么获得  传奇世界中州广场怎么出去  传奇世界桃花岛怎么去中州  传奇世界中州怎么去落霞岛  传奇世界中州鉴定大师在哪里  传奇世界之中州巨变怎么不更新了  


传奇世界之中州建国情节预览

  可是这干柴越来越少却不见孟贤来援,李四说道:“这样不行,我得再去找点干柴。待得干柴没了,我们就是坐以待毙。”赵大说:“不行,你这样出去就是自寻死路。”李四却说道:“赵大哥,你忘了,我们为什么到这儿来?如果我不去试试,到时候若是孟虎在这围攻中出事了,怎么办。”赵大听得李四如是说,便也不再反驳,之时提醒李四千万小心。李四举着火把向蛇堆中走了过去,却见众蛇也是稍有畏惧,待走得数十步却见众蛇围将上来。众人只听得一句惨叫,便没了声息。赵大一听得惨叫,拔剑便出,张子良一把拉住赵大,沉声道:“赵大,别忘记了。李四也是我的兄弟,可是现在若是小主人有什么不测,你对得起李四的死么?”却见这时,众蛇居然让开一条道来,远远望去,却见一只比日间大了数倍的大蛇游了过来。这蛇通体青绿,青色蛇鳞覆盖全身,生三头,每个蛇头的口里均有蛇信,一青,一红,一白,不停的吞吐。这三头蛇王恶狠狠的盯着众人,却又狠狠的盯了百谷一眼,似是有所畏惧,却又有所喜。

  孟虎此时却向孟虎问道:“父亲,刚才那招可厉害了,是什么?”百谷拉回孟虎,向他摇摇头,把手指放在嘴中间,示意他先不要说话。原来孟贤在年前便是有所悟,却是一直未能得道,直至今日,才能完整领悟刺杀剑法。良久,孟贤回过神来,“啊。是百谷和孟虎啊。你们都来了。你们跟我过来吧,今日刚好有事要和你们说。”出了炼铁厂,来到孟虎家里。却见徐子韩早已在此等候,三人上前作揖招呼。徐子韩也不甚搭理,只是对孟贤说:“前日里,跟你说的事情怎么样了。今日,带他们过来,是要说这件事么?”孟贤说:“孟虎还小,恐怕还……”徐子韩打断了孟贤的话,继续说道:“孟虎,你服食蛇胆,虽然现在没事,可是蛇毒还是在你体内,所以我们准备到那毒蛇山谷寻找药材,拔出蛇毒之根本。孟贤,也是时候把那东西交给孟虎了。”孟虎一听要出远门,可高兴的不得了,而百谷却早就有去毒蛇山谷之心,便也要求同行。孟贤听得这话,略一沉思,从墙上取下铁胎弓,在墙壁的腹壁里取出一个盒子,盒子上奇怪的纹理却也是精雕细刻。孟贤举着盒子,向西方行了一大礼,转过头面向孟虎:“孟虎,你过来。既然徐医师说是时候了,这东西就交给你了。”孟虎似乎是被父亲的这种严肃所感染,问到:“这是什么。”孟贤答到:“玄天简。”一切吩咐妥当,百谷孟虎辞去,收拾行装。

  一行人行得几个时辰,却见天色暗了下来。张子良吩咐赵钱孙李四位道:“这离桃源村还有大半日路程,我们就在这里扎营吧。”孟虎一听在野外扎营便乐坏了,说道:“张大叔,以前我们打猎的时候可没在外面扎营过。可好玩么?”各人砍倒小树,以树干为支,以树叶为篷,以藤编床,拾来干柴,做完这一切,天已然黑透。众人围坐火前,烤起日间打到的兔肉,獐子肉。收拾停当,张子良问道:“百谷小兄弟,你这治愈术是谁人教给你的,可真了不起,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成就。”百谷一惊,反问道:“张大叔你别这么叫我,叫我百谷就好了。这真有这么大名头,治愈术,听起来还真不错,张大叔可是认得此法。”张子良说道:“那我也就不这么客气了。百谷,我以前见过有人用过此法,不过他们能够不以药物作引,只要不是致命的创伤,就能治疗。”百谷听得此话,心不在焉的说道:“这我做不到。这是我在跟父亲在外游历的时候意外得到的一本竹简里,里面有记载如此。”百谷说完陷入了沉思。张子良却也就不便搭话。

  “喂,百谷,你哪儿去。”徐子韩大声喝到,心里暗骂:“你大爷的,本道爷还没跑呢,你小子先跑了,哎,顶着头皮上吧。”又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稻草人,真不知道他的背包里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稻草人。却见此时,百谷跑的悬崖边,伸长了手去摘那悬崖边的小花,唰唰,几颗石子被百谷蹭下悬崖,却久久不闻回音。徐子韩又道:“喂,百谷,你别寻死啊,本道爷还没出手呢?”一个大步冲过去拎起百谷,却见百谷嘴角含笑,手里拿着那悬崖边捉迷藏的小花。徐子韩把百谷丢在地上,正准备又是一个替身让孟虎撤的时候,却见百谷将采来的小花挤出汁来,大叫道:“孟虎,快来,把这花汁涂抹在剑身上。”而此时孟虎闪避都来不及,哪里有时间来涂抹着花汁。百谷围绕找巨猿,寻找机会,却见巨猿的腰间有一个伤口,百谷看准巨猿对着孟虎东追西打之际,将这花汁涂抹在巨猿的伤口处。巨猿一吃痛,回头便是一拳,这一下又是尘土飞扬。巨猿收起拳头,却见百谷早已躲开,他砸中的不过是一个幻象。原来徐子韩见机不对,一个稻草人飞了过去,替身成百谷,巨猿这惊天动地的一拳不过是砸了一个幻象。百谷忙道:“玲姐姐,现在用火球打它。”花毒的药性扩散开来,火球砸的它叫苦不迭,孟虎见此时机,上前一剑,却也是不能砍动。火球现在虽然能伤害巨猿,却也伤害颇下,如此下去玲的精神力估计早已不支。百谷在闪躲之时,看的分明,大声道:“孟虎,刺他伤口,刺他伤口。”巨猿因为火球的干扰,不能专注于攻击孟虎与百谷,孟虎在一个躲闪后,大喝一声,一刀攻杀刺入巨猿伤口去,划拉一下,撒手而逃。巨猿这一吃痛,双拳在地面乱砸,尘土又是漫天飞舞。待得尘埃落定,这巨猿却是气断多时了。徐子韩拿着个竹筒做成的小瓶子对着巨猿拨弄来、拨弄去的。三人也不去理会他,孟虎罢出长剑向百谷和玲走去,问道:“玲姐姐,百谷,没事吧。”哪知玲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百谷看看孟虎,孟虎看看百谷,接着三人笑成一团。“喂,喂。帮帮忙哎。”徐子韩在一旁大声呼救。原来徐子韩拨弄那些尸体是,刚死的巨猿本事侧身倒下的,被他这一拨弄,把徐子韩半边身子给压在了尸体下。众人合力拉出了徐子韩,玲看着徐子韩手中的瓶子,不解的问道:“徐老爷,你这是什么东西?”徐子韩瓶子一收,装出一副很高深的样子,左看右看,却看到孟虎和百谷,一下笑出声来,边笑边说:“哈哈……继续……哈,出发。”

  “啊,是百谷啊。好些了吗?”来人是张子良,“我要去徐子韩医师那里,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百谷也想去拜访一下这徐子韩,便欣然通行。张子良便走边说:“那日,可多谢百谷你了。要不是你,那三头蛇王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百谷却说道:“这是哪里话,还得多谢张大叔护我周全。”二人行得不远,便到了徐医师们前。张子良一边叩门一边说:“这徐医师脾气虽然有点怪,老是研究这样那样的药材,不过为人还是很好的,全村人的大小病症都是他给治疗的。”百谷点点头,忍不住对这徐子韩医师有点兴趣。“进来吧,别打搅我。在那儿坐。”徐子韩头也不回的道,继续拨弄他的药罐,还不停的自言自语:“君臣佐使,恩,君臣佐使……”百谷听得这话,边上前一看,原来徐子韩在摆弄药罐里面的药材,这药材赫然是普通治疗伤寒的药物。便自言自语道:“嗯,麻黄为君,发汗解表,桂枝为臣,助发益解,杏仁、桔梗等为佐,去咳平喘,甘草为使,以万物为和。这药方极有道理。”徐子韩回头一看百谷,又问张子良,“你说那晚吓走三头蛇王的就是这小子?”说罢,拉起张子良的手问起脉来。张子良点点头,也不说话,生怕惹恼了这怪脾气的徐医师。“你没事了,可以走了。”徐子韩不客气了下了逐客令。张子良看得徐子韩的样子,自打没趣,自行回家去了。徐子韩回过头来问道,“嗯,你叫百谷。当日,你是给那蛇妖吃的什么药。”百谷说道:“就是日间那巨蛇旁边的诸多草药中的一种,长的极其茂盛,应该是蛇蝎兰吧。”徐子韩问道:“恩,你怎么知道那对蛇就是毒药呢?”百谷接着道:“毒虫居住的附近往往有解毒的良药,而蜜蜂的蜂蜜却是祛蜂毒的良方,我想大概就是如此吧。”徐子韩听得这话,仔细看了看百谷,忽然说道:“小子很厉害啊,要不要拜我为师,我徐子韩可没收过什么徒弟啊。”徐子韩像是捡了个宝,却迎来了个板脸。“我得回去东方之国,若是有暇,定当再来向先生请教。”百谷说罢,一通小跑,回到了住的地方,却发现张大婶早已经准备好晚饭。

  次日启程,四人行得几日,道了一山涧。徐子韩道:“过了这松枫涧,便有月余路程就到毒蛇山谷了。”松枫涧中,山涧鸟鸣,甚是清脆,山涧之中,流水淙淙,冲在巨石之上,滴答滴答,配合着山涧鸟鸣,犹如天籁。这松枫涧两边的山崖上也开满了小花,东一朵,西一朵的像是顺应天命,却更像是小姑娘在捉着迷藏;而在有些小的平台上,却生长着一簇又一簇的竹林;山崖的顶上更是一株青松的大枝升出来,似是招揽客人。

  行得到山涧之中,却也有一开阔地带,尽是岩石,草木不生。一眼望去,竟然歪歪斜斜的躺的四具巨猿的尸体。“哇,好大只的猿猴。”孟虎说完,便上前仔观察这些死去的猿猴。却就在此时,一只倒在血泊中的巨猿突然站了起来,一拳向孟虎砸了下去。百谷大喝:“孟虎,闪开。”孟虎就地一个侧翻多开了巨猿的这一攻击,却见巨猿这一拳砸的地下一个大坑,灰尘与石屑齐飞。孟虎与这灰尘打了个照面,把剑而起,待得尘土飞扬过后,死死的盯着巨猿。“扑”一个小火球一下砸在了巨猿的手臂上,这巨猿伸手拍拍被火球烧起的毛发,似是再向玲挑衅,竟是毫发无伤,不对是烧掉了几根毛。原来这巨猿皮糙肉厚,根本难以伤到,这本就是大自然千百年的产物,就好比是锻造炉里千锤百炼的精钢,一个小火球如何能伤到它。玲见小火球攻击一点效果都没有,马上叫到:“百谷,快救孟虎。”巨猿见火球伤不了他,又一拳一拳砸向孟虎,幸得孟虎身体灵活,次次闪躲开巨猿的致命攻击,只时被巨猿砸起的灰尘弄了个灰头土脸。

  次日起床,百谷正吃着张大婶送来的早餐,却听得啪啪的敲门声,只敲得两下,便即推门进来。推门进来的赫然是张子良,张子良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百谷,快,快跟我走。”百谷见得张子良如此着急,便疑惑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张大叔。到底怎么回事。”“还记得我带回来的那枚蛇胆么,我跟孟贤一致决定要孟虎吃下去。本来像我们这些强身之人吃个蛇胆,熊胆什么的很是正常。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孟虎一吃下去就晕了过去,怎么的也是不醒。现在在徐医师那里,徐医师说治愈术可能有救。”张子良上气不接下气的一番叙说,让百谷明白了什么情况。

  待得两人清洗完毕,回头却见玲姐姐和那大汉谈笑风生,很是投机的样子,而徐子韩却有拿着他那小瓶子屁颠屁颠的去找尸体去了。那大汉对孟虎和百谷互相见礼,原来这大汉叫明勇。四人在那松树下天然而成的石桌旁坐下,饶有兴致的看着徐子韩东奔西走。玲当先问道:“明勇大哥,你这是打算去哪里。”明勇说道:“哪里有酒,便去哪里。”玲听闻这话,站起身来,说道:“我去摘些枣子。”待玲一走,孟虎却兴致勃勃的问到:“明勇大哥,你日间的那一斧可是很厉害啊,能给我讲讲。”百谷去插话道:“嗯,明勇大哥,你这剑以魔法相驭,竟然有如此威力,当真开了眼界,这魔法之力从何而来。”明勇略一吃惊,心想这孩子可不简单,回答道:“我这是到炼狱中,得一位前辈相授,是他传授我如何将魔法注于武器,连这把炼狱斧都是这位前辈所赐。可我始终领悟不到如何将魔法与剑融而为一,只是达到这以魔法驭剑的境界。”孟虎却插口到:“这样还不算融而为一?”百谷却摇头道:“今日明勇大哥那一剑重创三只巨猿,若是伤口一样的,那样才能算是融而为一吧。”这是只见徐子韩收拾完毕,才过来坐下,抱着那小瓶子苦苦思索。明勇回答百谷道:“那样,应该还不算,据哪位前辈说,若是真能做到融而为一,每剑必带毁天灭地的威势。”明勇说完这句,却看了看徐子韩,说道:“老前辈,恕我直言,尸灵气若不与天地灵气调和而为,何来尸灵。”徐子韩本来抱着瓶子闷头苦思,听得这话,霍然回头,正色道:“请教先生,如何才能做到与天地灵气合而为一?”明勇起身说道:“这个我也说不出来,不过或许这位小兄弟能告诉你答案。”说罢,去往枣树的方向。

  “打蛇打七寸。”那树下的少年看得这一切,见伤不到巨蟒,便提醒到。孟虎一听,恍然大悟,提起长剑对准蛇身七寸之处刺了下去,却也是刺不进半分,原来这巨蟒蛇鳞覆便全身,刚张大叔那一剑却带剑法奥义才能伤到它。张大叔见得这样,大声喝道:“剑为本身,剑为本人,剑为本心,身以血驭……”孟虎大喝一声,以剑抹破手掌,血聚剑尖,一剑向着巨蟒七寸之处。巨蟒一声怒吼,极力挣扎,连得赵钱孙李四位都被拉得东倒西歪,不多时,便没了声息。孟虎惊魂未定的上千一看,却是早已经断气多时了。望向那姓张的中年人时,却见他已经奄奄一息,显然是刚才那巨蟒的一击重击所创。

  “嘘。”张子良打断了孟虎,“不对,有什么声音。”百谷道那是蛇。赵大说道:“不对,蛇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动静。”百谷不假思索的说道:“是很多蛇,数十条之多吧。”不一刻,真如百谷所说,数十条大蛇沙沙的围了过来,这些蛇虽不及日间的那条巨大,可这数十条聚集在一起却也是不容小觑。各人举剑作势,张子良道:“保护孟虎和百谷。”众人围作一团将孟虎与百谷围在中间。那些蛇也分开攻击过来,张子良的一剑一剑挥了过去,剑带剑芒,找钱孙李也分别用日间孟虎用的那血饮剑法,或是剑出有残影。众蛇却也不能靠近过来,却见地下有蛇的尸体,却不见蛇少,原来远远的还有大蛇围将过来,竟是络绎不绝。如此这般,只能让人人精疲力竭,最后难逃蛇口。百谷被围在中间,却看的分明,这些蛇看似进攻看似杂乱无章,却是有进有退,像是有人指挥一般,却见那些蛇在靠近火堆之时,明显的有意避开。百谷大声说道:“张大叔,快取火把。”张子良一听,顺手从火堆中取出个火炬,向众蛇丢去,只见火炬过处,众蛇却也是畏惧。赵钱孙李四人见此,也各人取了火把,众蛇见此情况,也是不敢进攻。就这样僵持了一个多时辰,却见得干柴越来越少。这蛇众多,却也不易突围。赵大急道:“怎么办,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张子良却显得比较冷静:“放心,孟贤估计已经在路上了,我们没有回去桃源村,孟贤一定会带人来寻找我们。我们只需要等得他们到了,便可以突围。”

  昏暗的房里,油灯的火焰在风中东摇西摆,却始终不曾熄灭。破旧的木板房却是擦的干净明亮,桌子上放了药罐和药碗,门旁挂着老旧的蓑衣和铁胎的大弓,床头摆放着一件雪白的衣服和青白的盔甲。百谷醒来,这一切映入眼帘,穿好衣服。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咦,百谷大哥,你醒了。今天可把张大婶忙坏了,又给你补衣服,有忙着熬药,还连夜给你做了这件蛇鳞的盔甲。快来把药喝了吧。”孟虎高兴的说道。百谷点点头,当即喝了药,问道:“熬夜做盔甲?我晕了好久,现在什么时候了。我昏迷了好久?”孟虎边拾掇盔甲边说:“也就一天一夜吧!徐老爷子说你没什么大事,他给你检查的身体,开的药材。现在也就是五更时分吧。”说罢,又是拿起了盔甲左看右看,这里摸摸,哪里瞅瞅,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恰在此时,外面响起了一声声怒吼。百谷忙问道“这是干嘛。”孟虎这才丢下盔甲,回头说道:“是给赵钱孙李四位大叔送行。我们也过去吧。”百谷也跟孟虎出门,只见十六名大汉抬着棺材正从村口出去,百谷孟虎也跟着过去。带走得里路远才到了入殓之处,众人一一行礼。整个礼节是那么的平淡,没有喧哗,没有哭泣,也许在这些人心中伤心的已经够了,抑或是他们只记得赵钱孙李四位那勇敢的心,和那一往直前的斗志。

  一行三人三马出得了桃源村,过了山头,又到了那片密林。孟虎看见了那大蛇的蛇骨,跳下马来,对着徐子韩说:“徐老爷,快看,我们就只在这里杀了那大蛇的,这就是那大蛇的蛇骨。”说罢,一路小跑跑到蛇骨旁边,似是要向徐子韩炫耀自己的战果一般。百谷略微一沉吟,大声说道:“孟虎,小心。”唰,蛇骨旁的花丛里突然冒出一朵花来,张大了花瓣,花茎伸长,向孟虎吞来。孟虎得百谷提醒,急忙退了回来。百谷,徐子韩见状也跳下马来。却见那花茎确是不断伸长,张大的花瓣追着孟虎。徐子韩总背包里掏出个稻草人,大喝一声,丢将过去。那花瓣一口含住,不多时,却又张开花瓣,那丢过去的草人却早已没了踪迹。“是食人花。孟虎快退回来。”百谷上前几个大步拉回孟虎,那食人花却又吞了过来。孟虎刚退开,唰的拔出长剑,一剑刺出,恰好刺中花茎,本来张开的花瓣却突然失去生命一般的收缩在了一起,远远的看去竟是一朵风干了的百合。“哼,想吃我?”孟虎惊魂未定,擦干剑上恶心的植物绿汁,正欲去牵马。“别动。”徐子韩却叫到,“先过来一起。”孟虎百谷回头一看,天呐,这林子里千百棵大树下都有食人花,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孤芳自赏,他们的三匹马赫然已经成为了这些食人花口中的美食。看到这成百上千张开花瓣遇物则噬的怪物当真让人毛骨悚然。

  大片的树叶落定,为首的中年人一个起落,向后纵跃开来,喘着粗气,大声说道:“不行,这畜生伤不了,刀枪不入。孟虎,你快回家,叫你父亲多找些人来,快走。”孟虎却大声的说道:“我不走,我要跟你们一起,张大叔。”而此时那巨蟒却也一寸一寸的靠近过来,如斗的大头带着腰身直直的扑向了其余四人中的人,那人一剑平举过肩,试图抵挡着一击。“不要。”张大叔一声大吼扑了过去,抱着那人在地上连翻了几圈终于避开了巨蟒的这一击。而另一边巨蟒的尾巴也扬起向其余三人扫了过去,三人会意的几个纵跃从旁跳了开去,蛇尾在花间和灌木丛中又是击起一片落叶。待得五人重新站定,巨蟒的尾巴又是高高的扬起。

  众人互相认识的这段时间,孟虎可是闲不住。围着那巨蟒东瞧瞧,西摸摸,一会又提起长剑向着巨蟒腹部刺了过去,“张大叔,你说这蟒皮和蛇鳞拿回去让张大娘坐一副盔甲可好。这可比那些铁打的护身甲结实多了。”赵钱孙李四位又去帮孟虎剥这蛇妖的皮,张子良却问百谷:“不知百谷小兄弟现在要去向何方,若是无事,便结伴而行,到我们桃源村去住一段时间可好。”百谷答到,“我也不知道,我生在东方之国,父亲是游行商人,随着父亲来得这里,却与父亲意外走散了。我想回去东方之国,也许能找到父亲的下落。”张子良道:“既是如此,那我们结伴而行,你先随我们去桃源村暂住可好,过些日子,我们有些中州的朋友回来带来消息,也可打探下你父亲的踪迹。”百谷听得可能会有父亲的消息,也就不便反对,当即表示感谢。等到孟虎收拾完毕,张子良却上前取出了蛇的蛇胆,仔细看那蛇胆,偌大的蟒蛇却只有拳头大小的。七人开始去往桃源村。

  赵大见正主到了,反到不似先前那么激动。却见三头蛇王刚一走近,三只头颅一起咬向赵钱孙三人,赵大举剑一挡,却见那千锤百炼的铁剑被这蛇王张口咬得从中折断。而赵大却瘫软在了地下,原来这三头蛇王不仅是牙尖嘴利,口中竟然也有剧毒。钱二,孙三也是如法炮制竟然就此死了过去。三头蛇王又一拧头,向孟虎其余三人咬去,张子良比他们高首当其冲,却不举剑格挡,竟是高举长剑,直直的刺了过去。三头蛇王见此,一口咬住长剑,抛了出去,张子良竟然未能甩脱长剑,被远远的摔了出去。另外两只头罩着孟虎百谷咬了下去,而此时百谷却高举一只手,手里拿着药草,嘴里念到,“天道若公,万物若等,天地万物,化而为气,为吾所用。”三头蛇王一吞下这些草药,一口吐了出来,落荒而逃,孟虎见机,举剑便上,一剑刺中三头蛇王。三头蛇王却也没有所阻拦,之时恨恨的回头看了一眼两个少年。群蛇见肚余两个少年,又围了上来。却在此时,众蛇外围传来马斯声,刀剑齐鸣,群蛇本已经无主,又如何经得住这般阵仗。而此时,百谷却身子一软,晕了过去,迷糊中听得孟虎道,“父亲,您可来了。赵叔叔他们……”

  “万物根本,根之所处,本之所依,起,地狱火焰。快走啊,你们仨,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跑。”三人一回头,却见一红衣女子催动着魔法。而此时,徐子韩发疯一样拉起孟虎、百谷撒丫子就跑,与那红衣女子擦肩而过时一声道谢,狂奔而去。去了里地,这才一屁股坐下来,小声嘀咕:“可吓死本道爷了。”孟虎、百谷被他拉着一顿狂奔,也是气喘如牛,坐在地上恢复。稍歇,孟虎问道:“那红衣姐姐不会有事吧,我们就这样跑了。”徐子韩还是气喘吁吁。说道:“没见她那么大本事啊,一把火,林子都快给烧着了,还担心个什么。”孟虎心想这样总是过意不去,摇摇头说:“不行,我得回去看看,也许能帮到她什么。”“不行,我们现在直接往毒蛇山谷去,现在马上出发,你说是么,百谷。”徐子韩坚决反对,还顺带问了下百谷。百谷这才喘过气来,说道:“我觉得孟虎说的有道理。”徐子韩大声道:“放屁,本……我徐子韩可不回去了,你们两小屁孩,去吧,去吧,去给那花当肥料多好。”徐子韩本来打算吓唬他们,却见孟虎跟百谷已然往回走去。“呸”,徐子韩见拗不过两个小屁孩,便也跟了去,只是刚才那一口唾沫,被大风一吹却又给挂到了裤管上。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孟虎拾起一颗石子,用尽全身的力气丢了过去,石子重重的打中了这巨蟒的眼睛。巨蟒这一吃痛,却也忘记了本来要攻击的众人,蛇尾扒拉一声击打在地面之上,血红的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孟虎快跑。”张大叔急道。孟虎也不知是吓得傻了,还是怎么,竟也死死盯着这庞然大物,而巨蟒此时愤怒到了极点,簌簌的向孟虎追去。巨蟒稍稍靠近,孟虎突然一个转身便跑,没得一小段却围着一颗大树跑了起来。巨蟒的愤怒使得它丧失了理智,围着大树继续追逐着孟虎,却在这追逐孟虎的过程中一圈一圈的缠在了大树上。

传奇世界之中州建国试读章节





热门

  • 我就是NPC

    简介: 《我就是NPC》写的一本竞技小说,主要讲述苏迟,行者之间的故事。我就是NPC约73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阅读王04-11 已完成

  • 逆进化

    简介: 毅决向上凝成一根纤细的管子,就这么来到浆海的表面。他感知到有一个强大的存在观察着海面,看来是艾米并没有离开,这可如何是好。。

    没食欲的刺猬11-09 连载

  • 英雄联盟之我是大神

    简介: 一个屌丝的逆袭,一个掩藏的大神,一个无限热爱英雄联盟的基友,欧阳帅,一个普普通通的英雄联盟玩家,因为希望能在新的学校里可以得到大家的认可,变掩藏成了一名天梯2100分的游戏大神,为了不被拆穿,刻苦练习身法意志,终于等到成了中国英雄联盟界一颗璀璨的新星。有了梦想谁过了半晌,看着眼前一长串的银丝,我瞬间不淡定了。TMD,咋会留这么多口水,我以前面对美人坐怀时的面不改色心不跳去哪儿了?!!。

    丨堕落丶小帅04-17 完结

  • lol:我虐了G2一百次

    简介: 第一次赢不了,那就接着来一次,赢了后会觉得不爽,也可以接着来一次。重复屠杀g2九百九十九次后,望着G2选手那生避无可避恋的表情,王凡觉得……是时候放过我他们了。(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上单赛恩,打野梦魇,ADC轮子妈,辅助布隆。】。

    山海00703-24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