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姑娘

分类:都市异能 最新章节: 美丽的姑娘第三章(上) 更新:2020-11-22 22:43:31

作者:梅三弄
编辑:青梅佐酒
点评: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美丽的姑娘说我是智慧的女儿改为转述句  美丽的姑娘说我是智慧的女儿转述句  美丽的姑娘歌词  美丽的姑娘简谱歌谱  美丽的姑娘大叔翻唱  美丽的姑娘原唱播放  美丽的姑娘让我难忘记是什么歌  美丽的姑娘彝族歌曲  美丽的姑娘原唱  美丽的姑娘  


美丽的姑娘情节预览

王禄财揉捏了一会,手指有些酸痛,在冯婷婷大腿上移动的速度也快了起来,这样看着更像是在冯婷婷的大腿上摩擦着。

王禄财也感受到了冯婷婷大腿根部的热度和柔软,隐约间已经能触碰到那一丝柔滑的布料。

随着王禄财手指的用力,每点一下那颗凸点,冯婷婷的身体就跟着抖一下。

“嗯嗯,嗯啊,啊啊……”压抑的娇喘声音从冯婷婷紧闭的嘴唇中发出,更是增加了王禄财的冲动。

“啊!”

王禄财也觉得手指有些酸痛,便卯足了力气上下摩擦着,速度和幅度都前所未有的大。

王禄财用一根手指轻轻的覆在那颗肉芽上,轻柔缓慢的揉动着,那种娇嫩,就像新生儿的手掌一样,软玉温香,带着一点点的弹性,让人爱不释手。

王禄财听到这个声音,像得到默许一样,手指上的速度变得更快了。冯婷婷的那颗肉芽也变得更加坚铤和光滑,整个人的身体都绷得紧紧的。

稍稍向下,就是冯婷婷的桃源蜜境的入口,此时洞口已经流水潺潺,王禄财并没有急着进入,而是在洞口慢慢的摩挲着,之后再次回到那颗娇嫩的肉芽上,围着它打转,用两根手指轻轻夹住,挤压、揉捏。

王禄财的速度逐渐加快,冯婷婷的双手死死抱着王禄财粗壮的胳膊,手指几乎掐进肉里,嗓子里也发出几不可闻的呻吟声。

而此时冯婷婷的私处已经湿透,王禄财感受着内裤上的湿滑,手指上的动作变得更快了。

“嗯,嗯嗯……轻点……”冯婷婷梦呓似的发出细微的声音。

冯婷婷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王禄财的手被冯婷婷紧紧的夹在大腿中间。

他用中指熟练的勾起冯婷婷的内裤,挑到一旁,此时冯婷婷的裙下最隐秘的地方已经暴露在空气中,王禄财的中指慢慢向着最后的桃源蜜洞伸了过去。

美丽的姑娘第五章(上)

冯婷婷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但是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她有些忘乎所以。

突然,冯婷婷的双腿死命的夹紧,同时整个人剧烈的抖动着,身体都要抻直了,双手死死地抓着王禄财的胳膊,指甲掐进了肉里。同时,王禄财也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冯婷婷的私处喷出,流到内裤和自己的手上。

这个时候的冯婷婷,内心极度矛盾,一边是会被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的伦Li道德问题,一边是自己体内压抑已久的生理欲望,两种情感在自己脑海中冲撞着,让她一时间举棋不定犹豫不决,而王禄财的那些小动作,又在无形之中撩动着她体内的原始冲动。

随着王禄财手上的用力揉捏,冯婷婷的裙子也被挤到了大腿根,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呈现在王禄财面前,在灯光的映照下发出莹白色的光芒。

在王禄财的挑弄下,冯婷婷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两条腿也绷紧,有些不受控制的向中间夹紧。

美丽的姑娘试读章节





热门

  • 萌宝快递:妈咪送到

    简介: 《萌宝物流:妈送到》是一本连载中的小说,作者是甜豆豆,该书讲述了夏予乔季云飞的爱情故事:夏予乔与季云飞的相识完全是因为一场意外,他想将那段不堪的回忆抹去,却无奈他的存在感实在太强,他只能选择逃跑。久别再重逢,为母则刚刚,他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只是在他的面前,他依旧像个小孩。“陈小姐不送。”。

    甜豆豆07-17 连载中

  • 傲娇老公别惹我

    简介: 主人公叫欧叶阑严冽的小说是《傲娇老公别惹自己》,是作者以瞬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他被欺辱,对着他的车身大喊,“绿帽王!”男生犹如高高在上的帝王,施舍般丢出一纸协议。“自己娶您,给您上班,给您住的地方,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顶着严氏总裁夫人的名号,安安分分。合约期一年,报酬一千万。”哈?欧...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巴,一瞬不瞬的看着严冽。。

    以瞬11-25 已完结

  • 愿化落尘守护你

    简介: 言情小说《愿化落尘守护你》的作者是小蜜蜂,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顾芷夏傅忘川,愿化落尘守护你小说主要讲了:顾芷夏的这一生就栽在一个恶魔般的男人手里,她被傅忘川强占了一切,她的身体,她的心,她的脑中全是她的身影,她即将和自己的妹妹婚礼,她心碎,想要默默离开,却被她强制绑在身边,她可以用尽世间一切恶毒的手段,只为她不离开她。顾芷夏满心愧疚,垂头轻声道:“对不起,江临,昨天的事情,你就当我开了一个很恶劣的玩笑。”。

    小蜜蜂07-16 已完结

  • 爆宠狂妃:世子爷太撩人

    简介: 主角是轻舞易连心的小说是《爆宠狂王妃:世子爷太撩人》,这本小说的作家是落樱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情类小说,书里主要讲了:欺负凌辱?栽赃陷害?作为顶尖杀手的她岂会怕几个古人兴风作浪?只是某位世子爷,为什么老是围着她打转?...夜深人静,灯火摇曳,小女孩躺在床上的身子蓦然坐起,那迷茫浑浊的眼神恢复神采,清明无比,嘴角泛起一缕疑惑,又有些惊异,同样还有些笑意,过多的记忆在脑海翻涌,逐渐她理清了头绪。脑海中泛起自己当初最后一个任务时的一幕幕,自己那一脚落下之后的咔嚓声,之后直觉的自己被炸弹炸得粉碎,不甘无奈无力,最终陷入黑暗之中,失去知觉,迷迷糊糊间,耳旁似乎有人呼唤,让自己醒来,声音悲切焦急。她迷迷糊糊恢复意识,想要睁开眼,却又觉得头疼如针扎一般,接着太多的各种记忆纷纷窜入脑海。那时的她直觉的自己被人放在地上,她下意识的看去,却看到一群人在拿着刀在拼杀,一路的鲜血染红了地面,她只能强忍着头疼,分辨出有人是关心自己的。之后没一会,就又有一队人马出现,他们的服饰太过奇怪,她虽好奇,但那是的她已经有心无力了,良久,当她脑海恢复清明之时,得知的零散信息,让她惊悚不已,脑海中竟然多了一份记忆,而且是零碎的,只知道那份记忆完全不属于自己原来的世界,异常陌生,尤其是见到那少年的服饰,还骑着马,她更加的惊疑不定。无奈之下,她快速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装傻,这不装傻根本不行,她根本不知道此处是何地,对于问话,自然不知如何回答。一下午将脑海的消化,知道自己这个地下组织的杀手此时又活了,而且是活在了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身上,不由惊悚之余又有些无语,这完全是小说中的穿越啊,而且是如此诡异的穿越。但就算知道她也无可奈何,一个十岁的小孩,能干什么,只能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何况脑海记忆本就不全,她又有些迟疑。接着来到这个镇子,看着这完全是电影人不知多少年前的那些古老建筑,还有各种人的奇装异服,整个就算一个古装片,更加的有些无语了。好在她前世的身份比较凶残,很快就冷静下来,仔细思量了一下目前的处境。如今身份不明,在哪里同样不知,而且年龄小,身子骨也有待加强,若是换了前世,那几个小杀手,在她手中也是砍瓜切菜的份,但如今不行了,目前还得装着点,至于名字,既然又复活了,有了新的身子,那就用新的身份,就叫轻舞好了。思量了一番,她很快拿定主意,但也有些无奈,谁让她如今身子行动不便呢,还有待调养。一夜无话,轻舞揣着各种纷乱的思绪,有些疲惫的入睡,此时的她恢复原来的记忆,好不容易穿越一回,自然也不想轻易的又夭折了,上一次是任务之中自己大意,如今可不能大意了,凡事活着才最重要。第二日,轻舞起的很早,但她早,少年更早,似乎他们的作息早就固定了一般,少年早起之后,一番洗漱之下,径自来到轻舞的房中,看了下眼睛恢复清明,脸色也好了很多的轻舞,笑了笑,道:“起来了,今日身体好些否?”既然有记忆,那自然装也要装的更像一些了,此时她也不知如何行礼,又怕出错,只得局促不安的点点头,道:“谢谢大哥哥,我好多了。”昨日沉默不语,话没两句,今日这猛然开口,清脆的声音,扑扇的水灵灵的大眼睛,萌态万千,一下子将少年镇住了,少年一愣,道:“那就好,对了,我叫皇普贤德,平南侯四子,不知你有没有想起自己的身份?”话一出口有些后悔不该多问,但已经晚了。轻舞脸色一暗,有些哀伤的点头,道:“想起一些,记得家中有父母兄弟,但前几日不知为何,家里遭到一群黑衣人袭击,然后一群仆从带我跑了出来,其他的就不知道了。”乖巧的答话,让人找不出丝毫毛病,皇普贤德似乎想起昨日自己还给对方按了个名字,似乎有些不妥,当即问道:“那你可知自己名字?”“不知道。”轻舞面色一暗,心跳快了半拍,这下差点露陷了,该死!好在皇普贤德似乎知道她遭到重创,记忆有些不清,当即也没在意,道:“那你还依旧叫轻舞好了。”“恩,谢谢大哥哥。”又卖萌,皇普贤德又是一阵无语,也不好再多说了,点点头,就命人唤来仆从,伺候她梳洗。这下梳洗,又让轻舞有些犯囧了,这没有牙膏牙刷的,就是用青盐刷牙,用的是木制的,上面绑了一些麻绳什么的,捣鼓几下,不过感觉起来还是不错的,随即就随着皇普贤德一同用餐。从昨日下午回复清醒之后,她就一直在注意皇普贤德的这番侍卫,各个看起来都身手不弱,放她那个时代,也算是高手了,虽然不如她,但是架不住人多,想对付起来倒也要费一翻手脚。早饭十分的简单,清粥配上一些切好的牛肉,外加一些满头小菜。皇普贤德要赶路,自然也没太多的时间浪费,很快一群人就继续翻身上马,策马前行,这番下来,皇普贤德似乎觉得这个萌妹子放在侍卫那里有些不妥,也顺顺当当的按在了自己的座驾之上,二人共骑。骑马这玩意,以前的轻舞还真没感受过,毕竟这是高级货,她做杀手虽然时间很久,也算是老牌资格,但是对骑马却十分的陌生,此时倒也别有一番感受,只是这一切都放在心头。这一路上,皇普贤德与轻舞交谈不多,但此时的轻舞趁机忘掉过去,看起来天真烂漫,虽然话不多,但每开口总能让人欣喜,倒也让皇普贤德更加喜爱,不由关爱有加。加上轻舞本身有前世记忆,此时适当的隐藏之下,表现的虽然可圈可点,但并不出格,反而带来了不少欢笑,更让皇普贤德舒心。时间就在此悄然而逝,转眼三日过去,这三日里,所行的官道越来越宽,路上越来越繁华,马车,行人都渐渐多了起来,而且经过这三日的观察,轻舞也看出了,这一路上人的穿着打扮也越来越好了。。

    落樱纱02-27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