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封皇城

分类:仙侠修真 最新章节: 第二章 杏花村 更新:2021-01-14 18:12:02

作者:楚飞墨
编辑:花前月下
点评: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皇城琼花雪  


雪封皇城情节预览

  凌尐枫今年二十,现在正在百花阁红红的闺房里,红红现在已经不红了,可是凌尐枫还在,他正在鹅毛锦被下,窗外还下着雪,“你老爹最近又逼你了?”这句话问出口,并没有人答复,红红也不生气,“红红,你过来,外面多冷啊,我给你暖暖!”凌尐枫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每次闻你的被子都有一种香味,也不知你熏了什么香,你过来让我好好闻闻!”红红没有过去,依旧坐在铺着绒毛垫的凳子上,手撑着下巴,露出一小截藕般的手腕,手腕上系着根红线,凌尐枫不由得想到一句诗“梅需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既然想到了,也就顺便念了出来,声音虽不大,却是清楚的听到了,“雪梅奈何争颜色,终了还是无着落”,红红想到了却没说出来,只不过凌尐枫却看了出来,将被子翻到一边,下了床,不披外衣,不着鞋袜,来到红红身后,蹲下来,抱住红红说“我们去城外梅林赏雪去吧!”“外面在下雪,你不是最怕冷的吗?”凌尐枫嘿嘿一笑“难道你不知道我也很怕热吗!”“我当然知道,你夏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太热了,如果马上就变成冬天,我一定不会再窝在房里,一定要好好的受冻’……”“你知道就好,那我们……”红红转过身子,自然的,凌尐枫的手还在红红的腰上,“我还知道你最近常常说‘我再也不讨厌夏天了,夏天多好,哪怕热些也比冻得发抖的好’”红红说完,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凌尐枫无语,站起身来,走到红红的身后,搂住红红的双肩,将头凑进长长的没有盘起来的香发里,“我要是不那样说,你怎么会喂我冰镇的葡萄,又怎么用你的手暖我的手,……”凌尐枫本还要说下去,可是他已无法再说下去,因为红红的香唇已经吻住了他的嘴,湿暖的舌尖已经抵住了他的牙齿,红红双眼紧闭,可是她的舌头却像长着眼睛般灵巧而诱人……“啊”的一声,红红收回身子,只听凌尐枫发出斯斯的声音,“明明是你咬我的,你还‘啊’”,“谁让你说那些话”“我说哪些话了”“当然是你刚才那些话啦”凌尐枫愕然,“知道你怕冷,才不出去的,偏偏做出可怜的样子。”凌尐枫喝了一口冷茶,“我要不说那些话,你岂不是要成怨妇了。”凌尐枫之所以说那些话当然是为了让红红心里舒服一些,因为那句话的另一层意思是我很喜欢你,想得到你的关心,有人喜欢的女人才叫女人,喜欢女人

  的男人才叫男人,这个道理凌尐枫懂的。所以凌尐枫坐在红红的对面,仔细的看着她。“我当然很想去城外杏花村的梅林,可是我的凌公子啊,现在梅花了还不到时节啊!”凌尐枫呵呵一笑,将手放在红红的手上,“我就知道你知道我并不怕冷,就是想让我说那些话的是不是”是啊有哪个女人不想试探一下自己的情郎呢,想要看看他有多么的爱自己,可是总有很多试探让人伤心,其实聪明的女人从来不试探自己的情郎,因为她们知道只要自己的情郎还在自己的身边就说明他还在乎自己,因为她们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看出自己的试探的,有很多伤心地试探其实都是误会;而聪明的男人则应该像凌公子这样,用曲线救国,暗渡陈仓的方法,来应对试探,明着是为自己辩解,其实是在做最好的答复!

  “姐姐,我请你吃长寿面好不好!”红红听他叫自己姐姐,只得也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的好弟弟,你不是没带钱吗?”凌尐枫站起身走到床头,“刚才我身上的确没有带钱,现在我当然也没有,不过我的外套里倒有些钱!”凌尐枫伸手将挂在床头的外套拿下来,掏出一张银票来,“走,姐姐,我不仅要请你吃面,我还要请你吃酒,而且还要在杏花村!”“不是都说了吗,现在梅花还不到时节,再说我可不想再给你暖手了”“好姐姐,算我求你了行不行,你实在是把我的兴致勾起来了!”“不行!”红红板起脸说道,“我不要你暖手了好不好,你可是姐姐啊!”“弟弟就要听姐姐的话”“可姐姐也要疼弟弟不是。”“好吧,好吧,姐姐我就做个好人!”披上衣服,穿上上好的皮毛做成的长靴,二人走出门,后院已经变成了雪的世界,枯树的枝丫上铺了厚厚的一层白雪,一簇簇的堆在向上的枝头,像银花新枝。一阵风卷来一片雪,还有一阵寒,凌尐枫缩了缩脖子,将整个脸埋在竖起的貂毛领里,红红站在凌尐枫的身后,轻轻的合上门,回头望了一眼,烟如断线,冉冉接续。“走吧,趁还没到饭点,杏花村一定不忙的。”院子外还是个院子,然后便是百花阁,百花阁前每日都是车水马龙,今日却不知为何不见了,只有一辆马车,马是黑马,没有一丝杂色,上面坐着个小童,看见凌尐枫,立即跳下车,掀起了车帘,凌尐枫并没有问怎么回事,小童也没说什么,二人上了车,“去东城外的杏花村!”声音从车里传出来,“公子,恐怕已经出不去了现在!”凌尐枫探出头来,“怎么回事?”“听那些从阁里出来的老爷们说当今圣上命二品礼部尚书封了皇城!”“二品礼部尚书嘛?呵呵,走,去东城!”小童不再说话,扬起长鞭,一声脆响凌空响起,马飞驰。“既然封了城门,我们怎么出去?”凌尐枫躺在红红怀里,眼睛微微眯起,说道“以前不也是封过城吗,不还是过得去。”红红皱起双眉,“可是,这次是二品礼部尚书主持的,恐怕非同以往!”凌尐枫支起身子,“这次当然不同寻常!”红红眼睛一亮,“难道你知道些什么?”凌尐枫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这次是雪封皇城了。”“哦?”红红掀起厚厚的窗帘,吹进一阵冷风,更卷进几片毛絮,落在红红那盘起的发髻上,凌尐枫探头想窗外看了看,雪飞漫天,遍是银装素裹,将窗帘放下,红红斜斜的倚在车上的软枕上,凌尐枫伸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环形玉佩,玉佩上一只凤凰引吭高歌,红红接过,只觉一阵暖意从手心传来,惊讶的说道“这是产自蓝田的暖玉。”凌尐枫轻轻的“嗯”了一声,“送给你的礼物!”“你原来就知道我的生日?”红红问道,“不知道。”凌尐枫一脸无辜的样子,其实他是知道的,十四岁那年他就知道了,红红细细看了看手中的玉佩,只见那凤凰的羽毛上有一种淡淡的红色,可是一直看的话那淡淡的红色就像一滴墨滴在水里一样,慢慢的散开,竟染遍了整个凤凰的身子,犹如一团火焰在跳舞,红红突然想到了一件和手中这件玉佩很相像的东西——凤舞九天,红红想到这里,再看那环形玉佩,果然在另一面有九朵白云缓缓地飘动,玉佩上的云朵当然不会飘,可是那凤凰身上颜色变幻不定,就如同云自己在动一样。红红的手有些颤抖,凌尐枫感觉到了,“这好像是凤舞九天”红红的声音同样的有些颤抖,“什么凤舞九天,这不就是块玉佩吗?”听着凌尐枫满不在乎的口气,红红有些拿不准了,“也是,我听说这个玉佩本是一对的,其中的飞龙在天是佩戴在当今圣上的身上的,而且我刚才所说的凤舞九天则是佩戴在圣上最宠爱的妃子身上。”凌尐枫轻轻的“哦”了一声,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红红不语,将玉佩递给了凌尐枫,“给我干嘛!”“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些。”凌尐枫并不接过,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我还知道,有一次建明皇帝带着他那位最宠爱的妃子去了你家吃饭,而当时正是你做的,建明皇帝的那位妃子见了你这个即会做饭嘴巴又甜长得又还过得去的孩子,便央求圣上赏赐些东西,却是行的匆忙,不曾带什么贵重物品,只带了个玉佩,只不过却不能给你,而那位妃子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就和圣上商量了下,将自己身上的玉佩也一并给了你。”红红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凌尐枫,凌尐枫眼眸闪动,“你错了,红红。”“我错了,我哪里错了?”“那位妃子姐姐并不是喜欢我才给我那一对玉佩的。”“哦,那是因为什么。”“因为她认了我做弟弟,而且恰好,圣上见我有些微才,又封了个小小的官职。”“什么,你还有官职”红红瞪大了眼睛,惊讶之色溢于言表,将凌尐枫吓了一跳,“不必要这么夸张吧,红红!”“难道我不该惊讶吗!”凌尐枫呵呵一笑,将红红伸过来的手推了回去,“我都说过送给你了。不过,你不是说还有块飞龙在天吗”凌尐枫说着又拉开抽屉,从中拿出一件东西,正是飞龙在天,“来,我给你带上”凌尐枫将手中的龙环玉佩佩戴在红红的腰上,

  傀儡,谁是傀儡,谁又想当傀儡,更何况还是个娃娃,可是却有人想做傀儡,因为娃娃也是傀儡。夏一盏曾说:当今之世,娃娃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她到底有多美,没人见过,可是夏一盏是谁啊,他说的话有谁不信呢,更何况世上有那么多少年人为了娃娃连英雄贴都发出来了,而这只是为了见娃娃一面,只是哪怕是娃娃的朋友夏一盏,哪怕是娃娃的闺蜜柰小女,都不敢说自己能够找到娃娃,更何况其他人呢?皇城,腊月,白雪如飞絮,皇帝下令封城,派二品礼部尚书全权办理此事,尚书发出通告“自即日起,任何人不得走出皇城,望诸位奔走想告,如若有人不听此令,取消其家族皇城户籍,并对其发出通缉令。另附:亥时后半宵禁,不得外出与明灯,发现违此令者,重罚!”通告后面盖着个大大的公章!雪飘坠,这雪从昨天夜里开始,直到现在还没停下!风委实有些冷,天色暗暗,城里的人看完通告一个个有些生气,现在年关将至,很多来皇城的商人已交了货物,收了钱,甚至还给老婆孩子买了些皇城的新鲜玩意儿,这通告一出,岂不是要留在皇城,皇城里的人虽不着急出去,可是这年货各个商铺还是不够用的,如今都知道皇城能进不能出,谁还愿意来皇城出货!众人也只不过口里面出出气而已,难不成真敢去找二品礼部尚书评理说教,皇城内最大的商铺是胭脂铺,最赚钱的则是绸缎庄,最有实力的当然是钱行,只是这三家其实可以一起说的,因为这三个行业都被皇城里的张家垄断。张家,其财富据说比皇家还有钱,几年前更有谣言说皇家借了张家的钱去买粮食,只是谁知道这些谣言是空穴来风还是无风不起浪呢,张家也不曾到处传说此事,而皇家也不出面澄清。只不过有个事实是张家的确很有钱,还有个大家都知道并且能确定的,那就是是张家的女儿张雅爱已经到了出阁的年龄,而张家大小姐的容貌更是已经可以比得上传说中的娃娃,虽然大家都没见过娃娃,可是谁见过仙女,仙女岂不是每个都美丽动人。“白雪随风潜入夜,皇城何人先知觉。隔窗望外屋顶雪,降情不分蓬和阙。”一名锦袍白衣男子站在张家大院门前轻轻念道,门口站着两名家丁,走向那男子做了一个揖道“海公子,您这是干嘛呢,大冷天儿的”“你们家老爷在吗,小七?”“不巧了,海公子,我们家老爷被江南的几名商家老爷请了去,您有什么要交待的,老爷回来,我们禀报一声。”“也没什么事,你们家老爷去了哪里?”“好像是城北的万福楼”海公子不再说话,转身进了轿子,“去万福楼。”万福楼,是皇城内最大亦是最豪华的酒楼,当然消费也是最贵的。张家大院在城南,万福楼却是在城北,城北,万福楼,之所以敢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当今圣上建明皇帝曾在此吃过饭,而且正好还吃的很高兴,就将原来的“纳福楼”改成了如今的“万福楼”。有道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酒店亦是如此,本来就做的很红火的万福楼更是如此。而且想来皇帝要比仙人厉害,因为皇帝是真实存在的。是以皇城内的高官贵族,富豪大贾,一个个都来这里或大宴宾客,或商谈议事。万福楼的掌柜姓凌,至于叫什么却是不清楚了,坊间传闻这凌掌柜年轻时本是万福楼的一个伙计,这凌掌柜如今将近五十,年轻的时候所在的万福楼自然是当年的纳福楼,后来老掌柜的看这凌掌柜老实厚道,却也头脑聪明,便将女儿嫁给了他,老掌柜的也没看错,凌掌柜接手纳福楼后,果然打理的有声有色,到了如今,谁还记得当初的凌伙计,只不过这名字倒是的确不知道了。凌掌柜有一儿子,叫做凌尐枫,是那老掌柜的亲外孙,说也奇怪,凌掌柜虽有偌大的产业,妻室却只有一位,便是凌尐枫的母亲,那老掌柜的女儿。凌掌柜的儿子凌尐枫比他老爹要出名的多,十五岁就进了百花阁点了当时的红牌红红,当时将凌掌柜的气的半死,还好凌夫人极其疼爱自己的儿子,要不然凌公子的腿在十五岁那年就得遭殃了。凌尐枫自那时起便成了那里的常客,十六岁那年就已经声名在外了,凌掌柜也不管他了,所幸凌尐枫凌公子不是一无是处,当年建明皇帝之所以赐名就是因为凌尐枫,因为当时的那顿饭是他做的。凌尐枫曾经说过一句话“醒时倾城与我盏,梦里巫山云雨缠”这句话本是凌尐枫在十八岁时对红红说的,不曾想被百花阁的妈妈听了去,那妈妈当即捧过来文房四宝,请凌公子写了这几个字,那妈妈如供宝般裱了起来,于是这句话就流传了出来,因为凌尐枫乃是皇城三公子之一。皇城三公子另外两位就是夏一盏和海随缘,这两位有一位是河北粮行夏长青的大公子,一位是江南恒通钱庄海风岩的小儿子,能与这两位齐名的凌尐枫的笔墨当然得裱起来!

雪封皇城试读章节





热门

  • 落魄娇妻深深宠

    简介: 一场变故,让她从富家小姐逐步转变成了酒家小姐,原我以为她的命运会始终这么一直这样,却没想起,一个蛮横冷酷无情的恶魔的会出现,变化了她的一切……他要她,却从来不再说爱她;他爱她,却舞台下有男有女,几乎为之疯狂,叫嚣声经久不息,而女人似乎并没有丝毫留恋,她眼眸明媚中带着浅浅忧怜,自人群扫过,转身离去。。

    雨欢欢11-21 连载中

  • 不朽真皇

    简介: 不世天星辰肆现,  朽凋日月化尘烟。  真名显世威天地,  皇权万代永不坠。 不朽真皇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盛陵大地,大地之边,这里是盛陵大地的边界,数条界河纵横交错连接着九天十地和诸天万界。在临近界河之处是一片苍茫的洪荒山脉,在这里很少有人族生存,这里是妖族和洪荒凶兽的天堂。这里没有世间条条框框的规则,有的只有物竞天存、适者生存这一条原始法则。。

    不熄的香烟11-08 连载中

  • 九墟

    简介: 主角叫林9叶筱的小说叫《9墟》,这本小说的作家是骆驼刺创作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幽冥有三重,人世间三重,神界亦三重,苍域共9重!是,9为了至极,天道亦有缺少,满数不存!天地间,有1树,其根部发于幽冥,其干燥粗如山岳,贯通人神冥9重之界,其冠漫布9重之天,其叶可遮无尽星空!其名

    骆驼刺07-21 连载中

  • 冷王子与小姐

    简介: 他,冷酷无情,她是他的妹妹,他疼爱她不给她伤,却但是突然发生了,他作出了一个决定,重大事件的决定,因而所有的事变化,遇见了了所以了死了得父亲,父亲却要暗算妹妹,他与她将怎么样问题所有的事情呢........没错他就是我们的男主角雪翼王子。。

    雪之翼0210-29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