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梦途

分类:仙侠修真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往事随风 更新:2021-02-16 18:14:26

作者:默恋星
编辑:岁月流歌
点评:


踏梦途情节预览

  唉!众人都叹了一口气,几个人从屋里面又找到了两具焦炭一样的人形物,王妈捂着小山岳的脸,走到旁边轻声安慰了起来。这时候,村里年纪最大的刘阿伯被两个人扶着来了,刘阿伯大名叫刘顺庆,大家从自己祖辈那里听说刘阿伯见识过大世面,而且会“看”东西,也能算卦。刘阿伯问了问大家在现场的发现,他发现了一件怪事,你说那么大的火着了起来,院子里,老章夫妇的屋子里,包括堂屋,都着了,可偏偏就小山岳的屋子看起来像是没多大变化一样,只不过烧掉了几张椅子。你说怪不怪?刘阿伯沉吟了一会道:“乡亲们呐,我看这事有古怪,怕是招惹了不该惹的东西。唉,咦?”刘阿伯轻声道。走到了小山岳那没有了门的屋子里,从地上捡起一块龙眼大小的黑色皮质东西。“乡亲们谁认识这个东西?”大家围过去看了看,都说不知道,人群里一个小伙子说;“我刚开始以为是从哪里飘过来的灰尘呢,没想到是一个皮片儿。还别说,真是走眼了,也不认识。”鬼使神差的,刘阿伯把这玩意用一根麻绳穿起来挂到了小山岳的脖子上。您还别说,这玩意上面有一个小孔,刚好可以串进去绳子,就带到了小山岳脖子上。大家又说了些什么,一转眼好像都忘记了这个小东西。“唉,乡亲们,看着小家伙家里遭这样的变故,心里都不舒服,干脆小山岳咱大家来抚养他吧,把他养大成人,也算是对老章家一个交代,不至于断了后,都乡里乡亲的。”刘阿伯说道。大家七嘴八舌的附和着说以后怎么养活小山岳的事情,此时也就渐渐了了。

  时光像是一个调皮的孩童。从初春到夏,只用了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那天晚上月光皎洁,蛐蛐的叫声和一些不知名的昆虫在一起合奏出了一首初夏之歌。

  “哎,自己一个就是心里空得慌不想像王妈家里,还有王妈给我说话,倒不显得有多寂寥,自己一个,还是习惯吧!”小山岳倒也看的开。过了三更天,小山岳还是没有睡着,反正就是不知道在想什么。“对了,今天在山间的小溪旁的榕树居然有一个小洞,要不是靠近了,还真发现不了草丛后面的小洞呢!嗯?反正我也睡不着,我去树洞里转转,最好是里面有野兔子窝!嘿嘿!”想起就做,就穿好衣服,一路过去。今晚上的月亮又圆又大,光亮也足以看清楚路面。走到洞口边,扒开草,露出了洞口。小山岳拿出来火折子,小心翼翼的吹着,进去了。你说这孩子胆子得有多大,大半夜的去树洞里玩,也不害怕遇上什么危险。

  “小不点儿,来,过来哦,你看,哥哥手里有啥东西。”轻声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块白色的冰糖。“小不点,你看看这身什么东西,可好吃了呢,甜的,来。”说着就慢慢的把手伸出去。小松鼠看着这个奇怪的大东西在说着自己似懂非懂的语言,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亲和力,笑容真诚,而且好像手里还拿着一种闻起来感觉很好的东西。慢慢的,小松鼠放下了攻击的姿势,一边用鼻翼一动一动的嗅着,小眼睛边看着这个“大怪物”。边闻边挪动着小脚步,小尾巴一摇一摇的显得有些滑稽可笑。终于,小松鼠的鼻子嗅上了手掌里的冰糖快。看着小山岳,好像在问干什么。“嘿嘿,来,小不点,你尝尝,可甜呢,来~~”小不点试探性的伸出了粉红色的小舌头舔了一下…又舔了一下。小脑袋歪着,嘴巴上下抖着,似乎在品味,一会又舔了一下…

  夜半,蛐蛐好像也累了,不知名的虫儿也睡着了,安静就这样悄悄的把整个山村给笼罩了。忽的!在大山的深处渐渐飘来了一道黑影,黑影大约六尺高,像是一个不知名的动物一样四脚着地,走路悄无声息。影子光顾到了老章的小院里。轻轻地,微风一样钻进了章家的破门。黑影也缩小成了一团,当缩成了人形的时候,就四处打量了一下。转了转,到了小山岳的头上,停留了一会,好似在端详着什么。小山岳此时正在啪嗒着嘴巴,顺便挠了挠头,“嗯”了一下接着睡。黑影子看了一会又转到了老章的床头。老章此时没有睡着,为什么呢,今天他不知道是怎么了,眼皮子一直跳,心情好像是猫爪子抓一样,感觉浑身不是滋味,到了晚上都大半夜了还是睡不着。章氏迷迷糊糊道:“当家的,咋还不睡呢。”“唉,”老章叹了一口气:“就睡,就睡。”就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否真的睡着了。

  山洞不大,刚好小山岳的身子能钻进去,借着光亮,他开始打量起来洞口里面的情形。“咦?”山岳惊讶道,只见洞里有一大团毛茸茸的东西,还真被他说中了,不过里面不是兔子,而是一只漂亮的松鼠,这个松鼠毛色发亮,发出一种暗红色的光泽,在光亮下甚至反光,这时候松鼠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唰”的一下靠在了里面的洞壁上,毛发炸起,小爪子还摆在面前,好似做了一副攻击的样子,看到如此可爱的小松鼠,山岳不禁笑了。是开心的笑。因为这只松鼠太可爱了,摆出了一种攻击的姿态,却让人忍俊不禁,又显得憨态可掬。山岳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小山岳把火折子插进树里。另一只手慢慢的摸到了小松鼠,小家伙好似没有被人类摸过,先颤抖了一下身子,停下了舔舐冰糖的脑袋,歪头看了看山岳,发现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又添了起来。小山岳轻轻的抚摸着小松鼠,自己也换了个姿势坐下。慢慢把小松鼠抱到了自己的怀里,抚摸着它,嘿嘿傻笑着,小松鼠好像也习惯了抚摸,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身子扭了扭又趴到山岳手里舔吃糖块。

  小山岳在乡亲们的接济下慢慢的长大了。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倒是在这个朴实的小村庄里道出了其真正的意义。哪家都给小山岳吃的,就这样小山岳在乡亲们的照顾下挺过了童年,迈步到少年时期。小山岳就住在王妈家里,王妈家里无儿无女,就把山岳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也没亏了它,村民们都时不时的给小山岳吃的,还有衣服啥的。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青山巍峨耸立,小溪潺潺跳跃,阳光从林间缝隙中洒下来,林中传来几声鸟兽的叫声。“吼”“嘎!嘎~”“啾啾”“青山绿水天好喜,踏上溪水游一日,山中岁月不知几,独我一人不知西......”一首带有浓重的山里气息的歌谣从林间一条小路中传出来。话说间,歌声渐渐到了眼前,只见一少年,浓眉黑目,眼神灵动。一头长发用布条随意扎起,麻布上衣短袖,粗布腰带挂腰间,短裤只盖到小腿肚,脚蹬一双漏脚趾的麻布鞋。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有换过了。“哈哈,真不错。今天的收获挺好的,两只野鸡。三只野兔,再加上一窝野鸡蛋。啧啧。想起来野鸡的味道口水都往下流哇!恩,我想想,给刘大爷家三个鸡蛋一只鸡,刘大爷生病了他儿子也不知道啥时候回来,阮二姑家的小三丫头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再给他家几个鸡蛋,王二哥的媳妇刚生完孩子,给他一只鸡。然后.......”少年说着走着,阳光从他背后肆意的向他发散着黄昏的余热,转眼间已是黄昏。“三儿啊,回来啦?哟,今天收获这么好啊?什么?你自己就留一只兔子后腿?你说说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多吃点呢,哎哎,好了剩下的你拿着吧!”张大爷说着又把怀里的俩鸡蛋给了叫“三儿”的少年,“王二哥?在不在?我今天打得猎物可多呢,我给你一只鸡放在那里了啊,你给我嫂子好好补补,啊?我够吃了,放心吧!不要了,你拿着吧,我走了啊,我去看看刘大爷去,哎!好了好了,你回去吧,别送了!”村头的那一间茅草屋是刘大爷家里的,刘大爷家里就有一个儿子,刘奶奶去的早,他儿子又常年在镇里给人家打工,三个月也不见得回来一次,家里就剩下刘大爷和他的儿媳妇。“刘爷爷?刘爷爷?”“哎,我在里屋呢,咳咳。”进去一看,刘爷爷正在床上挣扎着要起来,“三儿”赶紧去把刘爷爷扶起来了。“刘爷爷,我给你说啊,今天我的收获好多呢,两只野鸡。三只野兔,另外还有一窝野鸡蛋!嘿嘿。这下可以吃一顿了。我把野鸡和野兔给村里的王二哥还有阮二姑他们了。我自己留了一条兔子腿和几个鸡蛋,给,这个野鸡还有一点鸡蛋是给你的。”说完,“三儿”把几个鸡蛋还有一只野鸡放在了床头的桌子上,“我大嫂呢?”“在村那边提水呢,马上就回来了。”说着外面一个略显沉重的脚步声。“大嫂,来我帮你!”“三儿”把接过来的水桶放在了屋子旁边的厨房里。“三儿,今儿个收获那么好啊!”大嫂说着,帮他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今晚上在嫂子家吃饭吧,你就别自己做饭吃了,嫂子给你做最爱吃的闷罐鸡!”“是啊!,别走了,就在这吃吧,你嫂子给你做闷罐鸡吃。”刘大爷也在旁边附和着。“不啦,我自己又不是不会做饭,没事我自己做就好啦!不麻烦你们了,我走啦,刘爷爷!”“哎!你这孩子!”三儿的大嫂刘氏追出来发现他已经跑到村东头了,整朝他挥手笑呢!“父亲,你说三儿这孩子,唉,真是苦了他了。”“谁说不是呢!”刘氏又重新把刘大爷扶着躺下了,“也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这么狠心,咋把他一个小孩子给折磨在、成这样呢!唉!”刘氏和刘大爷都默叹了一口气。“三儿”大名叫张山岳,今年呐也不大,刚好16岁,正如刘大爷他们说的,山岳家里本来有两个姐姐,父母恩爱,家里都是朴朴实实的山里农民,可是加油不幸,三岁的时候,俩姐姐带着山岳在山里好好的玩着,说来也怪,那天本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端端的是一个好天气,怪就怪当他们带着山岳在山里回来的路上,两只吊睛白额大虎呼的一声窜出来,叼着他的俩姐姐就叼走了。你说怪不怪?更怪的还在后头呢!当时山岳也就三岁左右吧,你说平常也不往深山里去,因为深山里面老人们传说有妖怪,是一只千年的虎妖,这个传说传了好几百年了,自从祖上从别处迁移过来就有了这个传说。村里面那时候都传言是被虎妖叼走当成压寨夫人了,你说当时他的姐姐们也就十五六岁,正是美丽的时候,再有两年嫁人了也能寻个好人家,能不这样想么,还有一个说法是他们姐妹俩被虎妖收走直接吃了,总之什么说法都有。你说当时山岳三岁了,山村里的人们说是胆子也大,但是碰见俩张着血盆大口的老虎就算你胆子大也能被吓一跳啊,可是当时山岳就在那里看着姐姐们被老虎叼走,那地方离村里不足三里,大声哭闹也能被附近的打柴的人听到啊,村里的两个说是在城里学过“本事”的王氏兄弟也打死过老虎,也不足为奇。小山岳当时自己回家的,一路走还一路说“老虎...老虎,那么大,姐姐,姐姐她们,玩...”走到半路碰见了王二哥,王二哥把他领回家了,王二哥当时也就15岁左右,小孩子嘛。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可是心性还没有那么成熟,也没有问山岳咋一个人。到家后母亲问他:“三儿,你姐姐呢?咋没有回来?是不是又去树上摘枣子了?”山岳说:“没有哇,姐姐在跟老虎玩呢,这么大,还是白色的。”“啥??”母亲一听,当时就蹦起来了。“你说姐姐在跟老虎玩?!”“是啊是啊,老虎那么大呢!”刚说完山岳的母亲就跑出去了。边跑边喊,“当家的!出事儿了!出事儿了!”在隔壁邻居家坐凳子的山岳他爹出来了,山岳爹早年学过木匠。会做木工。“咋啦?发生啥事啦?这么着急。”“他爹啊,家里俩丫头被老虎叼走了啊!你不知道今天......”山岳娘一说。山岳爹也着急了。立刻招呼着全村的老少爷们赶紧跑出去找,几个大胆的年轻人结伴而行,其中就有王氏大虎兄弟,去有老虎粪便的地方去找。山岳在家被刘大爷看着。三更天的时候,火把照明了村庄周围,这时候,那一队年轻人回来了,几个人还扛着一具老虎的尸体,白毛的。王二哥手里有几张带着血迹的破布片,到了山岳家里,村里人都回来了。看着老虎尸体的山岳母亲,“啊”的一声过去了,山岳的父亲也泣不成声,堂堂的一个大老爷们就那样跪在地上哭的跟孩子似的。村里人见状连忙七手八脚的把他们夫妻二人抬到了屋里。半晌,夫妻二人缓过来气,不知被哪个邻居灌了碗姜汤。暖汤落肚,山岳的父亲算是能说话了,哆哆嗦嗦的跟村里人说;“这...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我章明堂一生上对得起父母,下对得起妻女,哪路神仙也都经常拜祭,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儿啊!”山岳的父亲好像一下子老了似的,眼睛哭红了,发髻布上一层白色,不知是尘土雪霜,还是水汽山雾。山岳的父亲对三个孩子甚是疼爱,都说孩子是母亲身上掉的一块肉,可是章明堂对着三个孩子那可真是喜爱,都说章明堂怕老婆,说是奶水都是他喂得,这不扯淡呢。哪有男人喂奶水的?是吧?章明堂哽咽的在说着,只见他妻子下床说了句话,“闺女啊,你咋就这样走了啊!“普通一声又倒在了地上,众人见状立刻把他又扶上床躺着,周围几人立马围过去守着,害怕在出现什么事儿了,良久章明堂恢复了一点冷静,对众人说:“乡亲们都回去吧,没事了,唉,都回去吧,不会有什么事儿了。”众乡亲又安慰了章明堂一会,就纷纷告辞了。山岳早已熟睡。第二天乡亲们见到夫妻二人,发现章氏一夜之间皱纹长上的眼角和脸颊。章明堂两鬓填了些许白发,背又驼了。老章家好像一夜间没有了欢声笑语。只有小山岳好像还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他只是不见了自己的姐姐,父母都还在,小孩子都这样,成天无忧无虑的,想那么多干啥?所以么,当个小孩子还是挺好的。就这样,章家失去了两个心爱的女儿,章家人心里都沉甸甸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也就接受了这个现实,毕竟生活还得过。平平安安的过了两年,村民们再次期间也去他家说说话,没事和他们讲讲外面的世界,要不就是大姑娘小媳妇去他家,说说东家长,西家短的。谁谁加的猪今年生了几个崽子,老刘家的儿子娶了个贤惠的媳妇,老杨家又买了几只鸡崽子,等等一些琐事。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了两年。俗话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谁曾想到,时过两年不幸又一次降临到了这个本来就哀伤的家庭。

  此时,黑影子在夫妻俩的床头停留了一下,突然抬起右手在床头捏起剑指,只听得“哧”的一声夫妻俩床头的纱帐猛地串起了火苗,火苗也挺争气,没过几秒就把整个屋子填满了,夫妻俩发出一声闷哼,就再也没有声音了,黑影子扩大了几分从房间里出去,瞬间没有了踪影。隔壁的王妈睡到半夜被烟呛醒了,“咳咳,这是谁家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嘛呢是!”起来一看,咦?天亮了?不对啊!走到院子里一看,大叫了起来“这是咋啦!大家都快醒醒啊!”声音在寂静的夜里传出了老远,甚至还有回声。一时间,狗叫声,鸡鸣声,老人孩子的说话声,脚步声还有风声呼呼的响了起来,大家看到此时此景赶紧去救火,半晌,火灭了,大家看着从火里抱出来的小山岳,这孩子还在呼呼大睡。“醒醒,三娃子,三娃子!”“唔?”眼睛慢慢睁开,“王妈妈,怎么啦?大半夜的把我叫醒干嘛啊!我父母呢!”王妈一说,小山岳大哭起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啊!我只记得刚才睡的很温暖,啥都没有感觉到啊!”说着哭着,哭着说着。

  那一年小山岳十三岁,就搬出了王妈家里来到了村东头那个破茅屋,自己忙活了一段时间算是把房子整好了。“唉,不能再麻烦村里的人了,我都十三岁了,自己能生活了,二狗子比我大三个月都结婚了,我也不能老呆在王妈家里,自己也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能让爹娘在那个时间担心我。”小山岳慢慢的长大,村里人把当年的事情也给他说了,他也渐渐明白了。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用在小山岳山上完美的体现了出来,当他懂事的时候就替王妈家干农活,有时候跟着村里的大孩子们去山里打猎,弄点野味给家里添些荤腥,离他们五里远的村里有一个教书先生,他偶然一次路过听到一次,就深深的被吸引了,几乎每天都抽空跑五里地去听讲,自己多少也识了个把字,家里没有纸张,他就自己在河边的沙地上写写画画,到也练了一手字体,说不上漂亮好看的字迹却让小山岳心里有一种自豪感。村里有文化的不多,故此也大多不富裕,邻村比这好点,有一个老教书先生,而且下山的路上也时不时能见到一些做买卖的商人和采药的郎中,交流和见识比自家村里好的多,因此也有点余粮。

踏梦途试读章节





热门

  • 落魄娇妻深深宠

    简介: 一场变故,让她从富家小姐逐步转变成了酒家小姐,原我以为她的命运会始终这么一直这样,却没想起,一个蛮横冷酷无情的恶魔的会出现,变化了她的一切……他要她,却从来不再说爱她;他爱她,却舞台下有男有女,几乎为之疯狂,叫嚣声经久不息,而女人似乎并没有丝毫留恋,她眼眸明媚中带着浅浅忧怜,自人群扫过,转身离去。。

    雨欢欢11-21 连载中

  • 不朽真皇

    简介: 不世天星辰肆现,  朽凋日月化尘烟。  真名显世威天地,  皇权万代永不坠。 不朽真皇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盛陵大地,大地之边,这里是盛陵大地的边界,数条界河纵横交错连接着九天十地和诸天万界。在临近界河之处是一片苍茫的洪荒山脉,在这里很少有人族生存,这里是妖族和洪荒凶兽的天堂。这里没有世间条条框框的规则,有的只有物竞天存、适者生存这一条原始法则。。

    不熄的香烟11-08 连载中

  • 九墟

    简介: 主角叫林9叶筱的小说叫《9墟》,这本小说的作家是骆驼刺创作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幽冥有三重,人世间三重,神界亦三重,苍域共9重!是,9为了至极,天道亦有缺少,满数不存!天地间,有1树,其根部发于幽冥,其干燥粗如山岳,贯通人神冥9重之界,其冠漫布9重之天,其叶可遮无尽星空!其名

    骆驼刺07-21 连载中

  • 冷王子与小姐

    简介: 他,冷酷无情,她是他的妹妹,他疼爱她不给她伤,却但是突然发生了,他作出了一个决定,重大事件的决定,因而所有的事变化,遇见了了所以了死了得父亲,父亲却要暗算妹妹,他与她将怎么样问题所有的事情呢........没错他就是我们的男主角雪翼王子。。

    雪之翼0210-29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