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崇阳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 第二回 谌锷琅草菅人命 曾少汕仗义疏财 更新:2021-04-14 01:41:37

编辑:愁蝶未知
点评:


碧血崇阳情节预览

  曾少汕急于赶回家,有何要事,请看下回分解。

  谌家大院,依山傍水,大路直通前门宽阔的大禾场。石大门前,有一个家丁在守护。当赵勇走近时,那人目光睥睨,一副凶相,问道:“喂,你们在瞄么嘞?冇得事就滚开些!”赵勇虽然脸上带笑,但话里藏刀,说道:“哎唷,大哥,都是本乡本土的,何必欺生?我们曾少爷找谌老爷有点要事磋商,请行个方便,通告一下。”曾家的名气不小,那人听了,立马转了态度,笑道:“小的有眼无珠,是曾家少爷来了,我进去禀报就是!请二位稍候。”不一会,那人出来了,笑道:“请进吧,老爷在客厅里。”

  争夺媳妇冤案生。

  其四

  掌灯时分,人称道士神跳的登场了。他四十来岁,头戴黄表纸做的船形和尚帽,帽儿前后还褡了一块能摆动的纸片。身着一件陈旧的短袖印花齐小腿的自制道袍。道袍的前后心,描了个大黑“佛”字。手里拿了一块杂木“令牌”,将其在桌子上一拍,开始动作起来。手里擎着一杆用白棉纸系着的旗幡子,沿着棺木走了一大圈,算是打开道场。紧接着就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在灵位前打起转转来。时不时用力拍一下令牌,大喝一声,嘴里的唾沫喷得多远,两眼向上一翻,舌头一伸,做了个怪相,又是念念有词,手舞足蹈起来。人们渐渐向他围拢。都仔细听,想听出点名堂来。这时,道士神跳拿过盛满水的碗,喝了一大口“佛水”,噙在嘴里。一边走圈圈,一边将“佛水”,从嘴里渐渐地喷出去,把围观的人溅了个满脸满身。于是,人们被迫得倒退三步,场子又扩大了。他又是口中念念有词,手舞足蹈起来。就这样,他反反复复的忙个不停,弄得人气喘吁吁的,额头上都沁出汗珠子。最后,他将“令牌”使劲往案桌上一拍,朗声念道:“东边不亮,西边亮;黑了北方,有南方。”又大喝一声:“嘿!白天不亮,晚上亮;黑了阳间,有阴间!”说罢,站立着,双手合十,边鞠躬,边祈祷:“恭请西天佛祖、太上老君、齐天大圣、哪吒菩萨高抬贵手,指点亡灵渡过奈河桥,越过刀山、火海,让她与夫君、儿子团圆,共享天伦之乐!”接下来吩咐说:“请给神仙、亡灵送行,点烛、燃香、烧钱、鸣炮!”他向司仪倌示意照办,嘴里边念道:“阿弥陀佛!”就这样,这场道事,算圆满结束了。最后几句,人们还是听清楚了。道士神跳阐明了当今世界,阳间不如阴间、人世不如鬼世的简单道理,又一次激起了大伙对死者的同情与怀念,对恶人的愤慨与仇视。对腐败满清政权的痛恨与抗争的激情,人们怒火中烧、心潮澎湃。正在这时,蔡小二大声吆喝:“请各位入席啰!”

  农家碧玉不可求,

  昔日有个及时雨,

  世间好人总居多,

  白云悠悠,千古情怀。晨钟暮鼓,相传来者。内忧外患,血雨腥风。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炎黄赤子,焉安奴役?荡涤腐浊,驱逐强权。战天斗地,生生不息。自由平等,繁荣昌盛。江山如画,乾坤红赤。

  元宝救出两条命。

  其三

  族法家规害死人。

  一九五年秋。是日,风和日丽,秋高气爽。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在快步流星地赶路。他回过头,用手遮住了太阳的直照,张望了一下西边的天空,日头离远山只有一树多高了。于是,又加快了脚步。当他能瞧见吴家大湾时,浑身已沁出了毛毛汗水。他解开了深褐色的马褂,露出了白色洋布衬衫,暗条子的黑色西装裤,腰间系了一条亮锃锃的黑皮带,显得分外夺目。他摘下瓜皮帽,黑黝黝的头发向后梳着,编成一束短辫子。明眼人一看,这条辫子,是头发剪短后新长出来的。可能是走热了的缘故,面色愈加红润,小伙子显得更加英俊、潇洒、风度矜持。

  娇儿夭折痛断肠。

  老婆婆家就在屋背山的山脚下,四间破烂不堪的茅草房。据说,这房子是谌锷琅的爸爸手里的牛栏。老婆婆的丈夫去世不久,她的独生子刚满三岁,就掉到塘里淹死了。相继亡夫丧子,不久她的眼睛也就哭瞎了。此后,谌锷琅借口老婆婆命中带克,是个不祥的女人,住在正屋对谌家会带来不吉利,便强迫他嫂子带着童养媳苗桂花,搬进了这几间曾经关过牛的偏舍。这屋子现在更是千疮百孔、破烂不堪了。歹心独开了房门的锁,桂花进门就喊“妈”,可是怎么也喊不答应,她已经含恨九泉了。桂花晕倒在地,哭得死去活来,肝肠寸断。此时,歹心独偷偷地溜跑了。孙大虎费了多大的劲,才把桂花慢慢地扶起来。曾少汕、赵勇也赶过来了。老人突然猝死,让人颇感意外。自杀却无痕迹,他杀也找不出证据。对这个无头案,百思不得其解。曾少汕对孙大虎等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就不要再多想了。你俩留下来,把婆婆的丧事办了,一同回来。要注意紧口慎言啊!”又对赵勇说:“还得麻烦你留下,帮忙处理一下婆婆的丧事。坐个夜,唱唱夜歌,接几席客,热热闹闹的把老婆婆送上山去,入土为安。钱该花的只管花,由你统一开支。银子不够,就回去拿。”赵勇道:“带的银子花不完,少爷放心,我们一定把事办好。”曾少汕转身劝慰了苗桂花几句,桂花与大虎感激不尽,连声道谢。曾少汕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还谢什么,事情办完了,你们早点回来!”曾少汕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太阳要落土了,家里还有一大砣事,我得先走了。”大虎和赵勇送曾少汕上了大路才回来。

  第二天大清早,老汤叔就听到哐啷啷的捶门声,忙出来开了门。蔡小二慌慌张张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老汤叔,大虎兄弟糟了,昨晚擦黑,他约桂花姐在金塘磅的桃树窝会面,被谌二毬跟了梢,告了密。谌锷琅派人给抓了,如今被关在柴房里,又打又吊,折腾了一宿,哇哇:讲话,土语。是今天要当众挖掉大虎哥双眼,您老人家告诉少爷,请他出面救救大虎兄弟吧!”老汤叔说道:“伢崽,莫着急,你先回去,这事我来给少爷哇,想必是有法子的。”蔡小二扭身走了,老汤叔边走边唠叨:“幸亏大虎结识些好兄弟,不然就完了!”急急忙忙地唤醒了曾少爷,把蔡小二的话重复了一遍。曾少汕深感事情不妙,忙到上房跟母亲商量。他妈说:“大虎的事,就是我家的事,绝不能坐视不管。谌锷琅那个鬼东西,毒心毒肠,什么孽都作得出来。”她想了想,又道:“这事也好办,他是个财迷,投其所好,你多带几个银元宝,见机行事,多哇几句好话,求他放了大虎和桂花,把他两个一同带回来,免得桂花在谌家受罪。”儿子问道:“她那瞎眼婆子呢?”妈妈说道:“还不是一起接过来,哪能丢下她不管,你就是丢下她,谌锷琅一定不会答应,桂花也不会撇下婆子妈跟孙大虎到这里来!”儿子道:“好,就这样。妈,我这就去!”

  有意栽花花不发,

  泪眼干涸双目盲,

  这时,快乐仙顺手记下了几首,传给他周围的几个青年后生看:

  有缘蓬山只等闲。

碧血崇阳试读章节





热门

  • 鬼三断案传奇

    简介:

    午夜狂灵05-25 连载中

  • 华章之金玉殿

    简介:

    微城陌路02-05 连载中

  • 三国之汉室贵胄

    简介: 叶子墨,在世间一纨绔公子哥,一次出乎意料死后魂归东汉时期,再次穿越成了益州牧刘璋长公子。刘璋?三国里也不是个怯懦的主?跟他混当然没发展中,倒倒不如另谋出路。嘿嘿,看主角如何纨绔整个三国,敬待汉胄!(此书老洛献给自己所有不喜欢三国的朋友)汉小亩=0。29市亩;魏亩=0。75市亩(蜀和吴都用汉大亩)。

    洛落殇城12-22 完结

  • 大唐我!只是个书生

    简介: 他,六岁便名满天下他,八岁先河历史,成了宰相他,十岁领军出赛,打得周边列国伏首称臣可在一次得胜者归途中,他却神秘的失踪,再无一人获知他的消息七年之后,他神秘的归来时长安,被万人景仰。文人称他为诗神,书神父皇想将自己嫁与柴绍,目的不也是为了拉拢士族权贵吗?。

    江左梅郎02-03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