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章 至高无上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是木子仙君的经典作品。传说蛇要成蛟需得向凡人讨封,倘若被凡人说出来‘蛇’这一字,便会修为大损,需得再次修佛数年。复修后,需得再向同一凡人讨封,否则此人已死才能更换过。故此,成蛟所选之人,需得慎重仔细斟酌。为了成蛟,沈御蛟给所救少女报梦了五年,拼尽各种方法间接暗示少女对他给与当然。胸有成竹的沈御蛟原我以为此事妥了,却不想少女每当作梦看见沈御蛟变为蛇的模样,都我以为是蛇吞掉了沈御蛟,怕不己。讨封一次失败,沈御蛟也就缠上了少女,虽不能够亲口承认说出来,但万般间接暗示后,少女依然心知肚明。可成蛟之蛇要分海而居,少女不愿丧失沈御蛟,故此一次次完全否定沈御蛟。沈御蛟为一条青白相间足足有三米长的蛇盘旋在树枝上,在棕黑色的树干映衬下,更加显眼。。绯然也有些难为,只再说,“你也不是想不吃肉吗?我正好上山去给你买只鸡回去,今天晚上你就能吃到,好好?”这貌似很合沈御蛟的胃口。他点了点点头,勉强征得。得了沈御蛟的不允许,绯然便扶着岳竹上山去。这山路崎岖不平,幸好绯然的力气不小,倒也能扶得动。半途短暂休息了一他点了点头,勉强同意。。...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013章 至高无上全文阅读

绯然也有些为难,只好说,“你不是想吃肉吗?我正好下山去给你买只鸡回来,今晚你就能吃到,好不好?”

这倒是很合沈御蛟的胃口。

他点了点头,勉强同意。

得了沈御蛟的允许,绯然便扶着岳竹下山去。

这山路崎岖,好在绯然的力气不小,倒也能扶得动。

中途休息了一次,绯然可算是把他送到了家门口。

岳竹感谢道:“今日多亏了你了。”

绯然笑了笑道:“你倒是挺有趣的,要不是我的话,你大抵也不会被他抓到山上去,还连累你受了伤,我这心里倒是挺过意不去。”

虽然过程是比较坎坷。

莫名其妙被绑架,莫名其妙被蛇咬,莫名其妙被踩了一脚,莫名其妙撞到了桌子上……

岳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哪一日有这么丰富的经历,仔细想想还挺惊心动魄的,比平日枯燥乏味的生活有意思多了。

更何况,他还品尝了美食。

岳竹道:“你做饭的手艺真不错,要是日后想找个地方谋职的话,可以到我府上来做个厨子也不错。”

没想到她还有这个才能,自己却从未注意过。

绯然只知道自己有记忆一来就是会做饭菜的。

明明她没有买过肉类,但沈御蛟一说,她心里就知道应该怎么做。

有的时候,绯然会去想,自己曾经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又是因为什么事情,不记得从前的一切了呢?

可绯然想不出来,也没有任何一点线索。

那间茅草屋也是她有记忆以来,自己搭起来的。

那么她从前是住在哪里的呢?

绯然仍旧不知道。

不过今日听岳竹这么一说,她突然又有了一个猜测,或许自己曾经是个厨子,给人做饭的,所以才会很熟悉厨艺。

岳竹晃了晃手指,道:“绯然,你在想什么?”

绯然回神,摇摇头,笑道:“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很久远的事情。”

岳竹道:“那我就先进去了,站的久了,我的腿还是有点疼的。”

正待岳竹要进门,绯然又突然叫住他。

岳竹问道:“怎么了?”

绯然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这是她第一次开口,问人借钱,“你身上有没有银钱,我……过几日会还给你的。”

岳竹想起来了,绯然是借由着下山买鸡的名头,来送他的。

他赶紧在怀里摸了摸,摸出一个钱袋递给绯然,道:“我只有这么多,你先拿着吧。”

那钱袋鼓鼓囊囊的,够买一百只鸡了。

绯然从里面取出几个铜板,道:“不用这么多,只要这些就够了,剩下的……还给你。”

岳竹把那钱袋推回到绯然手里,道:“不必跟我客气,只当是……”

他思索了下,道:“只当是我先给你的定金吧。”

“定金?”绯然一头雾水,不知什么定金。

岳竹笑道:“自然是你日后来我这里做厨子的定金,你可不能反悔。”

说罢他便进门去了。

绯然傻愣愣的待在原地,她没真的想去做厨子。

但也无妨,只是如今沈御蛟还在,也需要这些银钱。

他迟早是要离开的,到时候,来这里某个职也没什么不好的。

绯然这么想着,便对着那大门鞠了个躬。

有了银子,绯然便买了只鸡,又想着沈御蛟喜欢吃糖糕,也买了一块。

回去的路上,恰好遇上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卖兔子。

那小兔子雪白雪白的,毛茸茸的很是可爱。

一蹦一跳的时候,还有几分像沈御蛟。

绯然蹲着逗了一会儿小兔子,便买了一只带回去给沈御蛟解闷儿。

一进门,绯然便把那只鸡送进厨房去。

随后,抱着那只小兔子和糖糕给沈御蛟送过去。

沈御蛟正在打坐,屏气凝神,盘腿坐着一动不动,和平日里胡闹的样子完全不同。

绯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要是一直这样安安静静的还真是个美人儿模样。

倒是一生气,撒起泼来,又不讨喜了。

沈御蛟缓缓睁开双眼,盯着她手里的兔子,眼睛眯了起来,“我要吃鸡,不要吃兔子,你买个兔子回来做什么?”

绯然:“……”

他脑子里怎么就只有吃?

绯然举起那只小兔子,道:“你看它多可爱啊,我买回来给你解闷儿的。”

它和你一样可爱,这种话,绯然是怎么也不敢跟沈御蛟说的。

沈御蛟不置可否,绯然知道他这算是接受了。

小兔子在沈御蛟的床榻上一蹦一跳的,很快就钻进了他怀里,乖巧的趴在沈御蛟的腿上。

绯然笑道:“这只小兔子好像很喜欢你。”

沈御蛟顿时眉开眼笑地抱起那只兔子,鼻尖擦着鼻尖的搓了搓那只小兔子。

小兔子却很不给面子的一脚踢在沈御蛟的脸上。

绯然瞪大了双眼,心道不好。

这兔子竟然如此大胆,这下可怎么是好。

果然,沈御蛟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他恨不得此刻一口咬断那只兔子的脖子。

绯然正想说什么,便听到沈御蛟气恼道:“该死,这是一只公兔子!!!”

听了这句话,绯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买的时候没有注意,原来是沈御蛟被嫌弃了。

沈御蛟气愤的瞪她一眼,道:“你还敢笑?”

绯然连连摆手,忍着笑意,把那只兔子从他手里夺过来,道:“既然如此,还是我养着吧。”

那人圈起一条长腿,单手招了招,示意绯然把兔子给他。

绯然担心他一气之下,真的会把这只兔子杀了,便赶紧藏在背后。

这一举动自然只会惹恼沈御蛟。

“你给不给我?”他的声音拔高了几个音调。

显然,他生气了。

绯然只好把那只兔子递给他,道:“它只是只兔子,也是无心之失,你不要与它计较了。”

沈御蛟却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绯然本能的点了点头,又赶紧摇了摇头。

“不……不是!”

沈御蛟阴沉着脸,道:“我看到你就生气,你赶紧出去,气的我都饿了,赶快做些吃得来。”

少爷饿了,她这个丫鬟又得赶紧做饭了。

绯然无奈的笑了笑,只好出门去了。

绯然不清楚沈御蛟喜欢吃清蒸的还是烤的,或者是喝鸡汤。

可这会儿绯然可不敢去招惹他。

也不知道那只兔子现在还活着吗?

绯然想着沈御蛟口味重,便多放了些调味料,把那只鸡烤的外酥里嫩的。

做好了,她便赶紧端出去,摆到凉亭里。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沈御蛟不喜欢黑夜,故而天一黑就要点上灯的。

夜里也是不喜欢灭灯,油灯烧一晚上,半夜的时候没油了就自己灭了。

绯然推门进去,只见沈御蛟正躺在床榻上,双脚抬起来支撑着那只小兔子。

那兔子战战兢兢的,也不敢动弹,只能乖乖巧巧的呆在他的脚上。

那一双白嫩嫩的脚,和雪白的兔子绒毛融合在一起,竟然不显得突兀。

一见绯然进来,沈御蛟还得意洋洋道:“绯然,你快看,这兔子在发抖呢,真有趣。”

他可真是恶趣味,绯然只能顺着他,道:“你喜欢就好了,快出来吃饭吧,鸡做好了,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一听这话,他微微弯曲起腿来,一手提着那兔子的后颈,腾身而起。

沈御蛟手里抱着兔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兔子的皮毛,跟着绯然出来。

还没走进凉亭,沈御蛟就闻到了那阵烤鸡的香味。

单单是闻着就很有食欲。

他加快了脚步,先绯然一步坐好,一把丢下手里的兔子,开动了。

还真是有了吃的,别的什么都抛在脑后了。

绯然只觉得他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她像是他的家长,跟在他屁股后面帮他收拾。

她抱起地上的小兔子,捻了一根嫩草在那兔子嘴边。

小兔子的三片嘴巴一张一合的开始吃那嫩草,吃得津津有味。

再去看沈御蛟,那人正吃的手上满是油脂,脸上也沾上了不少,像个花脸猫。

绯然从怀里摸出一块帕子,递给他,“你看你吃的到处都是,快擦一擦。”

那人胡乱的用帕子擦了擦,就继续啃鸡腿去了。

绯然吃了很少,因为沈御蛟遇上自己喜欢吃的,胃口可真是大。

他足足吃了大半只鸡,吃完之后,平坦的小肚子微微隆起。

绯然无奈的摇头,道:“你吃这么多,会不会撑坏了?”

沈御蛟不以为意,道:“无妨,我们蛇都是吞吃东西的,即便是和我身体一样大的东西,我也吃得下。”

这倒是真的,常言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这蛇吞象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回事。

但看沈御蛟这样子,他要是饿极了,怕是真的要吃象呢。

沈御蛟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心满意足道:“那个臭小子说得真没错,你做饭的手艺真是好得没话说,看来是我平日小看了你。”

听他这么说,绯然欢喜极了。

“要是你喜欢吃,我日后可以天天做给你吃。”

天天?

沈御蛟吞了吞口水,好像这样也挺不错的。

但转念一想,他又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我总不能一直和你这个凡人在一处胡闹,不利于我修行,过几日我就回我的山洞去了,还需得好好修行才是。”

这几日,沈御蛟总觉得自己好像领悟了修行的真谛,修为增长的很快,如今还是这般的散漫情况尚且如此,要是自己回去潜心修行的话,应该不出一个月就能再次讨封了。

一想到讨封,沈御蛟又泛起了难。

他清了清嗓子,道:“那个……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修行吗?”

绯然摇了摇头,道:“是为了悬壶济世,降妖除魔?”

要不是沈御蛟此刻肚子涨涨的,不愿意动弹,他定是要狠狠的拍一拍绯然的脑袋的。

这个臭丫头脑子里想什么东西呢?

还降妖除魔?

他自己就是个妖!!!

见他脸色不好,绯然觉得自己好像是猜错了。

她问道:“我猜不出来,你告诉我吧。”

沈御蛟咬了咬牙,继续道:“自然是为了成蛟啊,你不知道蛇是可以成蛟的吗?”

绯然摇了摇头,从未听说过成蛟是怎么回事。

“蛟龙吗?”

这个臭丫头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沈御蛟纳闷儿起来,她是不是日日住在深山里住傻了?

也怪他,找了个什么人啊。

难怪柴米不进,任由他百般暗示仍然不能明白他的意思。

原来是根本没有听说过蛇成蛟的事情。

沈御蛟不知道自己再继续说下去,会不会被天雷劈,但还是决定提上一两句。

“这可是每一条蛇的梦想,成了蛟龙,就可以在水域里得到自己的封地,就算是成仙了。”

绯然第一次听说,原来蛇要成仙是会变成蛟龙的呀!

在水域里的封地?

是不是就像凡间祭拜的龙王那样,住在海中的龙宫里?

绯然很感兴趣的问道:“有了封地之后呢?是给你一所水里的大宅子吗?”

沈御蛟点点头,道:“算是吧,只不过有了封地之后,是要镇守一片水域的,就像是……守护神一样,没有天君的命令,不能擅自离开封地的。”

不能离开?

绯然的眸子暗了下来,如果不能离开封地,那岂不是……不能再见到他了?

她喃喃道:“那样的话,做蛟龙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做个自由自在的人,至少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沈御蛟对她这种凡人思维表示鄙夷。

他动了动身子,继续揉着他的肚子,但神色颇为盛气凌人道:“你懂什么?这是荣耀,虽然失去了自由,但是能够成为万人敬仰的仙龙,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更何况,还可以再……”

沈御蛟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没再继续说下去。

这倒是勾起了绯然的兴趣,她追问道:“还可以再什么?”

沈御蛟抿了抿唇,神色有些不自然,道:“没……没什么。”

他好像有所隐瞒。

绯然没再追问,但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虽然说不上来,但这种感觉,让她心里闷闷的。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