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章 想念的云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是木子仙君的经典作品。传说蛇要成蛟需得向凡人讨封,倘若被凡人说出来‘蛇’这一字,便会修为大损,需得再次修佛数年。复修后,需得再向同一凡人讨封,否则此人已死才能更换过。故此,成蛟所选之人,需得慎重仔细斟酌。为了成蛟,沈御蛟给所救少女报梦了五年,拼尽各种方法间接暗示少女对他给与当然。胸有成竹的沈御蛟原我以为此事妥了,却不想少女每当作梦看见沈御蛟变为蛇的模样,都我以为是蛇吞掉了沈御蛟,怕不己。讨封一次失败,沈御蛟也就缠上了少女,虽不能够亲口承认说出来,但万般间接暗示后,少女依然心知肚明。可成蛟之蛇要分海而居,少女不愿丧失沈御蛟,故此一次次完全否定沈御蛟。沈御蛟为一条青白相间足足有三米长的蛇盘旋在树枝上,在棕黑色的树干映衬下,更加显眼。。那人也不客套,接了过去的,道:“嗯,少吃一些,早上还得给你烧饭吃呢。”两个人吃着糖糕,心里都欢欢喜喜的。特别是绯然,真是是从天而降的大意外的惊喜。但是不明白原由,但能可以得到沈御蛟的陪伴,她什么也就怕。沈御蛟吞掉了半块糖糕,便站起身回去烧饭了。没了鱼,沈两个人吃着糖糕,心里都欢欢喜喜的。。...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017章 想念的云全文阅读

那人也不客气,接了过去,道:“嗯,少吃一些,晚上还要给你做饭吃呢。”

两个人吃着糖糕,心里都欢欢喜喜的。

尤其是绯然,简直是从天而降的大惊喜。

虽然不知道原由,但能得到沈御蛟的陪伴,她什么也不怕。

沈御蛟吃掉了半块糖糕,便起身出去做饭了。

没了鱼,沈御蛟只能再做些素菜了。

他很聪明,绯然只教了他一次,他也记住了七七八八。

第三次做菜就要比第二次和第一次顺当了不少,想必不出多久,他也能做得一手好菜。

沈御蛟一日一日的做菜,一日一日的宠着绯然。

他也渐渐的从其中找到了乐趣,无论是做菜,还是陪绯然。

一晃一个月有余,沈御蛟下山买菜的时候,恰好遇上了上回给他开药的那个老头儿。

老头儿一眼就认出了沈御蛟,毕竟像他这么阔绰的客人真的不多见。

“公子,公子,真的是你!”

沈御蛟转身,一时间没认出来。

“你谁啊你?”

老头儿捋着胡子道:“我呀,小老儿是清风药铺的掌柜的,公子忘了我了,一月前你曾去我店铺里买过药的,要的……堕、胎、药。”

说起这药,沈御蛟便想起来了。

他皱了皱眉,道:“怎么,你有事?”

老头儿笑道:“怎么样,小老儿的药怎么样,是不是药到病除?”

沈御蛟皱了皱眉,有些反感,道:“我没用那药!”

老头儿收起脸上的笑容,道:“这……这是何故?”

沈御蛟翻了个白眼,道:“老子才不做那等卑鄙无耻,没有责任心的人呢!”

原来是迫于责任感,要认命了呀!

老头儿心里盘算着,眼睛又开始乱转了,“这么一说,公子可是快要做父亲了?夫人情况如何,是时候服用保胎药了。”

“保胎药?那又是什么鬼东西?”

这话一出,老头儿就知道自己的买卖来了。

他哈哈大笑道:“公子还真是不谙世事,这保胎药顾名思义,就是让孕妇好好养胎的药呀。这女子啊,有了身孕之后,便是一个人要供养两个人的分量。要是照顾不好啊,那可是有生命危险的,保胎药就是帮助孕妇的一种好药呀。”

沈御蛟哪里懂这些东西,被这老头儿一说,就云里雾里的相信了。

绯然在屋里坐了半日,身子乏得很。

刚抱着兔子出门走了几步,便瞧见沈御蛟大包小包的提了好些东西回来。

那一个个的黄纸包,难道是……药吗?

绯然赶紧放下手里的兔子,走上前去,想帮他拿一些。

却不想,遭到了沈御蛟的拒绝。

“你别动,我自己能拿,我不是说了不让你出来吗,你怎么出来了?”

绯然委屈道:“我腰疼。”

腰疼?

沈御蛟把大包小包往地上一放,伸手摸了摸绯然的小腹。

绯然吓了一跳,往后躲了躲。

这一躲叫沈御蛟红了脸,他清了清嗓子,道:“我……我只是想看看你肚子,不是要轻薄你。”

绯然更不解了,“我的肚子怎么了?”

沈御蛟皱了皱眉,道:“这都多久了,你怎么还没有察觉到啊,我说孩子啊,孩子!”

绯然:“……”

孩子?什么孩子?

她傻了眼,不知道如何回话。

沈御蛟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感觉不到吗?我今日听大夫说的,等孩子慢慢长大了,就会在你肚子里动啦。”

绯然:“……”

“所以我才摸了摸,你可不要胡思乱想,我都是为了孩子。”

绯然恍恍惚惚道:“谁的孩子?”

沈御蛟:“……”

他沉默了片刻,红着脸道:“你跟我住在一起,自然是我的孩子,难不成你还会有别人的孩子?”

绯然咬了咬嘴唇,道:“可我……我们什么也没做,不会……不会有孩子的。”

???

什么也没做?

“要做什么啊?”

沈御蛟在这种事情上头是个傻子,什么也不懂,绯然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说。

虽然绯然不清楚,可从岳竹前几日给她的蛇类书籍中,她看到了一些相关的。

故而,绯然才明白一些。

可沈御蛟是个傻子,他不懂。

绯然突然明白了什么,这些日子一来,他对她的好,是因为他以为她有了他的孩子?

他并不是想对她好,只是想对孩子好罢了。

绯然顿时红了眼睛,一字一顿道:“我!没!有!孩!子!”

不给沈御蛟反应的时间,她就跑回屋里了。

沈御蛟傻傻的看着她的背影。

没有孩子?什么意思?

她的孩子呢?

沈御蛟回屋坐了很久,也沉默了很久。

夜幕降临,他起身做了饭,去喊绯然吃饭,发现屋子从里面反锁了,他进不去。

他拍了拍门,道:“你干嘛锁门啊,出来吃饭了,绯然!”

绯然小声的抽泣,听到声音后,更是把头蒙在被子里,不理睬他。

沈御蛟听到了她的哭声,道:“你哭什么啊,我还没哭呢,白激动一场,你倒还委屈上了。”

原本只是想指责她两句的,可这话越说到后来声音越小了下去。

他抿了抿唇,道:“没有就没有吧,赶紧出来吃饭,难不成还等着我伺候你吗?”

沈御蛟等了好一阵儿,绯然没有出来。

他只好自己吃了饭,回屋去了。

这件事不仅对绯然的打击不小,对沈御蛟的打击也挺大。

突然间得知自己要做父亲了,打击了一次。

突然间又得知自己做不了父亲了,打击更重了。

沈御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旁的兔子也时不时的动一动,也睡不着觉。

他一把提起兔子,放在自己肚子上,道:“你也睡不着?”

兔子自然不会回应他了。

沈御蛟眸子垂下来,心里乱糟糟的。

耳朵里好像有嗡鸣声,好像听到了绯然哭泣的声音一般。

她是不是还在哭啊?

可她不肯开门,他总不能踹门进去吧!

他举起兔子来,道:“我问你,怎么哄女孩子啊?”

兔子抖了抖腿。

沈御蛟又扔下那只兔子,自言自语道:“你知道什么,你要是会哄女孩子,我也会了。”

说罢,他便翻身起来,盘腿而坐。

既然睡不着,干脆打坐修行吧。

反正绯然也没有孩子,他也不必为了什么责任感留在她身边了吧!

既然如此,还是好好修行,早日成蛟的好。

沈御蛟屏气凝神,顿时感觉到滚滚的灵力正在身体里涌动。

这倒怪了,分明有一个月没有修行了,怎的反而觉得灵力比之前更加汹涌了?

难道是因为成蛟失败后的补偿吗?

沈御蛟是头一回讨封,故而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常的反应。

倒是曾经听旁人说起过,要是修行时突然感觉灵力充沛可能是要走火入魔了。

沈御蛟皱了皱眉,就他这低微的修行,还会走火入魔吗?

要是真的出了意外怎么办?

听说入魔的人是没有神智的,有的人甚至会大开杀戒的。

沈御蛟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绯然的那张脸。

要是他真的入魔了,连累了她可怎么办?

他长叹一声,翻身下地,穿好外衣,出门。

沈御蛟的脚步停在绯然的门口。

他轻轻的敲了敲,这会儿夜深了,也不知道绯然有没有睡着。

敲了门也没人回应。

沈御蛟便低声道:“绯然,我……我要走了,你要是睡了,我也不打搅你了,只当是……跟你告别了。”

说了这么一句,他也不清楚对方能不能听到,便转身要走。

刚转过身去,房门突然吱呀一声响了起来。

沈御蛟还没来得及转身,便被一个软软的温暖的怀抱从背后圈住了。

“别走!”绯然拖着哭腔声音哑哑的。

大抵是哭了一下午了吧!

沈御蛟心里颤了颤,有种古怪的憋闷感。

他没动,只是道:“别哭了,都是我不好,应该事先跟你说的,大概就不会有这么多误会了。我也不是为了躲你才走的,你知道我是要成蛟的,所以需得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好修行才是。”

背后那人低声哭泣着摇了摇头,道:“不要!”

两人在一起住得久了,沈御蛟心里也生出些舍不得来。

他抿了抿唇,道:“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

我迟早还是要跟你讨封的,所以……一定还会见面。

绯然呜咽着,抱着他的手更缩紧了几分。

沈御蛟轻轻拉开她的手,转过身来。

绯然正哭得梨花带雨,眼睛微红,鼻尖也微红。

只看了这么一眼,沈御蛟就不忍心了。

他张了张嘴,说不出要走的话了。

绯然抽泣道:“别走,我会听话的,你说什么我都照做,你喜欢什么,我给你做,给你买。你答应我的,你答应我会陪我的。”

可那时候是……

沈御蛟沉默了。

他犯起了难。

两人都不说话,一言不发的僵持了许久。

最终,妥协的还是绯然。

她后退了一步,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抬起头来,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

“我明白了,你要走,我是怎么也拦不住的,你只是为了这个不存在的孩子才留在我身边这么久。如今知晓了真相,要离开,也是人之常情。我只当……只当这些时日是我偷来的,原也是不属于我的,倒是我……捡了个大便宜。现在弄清楚了也好,总不能叫我一直活在梦里,这一次你没有骗我吧,还会再见面的对吗?”

沈御蛟点了点头,道:“嗯,会再见的,一定会。”

绯然苦笑着道:“那就好,那就好,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那我……回去睡觉了。”

说罢,她便转身进屋去了。

沈御蛟心里也不是个滋味,甚至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留下来。

可他如今修为涨的厉害,不是正常的情况,要是真的出点什么意外,真真是后悔也完了。

他长叹一口气,低声道:“好梦,绯然。”

沈御蛟离开了那院子,返回自己原本的洞府修行。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离开了院子之后,修为倒也增长的缓慢,不像是有什么异样。

他也算是安心了些。

这样慢慢增长修为也好,反倒心里踏实,不那么担心了。

可沈御蛟时不时的会想起绯然,总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只当是自己心里有愧,原本答应了她的话,突然间又反悔了,确实不太厚道。

如今自己心生愧疚也是无可厚非的。

沈御蛟在山中修行了三个月,这三个月里,绯然下山了。

她去了岳竹的府中,真的做了个厨子。

原本她也并不想去的,可是自从沈御蛟走了之后,她的生活寡淡了起来。

整日整日的想着他念着他,可他不会回来了。

绯然只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至少不要总是闲着,一闲下来就会想念。

岳竹倒是高兴,他喜欢吃绯然做的菜,这下好了,日日都能吃到。

一来二去的,岳竹反而对绯然产生了些许好感。

有的时候,他会悄悄地坐在院子里看着绯然发呆。

岳竹问过绯然几次,“你在想什么?”

绯然只是淡淡道:“在想……天上的一朵云。”

一朵云?

岳竹抬头看了看天空,天上的云很多,她指的是那一朵?

“为什么要想一朵云?”

绯然仰起头来,微微眯起眼睛,伸手想要去触碰那远在天边的云朵,可是……碰不到的。

她苦笑道:“因为我得不到,所以想念。”

岳竹不解,“可是,一朵云不需要你想念啊,一抬头不就能看到了吗?”

绯然摇了摇头,道:“天上的云有很多,可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那一朵,我想要的那一朵,我……找不到了。”

天上的云时时刻刻都在变换的,她想要的是哪一朵?

岳竹挠了挠头,想不清楚。

“别想那些云啊雾啊的了,既然找不到,还是找些有趣的东西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绯然还没来得及拒绝,那人就扯起她的手臂,拉着她跑了出去。

如今已经是深冬了,地上都是积雪。

今年的雪下的比以往的都要大,这雪已经积了好几日,也没能化一些下去。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