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章 冬眠的蛇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是木子仙君的经典作品。传说蛇要成蛟需得向凡人讨封,倘若被凡人说出来‘蛇’这一字,便会修为大损,需得再次修佛数年。复修后,需得再向同一凡人讨封,否则此人已死才能更换过。故此,成蛟所选之人,需得慎重仔细斟酌。为了成蛟,沈御蛟给所救少女报梦了五年,拼尽各种方法间接暗示少女对他给与当然。胸有成竹的沈御蛟原我以为此事妥了,却不想少女每当作梦看见沈御蛟变为蛇的模样,都我以为是蛇吞掉了沈御蛟,怕不己。讨封一次失败,沈御蛟也就缠上了少女,虽不能够亲口承认说出来,但万般间接暗示后,少女依然心知肚明。可成蛟之蛇要分海而居,少女不愿丧失沈御蛟,故此一次次完全否定沈御蛟。沈御蛟为一条青白相间足足有三米长的蛇盘旋在树枝上,在棕黑色的树干映衬下,更加显眼。。绯然跑累了,便气喘吁吁道:“别跑了,岳竹,我好累啊啊,你先等一等,我们短暂休息一下吧。”听了这话,岳竹这才停下去。他不好意思地松手绯然的手臂,挠了地挠,笑道:“很抱歉很抱歉,我一时之间开心,忘了你身子很瘦小,经不起这么跑的。”绯然摇了摇头,道:“你要带我听了这话,岳竹这才停下来。。...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018章 冬眠的蛇全文阅读

绯然跑累了,便气喘吁吁道:“别跑了,岳竹,我好累啊,你先等一等,我们休息一下吧。”

听了这话,岳竹这才停下来。

他不好意思地松开绯然的手臂,挠了挠头,笑道:“抱歉抱歉,我一时高兴,忘了你身子比较瘦弱,禁不起这么跑的。”

绯然摇摇头,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岳竹故作神秘的眨眨眼睛,道:“自然是个好地方,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先卖个关子。”

岳竹总是有很多新奇的点子,也很活泼。

绯然刚进岳府的时候,心情比现在要糟糕好几倍。

那时候,她总是沉着脸,也不爱说话,总是一个人闷闷的发呆。

岳竹总是能找到逗她开心的法子。

绯然心里感激他,但每每说出来,他都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你不要总是谢来谢去的,我们是朋友嘛,朋友之间不用说这个的。”

他总是这么说。

绯然也不好意思再跟他客套,也只好接受他的好意。

渐渐的,绯然也看开了些。

沈御蛟走了,大概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是事实。

她的日子还是要过的,就算不为了别的,至少为了那一句还会再见面的盼头也应该好好的等待着。

到如今,绯然虽然还是会想念沈御蛟,可已经不像从前那么频繁了。

休息好了,岳竹便继续带着绯然上山去。

两人走了很久,白色的天地里,绯然有些眼晕。

脑袋里也嗡嗡的,有点不舒服。

岳竹见她一副要摔倒了的样子,赶紧扶住了她。

“你没事吧?要不要我背你过去?”

绯然摇摇头,道:“不用了,我还能走的,只是这漫天满地的白,让人眼花。”

这倒是,岳竹也有些眼晕,但没有绯然这么严重。

他只好道:“很快就到了,再忍耐一下。”

两人又走了大约一刻钟,绯然终于知道他说得好地方是指什么了。

入眼的是一片鲜红,鲜红的花瓣在冬日的风里轻轻的摇摆着。

绯然被这一片红梅林子惊呆了。

这山中竟然有这样的景色。

她在山里住了也有几年了,竟然浑然不知。

岳竹摸了摸鼻子,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鲜红的梅花在雪地里格外扎眼,和雪白的梅花不同,这些红色的梅花更加妩媚动人。

绯然手指轻轻触碰着那冰冰凉凉的梅花。

她想起了和沈御蛟住在一起的时候,他以为她有孕了格外照顾她的时候,她曾经触碰过他的手指。

沈御蛟的体温比她要低一些,那种夏日里的冰凉感就像现在手指尖上触碰着的梅花一样。

绯然收回了手,也收回了思绪。

“咚!”岳竹突然滑倒在地,重重的摔了一下。

绯然循声看过去,只听那人一声尖叫,下的在地上打滚儿。

她赶紧上前,要去拉起他来。

岳竹喊道:“别……别过来,绯然你……你别过来,有……有有有……有蛇!!!”

顺着岳竹的目光看去,果然那被白雪包裹着的红棕色的树干上头缠绕着一条青白相间的蛇。

那条蛇虽然被雪包裹着,但是能看得出是条很长的蛇。

是他!

绯然颤抖着走近那条蛇盘旋的树干,轻轻的拍开那树干上的积雪。

岳竹吓坏了,喊道:“绯然,那是一条毒蛇,你……你别过去呀!”

是啊,他是一条毒蛇!

绯然的眼眶有些红润了,视线也有些模糊了。

眼眶里含着泪,在这冰天雪地里,有些刺痛。

除掉了积雪,那条足足有三米长的蛇光秃秃的盘旋着,时不时的还抖一抖,似乎受了冻。

绯然轻轻从树上取下那条蛇。

蛇正在冬眠,没有任何知觉,很是乖巧的任由绯然将他取下来。

不知是不是惊动了正在熟睡的青蛇,那青蛇蠕动了几下,顺着绯然的肩膀,盘旋在她身上。

蛇头搭在绯然的肩膀上,双眼闭着,仍旧熟睡着。

绯然解开最外层厚厚的外衣,裹住蛇的身体。

她低声道:“乖,睡吧,我带你回家,很快就会暖和起来的。”

蛇动了动,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岳竹已经吓傻了,他愣愣的看着绯然带着那条蛇要回去。

他颤抖着双手双脚,追了上来,道:“绯然,你不能带一条蛇回去,这可是一条毒蛇,你把它带回去,很危险的,趁它现在还没醒,你快放下它,别管这条蛇了。”

绯然看了看那条蛇,又看看岳竹。

他说的确然有道理。

这条蛇是沈御蛟没错,她认得出。

可旁人不知晓,只当是一条普通的毒蛇,自然是会害怕的。

更何况,万一沈御蛟醒过来,变成人形,在那些人面前出现,岂不是更危险了?

思来想去,绯然道:“我今日就先不去你府上了,过几日我再去做饭,你且先将就几日。”

一听这话,岳竹更是不肯了。

“你疯了,这……这这这……一条毒蛇而已,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你难道没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这些冷血动物,是不知道感恩的,你救了它,说不定会被它所伤呢。”

绯然浅浅的笑了笑,“我宁愿被他所伤,我只怕……他连伤我都不肯。”

岳竹:“……”

这是什么话,难不成还有人喜欢被蛇咬的?

岳竹想起了从前自己给绯然找过很多关于蛇的书籍,她是喜欢蛇的吧。

可即便是喜欢,也不能如此痴迷呀。

岳竹长叹一口气,道:“不行不行,若你非要带这条蛇回去,也只能去我府上,至少……至少我府上人多,你受了伤,我还能找人帮你医治。你不能自己一个人回去,要是被蛇咬了,你自己一个人就只能等死了。”

绯然推辞了半晌,岳竹却打定了主意。

她只好点头答应。

看来只能好好看着沈御蛟,想想也是,这么冷的天,他大抵也不会出门的,被人发现的事情,倒是可以不用太过担心。

想到山中的那间屋子已经有两个月左右没有人住了,如今怕是也冷的像冰窖一样。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