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章 蛟蛟,我在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是木子仙君的经典作品。传说蛇要成蛟需得向凡人讨封,倘若被凡人说出来‘蛇’这一字,便会修为大损,需得再次修佛数年。复修后,需得再向同一凡人讨封,否则此人已死才能更换过。故此,成蛟所选之人,需得慎重仔细斟酌。为了成蛟,沈御蛟给所救少女报梦了五年,拼尽各种方法间接暗示少女对他给与当然。胸有成竹的沈御蛟原我以为此事妥了,却不想少女每当作梦看见沈御蛟变为蛇的模样,都我以为是蛇吞掉了沈御蛟,怕不己。讨封一次失败,沈御蛟也就缠上了少女,虽不能够亲口承认说出来,但万般间接暗示后,少女依然心知肚明。可成蛟之蛇要分海而居,少女不愿丧失沈御蛟,故此一次次完全否定沈御蛟。沈御蛟为一条青白相间足足有三米长的蛇盘旋在树枝上,在棕黑色的树干映衬下,更加显眼。。貌似岳府里更有暖洋洋的味儿。她也不是个怕冷的,但屋里也放着个炭盆,烧的暖暖的和的的。相必沈御蛟也会不喜欢这样的地方吧。绯然应下了下去,就跟随岳竹回家去了。她多次反复的跟岳竹特别强调,自己肯定会让这条蛇造成伤害任何人的。岳竹但是心里我相信绯然,可究竟旁人瞅见了也她不是个怕冷的,但屋里也放着个炭盆,烧的暖暖和和的。。...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019章 蛟蛟,我在全文阅读

倒是岳府里更有暖洋洋的味儿。

她不是个怕冷的,但屋里也放着个炭盆,烧的暖暖和和的。

想必沈御蛟也会喜欢这样的地方吧。

绯然应承了下来,就跟着岳竹回去了。

她反复的跟岳竹强调,自己绝对不会让这条蛇伤害任何人的。

岳竹虽然心里相信绯然,可到底旁人瞧见了也会害怕的。

他道:“你最好还是把它关在屋里,不要让它出门,不然的话,怕是会被府里的其他人打死的。”

绯然忙不迭地点点头,手指下意识地轻轻抚了抚那条蛇露出一半地小脑袋。

那青蛇虽然紧闭着眼睛,但也感觉到了什么,吐出信子来,轻轻的扫了扫绯然的手指。

绯然把衣服裹得更紧了几分,没露出半分来。

进了岳府,绯然便急匆匆地回屋去了。

岳竹虽然也很想跟着去,可碍于那条蛇在,他有点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作罢。

进了屋,绯然把门窗关的紧紧的,生怕冷风吹进来。

她缓缓脱下外衣来,那条蛇正紧紧的趴在她身上。

而床榻上的那只小兔子,一瞧见这条蛇顿时吓得上蹿下跳的。

绯然不禁有些好笑的问道:“怎么,你不认得他了吗?他之前还养过你一阵儿呢。”

是了,那只兔子如何知晓沈御蛟的真身是一条蛇?

想想也是,这兔子害怕蛇也是常理之中的。

况且,沈御蛟的真身还是一条毒蛇。

绯然忍不住苦笑了下,她从前也是很害怕蛇的。

可是,什么时候开始不怕了呢?

或者说,其实她还是害怕的,只是不怕这一条蛇罢了。

绯然低声道:“乖,先从我身上下来,我身上带了寒气,被子里暖和,睡到被子里来,好不好。”

那条蛇不情不愿地挪动了下,那紧紧缠绕在绯然身上的禁锢,稍稍松开了些许。

绯然轻轻抱他下来,放在床榻上,用被子紧紧的包裹住。

一放上床榻,那只兔子立刻连滚带爬的从床榻上下来,不敢跟沈御蛟呆在一处。

绯然看了一眼那只兔子,起身把它抱起来,放在桌子上,离沈御蛟远一些。

她又取了几根干草叶,给那兔子吃。

兔子受了惊吓,哪里还能吃得下东西,只是颤抖着身子,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敢动。

绯然这会儿一心都是沈御蛟,也没有多余的念头去管这兔子到底如何能哄得好。

她只担心这兔子蹦蹦跳跳的,唯恐惊扰了沈御蛟睡觉。

忽而想起了屋里的一个竹篮。

绯然把那竹篮罩在兔子的头顶。

这样一来,兔子也瞧不见沈御蛟了,大抵也能安心些。

绯然这么想着,便也不去管它了。

倒是念着冻僵的沈御蛟,绯然把炭盆往床榻边上挪了挪,添了些碳,这下更暖和了。

绯然就静静的坐在床榻边上,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条蛇。

她有多久没有见到他了?

三个多月了吧!

手指抚摸着那冰凉凉的鳞片,那条蛇不禁动了动。

绯然赶紧把被子裹紧了,他果然不动了。

屋里的炭不多了,绯然不怕冷,所以屋里备用地炭也不是很多。

眼下沈御蛟已经冻僵了,似乎这些炭火不够烧多久的。

绯然往炭盆里多添了些炭,便扛着竹筐出门去库房再扛些炭回来。

外面又开始下雪了。

绯然拿起门旁放着的斗笠披在身上,迎着雪出门。

那雪越下越大,绯然心里却高兴。

金风玉露一相逢,这种光景不是时时刻刻都能有所体会的。

走到库房,斗笠上已经下满了雪。

绯然摘下斗笠,在门框上拍了拍,雪水细细簌簌的落下来。

库房掌事迎上来,帮绯然接过竹筐,道:“绯然姑娘来取炭火的?”

她点点头,笑说:“烦请先生今日多给我些吧。”

掌事应声道:“好好,我就说这冬日越来越冷了,上回你来,我就劝你多带些回去,你偏不听,这会儿冷了吧?”

绯然没有解释,只是笑道:“有劳先生挂记了,这几日是越发的冷了,屋里该多烧些炭火才是。”

掌事一面装着炭,一面跟绯然东一句西一句说着话。

“夜里不要因为畏寒就把窗户门都关的严严实实的,稍稍留点儿缝隙,这炭火不能那般密闭,先前府里有几个人都因为这个丧了命呢!”

绯然点点头,道:“我记住了。”

“好了,好了,竹筐已经满了。”

掌事颠了颠那竹筐,道:“有些沉,你能自己背回去吗?我喊个小厮帮你背回去吧。”

绯然果断地摇摇头。

她屋里现下还有一条大蛇呢,要是被人瞧见了,可怎么是好?

“放心吧,先生,我有力气的,不必麻烦旁人了。”

说罢,她戴上斗笠,扛起那一竹筐的炭。

还真是有点沉呢。

绯然踉跄了下,也倒还好,能站稳脚跟。

掌事不太放心,道:“还是找个人来吧!”

绯然笑着摇摇头,便出门去了。

回来的路上,雪已经没有方才那么大了。

这地方的雪呀,真真是下一阵儿停一阵儿,有的时候断断续续能下上个三五天呢。

绯然小心翼翼地走路。

这下了雪之后,路上还没人开始清扫,多少有些滑。

好容易看到自己的屋子了,绯然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加快了脚步,在进门前就先摘下斗笠,拍了拍雪,这才进去。

进门之后,将斗笠放回原来的位置,竹筐也随意的放在门后面。

绯然下意识地往床榻那边看了一眼。

只见,一条纤细白嫩嫩的手臂从床榻上延展出来,悬挂在床沿上,露出一般在半空中。

循着那手臂看过去,一个散着一头乌黑秀发的美丽少年,正闭着双眼,熟熟的睡着。

那少年嘤咛了一声,不知做了什么梦,呜咽着翻了个身。

身上的被子被压在了一条长腿下。

那人的整个薄背都暴露了出来。

绯然:“……”

他这睡相……

绯然垂着眸子,也不好多看,匆匆的拉过被子,给他盖好了。

不知是不是屋里的炭盆烧的太旺了,沈御蛟热了一身的薄汗,这会儿被她盖上了被子,更加不满的皱起眉头,发出呜呜的低鸣声。

绯然轻轻抚了抚他额头的碎发,低声道:“乖,别踢被子,会着凉的。”

尽管绯然哄着他,可他还是挣扎着把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

这样可不行,绯然只好从柜子里取了一件毛皮的披风出来。

这披风并不是很厚,不及棉被那般容易发热。

绯然把披风改在沈御蛟的手臂上。

那人似乎被这软软的皮毛包裹着很舒服,便不自觉地更抱紧了怀里的披风。

绯然坐在他身边,轻轻抚着他的头发,低声道:“你说说你,一个妖怪,少说也活了百年了,怎么就像个小孩子一样,长不大呢?”

她当人不期待着沈御蛟会回答她,只是想跟他说说话,哪怕他并不知道,她也觉得高兴。

“绯然~~~”

他在睡梦中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绯然抚着他头发的手顿了顿,低声道:“我在,蛟蛟,我在这。”

那人拱了拱鼻子,不满道:“不要蛟蛟,不要叫……不要叫这个名字~~~”

不知是不是在睡梦中,含含糊糊说不清楚的缘故,沈御蛟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拖长音,像是在撒娇。

绯然叹了口气,耐心的问他,“不喜欢蛟蛟这个称呼?”

“嗯~~~”

她又问:“那你喜欢什么称呼?”

那人沉默了起来,似乎是想不出什么名称来,又像是睡着了。

绯然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出门去买只鸡回来。

岳府里喜欢吃素菜,即便是荤腥,也都是猪肉一类的。

府里的人很少吃鸡,尤其是岳竹格外不喜欢。

绯然并不是给整个岳府的人做饭,她只给岳竹做饭。

岳竹是大少爷,嘴巴挑剔,旁人对于吃饭大多是对付几口的,可岳竹不一样。

他在这方面有点……执着。

更因着那日在山中,岳竹吃了绯然做的野菜,从此也是念念不忘的,故而绯然来了之后,这几个月里,他倒真的能一直吃那些野菜。

绯然照顾沈御蛟的时候一直按照他的喜好做的,这人比岳竹更挑嘴,还喜欢换着花样吃。

比如说,他想吃鸡,也要分着好几种法子做。

就算是吃烤鸡,也要用各种各样的烤法儿,不能重样儿,这才能过关。

倒是在岳竹这里,绯然轻松了不少。

可如今,沈御蛟回来了。

府里也没有鸡,她只好出门去买。

虽然沈御蛟喜欢吃鱼,可绯然实在是做不了。

更何况,一想到鱼,绯然就会想起那段日子。

那段被沈御蛟捧在手心里的日子。

绯然后来自己想了想,大概这才是沈御蛟对待喜欢的姑娘的反应吧。

而她,像是偷来的时光,真相揭晓了,他就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绯然也在心里暗暗地骂自己没出息,明明他都这样决绝地对待她了,为何她还是对他念念不忘的。

可是,能怎么办呢?

绯然管不住自己地这颗心。

她的心……偏向他。

“老板,给我抓只鸡来,要肥一点的。”

买鸡的小商贩应声,“好嘞,姑娘稍等。”

小贩从竹篓里捞出一只鸡来,递给绯然,道:“姑娘,这只可是我这儿最肥的一只了,你瞧瞧怎么样?”

绯然上上下下的看了看,又伸手捏了捏那鸡的两条腿,果然结实。

她点点头,道:“不错,就这只了。”

老板得令,立刻找了根草绳,把那只鸡的两条腿绑了起来,递给绯然,道:“姑娘要是吃的好了,下次在来我这里买。”

绯然应声,便给了钱,提着鸡回岳府去了。

刚进岳府,绯然便瞧见一个身影从她眼前走过。

是岳竹!

绯然和他有些距离,想喊他,又怕他听不到,便没有作声。

可绯然刚要回屋,便瞧见那人似乎也是奔着自己房间去的。

岳竹大步踱到绯然门口,似乎想要敲门,可犹豫再三又放下了手。

反反复复几次,他都没有敲门。

绯然走近了,便喊他,“岳竹,你在做什么?”

岳竹很明显被这一声吓了一跳,活像是个做了什么亏心事的人,被人当场抓获了一般。

他尴尬的挠了挠头,道:“你……你去哪儿……去哪儿了?”

绯然提了提手里的鸡,给他看。

岳竹皱了皱眉,道:“我不喜欢吃鸡,你忘记了?”

绯然笑着走近他,道:“没,我只是……只是自己最近想吃了,所以……才买了这么一只,你放心,给你做菜的时候,我会好好洗手的,绝对不让鸡的味道侵染了你的饭食。”

这一点岳竹倒是不怎么担心,他其实来是想看看绯然现在情况如何。

特别是……那条蛇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害绯然。

不过,她此刻还能活蹦乱跳的出门买鸡去,大抵是什么大碍的。

绯然歪了歪头,问他,“怎么了吗?”

这一句倒是把岳竹问住了。

他一下子涨红了脸,不知道怎么回答。

像他这样殷勤的关心,会不会被绯然认为是别有所图?

事实上,岳竹确然是有所图的。

他……挺喜欢绯然的。

绯然不解的看他。

不明白这脸红又是何意。

岳竹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没……没没……没事,我只是……只是……”

他咬了咬嘴唇,道:“我饿了,啊,我有点……饿了,所以……想来问问你,这会儿……能不能先给我做点儿什么吃的?”

绯然看了看日头,这会儿晌午才过去,还没到吃饭的时间呀。

明明晌午他吃了不少东西的,这么快就饿了?

可现在要是吃了饭,这晚饭怕是要吃不下了吧!

绯然思来想去,道:“这样吧,我一会儿去厨房看看,给你做些小点心吃,你且垫一垫肚子,想吃什么,晚上再给你做吧。”

岳竹见她相信了,便连连点头,道:“好好好,都听你的,你……有心了。”

他一说完,便飞也似的扭头就走,活脱脱像是逃命一般。

绯然看着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身影,不自觉地笑着摇了摇头。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