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章 太累了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是木子仙君的经典作品。传说蛇要成蛟需得向凡人讨封,倘若被凡人说出来‘蛇’这一字,便会修为大损,需得再次修佛数年。复修后,需得再向同一凡人讨封,否则此人已死才能更换过。故此,成蛟所选之人,需得慎重仔细斟酌。为了成蛟,沈御蛟给所救少女报梦了五年,拼尽各种方法间接暗示少女对他给与当然。胸有成竹的沈御蛟原我以为此事妥了,却不想少女每当作梦看见沈御蛟变为蛇的模样,都我以为是蛇吞掉了沈御蛟,怕不己。讨封一次失败,沈御蛟也就缠上了少女,虽不能够亲口承认说出来,但万般间接暗示后,少女依然心知肚明。可成蛟之蛇要分海而居,少女不愿丧失沈御蛟,故此一次次完全否定沈御蛟。沈御蛟为一条青白相间足足有三米长的蛇盘旋在树枝上,在棕黑色的树干映衬下,更加显眼。。推门屋里,兔子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桌子上跳下去了,此刻正坐于在床榻上的皮毛上。是的,恰恰绯然给沈御蛟披着的那一件。适才还吓得浑身颤抖着,这会儿又跳到人家身上来了。绯然放下自己手里的那只鸡,踱到床榻边,说起那只兔子,放回桌子上。竹篮又盖了上来,这一回是的,正是绯然给沈御蛟披着的那一件。。...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020章 太累了全文阅读

推门进屋,兔子已经不知什么时候从桌子上跳下来了,此刻正端坐在床榻上的皮毛上。

是的,正是绯然给沈御蛟披着的那一件。

方才还吓得浑身颤抖,这会儿又跳到人家身上去了。

绯然放下手里的那只鸡,踱到床榻边,提起那只兔子,放回桌子上。

竹篮又盖了上去,这一回,她还在竹篮上加了个凳子,这下子,兔子出不来了。

再去看床榻上那人,一条长腿偷偷的从被子里伸了出来。

绯然给他盖好被子,那人不满的嘤咛一声。

她伸手点了点他高挺的鼻尖,道:“不准踢被子,乖,听话。”

那双漂亮的含情眼一颤一颤的睁开来,带着几分起床气的神色看了绯然一眼。

沈御蛟似乎并不奇怪,看到她也只是瘪了瘪嘴,道:“怎么又是你?”

绯然:“…………”

“总是你。”

“…………”

“不准来我梦里了!”

他说着便翻了个身,背对着绯然,闭上了眼睛。

绯然:“???”

他到底是睡醒了,还是没睡醒?

绯然有点不太确定,只是低声问他,“你不想看到我吗?”

那人拖着声音,道:“废话,你就只会……只会打搅我修行。”

不仅仅是梦里,连他修行打坐的时候,她也会出现在他脑海里,怎么赶都赶不走,像是一块牛皮糖,黏在了他的脑海中。

沈御蛟不胜其烦。

可绯然哪里知晓这些,只是以为他……讨厌自己。

绯然低声道:“对不起!”

沈御蛟哼了一声,道:“你就会说对不起,烦都烦死了,你就不能说点别的?这好歹也是我的梦,你什么时候能顺着我一次?”

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沈御蛟刚起床的时候,脾气是最不好的。

这会儿绯然不敢去纠正他,只是问他,“我该怎么做?我要怎么做,才算是顺着你,你说出来,我都会做到的。”

沈御蛟思索了良久,他想怎么样啊?

绯然其实……已经很顺着他了。

他想了许久,想不出来,便用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话应付她,“不准反驳我,不准欺负我,要听我的话,要好好哄着我。”

绯然自认为她这些都在尽力去做了,难不成还不能满足他的要求吗?

她长叹一口气,只能回答:“好,我听你的,你说什么我都照做,你现在……想让我做什么?”

沈御蛟沉默了片刻,轻轻现在半边被子,道:“我好冷,你过来,抱抱我。”

绯然:“…………”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她愣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这反倒是引起了那人的不满,“我让你过来,你刚才不是还说听我的话吗?你总是这样,答应了我的事情又做不到,说得倒是好听,什么都听我的,骗子!!!”

绯然当然不是不愿意,她只是觉得沈御蛟眼下是无心说出这些话的。

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还没睡醒。

甚至,他自己也以为这是在梦里。

要是他醒了,一定会后悔,一定会生气。

绯然不想轻薄了他,故而才迟迟不肯动作。

那人突然转过身来,那皮毛的披风从他肩膀轻轻的滑落下一半。

绯然:“……”

他的眼睛里还带着睡梦中的朦胧,这会儿像是在水汽里泡过了一般,水汽满满的,格外动人。

“骗子!”他又指责了她一遍。

绯然低下头,道:“别说了,你这样,我……”

我怕是真的会听你的话。

沈御蛟努了努嘴唇,抱怨说:“我就是要说,你是个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

绯然伸手扯了扯那披风,给他盖好,道:“别闹了,等会儿要着凉了。”

那人非要跟她置气,又把肩膀上的那披风扯了下去,偏偏不让她如意。

“蛟蛟!”

沈御蛟格外不喜欢这个称呼,但似乎又无可奈何,只是眯了眯眼睛,道:“上来!”

他用命令的口吻让她上去。

绯然犹豫了下,正在考虑要不要真的按他说的去做。

那人突然从被子里伸出一条手臂,手指握住她的手臂,一用力便把她扯倒了。

绯然挣扎了下,想要起身,可那人的力气很大,她挣脱不开。

那人的动作干净利落,一手扯着她的手臂,另一只手拉开被子,把她包裹进去。

绯然躺在他身边的那一刻,只觉得手脚都绷直了。

她简直……不敢动弹。

沈御蛟倒是不管她怎么样,只是窝在她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睡了过去。

绯然趁着他睡熟了,便蹑手蹑脚的起身下榻。

不得不说,沈御蛟睡着的时候,格外的乖巧。

和他平日里那嚣张跋扈的性子完全不一样,他不像是一条毒蛇,倒像是个乖乖巧巧的小兔子。

绯然想起屋里还有一只小兔子,正被压在竹篮里头呢。

果真是和他很像。

绯然倒是还没忘记,岳竹要吃东西的事情。

她看了一眼床榻上睡着的人,多加了些炭火,才出门去。

…………

沈御蛟真正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他睡了好久,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被子从身上滑下来,他感到有些寒意,又匆匆的躲回被子里。

缓了好一阵儿,沈御蛟才恢复了神智。

这是什么地方?

房间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沈御蛟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他之前不是在山中修行吗?

哦,对了,他出门去觅食地时候,正好下起了雪。

这一下雪,他就被冻僵了。

蛇类很怕冷,到了冬季是要冬眠的。

沈御蛟算是蛇里头数一数二地怕冷,故而这一冻僵,他就干脆找了一棵树,盘旋上去,陷入了沉睡。

可这里……又是哪里?

突然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不准踢被子,乖,听话。”

这是……绯然地声音。

沈御蛟睡得晕晕乎乎的,有些分不清是梦里发生的事情,还是真的听到了绯然地声音。

他刚才还在梦里见到绯然,还……

沈御蛟突然想起了梦中发生的事情,顿时不好意思地拉过被子,蒙住了头。

他怎么能在梦里说那样的话?

虽然是梦,但是也太丢人了吧!

突然,房门吱呀一声响了。

沈御蛟从被子里探出一个头来。

看不清来人地面容,只是外面地光似乎能够映照出她的轮廓,是个身材纤细地少女。

除了身影,还有一样是沈御蛟熟悉地。

这……香味是……烤鸡!!!

这东西沈御蛟吃了很久,他最喜欢地一道菜,绯然做的菜!

沈御蛟试探性地喊她,“绯然?”

那个身影僵了僵,关上房门,把手里地东西放在桌子上,随手点起了油灯。

很快,房间被灯火照亮了。

同样,也照亮了那姑娘的脸,三分英气七分妩媚,和梦里地那个人一模一样,甚至连衣裳都一模一样。

沈御蛟瞪大了双眼,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慌张。

“绯……绯然?”

绯然垂下眸子,苦笑了下,道:“你好像……很失望?”

只有沈御蛟自己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失望,而是觉得丢脸。

他方才在梦里地所作所为都是真实发生了的吗?

这简直……要了他的命了。

沈御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我怎么在这里?”

绯然转过身去,不敢继续面对他。

明明自己心里也很清楚,沈御蛟是不喜欢她的。

可面对他地时候,绯然还是有些委屈的想哭出来。

她背对着沈御蛟,手里摆弄着那盘烤鸡,口中看似无意的回答着他的话,“我在林中发现了你,你被……冻僵了,所以我……我才把你带回来。”

原来是这样。

沈御蛟抿了抿唇,道:“你怎么知道……那是我?”

绯然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她曾经在梦中梦到那条蛇整整三年。

然而,她不知道这些梦都是沈御蛟干的。

她只是道:“就是认出来了,我自然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沈御蛟抽了抽眉角,她当然知道他的样子,只是真身这回事,她不是……挺害怕的吗?

“你就这么把我带回来了?”

绯然点点头,道:“嗯,别说这些了,我做了你喜欢吃的烤鸡,先过来吃一些在说罢。”

沈御蛟的肚子还真是饿了。

他已经有几日没有吃东西了吧!

好在冬眠的时候,消耗也不是很大,故而虽然饿,但也是能够忍受的。

只是这烤鸡的香味……他忍受不了。

沈御蛟一把掀开被子,还没来得及下榻,就又匆匆忙忙慌慌张张的把被子裹紧了。

这…………

“怎么还不下来?”

绯然转过身来,见他一脸窘迫的样子,突然想起了什么。

她叹了口气,道:“你且等一等我,我去给你借件衣裳来。”

说罢,她就出了门。

完全没给沈御蛟机会反应,借衣服是什么意思?

还有……这荒山野岭的,她要去问谁借啊?

等等,沈御蛟突然意识到自己所处的这间屋子,好像不是山中,他变出来的那一间!

他抿了抿唇,心里产生了很多的疑问,可眼下那人去借衣裳去了,他倒是也没人可问。

不久,绯然回来了,手里果真带了一身衣裳回来。

沈御蛟大惊,还真有???

绯然把衣裳放在他身侧,道:“你自己换吧,我先出去了,你换好了自己下来吃东西吧,我还有别的事情,你不要乱跑,我过一会儿会回来。”

这还是沈御蛟头一回听她说这样类似于约束他的话呢。

他眨了眨眼睛,鼓了鼓腮帮子,道:“哦,我知道了。”

绯然出去后,便直奔厨房而去。

方才为了给沈御蛟做烤鸡,耽搁了太多时间,好在半下午的时候,她给岳竹做了些点心吃,这会儿应该也不至于太饿。

绯然忙前忙后的,做好了饭菜便让人给岳竹送过去。

她回到屋里,已经觉得腰酸背痛了。

做饭也算是半个体力活,今日这一下午,她已经做了三顿饭了,真真是累死她了。

一进屋就瞧见沈御蛟正在屋里转来转去的走。

绯然道:“你在做什么?”

其实沈御蛟吃饱了饭,就开始胡思乱想了。

这身衣裳明显是男人的衣裳。

他想知道这是谁的衣裳!!!

这个男人是谁,又为什么要借衣裳给绯然,他百思不得其解,心里乱极了。

说不上来的滋味,反正有点酸酸的,不舒服。

但又想着绯然临走前,说过的不让他出门去。

沈御蛟没办法,只能在屋里打转儿。

而被沈御蛟放出来的那只兔子也跟它的主人一样,也在屋里转着圈蹦蹦跳跳的。

直到绯然回来,沈御蛟这才停下来。

可绯然一手扶着腰,似乎很疲惫地样子。

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道:“你干什么去了?”

这不是在关心,也不是在询问,而是在……质问!!!

绯然累极了,忙到现在,她自己都一口东西也没吃。

这会儿早已经是前胸贴后背了。

她疲惫道:“没干什么。”

说罢,绯然便半趴在桌子上,想眯一会儿。

沈御蛟是个性格暴躁的,面对这种情况,还有绯然的这种态度,他哪里能忍受的了?

“绯然!!!”

他大声的喊她,像是暴风雨来前的那一记响雷。

绯然疲惫的抬起头来,道:“我出去做饭,我现在靠着给别人做饭为生,你别闹了,吃饱了先去躺一躺吧,我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这一番话像是一盆水,瞬间浇灭了沈御蛟的怒火。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羞愧和自责。

沈御蛟低声道:“你……你别在这趴着了,去床榻上睡。”

绯然仍旧是没有起身,只是趴下了,摇了摇头。

她不想动。

突然,身子被人扯了一下,瞬间天旋地转。

绯然本能的抱住那个让她旋转的罪魁祸首,双手紧紧的环在沈御蛟的脖颈间。

那人眼神坚定的把她抱到床榻上,轻轻的放下来。

“在这儿睡!”

绯然松开了手,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他之前也抱过她的,可那时候是因为他以为她有了身孕,才对她宠爱。

那……如今呢?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