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章 你是个笨蛋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是木子仙君的经典作品。传说蛇要成蛟需得向凡人讨封,倘若被凡人说出来‘蛇’这一字,便会修为大损,需得再次修佛数年。复修后,需得再向同一凡人讨封,否则此人已死才能更换过。故此,成蛟所选之人,需得慎重仔细斟酌。为了成蛟,沈御蛟给所救少女报梦了五年,拼尽各种方法间接暗示少女对他给与当然。胸有成竹的沈御蛟原我以为此事妥了,却不想少女每当作梦看见沈御蛟变为蛇的模样,都我以为是蛇吞掉了沈御蛟,怕不己。讨封一次失败,沈御蛟也就缠上了少女,虽不能够亲口承认说出来,但万般间接暗示后,少女依然心知肚明。可成蛟之蛇要分海而居,少女不愿丧失沈御蛟,故此一次次完全否定沈御蛟。沈御蛟为一条青白相间足足有三米长的蛇盘旋在树枝上,在棕黑色的树干映衬下,更加显眼。。这让岳竹忆起了一种动物……蛇!!!是的,是蛇!但是那种阴森森可怕的的毒蛇。岳竹的脑海中突然泛出了,那条被绯然带回去的绿色的蛇。他都忍打了个冷战。沈御蛟声音沙哑,“谁让你进去的?”他盯着岳竹,好像想把他赶回去的样子。岳竹敢说话的,而已可怜巴巴的岳竹的脑海中突然泛起了,那条被绯然带回来的绿色的蛇。。...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025章 你是个笨蛋全文阅读

这让岳竹想起了一种动物……蛇!!!

没错,就是蛇!

还是那种阴森可怕的毒蛇。

岳竹的脑海中突然泛起了,那条被绯然带回来的绿色的蛇。

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沈御蛟声音低沉,“谁让你进来的?”

他盯着岳竹,似乎想把他赶出去的样子。

岳竹不敢说话,只是眼巴巴的向绯然投去求助的眼神。

绯然只好打圆场,道:“蛟蛟,不要闹,岳竹是来给我们送饭菜的,他顾着我们,连自己都没吃东西,干脆留在这里跟我们一起吃就是了。”

这话让沈御蛟皱起了眉头。

他几乎要亮出自己的獠牙,把这个不速之客吓走。

可绯然在这里,他不想这么做。

岳竹讪讪的笑了笑,道:“沈公子看上去神色好了不少,相信不久应该就会痊愈了。”

沈御蛟对他翻了个白眼,伸手抱起那只篮子里的小兔子,挣扎着背过身去,不理他。

这般冷淡的回应,让岳竹有些尴尬。

绯然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他……他就是这个性子,你不要往心里去。”

岳竹点点头。

他反正也不是来看这个沈御蛟的。

沈御蛟自己想做个透明人,他更是高兴了。

岳竹开始跟绯然说话,“今日的饭菜都是按照你的口味做的,我瞧着你喜欢吃淡的,就让厨子迁就了你。”

绯然正在往碗里夹菜,等着一会儿喂给沈御蛟吃。

她正要回答,却被沈御蛟抢先了一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岳竹:“…………”

这……

绯然道:“蛟蛟,不要乱说话,你今日这是怎么了?”

虽然,他平日也喜欢胡闹,性子也是暴躁的,可今日格外的无理取闹。

只在她面前倒也罢了,她是喜欢他的,故而可以无限的容忍他,迁就他。

可人家岳竹毕竟是个外人,对他也没有什么非要迁就的理由。

况且,眼下两人都住在人家的家中,还要享受着人家家里的饭食和供暖。

沈御蛟作为一个客人,应该更谦卑一些才是。

他倒好,嚣张跋扈,实在可恶。

沈御蛟本来就对这个岳竹心怀不满,这会儿绯然因为这个岳竹指责他,他更是不高兴。

沈御蛟突然转过头来,生气的对绯然说了一句,“你到底帮谁说话,你给我想清楚了!!!”

这是……生气了?

绯然只好闭上了嘴巴。

她可不敢再说了。

要是再说下去,怕是影响了他的情绪,对他的伤口恢复也是不利的。

倒是一旁的岳竹,颇为善解人意,道:“抱歉抱歉,是我不对,我不该不请自来的,我看……我今日还是回去罢,你们两个不要吵架,绯然,沈公子他身上有伤,你多迁就他一些就是了,不要跟他生气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沈御蛟更加生气了。

他艰难的扯着嗓子喊道:“谁要你的迁就,只你会说好话,哄得她晕头转向是不是,绯然你是个笨蛋,还向着他说话,你混蛋。”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好像委屈的要流下眼泪一般。

这阵仗也是把绯然给吓坏了。

她可从未见过沈御蛟这样呀。

岳竹也愣住了,他一个大男人……这是……哭了吗?

太可怕了。

岳竹赶紧告辞,离开了房间。

绯然立刻放下手里的碗筷,踱到床榻边上坐下,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的肩膀。

那人立刻反应很大的甩开她的手,声音带着几分颤抖道:“你不是喜欢跟他吃饭吗?你去跟他吃饭就是了,还管我做什么,我也用不着你在这里假惺惺的对我好。”

虽然声音颤抖,沈御蛟还是极力的保护着自己仅有的尊严,每一个字都说得铿锵有力。

只是那婉转的略带哭腔的小语调还是出卖了他。

绯然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你别哭啊。”

沈御蛟几乎要被气死了。

他扯着嗓子喊道:“我才没哭呢,我才不会哭……”

这话是很有底气的,可说到后来也染上了哭腔。

更别说眼眶里的泪水已经不听使唤的流了下来,沾湿了鬓发和枕头。

沈御蛟只恨自己怎么这么没用,明明说着没哭,可还是哭了出来。

他咬着嘴唇,极力的想把眼泪憋回去,可仍旧是无济于事的。

怀里的兔子,也因为他的反应受了惊吓,一动不动的趴着,像是个木头做的一般。

绯然后悔极了。

他是个什么性子,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为何偏偏要在这种时候跟他闹起来?

他这么哭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是伤了身体又伤了心,可怎么是好?

绯然不停的道歉,那人就是不管不听。

沈御蛟哭了好一阵儿,像是个孩子失宠了一般。

绯然不知道该如何哄他,只是一个劲儿的说:“我知道错了,我真的错了。”

只是这一句我错了,她也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

像是要把这辈子的歉都道了一般。

沈御蛟哭累了便也不挣扎不反抗了。

他低声的呜咽着,道:“你真……真的……知道……错了吗?”

绯然哪有反驳的,只是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了,你别生气,就原谅我这一遭吧。”

沈御蛟拖着哭腔道:“那……那你说说看,你错……错在了哪里?”

绯然:“……”

他怎么一闹起脾气来,比小孩子还幼稚?

绯然只能回应道:“我不该说你,不该指责你,应该迁就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沈御蛟突然转过头来,一双含情眼像是被春水洗过了一般,带着几分红晕,更显得妩媚动人,可怜可爱了。

可这种时候,绯然自然也是没有心思去欣赏这样的美色,只是谦卑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原谅。

沈御蛟沉默了片刻,道:“说完了?你……你……你避重就轻!我说得……我说得当然不是……不是这个,你……你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自己……自己错在了哪里。”

他一面说着一面打着哭嗝,格外有趣。

绯然却为难死了。

她……有避重就轻吗?

绯然细细的思索起来,她到底还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可不管怎么想,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所说的重到底指的是什么?

良久的沉默,沈御蛟先忍不住了。

他低泣道:“你还没想出来,我看你……我看你根本就是……不想……不想承认错误。”

绯然抿了抿唇,为难道:“我真的不知,我到底还有哪里做的不够好,你说出来,我保证,我一定会改,只求你告诉我,好不好?”

沈御蛟吸了吸鼻子,道:“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把他叫进来?你明知道……我不……不喜欢他的。”

绯然:“…………”

是因为这个?

绯然怎么也没想到,他是因为这个生气。

不过只是吃个饭而已,再说了,他躺在床榻上,需要绯然帮助进食的。

自然也是不必跟岳竹同桌吃饭,这样也不行吗?

绯然只好苦笑道:“好吧,好吧,我明白了,我哪里就知道你会这么讨厌他?早知如此,我应该坚持带你回山上的,只是你怕冷,山上的屋子里没有炭火,怕你受不了,才带你来此处的,倒是委屈了你。”

沈御蛟努着唇,不满道:“你知道……委屈了我……就好,我还以为……你要……要做个笨蛋!!!”

他还真是一言不合就骂人了。

绯然也是习惯了,只能顺着他的意,道:“好好好,我是个笨蛋,你这话已经说过无数次了,我也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好不好?别再生笨蛋的气了,不是说饿了吗?吃饭吧,好不好?”

那人这才委曲求全的点了点头,道:“嗯,都是……是因为你,我现在……更饿了。”

绯然忍不住笑了笑,道:“嗯嗯,好好好,都是因为我,我是坏人,蛟蛟是个乖宝宝,乖宝宝该吃饭了。”

说罢,她缓缓站起身来,端了挑拣出来的饭食,给他吃。

沈御蛟不满的瞪着她,道:“不准给我……给我加一些……奇奇怪怪的……称呼,什么蛟蛟……娇娇之类的,一股子娇……娇滴滴的味儿,让人以为……我是个不男不女的呢。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乖宝宝,谁是你……你的你宝宝?你不准乱喊。”

他哽咽这说了这么一大段话,一口气分好几口喘着,叫绯然听了都觉得很累。

绯然轻轻扶他坐起身来,靠在自己身上。

手里的筷子也开始给他夹菜吃。

“我知道了,那你喜欢我喊你什么,我就喊你什么,好不好?啊,张嘴,吃东西。”

沈御蛟乖巧的张开嘴巴,吃了下去。

刚吃进嘴里,便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道:“里面有……大蒜,我……讨厌这个味道。”

是了,沈御蛟不喜欢吃大蒜的。

故而绯然每次做菜的时候都不会放。

可今日是厨房里的厨子做的饭菜,自然不知道沈御蛟不吃这些东西,也就没有避讳。

绯然低头闻了闻,还真是有。

她只好道:“那要不然,我再去给你做一份?”

沈御蛟哭丧着脸,摇了摇头,道:“你也累……累了一整日,我不想……你辛苦,况且你这样……抱着我,我身上……好像就没有……没有那么疼了,我可以……将就着吃一些,但是晚上你要……给我做。”

绯然点点头,道:“那就委屈你吃一顿了。”

沈御蛟说是吃,也没有吃多少。

平日里他遇上喜欢吃的,饭量很大,可今日只是潦草的吃了几口,便说什么也不再吃了。

绯然有些担心的问他,“要不,我再去给你做些东西来吃吧,你现在养伤呢,需得多吃些才是。”

沈御蛟手里摸着兔子的绒毛,声音已经不似方才那般有气无力了。

“不用了,不完全是因为那饭菜做的不好吃,只是我现在身上疼的,我不想吃东西。即便是嚼一口菜,都让我觉得疼。”

原来是这样,绯然一听这话心里更是心疼极了。

她长叹一口气,道:“你会不会什么转移疼痛的法术,要是我能替你承受疼痛,我一定帮你。”

绯然的眼神很诚恳,并不似在说假话。

沈御蛟垂下眸子,看着手里的小兔子,努着唇道:“才没有这种法术呢。”

事实上,他心里清楚,是有的。

不仅有,他还很擅长。

可一想到自己身上的这些疼痛都要转移到绯然身上,他一个妖怪都难以承受的疼痛。

绯然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承受的住?

他才不会做这样没人性的事情呢!!!

绯然很遗憾的叹了口气,道:“真可惜,瞧着你这么难受,我比你能难受,要是疼的是我,至少我这心里也不会这么难过了。”

沈御蛟愧疚不已。

她每次对他这么好,都让他觉得愧疚。

他喃喃道:“我根本就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沈御蛟的声音低到了尘埃里,以至于绯然没有听清他说的话,便问道:“你说什么?”

他翻了个身,道:“我说!你是个笨蛋。”

绯然:“…………”

沈御蛟的伤在绯然的照顾下,日渐一日的好了起来。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