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章 道士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是木子仙君的经典作品。传说蛇要成蛟需得向凡人讨封,倘若被凡人说出来‘蛇’这一字,便会修为大损,需得再次修佛数年。复修后,需得再向同一凡人讨封,否则此人已死才能更换过。故此,成蛟所选之人,需得慎重仔细斟酌。为了成蛟,沈御蛟给所救少女报梦了五年,拼尽各种方法间接暗示少女对他给与当然。胸有成竹的沈御蛟原我以为此事妥了,却不想少女每当作梦看见沈御蛟变为蛇的模样,都我以为是蛇吞掉了沈御蛟,怕不己。讨封一次失败,沈御蛟也就缠上了少女,虽不能够亲口承认说出来,但万般间接暗示后,少女依然心知肚明。可成蛟之蛇要分海而居,少女不愿丧失沈御蛟,故此一次次完全否定沈御蛟。沈御蛟为一条青白相间足足有三米长的蛇盘旋在树枝上,在棕黑色的树干映衬下,更加显眼。。她收起来神思,问着:“适才家仆带进去的那个人,是府里的人吗,我怎么从来没有没见过?”岳竹挠了地挠,他上次是从外面回去的,没瞅见什么家仆和什么人。他突然忆起了什么,道:“哦,所以是父亲请回去降妖除魔除魔的道士吧,那个人……怎么了吗?”原来是是降妖除魔除魔的人,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哦,应该是父亲请回来降妖除魔的道士吧,那个人……怎么了吗?”。...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小说-028章 道士全文阅读

她收起神思,问道:“方才小厮带进来的那个人,是府里的人吗,我怎么从未见过?”

岳竹挠了挠头,他刚才是从外面回来的,没瞧见什么小厮和什么人。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哦,应该是父亲请回来降妖除魔的道士吧,那个人……怎么了吗?”

原来是降妖除魔的人,那绯然应该更没有机会认识了。

她笑着摇摇头,道:“没……没什么,只是觉得那个人……生的很凶,有点吓人,所以问一问。”

岳竹也跟着笑了起来,道:“很凶吗?我还没见过呢,要是这样倒是可以放心了,要是连凡人都吓不住,如何能吓得住妖怪,你说是不是?”

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

绯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岳竹捻着下巴,思索着道:“这么说起来,是不是因为修行法术的缘故,你看看你那个弟弟,他……也挺凶的。”

沈御蛟?

他……没有很凶吧!

这个人只是脾气大罢了,说来到也奇怪,虽然沈御蛟的脾气很大,但是熟络了之后,总是能有几分可爱和温柔。

但他对岳竹好像一直很凶,尽管已经在岳府里住了这么久了。

虽然来往不多,但是也算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这两人怎么还是这样的关系?

绯然忍不住问道:“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你是不是得罪了他,他好像对你一直不是很友好的样子。”

岳竹摊了摊手又耸了耸肩,道:“我哪里敢得罪他?只是吧,我有一种感觉,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他挠了挠头,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绯然笑道:“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不必这般,你只管说就是了。”

岳竹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道:“我说了,你可不准生气啊。”

绯然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岳竹声音有点发虚,好像是害怕旁人听到。

“我觉得……沈公子他好像……太依赖你了,不光是我,你身边只要有旁人,或者说旁的男子,他都不是很高兴的样子。你记不记得,前几日,他跟你一起去库房里取木炭,管事的多跟你说了几句话,他就黑脸黑了一整日。当时,可把我吓坏了,我还以为他要吃了我那管事呢。”

这事情绯然是记得的。

在外人看来,沈御蛟只是生气黑着脸,可绯然却是真真切切地被他发了一通火儿的。

绯然还问他为何发火,他只是说,‘你自己心里明白。’

可绯然心里……不明白、

今日听岳竹这样一说,绯然才恍然间觉得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这……说明什么呢?

绯然苦笑道:“他大概只是把我当成丫鬟一样的人,能伺候他,照顾他。我都已经习惯了,这也没什么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岳竹却觉得还有其他的原因。

他极力的压低声音,道:“我总觉得……他好像喜欢你,想霸占着你,你这个弟弟,有点……不大对劲儿。”

绯然瞪大了双眼,有些错愕。

他喜欢她?

她自嘲的笑了笑,这怎么可能呢。

沈御蛟那样高傲的一个人,一心只想着成蛟的这么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况且,他已经说了无数次了,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绯然摇摇头,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了,这是不可能的,再怎么说,他也……他也是我弟弟。”

绯然没能把心中所想的话说出来,只是扭头进了厨房。

岳竹为难的望着她的身影。

果然,说这种话,还是惹她生气了啊。

绯然做菜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岳竹的话。

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呢?

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性?

沈御蛟……或许并不讨厌她,或许也愿意跟她在一起的。

可,若真是如此,他为何还要成蛟?

绯然闭上了眼睛,直到手指一阵刺痛,才让她猛然收回了手。

原来是自己未曾察觉的时候,手指触碰到了锅灶,被烫伤了一大块。

绯然捂着伤口,匆忙的倒了些冷水冲洗。

好疼啊。

绯然在厨房里找了一块粗布,在手指上缠绕了好几圈。

想着那人这会儿应该已经醒了,大概要吃饭了,她有只好匆忙的继续做饭。

厨房门口,一个白色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那身影突然开口,“这位姑娘,有些面熟,是否在哪里见过?”

这个声音让绯然的背后僵直了起来。

绯然几乎是机械的转身,看向那人。

那男人一张英俊的面容赫然出现在眼前。

是他,方才那个被小厮请进来的男人。

绯然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眼看就要触碰到背后地锅灶。

突然,那男人一个闪身来到绯然身侧,一把揽住绯然地肩膀,道:“不能再退了,不然你可要被烧熟了。”

绯然匆忙挣脱开,结结巴巴道:“多……多谢你……提醒。”

那男人抓起绯然地手腕,看着她用粗布包起来地手指,轻轻挥手,那粗布便滑了下来。

原本被烫伤地部分已经完全愈合了。

绯然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心中暗道:这个道士可真是厉害,怕是沈御蛟也做不到这样吧。

她挣扎着甩开男人的手,道:“多……多谢,公子,男女……授受不亲,还是……还是不要如此。”

这话不知是哪里说得不对,引得那男人哈哈大笑起来。

绯然皱了皱眉,这笑声也让她觉得熟悉,熟悉的有些讨厌。

男人笑了很久,道:“没想到啊,你竟然……”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用一种别有深意地目光看着绯然。

这种感觉让绯然觉得很不好,甚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男人绕到她身边,在她耳边低语,“别怕我,绯然!”

绯然瞪大了双眼,她似乎并没有告诉他,她的名字。

这个男人,果然很有问题。

正要发问,耳边传来一声怒喝,“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男人从绯然的耳侧抬起头来,带着几分嘲讽的笑意看着门口正气急败坏的少年。

只是这一眼,他眸子里泛起几分惊诧。

男人看了看那少年,又看了看绯然,冷笑道:“没想到啊,真没想到,原来如此,我倒是惊讶能让她连性命都不顾的一条蛇,原来是你!!!”

他说了这么一句古怪的话,那男人便哈哈大笑着从绯然身边离开。

走到门口,沈御蛟身边的时候。

那男人凌冽的看了他一眼,低声说了什么。

沈御蛟的脸色顿时难看极了。

绯然追上来,问他,“他方才跟你说了什么?”

沈御蛟阴沉着脸,道:“没什么。”

说罢,便也出门去了。

绯然错愕的站在原地,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他说得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还有他到底跟沈御蛟说了什么?

绯然此刻满脑袋都是问号,想也想不明白。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