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租牛种田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父子三人前去村长家,村长家坐落于梧桐村西面,我们走过梧桐溪上面的独木桥,不需要一刻钟,便到村长家。村长家是梧桐村,最体面地,最富足的一家,所以村长是梧桐村唯二的二星的种植师。此外一个是九十高龄的前任族长。矮小的砖瓦房,外面围在栅栏,周围都是菜地,村长家是梧桐村,最为体面,最为富裕的一家,因为村长是梧桐村唯二的二星的种植师。。...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9章 租牛种田全文阅读

父子三人前往村长家,村长家位于梧桐村西面,走过梧桐溪上面的独木桥,不用一刻钟,便到村长家。

村长家是梧桐村,最为体面,最为富裕的一家,因为村长是梧桐村唯二的二星的种植师。

另外一个是九十高龄的前任族长。

高大的砖瓦房,外面围着栅栏,周围都是菜地,地里青菜长势不错,杂草清除的干干净净,可见一家人对于菜地的用心。

夜修澜敲响村长家的院门,开门的是个胖胖的小子,和夜星辰一般年纪,生生壮了一倍,虎头虎脑,十分可爱,是村长的大孙子嘟嘟。

“你们找谁?”小胖墩仰着头,居然有流口水的架势,估计是这一家三口太好看,把他给看呆了。

夜修澜缓缓开口:“小朋友,我找村长,他可在家?”

声音也好听,小胖墩回神,才发现自己没有听清:“啊”

“坏……”夜星辰意识到外面,立马改口,带着一丝丝别扭:“我阿爹找村长爷爷!”

“哦”小胖墩对着里面大喊:“爷爷,爷爷,外面有个漂亮的叔叔找你!”

“什么漂亮叔叔,整天胡说八道,男人都是魁梧雄壮!”村长嗓门洪亮,隔着老远就在教训孙子,是个壮实的庄稼汉,年过半百,精神抖擞,手里拿着一杆烟枪,面容憨厚,眼内蕴含精光。

“你是夜修澜?”村长一时间有些不敢认,难怪孙子说漂亮叔叔!

他见过人多次,以前也知道这人长相不俗,但是毫无精气,愣是一副猥琐样,让人看了生嫌。

如今浑身散发着上位者气息,倒是第一次见。

难道是以前自己看走眼?

以前给人的印象,夜修澜不会去修正,大家找不到转变的原因,会自己想,于是开门见山:“正是,村长,我想租借你家的耕牛!”

夜修澜修长玉立,静静站在那里,哪怕什么都不做,也有一股压迫感。

村长摇头,自己是不是昨天喝得多,有了错觉?一个只会赌钱的小子,怎么可能是人上人!

虽然想的多,但也不耽误村长做生意:“一天八文”

村长说完,还是忍不住交待几句:“你媳妇一个人养两个孩子不容易,你一个大老爷们以后多干点活,支起家里,别让人看我们夜家笑话!”

梧桐村一直是夜家属地,是远亲来着,但很久很久以前,还是同一个祖宗,梧桐村起码有一大半姓夜。

夜修澜对这个热心的村长,顿时生出几分好感,颇为有礼回答:“多谢村长关心,以后会的!”

村长收钱借牛的时候,都有些傻眼,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以前跟他说教,他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谁也管不着的态度。

果然是酒没醒,再去洗一把脸。

夜小小什么都觉得稀奇,见到高大的牛也不怕:“阿爹,我要牵着!”

耕牛十分温顺,走的也慢,夜修澜没给缰绳,把两个小的扔到牛背上,自己在一边牵着慢慢走。

牛背宽阔,坐两个小孩都不会挤,尾巴一甩一甩,颇为悠闲。

夜小小不知什么是害怕,急切的跟自己哥哥分享:“哥哥,好高!”

第一次骑在牛背上,哪怕夜星辰极力绷着小脸,激动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情。

见旁边夜修澜瞥了他一眼,才一副早就见惯的样子,小大人似的问夜修澜:“你要种田?”

以前阿娘跟这人说过很多次,让他种田,可是这人根本不听,说什么自己是大家少爷,种田辱没他身份。

那时候夜星辰人小,虽然听不太懂,可也明白这人不愿意种田的。

借耕牛,应该是去翻地,不会是卖弟弟吧!

难为那两位生出心眼这么多的小子,夜修澜一边打量四周,一边回答:“有问题?”

梧桐村田地数量不算少,可大多是下等田,中等田十来亩,上等田寥寥无几。

下等田十分贫瘠,地里大多数的菜都细细小小,与村长家的没得比,更别说蕴含灵力。

土地越贫瘠,要输入的灵力就会翻倍,夜修澜寻思着,起码要把中等田拿回来,可以提高菜果产量,加速致富。

在星炎,蕴含灵力的蔬菜比普通的肉贵五倍不止!

夜星辰人小,打嘴仗,完全不是夜修澜对手,鼓着腮帮,赌气一般说道:“没问题!”

这时,夜小小拉着哥哥,指着自己的腮帮,鼓得大大的,跟青蛙一样,夜星辰瞬间被自己的蠢弟弟逗的哈哈大笑。

“呱呱”路边一只大青蛙,鼓着肚皮一跳一跳,最后消失在田野间,夜小小就是学的青蛙,还挺形象。

清风徐来,孩童在牛背嬉戏,夜修澜要是右手牵着绳子,觉得这样日子也不错,要是应该站在左手边上的人也回来,一切就圆满了!

父子三人奔赴田地,白流鱼这边也到达梧桐镇。

给了水伯车钱,白流鱼提着袋子,麻利从车上跳下来,按照记忆的路线,前往原身经常去的悦来酒楼。

哪怕梧桐镇是边陲小镇,街上人来人往,也不算冷清。

街边也有三三两两的小贩在叫卖,卖的东西五花八门,让人眼花缭乱。

街道两边,依稀开着各种商铺,偶尔也有人进去买买东西,但不太多。

穿过西街,转到主街,映入眼帘的就是要找的酒楼。

酒楼上下两层,纯木打造,镂空的飞鸟窗花,质朴无华,钩角的屋檐上面挂着一面旗,上面写着两个大气的悦来。

白流鱼轻车熟路找到后厨位置,示意手中的猎物,小二瞄了一眼,随意给了个价格:“蛇,一两银子!”

一两?

肉真的好便宜!

要不是白流鱼实在是不喜欢蛇肉,真的想提回去自己吃。

不过如今银子最为重要,白流鱼把袋子打开一点,指着凝聚的血液中的一点金色,纠正道:“是王族赤蛇!”

小二不耐烦:“蛇王也是蛇,爱卖不卖!”

看来蛇在这里,很不受欢迎!

不过这态度真恶劣!

白流鱼拉好袋子,想要换一家卖,后面正在花萝卜的主厨手一顿,审视白流鱼的麻子脸,过来重新打开袋子:“被蛇血烫的?”

先前要用脸做酒楼通行证,所以摘了布巾,白流鱼点点头,想着这脸是不是还是要藏起来,人人都问,有些麻烦。

出门在外,白流鱼一直十分收敛,主厨在白流鱼身上没有感受到任何灵力波动,以为她是普通人:“你没死,真是命大!”

主厨把蛇拿出来,摆在案板上,五米长,这起码是二阶以上的猎物,腹部直接被划开,死的彻底:“可惜蛇死了,血液也结成血块,真是浪费,蛇皮倒是有些用,这样吧,三两半!”

实在懒得讨价还价,有这时间还不如去山上多找些猎物,以后她白流鱼有什么稀罕货在手,就是酒楼求她。

于是,白流鱼十分爽快答应主厨价格:“谢谢师傅!”

主厨似乎有些意外,估计是白流鱼答应的太快,临走前还送了白流鱼一些糕点,让她吃着玩,白流鱼也不客气,拿着糕点和银子,出酒楼,直奔种子店。

旁边小二十分不解,担心主厨上当:“主厨,蛇肉在店内并没有太多人吃,而且还是火属性的蛇,怕是卖不出去!”

不是没人吃,多是吃不起,也受不住蛇肉蕴含的火灵力,要是这蛇还活着,卖十倍价格都不是问题。

这些话,主厨没跟小二说,只是解释自己买蛇的用意:“这蛇不给客人吃,我自己留着泡酒!”

蛇胆还在,小二顿时相信主厨的说法,主厨腿不太好,经常要喝药酒!

主厨顿了顿,交代小二:“以后这位要是再来,让她直接找我!”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