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上街风波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小二不懂,餐厅主厨却有自己思忖,能猎到王族赤蛇的人,前途不可限量,几两银子卖个人情,也值。出酒楼的白流鱼,揣着全部家当回到种子店,把夜修澜是得种子报了一遍,店家报价高的那一刻,白流鱼伤心的想哭:“这四包小种子,二两银子,抢劫财物啊?”这种子重量加出来出酒楼的白流鱼,揣着全部家当来到种子店,把夜修澜要得种子报了一遍,店家报价的那一刻,白流鱼难过的想哭:“这四包小种子,二两银子,抢劫啊?”。...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10章 上街风波全文阅读

小二不懂,主厨却有自己思量,能猎到王族赤蛇的人,前途不可限量,几两银子卖个人情,也值。

出酒楼的白流鱼,揣着全部家当来到种子店,把夜修澜要得种子报了一遍,店家报价的那一刻,白流鱼难过的想哭:“这四包小种子,二两银子,抢劫啊?”

这种子重量加起来二两不到啊,居然要她大半家当!

死贵!

店家指着匾额:“夫人,我们云家的店遍布东榆,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我家种子出种率高,而且果子好,价格绝对公道!”

感情人家还是连锁店!

说是价格透明没得讲,白流鱼只好扩宽赚钱的路子:“那你们这里收种子吗?野生的那种?”

一听这个,店家立马热情起来:“收的,收的,种子品级越高,越需要!”

白流鱼……

你这么高兴做什么,我就问问而已。

一番交流,文盲白流鱼了解到手中的白菜萝卜种子,是一品种子,山里的野生的葡萄,番茄一类的,是二品,种子可以按照颗数卖,越是稀有的种子,越珍贵。

当家才知柴米油盐贵,以后狩猎的时候,白流鱼决定顺道收集点种子补贴家用。

兜里没有几两银子,可日子还是要过,米,菜,肉一一买下来,还算合理,这个世界不带灵力的东西,价格还能接受。

白流鱼好奇的问了一句灵米,小二顿时两眼发光,半两银子一斤!

跟种子店一样坑,害得白流鱼抱着东西立马溜走。

剩下的就是答应给小孩的糖!

找了两家糖店,四十文一斤,带点果子味道的五十文。

白流鱼尝了一个,味道马马虎虎,说是水果糖,也就一丁点橘子味道:“来一斤!”

除了大米,地瓜是东榆主要粮食,刚才白流鱼也买了一大袋子,回去做成地瓜干,这个比糖更适合当零食嘴。

想赶着中午的牛车回去,白流鱼办事十分有速度,没多久买了一大堆。

回想着夜修澜的交代,白流鱼觉得东西买的差不多,刚要打道回府,路过一家衣服店,里面有成衣,白流鱼倒退回去,还是准备买一身换洗的衣服。

一进去,别人见到白流鱼的脸,立马指指点点,白流鱼半点都不在乎,戴着面巾都挑刺,真闲。

店员是个可爱的姑娘,倒是挺让人意外,哪怕白流鱼一身麻衣,也在热情招待:“客官,有什么需要?”

白流鱼一一扫过,最后落在短打衣服上面:“方便打猎的!”

店员十分有眼色,取了一套衣服介绍:“灰色的短褐,耐脏,方便动作,适合干活,穿着,必定英姿飒爽!”

这店员,画本看的有点多,老是想着行侠仗义,做个帅破天际的女侠。

白流鱼拿起来比划一下,跟自己身材差不多,又挑了两套厚实点的小孩子的衣服,刚要结账,发现还有一套黑色的麻布男装短褐。

白流鱼摸着下巴,没道理他们母子三人都那么接地气,唯独夜修澜一人是高贵世家公子哥。

把人拉下神坛,从衣服开始,白流鱼开口道:“老板,那一套也要!”

店员眼睛发亮,这位好阔气,四套衣服虽然布料一般,但是加起来价格也不算低,更加殷勤。

周围各种目光,白流鱼原本不在意,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轻蔑毫不掩饰:“丑八怪,你也就该穿那些丑不拉几的衣服!”

好眼熟啊!

能不熟吗?

车上刚见过的宋丽丽,旁边依旧站着柔弱的小白花夜莲儿。

宋丽丽正在试一套嫩黄的流苏广袖裙子,她皮肤暗沉,这水嫩颜色一穿,显得更黑,白流鱼咧嘴一笑:“果然不会说话的,穿裙子都不会有人样,跟个黑鬼一样,衬的你旁边的那一位更像是天仙!”

宋丽丽最为忌讳别人说她黑,如今打量旁边细皮嫩肉的夜莲儿,更是火冒三丈,友谊小船有破裂趋势。

白流鱼再将脑海流言宣扬一番:“也是,一把年纪还嫁不出去,只能穿这颜色,装一下嫩!”

“你……”

二十岁在东榆国没有嫁出去,的确面上不好看,被戳中伤疤的宋丽丽姑娘,恨不得动手打白流鱼一巴掌:“是我看不上去他们!”

宋丽丽家在梧桐村还算马虎,她一心要嫁种植师,可梧桐镇的种植师哪有那么容易找,高不成低不就,便蹉跎到了现在。

白流鱼伸出粗糙的手掌比划:“我干体力活的,你确定要动手?”

宋丽丽气的满脸通红:“你,你个泼妇,迟早被人休!”

“不修口德,嫁不出去,活该!”白流鱼给了身上最后银子,抱着衣服潇洒出门,徒留后面的姑娘捶胸顿足,气的想哭。

东西买的差不多,白流鱼提着东西来到水伯的车边,单脚撑在车上的水伯扣扣旱烟管:“回来的挺早!”

家中还有事,要早点回去打猎赚银子,白流鱼拿出单独包装的一小包糖给水伯:“都买好了!”

“我不吃这东西!”水伯退回来,白流鱼径直上车:“不是给水伯的,给您孙女的!”

想到可爱的小孙女,水伯伸出去的手,果然收回来,把糖放入了怀里。

见白流鱼东西多,中午也没客,单独送了白流鱼回去。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