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从富人到穷人,中间只隔着种子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有夜小小这个资深吃货在,再加夜星辰,小星星和五光十色的不懈努力,白流鱼手中最起码有上千种子。算一下,好几百两银子来着!这下真的要发大财了!白流鱼完全沉侵在当富婆的喜悦中,没意外发现她身边的某人了看上了一堆的种子。店员拍了拍胸口确保:“确认,但是成色要和算一下,好几百两银子来着!。...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27章 从富人到穷人,中间只隔着种子全文阅读

有夜小小这个吃货在,加上夜星辰,小星星和五光十色的不懈努力,白流鱼手中起码有上千种子。

算一下,好几百两银子来着!

这下真的要发财了!

白流鱼完全沉侵在当富婆的喜悦中,没发现她身边的某人已经看中了一堆的种子。

店员拍拍胸口保证:“确定,不过成色要和这个种子一样好!”

白流鱼立马拿出一包打开,店员眼内闪过狂喜,赶忙拿着放大镜一样的东西一个个观看。

葡萄籽饱满均匀,色泽靓丽,店员高兴不已,这可是大买卖,收了这些种子,交上去,他可以涨工钱:“不错不错,一千三二十八颗,全要了!”

店员示意称盘上面的读数,这称还自带显示功能,挺高级。

白流鱼还没来得及表达发财的喜悦,夜修澜已经把看上的种子跟店员报了一遍,店员速度奇快的找到出来给夜修澜,生怕人家反悔,不一会,店员已经找来一大堆。

白流鱼望着柜台上越来越多的各式各样的种子,想着溜出去的银子,顿时心塞。

“叶檀,香磷菇也来点!”

白流鱼默默数着,已经消耗了大半葡萄籽换的钱,祈祷夜修澜不要再买,可惜老天爷很忙,没有听到她的心声。

随即夜修澜还挑了一个大头:“还有火灵米的种子,有多少?”

有多少?白流鱼把夜顾问拉到一边,普通米不是很好吗?为啥要买火灵米种子,又不是所有人能吃!

夜修澜高冷道:“我喜欢!”

白流鱼……真想揍人!

店家一听火灵米,赶紧推销存货:“客官,这也不是我欺瞒您,火灵米和一般灵米不一样,梧桐镇卖不出,所以量不多,不过都是好东西,一共五百颗,我给您八折,算上你其他种子,刚好还剩二两银子给您!”

“什么,二两?”白流鱼试图跟夜修澜再次沟通:“这东西没必要吧,吃普通米也一样!”

吃的都是银子,好心痛!

梧桐山是修炼绝佳之地,不用再吃火灵米增加修为。

白流鱼压住火灵米的袋子,一脸讨好,要不您再考虑考虑?

要是其他的,夜修澜说不定就答应,可是梧桐山给的,和他给的怎么能一样,他不能被一座山比下去。

“不一样!”夜修澜坚决要买火灵米种子,说什么也不肯妥协。

一个姑娘,也吃不了多少,夜小小太小,也帮不上什么忙,火灵米太多吃不完,那是浪费。

白流鱼企图改变夜修澜想法:“人家种子都不好卖,那米更难卖,你要不考虑一下?”

被质疑能力,夜修澜眉头微皱,难道他平时表现的太傻:“有什么是我卖不掉的?”

白流鱼嘴巴张了张,这个她怎么知道,她又没见夜修澜当商人,不过这么腹黑,当商人一定是奸商吧!

店员高兴的简直要发疯,神速的将所有种子打包,外加二两银子,生怕晚了两人反悔,毕竟一次销售出这么多无人问津冷门种子不容易。

接收了一包种子的白流鱼垂头丧气,得,白高兴一场得,又成了穷鬼。

就在白流鱼感叹银子哗啦啦流掉的时候,夜修澜已经带着一家人到成衣铺子,给大家挑选衣服,还挺巧,就是上次白流鱼来的这家。

不过梧桐镇一共也才两家成衣铺子,大多数人都是自己扯了布,回去做,比较划算。

想着两个孩子衣服不多,也要准备棉袄一类的,白流鱼直奔童装,只是没想夜修澜居然找了几套袄裙给白流鱼试穿。

白流鱼扫一眼,万分看不上,摇头否认:“不用,不方便打架!”

要时常上山修炼,这裙子流苏加小球球容易被树枝钩花,浅色还不耐脏。

夜修澜已经被白流鱼气得没脾气,笑的如沐春风,俊美无俦的面容上找不到一丝破绽:“那就学人家穿裙子打架,夜夫人!”

夜修澜把裙子塞到白流鱼手中,长臂一揽,把人推进试衣服的房间,硬要白流鱼换。

执拗不过,白流鱼只好换裙子,原主没怎么穿过裙子,白流鱼在末世以前,都是简单的连衣裙,一套就完事。

如今这复杂的款式,大大小小好些件,实在是搞不定,白流鱼只好把头伸出来,一脸无辜:“不会穿!”

夜修澜叹气,这是养夫人还是养女儿,对一个女店员招手,让她进去帮忙。

忙乎一阵后,试衣间终于有了动静,夜修澜回神,白流鱼穿着崭新的束腰裙袄立于他前。

粗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美目妖娆,尽显风流。

细看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玉腿修长,婉约中带着一股英气,如朝霞一般的绯红色,果然最适合白流鱼,瞬间将整个衣铺都照亮。

白流鱼拉拉里面束紧的袖子,活动手腕:“是不是有点紧,不太好动作!”

袖口外面还有一层广袖,飘逸优雅,颇有仙女风范。

夜修澜眉眼弯弯,双眸亮如星辰,诚恳评价:“静若处子!”

白流鱼瘪嘴,后面就不要说了,她不是疯兔,疯兔没她跑的快。

人靠衣装马靠鞍,夜星辰一次见白流鱼打扮的如此漂亮,眼睛都有些直:“阿娘好看!”

夜小小和夜星辰都换上了新衣服,像是金童一般,夜小小还臭屁的炫耀自己:“嗯,阿娘最好看,哥哥也好看,小小也好看!”

这小子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

夜修澜敲了一下夜小小的头:“怎么,我不好看?”

白流鱼好看,那也是因为他衣服选的好!不过白流鱼虽然娇小玲珑,但身形匀称,束腰裙子上身,显得玉腿更为修长,惹人注目。

低沉声音散开,原本偷偷打量一家人的大家,微微有些耳热,长得好看,声音也迷人,这人怎么就不是他们夫君呢!

夜小小有些为难,目光在自己阿爹阿娘中间来回。

夜修澜修长玉立,面如冠玉,明明一身粗布麻衣,也掩盖不住通身清雅矜贵,往店里面一站,鹤立鸡群,瞬间成了所有人焦点。

夜小小难下结论,最后决定偏心自己阿娘,伸出小手指,比划了一点距离:“比阿娘差一点!”

白流鱼摇头叹气,夜小小这小子有色眼镜有点厚,单说美色,和夜修澜在一起,真要靠边站,何况如今自己还一脸麻子。

脸伤后,白流鱼几乎不照镜子,殊不知自己如今疤痕淡化,已经跟丑不搭边。

难得夜修澜没有和夜小小抬杠,还赞扬了一句:“不错,有点眼光!”

众人……

噔噔噔,一阵飞快的下楼声音:“客官,这一套,这一套来试试!”

是上次那位热情的店员,手里抱着一套男装,面料柔软,做工精致,孔雀蓝的光鲜颜色,更是少有。

衣服上面深红的丝线勾勒的桃花,倒是和白流鱼身上的袄裙如出一辙,遥相呼应。

夜修澜要是穿在身上,和白流鱼绝对是一对璧人。

夜修澜伸手试了试面料:“还不错,这套也包起来!”

夜修澜没有试衣服,让店员微微有些失望,她还想看效果呢!

不过人家一口气买了八套成衣,算是大手笔,店员还是很高兴,果然女侠的家人也好爽,还利落的送了四人一人一个精致的香囊。

从衣服铺子出来,身上只有三两银子的穷人白指挥,决定破罐子破摔,指着对面最高最壮观的酒楼:“我要去喝白开水!”

显然是被逼疯的节奏!

夜小小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好奇抬头问:“阿娘,白开水是什么,好喝吗?”

白流鱼牙齿磨的咯咯响:“好喝!”

因为白流鱼的强烈要求,一家人来到梧桐镇最好的酒楼,金凤酒楼——喝白开水!

酒楼里面装横富丽堂皇,桌椅都是梨木打造,墙上挂的字画,意境什么的不说,用的银边襄框,到处都是金钱的气息。

明明是饭点,却没有几个人,看来梧桐镇人傻钱多的人还是不多的。

小二菜单一送,白流鱼一目十行,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茶一两银子一壶,简直是抢钱。虽然是自己要送上门给人抢的。

还不如白开水呢!

可惜人家酒楼没白开水!

只有一两银子一壶的香茗。

对面的夜修澜,掀起衣边,从容不迫的坐下,英俊的面容上笑意荡漾开,似乎在欣赏白流鱼的窘迫。

骑虎难下的白指挥一狠心,真的点了一壶茶!

小二懒洋洋的扫了眼众人,有气无力的问:“还需要一点什么吗?”

一壶茶就让白流鱼肉痛不已,怎么还舍得点其他。

真相是囊中羞涩,实力不允许,白流鱼催促道:“不需要,快点上茶,口渴!”

要不然我会反悔的!

小二断定这家人,怕是有点什么问题,来酒楼就为点一壶茶,对面茶摊十文一碗,续杯还不要钱。

那里,更适合这一家人!

见小二目光在白流鱼身上流连不去,夜修澜瞬间不悦,声音微冷,呵斥道:“还不快去!”

小二猛然抬头,撞进深渊,浑身冷汗,随即慌张离去。

走远的小二惊魂未定,用肩上的布巾擦汗,明明是什么都不会的庄稼汉,怎么气势堪比东家和他朋友。

难道自己看走了眼?

哪怕如此想,也不敢回头确认,匆匆忙忙去泡茶!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