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奇怪的雷惊木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夜小小还会看脸色做事,把小小白轻轻地放一旁,缠着颓唐的白流鱼问着:“阿娘,哥哥说我了引气入体,也可以修练其他的,你能教我那个很很厉害的吗?”说着,夜小小举起来双手,在空中弧线一个好看的弧度,是他始终记挂的帅气逼人后前空翻。豪无形象趴在桌上的白流鱼,脸毫无形象趴在桌上的白流鱼,脸贴着桌面,还以为小孩子心性大,忘得快,没想夜小小还记得,有气无力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很辛苦的!”。...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37章 奇怪的雷惊木全文阅读

夜小小还不会看脸色行事,把小小白轻轻放一旁,缠着颓废的白流鱼问道:“阿娘,哥哥说我已经引气入体,可以修炼其他的,你能教我那个很厉害的吗?”

说完,夜小小举起双手,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是他一直惦记的帅气后空翻。

毫无形象趴在桌上的白流鱼,脸贴着桌面,还以为小孩子心性大,忘得快,没想夜小小还记得,有气无力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很辛苦的!”

夜小小还小,白流鱼本来打算晚点教他基本功,如今这好学的样子,似乎可以提前。

夜小小拍拍胸脯,男子汉一般保证:“没事,哥哥说,累了就想着肉!”

在夜小小世界中,没有肉不能解决的问题!

一顿解决不了,那就两顿!

“有道理”白流鱼从石桌上坐直身体,示范了一个马步让夜小小蹲着。

灵力修炼和体力修炼并不冲突,白流鱼没有觉醒的时候,都是靠刀打天下的。

如今儿子有这决心,白流鱼这个新鲜出炉的娘,自然要支持。

刚开始,夜小小站不稳,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还有些傻眼,似乎是不明白为何自己蹲不稳。

桌上的小小白啾啾叫着,似乎在为自己小主人打气。

白流鱼嫌弃它占地方,把它放到地面,对着夜小小说说道:“重新来”

说完继续柔若无骨的在桌子上趴着。

夜小小也倔强,拍拍屁股爬起来,然后学着刚才的动作,重新站,摔了三次,终于站稳。

坚持了一分钟,啪,又坐在地上!

夜小小摸摸小脑袋,似乎没有弄清楚为什么他站不稳,旁边学着他动作的小小白,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夜小小小心把小小白扶好站稳,自己再次摆好姿势。

来回好几次,夜小小的傻样实在太可爱,白流鱼乐不可支,心情终于好了点,坐起来,拖着下巴看热闹。

摔了几次,夜小小居然找到诀窍,平稳了身体,居然坚持了一盏茶。

有些人学习体术,靠的是知识,靠的是悟性。

有些人,靠的就是身体记忆,没想夜小小居然是属于后者,这一类人,天生适合学习用冷武器。

因为他们不需要多想,他们见到招式,都会记在脑海,然后无师自通:在他们本人理解前,身体已经学会,这一天赋,简直就是给他们修炼体术开绿灯。

白流鱼懒洋洋坐起来,单手撑着下巴,眼中多了几分认真,打量夜小小的小短腿,开始锻炼他腿部力量:“不错,围着院子跑跑,每天都要跑,两盏茶!”

“三天后再蹲!”

夜小小满口答应,开始围着院子跑步,小小白扇动小小的翅膀,跟着飞了一会累了后,便停在夜小小肩膀上,看着夜小小跑。

小小年纪,跑的满头大汗,可时间没到,夜小小愣是没有求饶,嘴巴一直嘀咕着什么,像是给自己打气。

白流鱼侧耳一听,丝毫没有意外,夜小小念叨的都是肉。

由此可见对肉的执着!

饭菜做的差不多后,夜修澜示意重新装修过一番的浴室,里面添了两个大木桶:“先去沐浴,等会吃饭!”

郁闷消散,白流鱼起身,这破烂穿在身上,的确不怎么雅观。

“真的没受伤?”夜修澜伸手拿下白流鱼头上的碎树叶,修长手指在白流鱼脸上点了点,肤如凝脂,领如蝤蛴,白玉一般的芙蓉面上,愣是找不到一丝瑕疵。

王族赤蛇留下的伤痕,包括原主中间那一道长长的疤,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本来只有五分相似的脸,如今已经和末世的白流鱼九分相似,尤其是这一双眼睛,清澈见底,没有一丝杂质,宛如凝结千年的琥珀。

瞳孔周围,暗藏着一丝丝烟金色,瑰丽如同宝石。

微热的指温在脸上滑动,让白流鱼有些陌生,还以为自己脸怎么了,十分困惑。

夜修澜不舍的收回手,神色高深莫测:“没事,去洗洗!”

如今白流鱼容貌恢复,唇不点而朱,双眸如盈盈秋水,昳丽如九天仙女。

加上呆呆傻傻的性格,着实好逗,是不是要多准备点面巾,遮拦点,否则出去会招惹麻烦太多。

刚才匆匆一瞥,夜星辰没看仔细,如今声音盛满喜悦:“阿娘伤好了?”

白流鱼点头,摸摸夜星辰的头,颇为自豪:“修为精进,可以修复旧伤!”

“嘎嘎”树顶的小黑鄙视,明明是焰心果改善体质,洗髓伐经的效果,读书少不要乱说。

白流鱼抬头做了个鬼脸,关你屁事,然后拿了衣服去沐浴。

夜修澜抬头,一只黑色的鸟站在桃树的最高处,丰满的羽翼,有力的双足,随意的勾住树枝,可不论风怎么晃动树枝,树枝都没办法从那黑色的双足下面逃离。

这鸟怎么看,都不像是刚出生的样子,小黑到底是什么品种,连骄傲的五色十光都能震慑住。

要知道,五色十光从来不准许有鸟站的比它高的,如今小黑站在它头顶,它却无动于衷,着实诡异。

小黑见有人打量,微微掀开眼皮,俯视了夜修澜片刻,随后闭上眼睛休憩。

夜修澜……感觉被一只鸟小看了!

浴室里面,刚要脱衣服的白流鱼,这才想起身上别着的黑树枝。

虽然看不出属性,可直觉是个好东西,中途跑出来,把树枝递给夜修澜,再次进去沐浴。

夜修澜还没来得及问,白流鱼一阵烟溜走,只好自己打量。

摩挲着手中的树枝,细腻如玉,乌黑发亮,顿时惊讶不已,这是可遇不可求的雷惊木。

传闻雷惊木乃是千年古树历劫,遭受九九雷劫,树身焚化,留下天雷都无法消融的漆黑树心,便是雷惊木。

雷惊木只会存在七七四十九天,七七四十九内,不沾染人气,便会钻入泥土,等待来年,焕发生机。

有传言,这样的雷惊木出土,便是栖凤梧桐!

鸟栖梧桐,五彩炫目,凤鸣天下知!

这些传闻,夜修澜都在那本书上读来,真假不知,不够这雷惊木给他感觉的确不一样,觉察不到生机,却知道它没有死亡。

试着注入一丝木灵力,雷惊木没有抗拒,可也没有反应,像是石沉大海一般。

夜修澜加大灵力输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异植不给面子,这称为天材地宝的雷惊木也反应,自己当真无法用木灵力战斗?

无比沮丧的夜修澜盯着雷惊木,木系不行,水系转化为冰系需要时间,他是不是只有试试旁门左道,比如毒一类的。

至于体修,那就算了,夜修澜偷偷一个人练过,手脚像是被绑在一起,十分不协调,自己不打到自己就不错,换了一副身体,依旧这德行。

明明切菜没问题的!

就在夜修澜要放弃雷惊木,只当这是白流鱼送的礼物,好好收藏起来时,雷惊木却骤然有了变化。

树枝腾空,缓缓缩短变细,在空中变换形状,形成了布条样子。

夜修澜还没来得及惊喜自己催动成功,雷惊木已经落夜修澜手腕上,两指宽的布条弯曲融合,变成一个手环,扎实扣在夜修澜手上,如同护腕。

黑白分明,对比鲜明!

此后……

没有此后,雷惊木再也没有动静。

夜修澜……催动依旧失败!

沐浴完出来的白流鱼,见到这这一幕,连忙过来:“手没事吧!”

乌亮的手环,处处镂空,上面盘旋的花纹,犹如树枝。

手环大小刚刚,可以在夜修澜皓白手腕滑动,但是怎么也取不下来!

哪怕白流鱼力大如牛,双手用力,手环依旧纹丝不动。

不甘心的白流鱼,将火灵力凝聚在指尖,小心翼翼的对着手环释放,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白流鱼手握着夜修澜手腕,靠的极近,夜修澜都能闻到她身上散发的淡雅清香,或许是因为火灵力的原因,这香都带着热意,让人心悸莫名。

因为白流鱼抱着夜修澜的手,身体微微的前靠,夜修澜稍微低头,目光便落在修长的天鹅颈上,深邃的双眸顿时沾染了异样的色彩。

味道一定好极了,夜修澜没还没来得及仔细体会脑海中莫名冒出的什么味道,白流鱼的叹息传来,打碎一院子的旖旎。

“怎么了?”夜修澜轻声问道,状似关心,手指却情不自禁的想要触摸那在脖侧的皮肤,着魔一般。

“取不下来!”白流鱼松开手环,又怕这东西有什么危害:“要不砍了算了!”

说完直起身子,环顾四周,要找柴刀。

一句话,将所有风花雪月粉碎的彻彻底底。

夜修澜……恨白指挥是个木头不开窍!

“不用,挺好!”夜修澜把衣袖放下,完美遮掩了手环,平常看不到。

白流鱼依旧十分担心:“这东西不简单,不会寄生在你身上吧!”

“保险起见,还是劈了吧!”

末世中,厉害的异植不光可以作为武器,还能寄生在身体,吸收人的灵力作为生长的养料。

夜修澜扫了人一眼,扔下阴阳怪气的一句:“有白指挥在,它有这机会?”然后径直走向厨房端菜,显然不想理会某人。

他好不容易得到白流鱼送的礼物,难道不能爱惜吗?

又砍又劈的,爱心呢?

白流鱼风中凌乱,她又做错了什么,惹小肚鸡肠的夜顾问生这么大的气?

老天爷,能不能给个提示,她不想明天吃夹生饭!

树上的靠着树干打哈欠的五色十光抬头,仰望着小黑,用它们鸟类独有的方式交流着:“你把那玩意给那傻小子,几个意思?”

小黑眉目低垂,没什么精神,随口回答:“意思意思!”

五色十光……这家伙真是欠揍!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