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找上门的麻烦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正襟危坐的缸瓦管,上下打量了树上短暂休息的小黑片刻,满肚子疑问,终归也没多问。缸瓦管撩开衣袍,坐在大汉前面,官威十足,就问话:“哪里人,之后做什么的,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大汉头一扭,下巴一抬:“哼,有种把我送去大牢!”那架势,不仅仅取笑大家拿他没办法,更陶管掀开衣袍,坐在大汉前面,官威十足,开始问话:“哪里人,之前做什么的,为何出现在这里?”。...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46章 找上门的麻烦全文阅读

正襟危坐的陶管,打量了树上休息的小黑片刻,满肚子疑问,终究没有多问。

陶管掀开衣袍,坐在大汉前面,官威十足,开始问话:“哪里人,之前做什么的,为何出现在这里?”

大汉头一扭,下巴一抬:“哼,有种把我送去大牢!”

那架势,不光嘲笑大家拿他没办法,更像觉得大牢是他家!

之后不论陶管怎么问,大汉就是不说,只嚷嚷着要去大牢。

陶管拿出在田地里面捡到的糖纸,他问过,不是村长自家糖果,上面还残留着些许迷药,嘟嘟就是吃了糖,所以被掳走的时候,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这种糖果是哪来的?”

“哼,不知道”大汉依旧嘴硬,连眼神都没有变换一下,有恃无恐。

这样审问下去,纯属浪费时间,夜修澜也留个碍眼的人在屋内:“溪边的牢不错!”

话一出,立马遭到温逐风反驳:“你傻了吧,这家伙是水系!”

送到水旁边,对方如鱼得水,没有半点牵制,还会找机会逃脱!

夜修澜对于温逐风的天真,也算是服了,逃了再抓,抓了再逃,来来回回六七次,心里崩溃,他还能嘴硬?

夜修澜的阴暗心理,白流鱼就算不全知道,也了解点。

好在她人美心善,不会来回折腾人,白流鱼挥手,把人种在外面的地里面,跟夜大峰并排,两人有个伴。

夜大峰如今有些脱水,脸色苍白如鬼,嘴唇开裂,再晒下去,人怕是会蒸发。

大汉看着旁边奄奄一息的夜大峰,顿时有些后悔刚才的莽撞,想要从土里面挣扎出来,才发现周围没有一丝水灵力可用。

说好送到溪水边上的呢?

这些骗子!

明明是深秋,大汉都觉得身上十分灼热,自己越来越干,过不了多久,自己怕是要跟旁边的病鬼一个德行!

这个新来的县令,比上一个要狠的多。

大汉想要求饶,可惜声音根本穿不出去,外面的人完全听不见他说什么!

到现在,大汉才明白,对方是不会轻易饶过他的。

可惜,明白的有些晚!

听着院子外面动静,起码有十来人赶往这边,白流鱼叹气,安安静静的在家偷会懒,怎么这么难?

大峰娘终于找到儿子,还把在家关心孙子的村长拉过来,浩浩荡荡到了夜修澜家外:“村长,大峰被他们如此虐待,你也不管管吗?”

大峰娘不是没想靠近过,可惜有一层屏障拦着,她靠近就会被弹回来,只能在三米外的地方看着儿子嘴巴不停开开合合。

明明这么近,双方一句话都说不上!

夜大峰眼中的希冀慢慢湮灭,娘来了都救不了他,不知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结局!

“儿啊,我可怜的儿!”大峰娘大力拍打着结节,早上去给夜大峰送吃的,发现人不在,以为夜大峰逃走了,所以悄悄回去,没有声张。

她本还指望夜大峰逃走以后,成为种植师,然后回到梧桐村,惊吓所有人下巴。

她这个种植师的娘,也能高村里所有人一等,好好惩治夜修澜一家人,没想事与愿违,夜大峰永远都无法成为种植师,还有可能会是个废人。

其实废人也不全对,没有灵根,修养好身体后,夜大峰还是个劳动力,可以靠自己双手养活自己。

奈何夜大峰自视甚高,自然无法接受自己成为个普通人,以后的日子,注定不会好哪里去!

可大峰娘不知道,她还指望儿子飞黄腾达。

直到夜山峰嚷嚷夜大峰逃走,发动大家寻找,最后在村东头,夜修澜家附近发现夜大峰的时候,大峰娘侥幸心理才破灭。

之前大家全力找嘟嘟,也顾不上大峰娘,嘟嘟一找到,大峰娘就找上了门!

夜修澜毕竟是二星种植师,大峰娘畏惧,不敢一人去,所以怎么也要拉上村长。

村长见夜大峰的样子,也不知自己该不该同情这个隔房侄子,原本他好好待在祖祠,什么事也不会有:“我也想管,你不如先问问,你儿子为何会出现在夜修澜家外面,为何会偷偷跑出祖祠?”

事到如今,村长还有什么不明白,夜大峰偷偷跑出祖祠,怀恨在心,想要对付夜修澜一家,结果被人修理了!

也不想想夜修澜和白流鱼是什么人,鸡蛋碰石头,还能讨得了好?

达不到目的,大峰娘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泼哀嚎:“我不管,难道你要让两个外来户这么欺辱大峰?”

“儿啊,我可怜的儿啊!”

“老天爷,你睁眼看看,看村长让一个外来户欺辱我儿啊!”

“这还是梧桐村吗?”

“我儿要是出事,我也不要活了!”

大峰娘嚎的声音挺大,可脸上一滴泪都没有!

县令就在里面,这么闹下去,村长觉得有失体统,试图讲道理:“夜大峰本就是要被逐出之人,我管不了,你也不要管,当没这个儿子吧!”

“村长,你这样说,就不怕天打雷劈!”

天打雷劈?

村长当村长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人如此诅咒,脾气也上来了:“要管,你自己可以找县令,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夜修澜如今是二星种植师,和县令交好,能不能讨到好处,你自己知道!”

“冒犯二星种植师,是要吃板子的!”村长不计较大峰娘的无礼,不代表夜修澜会不计较!

村长望着老实巴交的堂弟,要不是他撑不起来,管不住儿子和媳妇,大峰也不知长歪成这样。

如今本该他拿出一家之主的气势,可他躲在人后,唯唯诺诺,一句话也没有!

叫不动村长,大峰娘爬起来,使劲捶打人群中的大峰爹,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都是你这个废物护不住我的大峰!”

“让我们娘俩被人欺负!”

“你怎么不去死!”

一句比一句难听,大家都听不下去,只能劝大峰娘消气。

大峰娘人高马大,手下力气大,没多久,大峰爹身上就青一块紫一块,众人虽然有劝架,但也不敢上前拉人,怕被牵连。

“好了,我去!”村长见大峰娘越发不像样子,只能制止,总不能让自己堂弟被打死。

大峰娘见目的达到,才一把推开鼻青脸肿的大峰爹,插着腰,像是打了胜仗的公鸡。

到这地步,村长只能去求人,觉得一张老脸都要丢尽:“修澜媳妇,能让大峰娘见见大峰吗?”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