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被打击的夜顾问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反正你们弟弟是谁,这里的弟弟,仅有夜小小,夜小小就不需要你们费心。心里想前天种田里的那一堆人,会他们弟弟也是水系吧。白流鱼试探性的问:“前天被抓的那些人?”许二山要不然手在外面,恐怕了手舞足蹈的比画:“是的,高高地大大地的那个!”管他长什么样,这里想着昨天种地里的那一堆人,不会他们弟弟也是水系吧。。...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63章 被打击的夜顾问全文阅读

再说你们弟弟是谁,这里的弟弟,只有夜小小,夜小小就不用你们操心。

想着昨天种地里的那一堆人,不会他们弟弟也是水系吧。

白流鱼试探的问:“昨天被抓的那些人?”

许二山要是手在外面,估计已经手舞足蹈的比划:“是的,高高大大的那个!”

管他长什么样,这里没有,报仇你们应该去找陶管。

馊主意是他出的,人也是他带走的!

白流鱼冷笑,麻利甩锅:“别说的这么兄弟情深,你们消息灵通,应该知道,你们弟弟不在我们这,抓你们弟弟的也不是我们!”

许二山顿时心虚,眼神躲闪:“抓了那两个玉娃娃,回去邀功!”

还贼心不死啊!

既然是偷偷来的,想来不会经过独眼,可能还有其他渠道联系独眼上一级,毕竟这样才能赚更多的外快:“抓了带去哪?”

许二山沉默,不太想回答。

白流鱼直接用灵力碾压,许二山感觉全身骨头都要开裂,再也不敢隐瞒:“是破庙,镇外的破庙,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人去接应的!”

夜修澜把孩子安顿好,来到白流鱼身边:“走水路!”

白流鱼疑惑,为何是水路?

许二山闭紧嘴巴,他可什么都没说,是人家猜出来的。

夜修澜柔声解释:“对方养这么多水系星师,就是为了打掩护!”

梧桐镇上有一条江,云生江,如果用船运送孩子,动用水系星师一起做结界,罩在船外面,尤其是晚上出行,便神不知鬼不觉。

靠近水,水系星师的灵力消耗不大,一条普通船,八个水系星师足够支撑结界四五个时辰!

难怪能每次能逃之夭夭,原来有作弊神器!

了解了途径,白流鱼继续问时间:“船多久来一次,孩子会被送去哪?”

许二山了解的不太详细,要不是这次偷听到独眼说这两个孩子一定会得到上面喜欢,他们也不会铤而走险:“有时候一个月,有时候两个月,不过老大说了,年前还有一次机会。至于去哪,我们不知道,孩子送上船后,有专人护送,所有人都不准再跟!”

也就是最近拐走的孩子,极有可能被藏起来了,还没有送走!

白流鱼两人对视一眼,以前的不说,起码这次的孩子是不能让他们送走的:“一船送多少孩子?”

“没有定数,有时候是上面来接人,有时候是舵主联系的,有好看的孩子要尽快送走,一个也送过!”

“再也没有回来过的孩子?”

“没有!”

孩子太小,自我保护能力差,要逃出层层看守,千里迢迢回来,谈何容易!

“你们做这个多久了?”

“五年!”

这群人真够丧心病狂,五年,怕是让不少家庭支离破碎。

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独眼他们要聚集这么多水系星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一定有找人的渠道,夜修澜想彻底端了这一伙人:“他们怎么找到你们的?”

“我也不知道,之前我们在码头干活,有天有人就把我叫了过去,过去……”

还没说完,许二山呼吸急促,面色苍白,像是急症发作!

夜修澜抬手,淡绿色的灵力包裹着许二山,片刻得出结论:“有人在他体内种了鬼藤,本来一招供,就会被鬼藤吸干,不过你把人种入土里,鬼藤沉迷地气,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白流鱼指着自己,难道自己就是传闻中的锦鲤,这种好事都能遇到?

“嗯”

在夜修澜灵力的引导下,许二山的脖颈,凸出一个包,包破开,一小节细细的绿色藤蔓爬出来。

藤蔓以破开点为中心,开始向四周蔓延,锁紧,眼看就要缠的许二山窒息。

虽然这一对兄弟罪该万死,但如今还需要他们口中的线索救孩子,白流鱼刚要烧毁鬼藤。

五色十光从窗户飞出来,对着鬼藤吹了一口仙气,好吧,是木灵力

鬼藤立马舍弃许二山,从它脖子上脱离,落到地面。

落地的鬼藤,迅速成长,片刻后,主藤便有小拇指一半粗,一米长左右。

不再生长的鬼藤一跃而起,缠住了夜修澜双手,没用多大力,但的确是堪堪绑住了白皙的手腕!

“啾啾”五色十光欣赏自己的杰作,得意洋洋!

看到没,这就是本大爷的本事!

白流鱼很给的面子的鼓掌,催生异植战斗,小家伙挺厉害。

被绑的某人,面沉如水,恨不得炖了五色十光,要是目光能杀人,五色十光早就千疮百孔,成为了一具死的不能再死的尸体。

鸟不能说话,夜修澜便开始迁怒,咬牙切齿的问白流鱼:“很厉害?”

被一只鸟绑,伤害不大,但侮辱极大!

白流鱼反应过来,一把抓起还在炫耀的臭屁五色十光扔回屋子,谄媚的把夜修澜手上的藤蔓解开:“小孩子,不懂事,开玩笑的,不要计较!”

完美如神的夜大顾问最大的硬伤是什么,那就是没办法催生异植进行战斗!

如今他的宠物都可以催生植物战斗,对他,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讽刺。

夜修澜拳头握得咯吱响,他一定要炖了那只蠢鸟。

白流鱼接住变回原型的鬼藤,也就手指长的一根细藤,像是春天新长出来的嫩芽。

生怕夜修澜一把火把鬼藤烧掉,白流鱼一只手拿着鬼藤背在后面,另一只手伸手给夜修澜扇风降火:“您金尊玉贵的,不适合干粗活,以后脏活累活让五色十光给你干,省钱又省力,多好!”

“这么一想,是不是很有道理?”

夜修澜一口白牙在新出的月光下,散发幽幽冷光,不光想炖鸟肉,估计是还想炖鱼:“是挺有道理,要不,缠你一下试试!”

白流鱼条件反射:“它敢,我把它烧成灰!”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望着夜修澜阴云密布,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暴风雨的脸,白流鱼觉得自己已经尽力,懒得再挽救,让五色十光自求多福,反正不是她宠物:“那等问完话,你炖了它吧!”

破罐子破摔的白流鱼把鬼藤递到夜修澜面前,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

夜修澜……善变的女人!

无法消气的夜修澜,伸手两根手指捏住白流鱼光滑如新剥出来的鸡蛋的腮帮,用力往边上拉:“你嘴巴里面有能听的话吗?”

这家伙是气不死自己不罢休?

夜顾问没扔掉鬼藤,起码还是有点理智,没想发疯就好!

脸上这点力道,白流鱼没有放在心中,更在意的是身高。

她吃的比夜修澜多,凭什么比夜修澜矮一个头?

一定是吃的太少,以后要多吃点,好好长高,让夜修澜捏她脸都要举手。

不知白流鱼雄心壮志的夜修澜一口老血堵在胸口:“还敢神游?”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