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古人诚不欺我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果真平常不太说话的的都是狠人。为了防止出现自己莫名其妙多出怪癖,温碧影坐到车辕上,再打开扇子遮挡住半边脸,已不再说话的。缸瓦管带着许大山兄弟,也准备好告退,两人但是没逃出夜修澜的算计:“县令大人,那就我夫人怕,那把赌局的地点改一改,设于金凤酒楼,将在也发出邀请那为了防止自己莫名其妙多出怪癖,温逐风坐到车辕上,打开扇子遮住半边脸,不再说话。。...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81章 古人诚不欺我全文阅读

果然平时不太说话的都是狠人。

为了防止自己莫名其妙多出怪癖,温逐风坐到车辕上,打开扇子遮住半边脸,不再说话。

陶管带着许大山兄弟,也准备告辞,两人还是没逃脱夜修澜的算计:“县令大人,既然我夫人担心,那把赌局的地点改改,设在金凤酒楼,届时也邀请那位上郡的金庞公子一起吧!”

方案刚定,这时候改地方?

你这么任性,你家人知道吗?

夜修澜微微颔首,自然是知道的!

“凭什么是金凤酒楼?”温逐风抗议,他酒楼是用来赚银子的好不好,才不要弄得什么赌局,乌烟瘴气的!

“要是县令大人有其他酒楼选择,也是可以的!”

夜修澜看似退一步,实则是将军,因为陶管没得选,一来其余酒楼需要临时布置,二来,不熟悉,不够高档的地方,独眼不一定会去,何况还带着那位暴发富气息十足的金胖子。

眼下,梧桐县最好的酒楼,金凤酒楼就是最佳设局的场地。

金凤酒楼装潢不错,菜色齐全,既然是公费,自然要住要吃最好的,不能亏待自己!

虽然夜修澜选择的地点,让白流鱼颇为意外,不过想着上次那死贵的茶还挺好喝,能免费喝就不用再心疼那一两银子:“在酒楼吗?挺好!

再者,带着孩子,住在酒楼方便,不用来回跑,毕竟不能真带着孩子跟去赌场!

白流鱼同意,在夜修澜眼中,等于方案通过,挥挥手送行:“那就麻烦县令大人安排,恕不远送!”

众人……

他们同意了吗?

沉思片刻后,不愿节外生枝的陶管觉得方案还是可行的,调整一下布局即可,再者白流鱼带着孩子住酒楼也省去许多麻烦:“好,我会安排!”

温逐风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他怎么尽找些猪队友,这时候陶管居然胳膊肘往外拐!

“慢走不送!”白流鱼挥挥手,气的温逐风差点仰倒,你们是方便了,他损失的银子找谁要?

夫妻都指着陶管!

温逐风更想吐血,陶管吃他的,喝他的,把他当小厮用,从来没给过银子。

不光如此,小时候借的银子也没还过!

真是交友不慎!

一口老血堵在胸口,说不过陶管的温逐风,只好对马夫撒气:“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走,等人家留你用晚膳?”

无辜的马夫甩着马鞭驱动马车,黑马撒开蹄子狂奔,片刻不见踪影!

白流鱼眼内闪过羡慕,以后她有银子了,也要买马车,比牛车快多了!看起来还贼帅气!

驶出梧桐村的马车内,气氛压抑,褪去外人面前的礼貌温和,陶管难得严肃:“安若,你不小了,该控制自己!”

三人不光从小一起长大,而且还有一些亲戚关系,陶管最大,平时都是他约束这两个家伙。

回想之前的场景,云安若也不知自己为何那么容易失控,明明以前隐藏的很好!

大概,可能是嫉妒!

嫉妒夜修澜跌落尘埃,都有人不离不弃的陪着!

他不过是修炼出了点岔子,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半年内便另攀高枝,半点旧情都不念!

一对比,自己不是一点惨!

很惨很惨!

想到自己不是最惨的,温逐风顿时元气满满,满血复活,估摸着云安若肚子青成什么鬼样:“呵呵,一拳轻了点,人家还是没下死力气,要是堂堂云小神医被人种在地里,任人观赏,那才是一大奇观!”

云安若咬牙切齿,目光不善:“再啰嗦,毒哑了你!”

温逐风用扇子挡住自己嘴巴,他不说,事实就不存在?

掩耳盗铃!

退婚事件,云安若也是受害者,可不能迁怒无辜,陶管语重心长:“安若,今日也是夜夫人大度不计较,往后你休要胡言乱语,女儿家的名声金贵,经不起你摧残!”

云安若那些话,可谓字字诛心!

温逐风趁机也教训上了:“就是,今日要是寻常夫人,被人误会红杏出墙,少不得一哭二闹三上吊,也就白流鱼虎不拉几的!”

没哭没闹,还给了人家一拳。

温逐风幸灾乐祸,直接笑出声音:“你肚子痛吗?”

“呜呜”温逐风指着自己嘴巴,然后求助的看着陶管,陶管也没让云安若解毒:“你少说两句!”

伤口撒盐,不给你下毒给谁下毒。

温逐风不提还好,一提,云安若觉得肚子火辣辣的烧,像是被人扔进了火炉里面烤!

不致命,可那时不时冒出的焦灼感,总归让人不舒服的。

云安若闭目休息,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以后要离女人更远点!

送走陶管一行人,嘟嘟也被夜铁峰带回家,望着专心收集葵花籽的夜星辰,白流鱼不由自主的担心:“会不会太早熟啊!”

这个年纪,不都是玩泥巴吗?

怎么到了夜星辰眼里,只有修炼和种子。

夜星辰这点表现,最多是生活磨炼出来的早慧,正常着,夜修澜倒不怕孩子性格长歪不合群:“早熟不好?起码少吃亏!”

比育儿经失败的白指自暴自弃:你儿子,你说什么就什么吧!

儿子不用管,白流鱼把重心放在找人贩子的事情上。

选择和陶管联手,接下来就会是重头戏,白流鱼好奇的问:“你赢光独眼的钱,独眼还会跟你做生意?”

夜修澜有时候真心觉得奇怪,明明白流鱼思考回路和他千差万别,关键时刻,她总能猜到自己所想:“你怎么知道我是想赢?”

温逐风他们都以为夜修澜会输得彻底,输光了,没钱了,又欠着赌债,山穷水尽的时候,卖儿子正常不过!

“你难道会输?”

锱铢必较的夜顾问有这么大方?

白流鱼表示有被吓到!

夜修澜转身,眉眼含笑,身体微微前倾,性感的薄唇在白流鱼晶莹的耳垂边,缓缓开启,声音低沉悦耳,如夏日的风,如冬日的光,让人沉醉。

“夫人,可是真了解我!”

感觉到耳边的热气,蔓延到了全身,这种陌生感觉,让白流鱼十分不自在,甚至惊慌失措,白皙的面庞升起一层薄红,像是涂上了上好的胭脂,昳丽动人。

见此,夜修澜眼色渐沉,似乎有风暴在里面翻滚,盯着那绯色的双颊,心猿意马!

白流鱼被夜修澜露骨的眼神看得起鸡皮疙瘩,稍稍后退一步,拉开和夜修澜的距离,冷气灌入,呼吸终于顺畅!

“躲什么?”

声音再次欺近,白流鱼微微抬头,望着夜修澜不点而朱的唇,清风朗日,白流鱼无端觉得见到了书中那无间中的魅魔,容貌绝丽,三千青丝无风飘扬,无需言语,举手投足,便已勾魂摄魄!

美色惑人,古人诚不欺我!

白流鱼咳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去修炼!”

夜修澜伸手,白流鱼下意识的要躲开,却见人家从她头发取下来一片碎叶,可能是什么时候沾染上去的。

原来夜顾问是好心啊!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