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输惨的豹头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温逐风始终不解:“你啊贺家淑女?”无论是武力值,但是说话的方式,和一些异想天开的想法,怎么看都也不是世家培育出出的,太过胆子大。有时候候,感觉白流鱼跟他们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姓白,至于淑女,末世不不存在的,末世都是女汉子!这话自然而然不能够说,白流鱼木有时候,感觉白流鱼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90章 输惨的豹头全文阅读

温逐风一直疑惑:“你真是白家淑女?”

不论是武力值,还是说话方式,以及一些异想天开的想法,怎么看都不是世家培育出来的,太过胆大。

有时候,感觉白流鱼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姓白,至于淑女,末世不存在的,末世都是女汉子!

这话自然不能说,白流鱼木着脸,一本正经的胡诌:“我不是,难道你是?”

难道温逐风发现了什么?

“我……”温逐风话被开门声打断,云安若推门进来,怒气冲冲:“冰丝没有,我也问过师父,从来没有人异变过灵根!”

关键是肚子还有点不舒服!

那火辣辣的感觉,怎么也下不去,喝酒感觉更甚,导致云安若这几天都没碰酒!

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根本就是庸医,白流鱼直接给了个白眼,不想跟二傻说话!

“你……”被肚子上印记折磨几天云安若脾气相当暴躁,刚要找白流鱼理论,被温逐风拉着坐下:“你还是老实点吧,你打不过她!”

人家也不是什么淑女,要是再给你一拳头,你就等着哭吧!

云安若身为神医,自然不能说自己身体有问题,否则自己岂不是浪得虚名,一点火灵力都解决不来。

最后还是陶管心软开口:“夜夫人,安若也受教了,可否帮他解开身上的火灵力?”

云安若咬牙切齿,不认输,不妥协:“才不用她多事!”

见此,白流鱼给了一个充满恶意的皮笑肉不笑:“呵呵!”

众人看的毛骨悚然,尤其是云安若,全身紧绷,深怕白流鱼再一言不合就动手:“你什么意思?”

白流鱼打了一个响指,云安若顿时觉得肚子上的辣意消散,这不间接说明他医术差?

顿时更加憋屈,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让人讨厌的女人!

本来要嘲笑云安若几句的白流鱼脸色一变,推开窗户打量外面。

温度再次下降,地上已经盖了一层浅浅的雪沙子,依稀留下人的脚印。

偶尔路过的行人,没有灵力裹身的,冻得满脸通红,还时不时哈气个自己冻得像是馒头的手取暖。

与这个宁静的县城格格不入的,是一股杀气,正是赌坊方向。

白流鱼拿出面巾把自己的脸蒙上,然后给孩子也一人戴了一块面巾,戴好帽子,只留两个眼睛在外面,一手抱一个:“走,我们去打坏人!”

只要说到打架,夜小小都莫名高兴,手舞足蹈:“好啊,打坏人!”

“什么?”三人一脸懵懂,还没反应过来,白流鱼已经抱起两个儿子,从窗户直接跳了下去!

“夜夫人!”陶管连忙赶到窗边,路上已经不见人影。

肚子舒然的云安若幸灾乐祸,终于有人能体会他的憋屈:“你选的!”

见白流鱼半点都不配合陶管,云安若终于心理平衡点。

陶管扭头:“逐风,安排人保护他们母子!”

不论如何,他们三人都不能出事!

温逐风站起来,大冬天都要这么忙乎,官真不是人干的:“说不定是好奇戏楼,去戏楼看戏了!”

他顺道也可以久违的去见见美人,第一觉得差事不错!

“看紧点!”

陶管的声音后面传来,温逐风耸肩,那这就不是他能决定的,论速度,白流鱼在他之上。

抱着两个儿子,是不是会慢点?

温逐风试着追赶一下,好歹不能被甩的太远。

赌坊内,人声鼎沸,全都围在了夜修澜这一桌,里三层外三层,简直是空前绝后。

从夜修澜坐下来开始,他就没输过,简直就是财神附体。

赌坊,第一次出现这情况!

大家纷纷抛弃自己的赌桌,疯了一般跟压夜修澜,赌坊的银子,流水一般外流,豹头的脸,黑的比锅底还黑!

夜修澜面前的银子,叠成了小山,下面还压着一摞银票,收货颇丰。

毕竟,豹头从上桌开始,一把都没赢过。

豹头望着对面笑的肆意风流的夜修澜,双眼血红,恨不得剁了对方,他出道多年,没想会栽在一个小白脸手上,简直是人生奇耻大辱,要是不找回面子,以后就是圈子里的笑话。

豹头握拳,这种败北的滋味,他已经很久没有尝过。

时间飞逝,不知不觉已经临近中午,夜修澜想着回去跟白流鱼他们吃午饭。

加上这赌坊空气实在闷,让人一点都不舒服,需要出去透透气。

要不是任务需要,夜修澜一点都不想折腾自己:“今日过瘾了,多谢豹爷款待,我明日再来!”

夜修澜站起来,理了理身上衣服的褶皱,自己拿着银票,顺道把之前的账结了一下。

之前欠下的赌资,一个月不到,一千两变成三千两,比高利贷还狠。

不过都是赌坊的银子,夜修澜也就没那么心痛,给的豪气的很。

豹头死死盯着银票,第一次收账没有成就感,因为这些银子都是他的,前前后后,他刚才输了一万三多千两!

没理会豹头杀人目光,夜修澜对着小二抬下巴,端的是意气风发,小人得志:“跑腿的,把银子替爷抱回去,事成后重重有赏!”

“爷,真的?”小二外卖员特别兴奋,他刚才跟了几把,哗哗银子进账,娶媳妇的银子都有了,特别崇拜夜修澜:“爷,小的一定给您拿好,小的别的没什么,就是力气大!”

银子太多,双手拿不下需要一个袋子。

不过没袋子也不怕,小二脱了外衣,把银子包在里面,乐的像是这些银子都是他的,还不忘记提着食盒,喜气洋洋的跟在夜修澜后面简直把人当财神供着。

豹头不甘心,一脚踩在桌子上,凶相毕露:“才开始呢,澜爷想要去哪?”

其他人原本想要跟两把,见这架势不太好,纷纷兜住银子,准备离场。

豹头挥手,手下的人已经把门关上,显然,夜修澜不可能带着钱财离开。

“豹头,开门做生意,这样不好吧!”

“是啊,我们也就凑了个热闹!”

“就是,我赢的银子还没我输的零头呢!”

大家七嘴八舌,纷纷埋怨,赌坊银子进账的时候,收的干净利落,怎么才输这一丁点,就输不起啊,以后换一家赌坊。

至于今天赢的银子,那是一定要带走的,好不容易赢一回,可以回去吹牛一番,怎么能让到口袋的银子飞了!

双方对峙,一时间僵持不下!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