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逛街遇事情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夜修澜夹菜手一顿,笑的愈发温柔如水:“没问题!”白负责指挥一天天就心里想分床睡,天下哪有这种好事,上船很容易,上船难,这个道理不懂?白流鱼疑惑,这么痛快,么赢了不少银子?小二抱回去的那一包,白流鱼没看见,夜修澜的银票,白流鱼也没看,造成夜修澜的私房钱夜修澜又给白流鱼贴心的盛了一碗汤,床可以买,至于床怎么分配,到时候谁睡那边,还有待商榷!。...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96章 逛街遇事情全文阅读

夜修澜夹菜手一顿,笑的越发温柔:“没问题!”

白指挥一天天就想着分床睡,天下哪有这种好事,上船容易,下船难,这个道理不懂?

白流鱼疑惑,这么爽快,难道赢了不少银子?

小二抱回来的那一包,白流鱼没看到,夜修澜的银票,白流鱼也没看,导致夜修澜的私房钱,白流鱼一概不知。

夜修澜又给白流鱼贴心的盛了一碗汤,床可以买,至于床怎么分配,到时候谁睡那边,还有待商榷!

毕竟孩子大了,要学会独立,总跟父母睡一起,太过娇生惯养,不利于日后成长!

为了自己方便,夜顾问也是什么借口都想的出来!

白流鱼吃着肉,喝着汤,还记着脸上的那一口:“哼哼!”

别以为这样献殷勤,我就会原谅你咬我!

买了床就原谅!

还要买大的,横滚竖滚都没问题的那种!

夜修澜尝了尝素菜,虽然灵力稍微浓郁些,但口感比不上他种的人清爽:“上午去赌坊看我了?”

差点把这事忘记了,白流鱼拿出飞镖递给夜修澜:“有人想杀你!”

带着孩子,白流鱼不敢冒险,没有追到人!

独眼暂时不会动他,其他人,夜修澜回忆,并没有得罪什么!

飞镖做工精良,不是普通人能用得起,夜修澜端详片刻,一个想法形成:“会不会是夜家?”

都发配到梧桐县这角落里面,夜家还派人杀人?并且还是好几年后,有些解释不通吧!

难道是夜修澜成为种植师的事情,传到了夜家,拦了某些人的路?

可夜家到这里有段距离,消息这么灵通?

夜家好歹也算是大家族,没有为一个废弃子弟花费这般精力吧!除非夜修澜身上还有其他秘密,夜修澜思索片刻:“可能偶然遇到,并非一开始就在监视!”

所以杀手才出现的那么突然!

要是夜修澜重生,按照原本的轨迹,这一家人已经消散,的确不用夜家人费心。

如今出现转机,一家人越过越好,所以有些人急了?

听完白流鱼的讲述,见她说青楼的时候,眼睛闪过亮光,夜修澜似笑非笑:“想去逛逛?”

“可以?”

说实话,白流鱼还挺好奇青楼是什么样子,是不是里面的美人都长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个个才华横溢,歌舞信手捏来?

盯着白流鱼片刻,夜修澜一盆冷水泼过去:“不可以,我怕被人占便宜!”

这话挺有道理,但不是你去,是我去,白流鱼立马安排的明明白白:“你可以在家带孩子!”

趁机培养一下父子感情!

夜修澜不松口:“你觉得我会答应?”

去那里的多是好色之徒,喝了点酒,便是什么都不记得的主,白流鱼容貌如此出色,哪怕是般面瘫,人家也只会觉得无辜好欺负,怕是会有不少不长眼睛的往前凑。

白流鱼表示不怕,谁敢乱看,拳头伺候,里面的人应该打不过她!

见人如此执着,夜修澜掀掀眼皮,问道:“你确定要去?然后被人追着问脸怎么了?”

是我不好看,还是我的饭菜不香,非要去青楼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

眼看一场猎奇,就要戛然而止!白流鱼都忘记脸上的伤是谁所为,努力为自己争取:“我可以遮住脸!”

连闷气都来不及生,夜修澜继续夹菜:“乖,我比他们好看,里面都是些满脑肥肠的,声色犬马的废物,不值得去!”

白流鱼嘴角抽搐,我怀疑你内涵温逐风!

夜修澜交代:“好好休息,明天才是重头戏!”

白流鱼刚要反驳,说观赏一下青楼,也不耽误她休息。

“想吃夹生饭?”夜修澜一句话,白流鱼偃旗息鼓,美人和美食,她选择了美食!

可惜了,古代一大特色就此生生错过!

美梦泡汤,白流鱼只好收敛心思,专心吃饭。

见白流鱼少有萎靡,夜修澜心里痒痒,又想逗逗,发出邀请:“明天要不要一起赌一把?”

你是认真的,孩子在这呢!

夜修澜压低声音,继续诱惑白流鱼:“我可以教你!”

有这样的好事?

天降馅饼,白流鱼怕被砸,总觉得夜修澜图谋不轨,顿时全身警惕:“你想干嘛?”

想干嘛?自然是想要打你一顿,有主的人,居然还想着青楼!

不过夜修澜隐藏的不错,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点点白流鱼桃花样的唇瓣:“肉末沾到了嘴角。”

被咬出阴影的白流鱼连忙躲开,自己豪气用手一抹开,盯着夜修澜,以防意外:“你酒已经醒来了吧?”

明明双眼清明,可怎么看,夜顾问都不太正常的样子!

觉得不太安全,白流鱼还把凳子稍微往旁边移了移。

可桌子总共才多大,掩耳盗铃的移开,也在夜修澜一手能够着的地方。

真奇怪,明明夜修澜经不住她一拳头,自己为何要躲?

目光在夜修澜脖侧停留片刻,那一道红印还在,还是忍着点比较好,不能让孩子没了爹。

见白流鱼心思百转,唯独没生气这项,夜修澜那一双深邃的眼中,流光溢彩,寻思着下次,自己是不是能更过分点?

夜修澜目光从白流鱼脸颊,滑落到殷红水润的唇上,流连不去!

白流鱼寒毛竖起,总觉得夜顾问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这些日子是不是要离开的远点!

殊不知,这开关就是自己心软打开的!

见好就收,夜修澜一贯如此,次次踩着白流鱼底线横跳,如今开始顺毛:“吃饭,晚上带你们出去逛逛!”

闷了一天的两兄弟瞬间来劲,夜小小赶忙问道:“阿娘,那我们能吃上次吃的红果子吗?”

“亮晶晶的,一个串着一个的!”

名字记不住,形容的倒是挺贴切!

夜星辰记忆力比自家弟弟好太多,教导自己弟弟:“那是糖葫芦!”

糖葫芦红艳艳,亮晶晶,的确惹人喜爱,但是里面山楂,咬一口,酸的倒牙,白流鱼也就尝了一个味,感觉自己被电视欺骗了,明明人家都吃的津津有味。

没想如今两兄弟居然惦记上了糖葫芦,难道不是电视误导,是她和糖葫芦气场不和?

糖葫芦不值几个钱,解解馋没什么问题,白流鱼立马答应两个孩子:“没问题!不过大晚上的,只能吃一串!吃多了,对牙齿不好!”

“好!”

饭后,夫妻两人一人抱一个孩子,来到梧桐镇的大街上,年关将近,街上还是有不少人买年货。

只是大家脚步匆忙,几乎不见小孩子身影,看来大家对人贩子都有了深刻认知,十分忌惮。

两人容貌不俗,引来了不少人的驻足围观,还有好心人劝夫妻两不要带孩子出来,早点回家睡觉。

夫妻两人一一礼貌道谢。

“糖葫芦!”

“好吃的糖葫芦,又甜又香甜!”

逛了这么久,终于见到心心念念的糖葫芦,夜小小拉着白流鱼衣服大喊:“阿娘,糖葫芦,糖葫芦!”

“行,大爷来两串!”白流鱼刚说完,目光一冷,拉着大爷推到一边,大爷没站稳,糖葫芦散了一地。

地上,已经落了一把飞镖,大爷要是没躲开,估计要被射一个对穿。

夜修澜扔了碎银给大爷:“我们买下,先走吧!”

大爷连忙作揖,拿着银子跑的老远。

一次不中,飞镖再次飞来,被火灵力定在空中,随即,飞镖被火灵力缠着,掉转方向,快的看不清速度。

一声闷声后,一个黑色身影从屋顶跌落,倒地不起,正是之前袭击夜修澜的人。

白流鱼还没来得及进一步收拾对方,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插入,一个高瘦的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好久不见啊,六弟!”

来人正是策划袭击夜修澜的人夜修琛,夜修琛虽然是庶子,可与夜家嫡子老四交好,说是走狗也不为过,所以在夜家,也算是混的不错,只是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

夜修琛青色华服上佩戴着白玉玉佩,外面披着带毛的大麾,白流鱼觉得不打劫他都对不起自己。

夜修澜对此嗤之以鼻:“我以为是谁,原来是只小狗!”

两人在夜家就不对付,如今隔着刺杀的事情,早就没亲情可言,仇人还差不多。

夜修琛双目猩红,没想夜修澜如今一介布衣,还敢跟他叫板:“夜修澜,如今你不过是蝼蚁,要是跪地求饶,少爷还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要是只嚷嚷几句,白流鱼只当是放屁,可夜修琛不光要杀夜修澜,居然还把目光落到夜星辰身上想要斩草除根。

“这儿子倒是细皮嫩肉”夜修琛话刚完,啪,被白流鱼种入了地里面,准备上前的两个侍卫,被白流鱼一脚踢晕,昏死过去。

白流鱼刚要伸手搜黑衣人身上的飞镖,却被夜修澜拉住:“你想干什么?”

你相公在这,别摸错了人。

白流鱼嫌弃:“别说的这么猥琐行不行?”

又不是什么美人,摸什么摸,搜身还差不多!

夜修澜挑眉,那也不准,两个儿子已经让他不爽,其他人有多远滚多远:“审案是县令大人的事情,不要抢活!”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