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坑货朋友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好好的的逛街,被人破环怠尽,找人贩子的事情迫在眉睫,好节外生枝,没办法把夜修琛一行人送去衙门。陶管没想这暗杀的人如此沉忍不住气,夜间一次失败了,早上,又就不动手。但是夜家的人!么是夜修澜的事情传回家去了?还没等陶管相出个因为然,夜修琛了扯着嗓门嚷陶管没想这刺杀的人如此沉不住气,白天失败了,晚上,又开始动手。。...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97章 坑货朋友全文阅读

好好的逛街,被人破坏殆尽,找人贩子的事情迫在眉睫,不好节外生枝,只能把夜修琛一行人送去衙门。

陶管没想这刺杀的人如此沉不住气,白天失败了,晚上,又开始动手。

还是夜家的人!

难道是夜修澜的事情传回去了?

还没等陶管想出个所以然,夜修琛已经扯着嗓门嚷嚷:“你知道我是谁吗?赶紧把我放了,否则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一个地方小小县令,哪个见他不是低头哈腰,居然敢羁押他,吃了熊心豹子胆,就不怕乌纱帽不保?

看见过横的,没看见找死的,温逐风一脚踹过去,夜修琛在地上缩成一团,还夸张的拍拍裤脚:“是吗,难道你是哪个皇子?”

老子还没显摆家里,你臭屁什么劲,不知道在外靠自己?

难怪白流鱼喜欢用拳头亲自揍人,的确很爽!

夜修琛捂着肚子,狠话不要钱的往外放:“一群蝼蚁,我要杀了你们,杀光你们,我可是夜家少爷,区区县令得罪我,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夜修澜骂人都不带脏字,他兄弟长得丑不说,声音还难听,差别也太大了点吧!

“夜家少爷?”温逐风惊慌失措的用扇子拍拍胸脯,夸张喊道:“真的,我好怕,快来人保护我!”

浮夸表演后,温逐风扔了个白眼给夜修琛,赤裸裸的羞辱。

怕夜修琛被温逐风气得失常,白流鱼抓紧问话:“为什么要杀夜修澜?”

白流鱼带着面纱,夜修琛一时间还没有认出人,还以为是夜修澜哪个相好的,毕竟夜修澜对白流鱼有多嫌弃,他们都知道。

虽然看不清白流鱼面容,看轮廓也知道这人长相不素,越发嫉恨夜修澜一穷二白,还有人相陪。

夜修琛小眼睛折射出恶毒的光芒:“庸脂俗粉,有你说话的份?”

庸脂俗粉?

白流鱼挑眉,她不要脸的吗,明明是小仙女好不好,有眼无珠!

夜修澜让两个孩子捂住眼睛,毕竟白流鱼的结界隔绝了声音,没有隔绝视线,一个水球堵住了夜修琛的嘴巴,水没有太大攻击力,可是足够憋死一个修为不高,挣脱不开的低级星师。。

这空隙,夜修澜还不忘侧头安抚白流鱼:“你是最好看的小仙女!”

白·小仙女·流鱼得意,脸皮堪比城墙,颇为同意的点头:“那是!”

温逐风和陶管……

这两个根本就是来刺激我们孤家寡人的,真没良心。

水中,夜修琛不断掐自己脖子,想要阻止水流灌入,险些掐死自己。

毕竟还要问话,夜修澜也不好真的把人弄死,手一挥,水团消失,夜修琛肚子大了一圈,狂咳嗽不止。

明明刚吃了苦头,夜修琛依旧嘴贱的很:“夜修澜,你有本事休了白流鱼那个黄脸婆,另结新欢啊!”

“你不敢吧,也是,你细皮嫩肉,一直靠女人养……”

“啪”夜修琛飞出去,脸印在墙上,还停留了半秒,鼻梁传来清脆骨折,叮咚,门牙掉了两个在地上,来回转了两圈才停下。

“你才是黄脸婆,你全家都是黄脸婆”白流鱼收回拳头,说话就说话,干嘛人身攻击,她是无敌美少女,黄脸婆什么的,太过分了!

这下你变成平板脸,以后没资格说别人丑!

像青蛙一样趴在墙上的夜修琛缓缓滑落地面,已经发不出声音。

温逐风拿着扇子挡住自己的嘴巴,心中暗道好险好险,果然是女人就会介意别人说他丑,幸亏之前他是背后说的。

夜修琛狗嘴吐不出象牙,夜修澜意兴阑珊:“看来一时半会问不出什么,那就麻烦县令大人收押!”

陶管头疼,说得轻巧,好歹是夜家的人,你扔下麻烦就走,作为朋友,合适吗?

抱着孩子,还要带着夫人逛逛夜市的夜顾问表示,十分合适!

朋友什么的,不就是拿来坑的吗?

仵作进来禀告:“大人,尸体已经埋葬好,没事,我先回去了!”

陶管体谅仵作身体,立马答应:“好”

仵作作揖离开,白流鱼挑眉,这个仵作,又是个喜欢装的?

“他是你带来的仵作?”夜修澜神色有些奇怪,陶管摇头,是上任县令留下的。

“怎么了?”

夜修澜提醒:“他不简单,你注意点!”没等陶管反应过来,两人已经起身离开。

夫妻二人走的倒是潇洒,陶管叹气,挥挥手,让人把夜修琛带下去,如今人贩子的事情重要,夜家的事情,以后处理吧,他也没心情处理这些琐碎事情。

陶管嘱咐下面的人:“一定不能让人跑了,不行,就喂迷药!”

下面的人顿了好久才消化这话:“是,大人”

不过望着夜修琛的惨样,不喂迷药,一时半会,不,两三天,也不一定能醒来。

衙门的书房内,只剩下温逐风和陶管两人。

温逐风用扇子拍拍自己手心,像是才想起一般:“我是不是忘记说,夜家来的是两兄弟,还有个老八夜修炳,听里面的姑娘说,身上带着股阴冷,一看就不好相与,还特别好赌,跟着夜修琛转了一圈,就拉了几人去酒楼,赌了一晚上!”

陶管拆穿温逐风不太高明的伪装:“你故意的吧!”

什么不记得,明明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不说!

温逐风故作严肃摆手:“我是这样的人吗?忘了而已,还听说这个老八年纪不大,却好赌成性,这次年关被送来梧桐镇收账,也是为了躲一些事情!”

赌徒多好,有银子坑。

陶管皱眉,不太赞同:“你要他参加赌局?”

夜家搅和进来,事情会变得更加复杂,一想到里面还有一个金家,算了,债多不愁。

如今他们是夜修澜盟友,迟早要对上夜家,先一步收拾几个跳蚤,也不影响大局。

温逐风笑的不怀好意:“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这么坏?只是不小心透露了消息而已,顺便开了盘!”

“夜修澜赔率居然是一比十!”

以前夜修澜为何总是输钱,温逐风不知道,可是如今的夜修澜,绝对不会轻易输,起码不会在白流鱼面前输!

男人嘛,都要面子的!

温逐风正在为自己的聪明得意,陶管凉凉开口,浇灭一大半火焰:“是吗?夜修澜输的钱都是你的,而且,为了我们的目标,夜修澜也该输!”

“什么!”温逐风跳起来,小丑居然是自己:“完了!”

“你怎么不早说!”

温逐风哀嚎着,风一样的跑出去,不知道现在收盘还来不来得及!

陶管重新拿起信件:你自己思虑不周,还怪别人!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