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不一样的借钱方式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被夜修琛搅了兴致,一家人也没什么心思逛街,反正小孩要早睡起床,该早点儿睡着。白流鱼怕道,而如今他们势单力薄,可扛不起太多摧残:“夜家会有大部队找来吗?”夜修澜非常镇静:“夜家,2018年所以是要换家主,这个时间,没人管我们这些小人物,占时也会管夜白流鱼担心道,如今他们势单力薄,可扛不起太多摧残:“夜家会有大部队找来吗?”。...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98章 不一样的借钱方式全文阅读

被夜修琛搅了兴致,一家人也没什么心思逛街,再说小孩要早睡早起,该早点睡觉。

白流鱼担心道,如今他们势单力薄,可扛不起太多摧残:“夜家会有大部队找来吗?”

夜修澜十分镇定:“夜家,明年应该是要换家主,这个时间,没人管我们这些小人物,暂时也不会管夜修琛!”

夜修琛被派来这里,怕也是某些人为了打发麻烦。

一年时间还长,白流鱼掰着指头算,他们还有时间准备,一年以后,她战斗力提升,抗住一个夜家应该问题不大。

不得不说白指挥天真了,夜修澜的明年,不一定是明年年尾。

翌日清晨,金凤酒楼开大赌局的消息传出去,酒楼一楼大堂,人满为患。

酒楼中间,摆着一张梨木长桌,,一共十个位置,周围用红绸隔开,形成了一段空地。

红绸外面,摆满了凳子,据说,收一两银子一个位置,不得不说,尽管这么贵,还是卖出去不少,没有位置的人,都站着看激情不减。

昨晚飞速赶过去,也没来得及撤盘的温逐风,顶着两只熊猫眼来到夜修澜他们的客房,哀怨地盯着一家吃早餐都毫不客气的四口人。

夜小小咬着肉包,把煎蛋的碗拿过来,护在怀里。

温逐风气得脸都发绿,指头戳着夜小小额头:“小鬼,这是我的酒楼,你是吃的我的东西!”

夜小小眨眨眼,不太确定,扭头问自家哥哥。

温逐风这话也就糊弄一下夜小小,糊弄小人精夜星辰,还差点火候,夜星辰慢条斯理回答:“阿娘说这是公费出行,我们还是吃的自己的!”

公费?

陶管自己都养不起自己,公费个鬼,每次记账,从来不还,他都记累了。

可还是记着,要是哪天陶管发财了,说不定会换呢!

这么复杂的关系,温逐风懒得费唇舌解释,人家大吃大喝,没道理他看着。

这可是他温逐风的地盘,扭头对着外面大喊:“给我来碗牛肉面,只要牛肉不要面!”

“大碗的!”

输人不能输阵!

在夜修澜家输给这两小鬼就算了,在自己地盘还能输不成?

夜小小吃着鸡蛋,好奇的问:“哥哥,只要牛肉不要面的牛肉面好吃吗?”

难得这么长,这么拗口的句子,他小小年纪还念顺了口。

一早上吃一碗牛肉,那得多腻味,夜星辰教导自己弟弟:“不要吃那些奇怪的东西,好好吃鸡蛋!”

“哦”

夜星辰继续诓自己弟弟:“多吃点青菜,吃了青菜力气变大!”

外面人声鼎沸,加上温逐风一早起来垂头丧气,白流鱼预感不怎么好:“你请了很多人来赌这一局?”

温逐风不说话,沉默代表默认!

白流鱼真想剖开温逐风脑袋看看,闹得人尽皆知,怎么套路独眼,控制局面的输赢?

这不是给夜大顾问增加游戏难度吗?

出不了气,白流鱼踩温逐风痛脚:“你知道是你出钱吧!”

真是不怕神仙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尽拖后腿。

要是来的人多,输赢不好控制外,作为庄家的温逐风,这种大赌局,温逐风可能输得倾家荡产,何况他们还有任务在身。

温逐风合掌朝着夜修澜拜拜,目光前所未有的诚恳,比他去庙里拜佛的时候还真诚:“所以夜修澜你一定要赢,我还开了赌盘的,你的赔率一赔二十了啊!”

“兄弟,你一定要赢啊!”

温逐风欲哭无泪,想了一夜都没想到破解的办法,他不想输得只剩下裤衩,然后被迫回家继承家业,一定会被大哥打死的。

听到赔率,白流鱼顿时什么任务都不记得,抓着温逐风肩膀摇晃:“真一赔二十,真的假的?”

夜修澜见此,默默落下兴奋过头的白流鱼,顺带擦擦她的手,不要乱抓别人,脏!

脏?

要是平时,温逐风一定会想干架,如今只了无生趣的点点头。

比起穷鬼,脏算什么!

太好了!白流鱼双眼发亮,拉拉夜修澜衣袖,急切说道:“夜顾问,借点银子给我使使!”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千万不可能错过,变成富婆的绝佳机会啊,感谢老天爷!

夜修澜还没来得及答应,白流鱼自说自话:“不是,那是我们的钱,温逐风,借点银子给我们!”

我们的这三个字,让夜修澜十分满意,也没阻止白流鱼借钱。

温逐风一脸渴望的望着白流鱼,像是见到救世主一般,虔诚万分:“你想……拉低赔率?”

“你真是菩萨转世!”

菩萨才不管赌博,而且谁要拉低赔率,白流鱼跟谁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发财机会。

没有回答温逐风弱智的问题,白流鱼伸出五个手指头晃啊晃:“五千两!”

五千两,一个零头都算不上,怎么拉低赔率?

“你也要赌一把?”温逐风后知后觉,扭头瞪夜修澜,你不管管你媳妇!

夜修澜一脸淡然:“用菜抵!”

温逐风不舍的拿出最后一点银票,递给白流鱼,放佛割肉一般:“不用菜,我要是输得倾家荡产,抵你家一年伙食费!”

凄惨的样子,放佛不是借银子,而是上断头台。

夜修澜嘴角溢出一丝冷笑,给两个孩子做饭,那是责任,喂饱白流鱼,那是自己乐意,温逐风蹭什么热闹?

两个电灯泡不够,还要来第三个?

夜修澜毫不留情的拒绝:“你在开玩笑!”

没他的份,还想借钱?

温逐风硬气回答:“那我不借!”他要去白吃白喝!

要吃霸王餐!

白流鱼笑容满面的活动拳头,讨价还价:“一个月!”

一个月?你怎么不去抢,皇宫御厨都没你家的这么贵!

周身传来极强的压迫感,温逐风一时间居然没有挣脱开,难道是他最近太松懈,灵力运转不济?

白流鱼笑的跟流氓地痞一般,拳头握地咯吱响:“我觉得你还是答应比较好!”

免得受皮肉之苦!

想到云安若的惨样,温逐风;觉得识时务比较好,他绝对不是怂:“我要点菜!”

“地瓜要不要?”白流鱼冷哼,开什么玩笑,她都没混到点菜的地步好不好!

凭什么让温逐风抢先!

夜修澜把荷包递给白流鱼,里面是他们全部家当:“用假名!”

“好呢!”白流鱼最后问温逐风一次,温逐风咬牙,这对夫妻能仁慈一次吗?

为了过年不喝西北风,温逐风只能委屈咬答应:“行,一个月就一个月!”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