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金庞的报复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怎么回事?”金庞回住处,把屋里能摔的全摔了,偏偏一切都安排好好的,为何会出偏差?梧桐县这种贫脊领先的地方,除了温逐风,金庞想不出除了其他人也可以和他侍卫匹敌。底下跪着的侍卫面面相觑,没想一个不不起眼的的小丫头,能阻隔他们灵力,还受重伤了他们,让底下跪着的侍卫面面相觑,没想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能隔绝他们灵力,还重伤了他们,让他们之中好几人,如今都没醒来。。...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106章 金庞的报复全文阅读

“怎么回事?”金庞回到住处,把屋里能摔的全摔了,明明一切都安排好的,为何还会出偏差?

梧桐县这种贫瘠落后的地方,除了温逐风,金庞想不出还有其他人可以和他侍卫抗衡。

底下跪着的侍卫面面相觑,没想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能隔绝他们灵力,还重伤了他们,让他们之中好几人,如今都没醒来。

可这种解释,金庞是听不进去的,他不会相信一个小丫头能抗住他们攻击,但要是真的,那就证明他们几个人没用,也没好果子吃。

最后一刻,明明是金庞自己碰到色子,才会输掉比赛的。

但这些都不能说,说了就是忤逆,更没好果子吃,只能忍!

侍卫齐齐低头:“属下知错!”

“滚去领罚!”金庞气的不行,一脚踢翻一个,捂着胸口,似乎呼吸不过来。

总觉得那一口邪火,在心里烧的他全身都好痛,怎么也找不到出口。

金庞怎么处罚属下,独眼不关心。

他关心的是什么时候可以弄走夜修澜的两个孩子,舵主可说了,船,马上就会来,夜修澜的孩子天资聪颖,灵气浑厚,不可多得,务必这一次要带走。

难道舵主已经见过孩子?

见不见过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弄不走孩子,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独眼斟酌片刻,开口道:“金公子,我们是不是再约一次夜修澜?”

这话,立马捅了马蜂窝,金庞大巴掌扇过去:“今天就是用了你的馊主意,所以我才输得这么惨。”

独眼躲闪不及,一巴掌结结实实,鲜红的五指印,让脸顿时肿的老高,眼里怨恨一闪而过,可没有当场发作。

金庞像是没看到一般,还在发泄自己怒气:“如今他们在酒楼,今晚,我就把人抢走!”

抢?

独眼顾不得脸痛,想要阻止,温逐风还在呢,那小子和县令关系不错的,他如今住在酒楼,抢人会打草惊蛇。

金庞大吼:“那你不会把人引开吗?”

引开?说的容易,最近陶管四处派人巡逻,下手并不容易,他们都收敛了一些,怕惊动夜修澜,让人缩回梧桐村。

金庞心意已决,独眼也没办法改变,毕竟舵主说金公子是贵人,大多时候,要听他的。

独眼捂着脸,再多不甘心,也只好悻悻离开,守在门口的狗子,立马递上烧鸡给独眼:“老……老大,刚,刚……出炉的,热乎乎的,你……你吃!”

狗子望着鲜红独眼五爪印,被惊到:“老……老大,你……你的脸!”

“谁……谁干的,我……我揍死他!”

独眼瞄了一眼里面,狗子指着门内,压低声音:“那……那个,金金公子也……也太过分了!”

何止是过分,独眼都恨不得扇回去,为了大局,他只能忍着。

扒拉下一只鸡腿,独眼恶狠狠咬了一口:“先走!”

金庞要是再掺和下去,到时候就算孩子被顺利带走,功劳也不会是他的。

他要想个办法!

金庞不仁在先,就不要怪他不义,独眼感觉到脸上传来的痛楚,更觉得自己做的对。

有了,温逐风不是和县令是朋友吗?

他知道了,县令不就知道了吗?

狗子提醒:“老大,那……那,那,那不是回去的路!”

独眼拐弯去青楼,温逐风经常去那里,传个信也可以的:“去办点事!”

金庞的打算,大家暂时不知,房间内,萦绕夜修澜周身灵力散去,缓缓睁开眼睛,精光乍现后,恢复温润,返璞归真,如同常人一般。

灵力再次突破,让夜修澜身体轻盈不少。

夜修澜一睁眼,一大两小,动作整齐的拖着下巴看着他,样子颇为喜剧。

夜修澜轻笑下床,内心充盈:“不饿?”

三人异口同声回答,拖着长音:“饿!”

见夜修澜满脸红润,灵力流转流畅,白流鱼也松了口气:“痊愈了?”

夜修澜过去,俯身将白流鱼垂于胸前的青丝挑起,星目中,似乎蕴含千言万语,这日积月累的心动,不知以后自己会如何?

大概会疯魔吧!

可自己却甘之如饴,真是有些不妙。

手上的青丝滑落一部分,夜修澜捏住最后一缕,轻放在唇边,落下一吻。

白流鱼心尖颤了颤,心律有些不正常,绯色悄悄爬上晶莹的耳垂。

刚要抢回,夜修澜已经抢先一步,将鸦羽绕于白流鱼耳后:“突破了!”

这个好消息,让白流鱼把所有事情放到一边,放入一丝灵力探查,夜修澜也没阻拦,相当是自己毫不防备的展现在对方面前,没有极度的信任,是做不到的。

白流鱼眉眼弯弯,也替夜修澜开心:“真的!”

夜修澜不光灵力有所增长,灵脉也在拓宽,以后修炼也不会这么辛苦。

一家人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动筷子,听到屋顶动静,白流鱼眼神一冷。

金庞那死胖子真是没耐心,他体内那把邪火烧的不够旺,还有能力折腾。

天还没完全黑,就派人来找茬,这么迫不及待,不知道打扰人家吃饭会遭天谴的!

“轰隆!”

雷声响起,白流鱼惊讶的看着夜修澜,夜修澜摇头,不是他干的,是真打雷。

他可还没熟练到操控雷电袭击自己住的屋子,而且让自己房间毫发无伤。

“阿娘,打雷了吗?”夜星辰抬头,今年的雷,似乎比较多,还挺吓人的。

听着上面的声音,白流鱼给夜星辰兄弟两盛饭:“打雷下雨,正常,不是饿了吗,吃饭吧!”

帮手来了,不用上去打架!

不过这金胖子这么讨嫌,是差修理,吃完饭要不再去揍人一顿。

帮手?夜修澜挑眉:“温逐风的人?

白流鱼摇头,温逐风没这煞气:“大概是张屠夫!”

这里都能感觉到杀气,张屠夫以前不会是杀手吧!

张屠夫悄无声音立在屋顶,金胖子派来的人,已经找到白流鱼他们所在的房间,准备下药把人掳走。

除了两个小的,还要加上夜修澜。

金胖子今天输得彻彻底底,怎么可能放过夜修澜,想着把人弄过去泄愤!

四人刚要掀开瓦块,还没动手,脖子剧痛,倒的悄无声音。

温逐风飞跃上来一瞧,拍拍胸口,梧桐村卧虎藏龙真是没说差,之前要是真的和张屠夫打起来,还真是胜负难料。

他才刚收到消息,金庞要动手,没想张屠夫一直守着人。

感觉这小子杀人跟杀鸡一样,之前不会是暗卫什么的吧。

张屠夫见人上来,正好懒得管,把人扔给了温逐风,便回了房间陪玉娘。

温逐风叹气,怎么在哪他都是收拾烂摊子的。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