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要出墙?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陶管站起身,舀一瓢水,准备好将两人泼醒:“夜兄如何准备处置方式他们,我抓到的人,大部分出事了了!”除了小部分,更本敢张口,用刑,也不是他的风格!抓到这些突袭的人,对于对方来说,损失并不大,小从小闹,没什么意思,夜修澜一次出手,必然要人家伤筋动骨:“小鱼而陶管抬起手,滴水成线,缓缓浇在两人头上,像是浇花一般赏心悦目:“夜兄有何高见?”。...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78章 要出墙?全文阅读

陶管起身,舀出一瓢水,准备将两人泼醒:“夜兄如何打算处置他们,我抓到的人,大部分出事了!”

还有小部分,根本不敢开口,用刑,不是他的风格!

抓到这些偷袭的人,对于对方来说,损失不大,小打小闹,没什么意思,夜修澜出手,必定要人家伤筋动骨:“小鱼而已,大鱼还在后面,鱼不动,那是饵料不够,更何况,那条鱼,还不怎么聪明,受了挫折,更急于证明自己!”

独眼知晓梧桐村不同寻常,不好干坏事,必定想办法约夜修澜出去,商量孩子的事情。

陶管抬起手,滴水成线,缓缓浇在两人头上,像是浇花一般赏心悦目:“夜兄有何高见?”

温逐风瘪嘴,以前陶管也没这么不要脸,一顿饭就称兄道弟?陶家三公子什么时候这么好结交?居然还问别人意见?

以前他不都是默默拿主意,然后指挥别人干活吗?

夜修澜扭头问白流鱼,兴趣盎然,像是发现了好玩的地方,邀请自己喜欢的朋友一般:“要不要去赌场玩玩?

赌场?

青楼,赌场,糖葫芦三大古代特色,白流鱼当然想去见识一番,见两个孩子一双双乌黑的大眼睛望着她,白流鱼急忙刹车。

去赌场,对孩子影响不太好吧!

三岁看到老,不能做坏榜样!

一瞬间,白流鱼失去涨见识的机会,夜修澜眉眼弯弯,似乎有星辰流转,把嫩滑的鱼丸夹给白流鱼:“那你在外面等我,赢了请你吃大餐!”

夜小小连忙举手发言,生怕大餐没有他:“阿爹,我和哥哥也要吃!”

大不大餐的放后面,白指挥终于机灵了一回,质问夜修澜:“等一下,为什么不是我去,你带孩子?”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生生错过,捞点银子好过年!

夜修澜嘴角笑意逐渐荡漾开,眼内浮光掠影,惑人心神:“因为我是赌鬼,你不是!”

白流鱼……合着说了半天你玩我是吧!

夜大顾问,还能不能认真说点事情了!

怎么感觉这人有向流氓无赖的方向发展?

这对夫妻的互动,让三人都觉得有些奇怪,或许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夫妻。

貌合神离的见过。

针锋相对的见过。

相敬如宾的见过。

相濡以若不的多,也有遇见过。

但都和眼前的两人不一样,心有灵犀,却像是还隔着一层纱,相互打趣,却从来不碰触对方底线,真是奇妙的夫妻,给人感觉一辈子都不会腻。

明明同在一个院子里,这两人的世界,他们却进不去。

翠绿色的葡萄叶间隙中,丝丝缕缕的银色光芒落下,斑驳陆离的光晕打在两人身上,独成一界。

撇下异样的心思,陶管目光垂敛,继续浇花大业:“夜兄要亲自引独眼现身?”

院子中的人,陆陆续续放下碗筷,桌上的汤菜吃的干干净净,碗里的饭,都是一粒不剩,这是对夜大厨厨艺的最大肯定。

夜修澜手中水流冲刷碗筷,不一会,干净如初。白流鱼手中的热气翻滚,碗上滴水不剩,干燥光洁。

这一对夫妻,真是把灵力运用到了极致。

也因为这样,白流鱼他们时时刻刻使用灵力,灵力几乎成为他们身体一部分,所以比其他人运用要娴熟许多。

耳濡目染之下,夜星辰如今擦桌子也不会打水,而是学着使用水灵力侵染抹布。

刚开始水渍大一滩,小一滩,如今已经算得上均匀,夜星辰对灵力掌控,也算是初步入门。

夜修澜对此十分欣慰,开始回答陶管问题:“赌徒,向来是越输越赌,越赌越输,那赌坊都是独眼的眼线,我的动静他他自然会知晓。”

独眼在梧桐村一败涂地,估计现在憋足劲头要打翻身仗,自然会时时刻刻注意夜修澜动静。

没银子,才要卖孩子!

温逐风没想夜修澜如此大方,为了孩子,不惜当穷光蛋:“你要输光所有银子?”

这怎么可能!

他们的银子要留着盖房子,送孩子上学的,哪有闲钱输给别人!

办事出了人,还要出钱,夜修澜怎么可能这么傻:“在下既然是帮官府做事,这赌资,县令大人该如何算?”

不知为何,地上的两兄弟怎么都不醒,陶管也不急,持续浇花动作:“自然算我的!尊夫人和两位小公子也可以住在金凤酒楼!”

梧桐县衙门很穷,确实消耗不起,不过陶管这点小钱还是有的,没有,也可以找温逐风要。

住酒楼?

“持久战?”白流鱼有些为难,家里还有很多事情,庄稼人,耽误不起的。

夜修澜宽慰白流鱼:“不会的,最多三天,我们这么穷,还要回来种地赚钱的!”

这下,白流鱼把心放回肚子,教夜小小练功。

夜修澜和陶管开始商量剩下的细节,务必要把那些人贩子引出来一网打尽。

半个时辰后,基本方案已经定好,在陶管他们临走前,夜修澜慎重交代:“至于那位什么胖子,还希望县令大人好好料理,我可不希望我们一家人被大人物盯上!”

他们还需要时间成长,无论是他,还是白流鱼。

陶管颔首答应:“这是自然,我不会让金家盯着这里的!”

调查到的消息,胖子是金家旁系,名为金庞,这次出来,名义上是收账,实际上怕是来带走孩子的,陶管已经让人监视他。

只是他身边四个护卫灵力高深,不能离太近,如今还没什么有用消息传来。

出门前,白流鱼拦住落后几步的云安若:“云医师,镇上的那家种子店是你家的吗?”

云安若望着有些着急的白流鱼,有事不刚才说,如今单独问他家产,原来,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不能脱俗。

云安若身体微微前倾,诱惑道:“不光是梧桐镇,东榆一大半镇都有我家的店,要舍弃你的穷夫君跟我私奔吗?”

白流鱼身体后退,难以置信的打量云安若:“什么?”

这家伙脑子进水了吧!

云安若压低声音:“看在你有几分姿色的份上,本少爷可以让你当个妾,放心,就算是本少爷的妾,也不会让你干粗活的,端茶倒水更不用,有的是丫鬟伺候!”

夜修澜出战在即,自然保命的东西越多越好,白流鱼忍了忍火气:“不是,我想问问你家有没有冰丝绒?”

云安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冰丝绒?”

有代沟,沟通起来真是费劲,还是夜修澜好,不说都懂!

白流鱼耐着性子继续问:“就是玉娘中的那种东西!”

冰丝绒稀有,但云家这么大的店子,就算没有成品,说不定还有种子!

云安若神色不明,那东西一般人都避而远之,白流鱼一个火系星师问来做什么:“你想要那个干什么?谋杀亲夫?”

要真是这样,那还挺有趣!

谋杀你妹,你脑回路能不能正常点!

白流鱼舌尖抵了抵牙齿,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再不笑,她怕自己动手:“不是,想要借助冰丝绒的药力,试试能不能催生冰系!”

云安若不屑一顾,脸上写满你就是毒妇,不要做无谓遮掩:“呵,谋杀亲夫何必说得这么委婉,灵根天定,谁能催生!”

这医师不会是假的吧!

水系催生成冰系都不会?

终于找到发泄口的云安若喋喋不休,把女人贬的一无是处:“你们女人真是个个心思歹毒,爱慕虚荣,水性杨花……”

这小子越说越起劲了是吧!

三人到了马车边上,温逐风摇着扇子看的津津有味,对着夜修澜挤眉弄眼:“哦,你家夫人这是要当着你的面爬墙?”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