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不要欺负老实人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马车快到梧桐县的时候,云安若肚子依旧残留物那股火辣辣的痛,吃了药,也难以彻底消除,终归是没忍着:“你们说夜修澜究竟看中了她什么?”这么暴力就怕被休?较为明显,夜修澜对白流鱼,比对分析自己不上心太多,就算缸瓦管跟他说药星宫的事情,他但是在乎,也只叮嘱大家切记对可云安若对着白流鱼无礼几句,他却一定要人道歉!。...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85章 不要欺负老实人全文阅读

马车快到梧桐县的时候,云安若肚子依旧残留那股火辣辣的痛,吃了药,也无法消除,终究是没忍住:“你们说夜修澜到底看上了她什么?”

这么暴力不怕被休?

明显,夜修澜对白流鱼,比对自己上心太多,哪怕陶管跟他说药星宫的事情,他虽然在意,也只嘱咐大家不要对白流鱼多说,并没需求帮助。

可云安若对着白流鱼无礼几句,他却一定要人道歉!

好歹曾经是世家公子,见过美人应该不少,怎么就在白流鱼这歪脖子树上吊死?

以夜修澜的潜力,以后不愁没有漂亮温柔的妻子。

温逐风想到利用赌局赚钱的法子,心情颇好,火上浇油道:“能打!”

一想到这个,云安若觉得肚子更痛:“闭嘴!”

白流鱼级别比他低,就算他不常用灵力战斗,也不该还没冲散她的灵力啊,何况他还服用了清心丸。

温逐风幸灾乐祸:“啧啧,我觉得可能不是灵力,怕是你肚子穿了,毕竟白流鱼是能直接把人种地里的狠人!”

没一句人话,云安若觉得下药下得太轻:“你觉得哑巴的时间不够长?”

你自己造的孽,还不能说!

不能说话的滋味不好受,温逐风转移话题:“不过夜修澜也挺能忍,穷乡僻壤也住的下去!”

“那样日子不好吗?”陶管望着外面一闪而过的树木,语气中透着一丝羡慕:“妻儿都在身边,其乐融融,齐心协力发家,没有那些乌烟瘴气的事情搅乱心思!”

“倘若有朝一日,我能过上这样的生活,我也开心!”

世家弟子的确光鲜,可多少身不由己!甚至有人还成了牺牲品,比如云安若的姐姐!

寂静流淌开,其余两人若有所思,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农家生活么,偶尔远离硝烟,似乎也挺不错。

温逐风拉长声音,大家以为他有什么高见要发表:“我觉得起码要带个厨艺跟夜修澜相当的厨子!”

你跟夜小小才是亲兄弟,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吃!

“想蹭饭就直说,你就不怕被白流鱼打残废!”

这一拳头,云安若刻骨铭心,估计一辈子都会记得!

温逐风实话实说:“那是你嘴贱,白流鱼相比之下,还是挺好相处的!”

世家小姐脾气大着呢,要是听到云安若的那些话,少不得家族扯皮,哪会是一拳头能了事!

前提是不抢她的肉!

见两人又要掐架,陶管悠悠开口道:“夜修澜看上的人,自然不可能是凡人,独眼从我手里一再逃脱,却没在他们夫人手里占半点便宜,安若,不要小看他们夫妻,也不要小看他们夫妻中的任何人!”

夜修澜依仗的可不只有种植师这个身份,更为可怕的是那深不见底的心思,要是不注意,真的怕是卖了也会给他数钱。

至于白流鱼,看着大大咧咧,武力高强不说,陶管一直在意她养的那只纯黑的鸟,那绝对不是普通的乌鸦,只可惜家里还没传来消息。

温逐风双手枕着头,望着马车顶部:“知道他们不是省油的灯,还让赌局设在我酒楼,我不管,到时候白流鱼要是打坏东西,你可要赔我!”

陶管言简意赅拒绝:“没银子!”

温逐风……

他还没开始养自己夫人,就要先养陶管是吧!

衣服实在太多,柜子塞不下,只好把孩子现在能穿的衣服挑出来,其余的塞入杂物房先放着。

白流鱼伸个懒腰:“终于弄完了,我的老腰!”

说完还夸张的捶捶自己的腰,像是老太太一般!

以后玉娘可千万别买什么衣服了,真的没地方放!

夜修澜伸手刚要给白流鱼揉揉:“累?”

白流鱼如临大敌的跳开,她就随口说一句而已,夜顾问放在腰旁边的手太热,似乎都要灼伤皮肤,让人心悸不已。

夜修澜笑着收回手,调侃道:“看样子是不累,可惜,我按摩手艺还是挺不错的!”

上当的白流鱼瞪回去,就知道夜大顾问没那么好心。

打架都不会累,何况是整理一下衣服。

想着之前和云安若的对话,白流鱼觉得以后还要更加谨慎:“这世界不知用水系催生冰系啊?”

外来人口白流鱼,今天差点就露馅!

末世研究灵力的极限用途,是为了活命,东榆并没有如此迫切的需求,不知十分正常。

夜修澜倒是不担心陶管他们多想:“觉得我们异想天开而已,他们不会多留意的!”

毕竟是以前没有接触的知识,别人说一句,也只会当玩笑听。

相比之下,夜修澜更担心山上发生的事情:“在山上遇到了什么?”

之前有人在,不好问,如今碍眼的走了,夜修澜自然要问个清楚。

白流鱼简单把山上的事情说了一遍:“是不是很奇怪?梧桐山火气那么重,怎么会有冰属性的东西存在?”

冰火不容,要同时存在,除非谁也奈何不了谁!

梧桐山真是让人好奇啊!

见白流鱼眼珠子乱转,夜修澜立马打消她念头:“总有一天会弄清楚的,暂时不要冒进,先准备独眼的事情!”

见白流鱼不太上心,夜修澜耳提面命:“白流鱼!”

梧桐山,加上小黑,都太过诡异,如今不是深入的时候!

“好吧!”

白流鱼悻悻然答应,想着那东西比冰丝绒只好不差,绝对可以帮夜修澜凝水成冰,可惜太厉害,她什么都没弄到!

只能改天上街的时候,去种子店问问有没有冰属性的种子,大不了让夜修澜自己养!

云安若这个假东家,问了也是白问,以后希望他绕道走,否则见到那个中二,她还会手痒!

夜修澜牵着白流鱼出了房间,好奇问道:“你就只给了云安若一拳?”

说道这个,白流鱼就可不乐之,她可是刑讯小能手:“呵呵,还是夜顾问了解我,他要是老老实实,不喝酒不吃药,也就像是辣椒水倒在皮肤上,辣半个时辰!”

“他是医师,自然会吃药!”

“所以,可能要辣一天!”

恶作剧成功的白流鱼笑的像是偷腥的猫,整个人散发无限火力,宛如小太阳一般,熠熠生辉,让人移不开眼睛!

为可怜的云医师默哀三分钟!

不过也是他自找的!

所以不要欺负看起来老实的人,现世报很快!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