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与人共白头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是彩虹坡的经典作品。武力爆表女主X腹黑款款深情女主复活在星炎大陆后:一亩薄田;两个小萌娃;三观偏差;四邻很合;五族不认;这些,对于白流鱼指挥官都也不是事,拳头能问题。可一同回来的不太干掉夜修澜,分她的肉,分她的床再说,竟然还想分她的人生,要一同白头偕老!夜修澜摆出聘礼:小萌娃两个,良田万亩,鸡鸭鹅成群结队,牛羊马无数,加上一个英俊美食家,嫁不嫁?白流鱼托着腮帮思考:地主,好像能嫁!一家人只想种地当地主,怎奈风大,秘密捂忍不住!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下面等的坐立难安的玉娘赶忙站出来,走入张屠夫,急切的上下上下打量:“忠哥,如何?没伤吧!”张屠夫摇摇头,庄严肃穆的脸上很难得温柔如水:“我没事儿,温碧影有派人保护好他们,切记怕!”玉娘拍了拍胸口,把心放回肚子:“那就好!”张屠夫低下头,不知道是也不是云安若的药起了打量眼前无一处不精致,也无一处不吸引他的人,张屠夫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密闭的空间,有些性感:“喜欢孩子?”。...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小说-第107章 与人共白头全文阅读

下面等的坐立难安的玉娘急忙站起来,走向张屠夫,焦急的上下打量:“忠哥,如何?没受伤吧!”

张屠夫摇头,肃穆的脸上难得温柔:“我没事,温逐风有派人保护他们,不要担心!”

玉娘拍拍胸口,把心放回肚子:“那就好!”

张屠夫低头,不知是不是云安若的药起了作用,还是玉娘最近心情好,苍白的脸色,红润了不少。

打量眼前无一处不精致,也无一处不吸引他的人,张屠夫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密闭的空间,有些性感:“喜欢孩子?”

因为不能给你生,所以很喜欢!

玉娘仰头,伸手摸了摸张屠夫络腮胡,不知不觉中,这人已经守护了她十年之久。

中了冰丝,她从云端跌落,生命所剩无几,被所有人放弃,父母,兄弟姐妹,没有一人爱护,怜悯她。

唯独张屠夫,舍弃好不容易得来的荣华富贵,陪自己躲在这小村庄,了却残生,一直不离不弃。

以前玉娘多是感叹自己运命不济,如今,她觉得自己所有不幸,都是为了遇到这人。

玉娘目光温柔如水,注视着眼前的男人:“等我身体彻底好转,我们就成亲好不好?”

吃完云安若的药,想来明年就可以恢复。

“真的?”张屠夫握住玉娘的素手,欣喜若狂,还以为他还要等很久。

玉娘思虑太多,感情的事情,总会有些回避!

而他,舍不得逼她。

如今玉娘松口,张屠夫欣喜若狂,心花怒放,放佛是漫天大雪中,遇到了春暖花开。

又像是大冰天,泡在温泉里面,浑身舒畅,每个毛孔都舒展开。

“嗯”玉娘轻轻颔首,灿如桃花:“今日,夜修澜赌局要是失败,会一无所有,我都十分担心!”

“唯独流鱼,从头到尾,都不曾放在心上,说喝西北风也有人陪,挺不错,当时,我就想到了你!”

“想着,不论我是什么样子,你都愿意陪着我的,其余都是身外之物,千金易得,难买有情人!”

心结打开,玉娘豁然开朗,再也不回避她和张屠夫的感情。

只想一生一世一双人!

张屠夫抱着玉娘,转了好几个圈圈才停下:“玉娘,我好高兴,好高兴!”

他以后可得要好好感谢夜修澜夫妻,不光帮他们找到了医师,还成了他和玉娘的红线。

见顶天立地的张屠夫傻得想个孩子,玉娘热泪盈眶,恨自己没有早些开窍,轻轻抱住这个满心满意都是她的男人,轻轻说道:“傻!”

一句话,包含万千!

无论以后风雨如何,玉娘都决定好好陪着这人。

张屠夫幸福的憧憬着以后的生活:“我们到时候在梧桐村成亲吗?”

“请村里的人都来喝喜酒?”

“给夜修澜夫妻包个大红包?毕竟他们家都喜欢实在的东西!”

玉娘轻声答应:“都随你!”

一夜无话,白流鱼推开窗棂,窗外,飘着鹅毛大雪,像是一团团小小的棉花!

纯白的雪花,白流鱼已经很久没见,兴奋的像是孩子,扭着身子,对着夜修澜连连招手:“夜修澜,下雪了,下雪了,快看,快看!”

说完,还伸手去窗外接雪花,六菱形的晶体落到手心,晶莹剔透,格外漂亮。

两个孩子也飞快跑到窗边,对着大雪,面色各异。

夜小小呵呵的伸手抓雪,一个人也玩的开心,夜星辰拉住弟弟,别让他滚出去,对于弟弟和阿娘的表情十分不解。

弟弟这么兴奋,可能是忘记雪的样子,阿娘为何也是一脸惊奇,像是没见过雪一般。

明明以前,阿娘见到雪都很烦躁,因为下大雪,大雪封山,意味着阿娘无法上山,他们极有可能会挨饿!

难道是因为今年他们有吃有喝?

这个雪天,他们有菜,有米,还有肉,还有碳,不用挨饿,更不用挨冻。

他可以在家学字练字,弟弟可以吃着肉蹲马步,阿娘也可以趴在窗口,数着外面的紫珠葡萄,和小黑聊天。

如此想着,夜星辰也溢出笑容,也觉得弟弟递过来的雪花没那么讨厌!

夜修澜站在白流鱼身后,高大的身影,完全把人拢在了怀里,双手从白流鱼腰间伸出去,远看,就像是把人抱在怀里一般,轻声问道:“喜欢?”

当然喜欢,这雪不仅仅意味着是雪,还象征太平年月。

好久没见过这么纯洁的雪,白流鱼把一片完整的雪花放入夜修澜手中,仰着头问:“是不是很漂亮!”

雪花再漂亮,也比不上怀里令日月暗淡的殊色!

古人说,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不过夜修澜想要的是,今日同淋雪,他日共白头!

从此生生世世都如此!

夜修澜拨动白流鱼手心的雪花,声音缠绵缱绻:“有人说,接住初冬第一片雪的有情人,会不离不弃,相伴到老!”

他想要天长地久,也想要朝朝暮暮,日后沽酒煮茶,都希望这人在身边。

白流鱼又接住了一团雪花,芙蓉面上,笑意盈盈:“呵呵,夜顾问,你什么时候也相信天意了?”

还是单纯文艺一把?

夜修澜捏着纤纤玉指,柔声问道:“你觉得不对?”

见夜修澜问的认真,白流鱼歪头,思索了片刻:“祈求天意,还不如靠自己!”

末世开始的那一刻,白流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她已经放弃向神明祈祷了,她只信自己,为此也竭尽全力。

以前夜修澜也不信,可是遇到白流鱼,在新的世界阴差阳错成为夫妻后,他已经敬畏了不少:“人要努力,祈求也会加分不是。”

有时候,再怎么努力,他们可能也会天各一方,要不是缘分,他们怕是没有机会,再遇到对方,所以夜修澜才会敬畏,才会感激。

白流鱼对于人性,却不是那么信任,见过太多誓言抵不过现实。

彼此约定一生,却太多人中途变卦,不记得山盟海誓。

光凭一人努力向前,接住再多的雪也没用,雪始终要落地,要消散,承载不了太多的愿望。

夜修澜张开手指,五指穿过白流鱼的指缝,双双交握在一起:“不过你说得对,靠人不如靠己,比如现在,我不松手,你就逃不掉!”

感受着不一样的温热干燥,白流鱼久久不能回神,迷失在这美好感触中。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