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可以吻你吗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伏狼族王帐。“大祭司,你那真信那飞鹰族父子的话,我相信人域的不存在?”挂好云夜明脱掉的兽皮斗篷,星月倒了杯热水端给云夜明。那萧关逢所言真的令人匪夷所思,北野诸多氏族王廷羊皮卷上,从来没有详细记载过北野之外的人族。在他们的认知里,北野是全部世界。有大蛮“大祭司,你当真信那飞鹰族父子的话,相信人域的存在?”。...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12章 可以吻你吗全文阅读

伏狼族王帐。

“大祭司,你当真信那飞鹰族父子的话,相信人域的存在?”

挂好云夜明脱下的兽皮斗篷,星月倒了杯热水端给云夜明。

那萧关逢所言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北野诸多氏族王廷羊皮卷上,从未记载过北野之外的人族。

在他们的认知里,北野就是全部世界。

有大蛮泽人、有凶兽、有比天高的雪山,雪山那头是无边际的海域。

但海的那边有什么呢,他们不知,因为从未有人渡过那片海,也未有人从海那边来。

“我愿意相信他所言,真有人域存在,那样小迟还有希望。”

云夜明边说边朝主位的虎皮椅子走去,放下水杯,等到星月也坐定,才说出自己的理由。

“星月,我们都太粗心了。

北野,三千多年前就来了外人,只是这外人太过孱弱,让所有大蛮泽人都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飞鹰族人?”

三千多年前,突然出现一群蚂蚁一样弱小的人,像野狗一样游荡在北野。

他们身材修长、长相出众、心思细腻,和北野人的粗放完全不同,但他们实在太过渺小,随随便便就能将其拿捏。

所以,他们沦为北野氏族王庭里的禁脔玩物,和免费劳动力,被奴役了两千多年,直到一千多年前才正式成立自己的部落。

但飞鹰族依旧是北野最微不足道的存在,需要年年向大氏族进献大量凶兽内丹和年轻男女。

即便身为一族之长的萧时清,也保不住自己最爱的儿子。

“嗯,我看到了那萧少主身上的咒印,不属于北野任何一个氏族。

施咒之人的能力,远在你我之上。

加上从天而降的神秘巨鼎。

我相信,大蛮泽之南,凶兽森林的另一边,越过海域,一定存在与我们走着不同道路的人族。

他们之中,或许真的存在能够解救我女儿性命的大能。

况且——

让小迟早些离开,也好。”

‘这样她的女儿就不必面对亲人逝去的痛苦。’

云夜明眸中深沉的母爱,在火盆中熊熊燃烧的火焰映照下,变成绵长的盼望。

盼望自己的女儿,化险为夷。

星月从云夜明大帐离开时,夜已深沉,染上了刺骨的凉意,她拉上兽皮斗篷帽子,疾步在银白清辉下。

路过少主大帐时,不自觉顿住脚步看了一会儿。

‘少主怎么还没有休息?’

似是窥见到什么隐秘一般,星月露出一个吃瓜成功的笑容后,大步朝自己毡帐走去。

而被吃瓜的某人,此刻正躺在她的软榻上,辗转难眠。

短短几日,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曾一度以为,这辈子是老天爷对她的补偿。

她是北野第一氏族唯一的少主人,有忠心耿耿、誓死追随的族人。

她只需要活着,作为一族希望活着就好,自然有人替她冲锋陷阵、开疆拓土。

有阿妈在,她可以得到她想要的一切,哪怕是天上的星星,阿妈也会给她摘下来。

大权在握、美人在怀。

她以为,她将在无所事事的享乐中度过余下的六七百年。

然而,她要死了。

于她来说没什么,但对伏狼族、对阿妈来说却是灭顶之灾。

所以五日后,她必须踏入人生的另一个篇章,去寻找生机。

她不知道那是哪里,是俗世凡尘,还是神魔鬼怪,又或者干脆冲出星际。

她不知道,但有一个人知道。

况且,还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办。

云迟抓起枕头上的火凤凰内丹,揣入怀里,帐内瞬间暗淡下来。

半个时辰后……

云迟登上一座小山头。

没错,还是大祭司云夜明上门女婿萧关逢毡帐紧靠的那个小山头。

她摸到萧关逢的帐内,发现空无一人,而歇在的隔壁帐中的侍女一问三不知。

巡逻的侍卫告知她萧关逢来了这座小山头。

所以,她来了。

云迟觉得,月色下的萧关逢是最珍贵的。

在清冷明净月辉修饰下,他的面容静谧如初雪纷飞,腰身婉转比秋露更缱绻。

月明草香意浓,公子佳人相顾,浓重夜幕也描绘出些许浪漫的意境。

置身其中,流连忘返。

云迟想,如果萧关逢不是出现在月色里,她一定不会疯狂到为了一个人去讨伐一个部落。

这样美好的人,这样美好的景,任何爱美之人必然不忍惊扰。

但她是云迟,她抓他来,不是为了欣赏,而是得到。

“萧关逢,我有一件事要问你,十分重要。”

云迟快步走到萧关逢身前,打断他的一方宁静。

似曾相识的一句话,萧关逢还记得她的恶作剧,默默后退一步,直视着云迟的眼睛里,不起半点涟漪。

“哈哈哈,你在怕我吗?”

他后退一步,她便上前一步。

“怕我吃了你吗?”

他转身,她便绕半圆重新站到他面前,保持抬头就能吻到他的距离。

“你可以同我说说人域,说说那口砸坏我的鼎吗?”

“不能。”

萧关逢的声音又低又冷,像万里深海底卷起的漩涡,让每一个深陷其中人,绝无生还的可能。

“你可以同我说说飞鹰族吗?”

“不能。”

“你可以同我说说你自己吗?说说你为何生成这副模样,又拥有这样的声音?”

萧关逢千尺寒潭一样的眼中,结了冰凌,云迟知道他不喜欢这个问题,所以他不回答。

她也不恼,依旧笑容满面。

从小驯狼训狐的云迟,有的是耐心。

“那你可以同我说说我吗?说说你是讨厌我,还是……喜欢我?”

他又往后退,云迟再接再厉、步步紧逼。

“哈哈哈,看来是喜欢我了,不然你躲什么。”

萧关逢停止后退,把脸别向一边,不愿与她对视。

“你不愿同我说,那我只好同你说了。

你们飞鹰族,本就是人域来的,对吗?

被放逐至此,还是逃命而来呢?让我猜猜,嗯——”

云迟右手握拳撑住小巧圆润的下巴,做思考状,片刻之后,她又绕到萧关逢正面,与他对视。

“我猜你们是逃命而来。

三千年了,一直没有放弃重回人域,但是你们回不去。

你费尽心机带我去人域,又是为了什么呢?

可别告诉我,是为了让我阿妈替你们培养什么大祭祀。”

听到她如此说,萧关逢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些别样的神色,像是探究,又像是冷冽的冰刃。

但云迟不在乎,她只是要他眼里起波澜,至于波澜里是善是恶她才不在乎。

“哈哈哈,终于有反应了么。

如果我说,我不愿随你去人域,即便死也不去。

你会生气吗?”

“不会。”

萧关逢知道,云夜明和伏狼族不会让这一线生机溜走,云迟更不会放弃求生。

“不生气吗?

那如果我说,到了人域,我会告诉某些人,比如你的仇人,或者你惧怕的人,在汪洋的另一头,有片叫做北野大蛮泽的地方,生活着萧家人。

你也不生气?”

萧关逢倏然紧握左手,眼底寒潭彻底结冰,射出杀意,但言语却依旧平静。

“在这之前,我会杀了你。”

“哈哈哈,很好,原来冷静自持的萧少主也会生气呢。

放心,我对你带我去人域的图谋不感兴趣,也对你的仇恨不感兴趣。

不会碍你任何事。

怎么样,我对你,够不够好?”

萧关逢眼中的杀意褪去,彻底变成两汪疑虑化成的深海。

“云迟,你到底,要干什么?”

在云迟的印象中,这是萧关逢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好像——

也没什么特别惊艳的感觉。

她还是更喜欢他喊她‘云少主’。

只见她踮起脚尖,欺身上前,嘴唇几乎要碰上他,月色十分明朗,她将他眼里的波澜看得一清二楚。

这双死水造就的寒潭深眸,她偏要叫它流动起来。

云迟瞪着一双圆鼓鼓的杏眼,轻笑一声,属于女子独有的气息毫无征兆钻进萧关逢的鼻腔。

她此时的气息不急不缓,甚至有些温吞暖意,与她霸道的行径形成强烈反差。

“看不出来么?

——我在引诱你。”

云迟停顿了一下,直到两个呼吸结束,声音愈加低沉沙哑,带着诱惑,继续道:

“我想知道,你的唇,是不是也是淡淡的青游草味道。”

银灰月光穿过额间的夹缝,落在萧关逢的鼻尖,泛着晶莹,投下阴影掩在他的嘴唇上。

云迟看不见他的唇,鼻尖晶莹也笼罩在一层银灰迷雾里。

他身上淡淡的青游草香,蒙了深夜的寂静,变得好浓郁,发出致命的缠绵邀请。

“萧关逢,我可以吻你吗?”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