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碧海万顷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阿……妈……”迷迷糊糊中,云迟嘴里低声喃语着,身体被陌生的粉身碎骨之感被囚禁在一片幽暗中,争扎许久才获得新生黑暗。恍惚看见了八匹白色巨狼带动板车,在北野荒原飞驰,远远超过由此可见板车上拉的是一名女子,但容貌何况模糊不清不清。那女子的气息让她倍感温暖、安全,便忍恍惚看见八匹白色巨狼拉动板车,在北野荒原疾驰,远远可见板车上拉的是一名女子,但容貌尚且模糊不清。。...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18章 碧海万顷全文阅读

“阿……妈……”

迷糊中,云迟嘴里轻声呢喃着,身体被熟悉的粉身碎骨之感囚禁在一片黑暗中,挣扎许久才重获光明。

恍惚看见八匹白色巨狼拉动板车,在北野荒原疾驰,远远可见板车上拉的是一名女子,但容貌尚且模糊不清。

那女子的气息让她感到温暖、安全,于是忍不住飘向女子,却在看清女子面容后,吓得倒退三步。

女子面容平静,嘴角带有一丝满足的微笑。

女子的面容她再熟悉不过,那是她的阿妈——云夜明。

“阿妈,阿妈……”

她紧紧跟在板车后面,声嘶力竭呼喊着,但板车上女子始终不曾睁开双眼,撒腿狂奔的巨狼也曾停下脚步,不知道跑了多远,女子终于从板车上滑落,在半人高的草丛中滚了两圈,身上包裹的狼皮被甩落,露出女子一丝不挂的娇躯。

不多时,一群赤眼妖猪围拢过来,目露凶光,满嘴哈喇子的血盆大口不断左右磨着獠牙,虎视眈眈盯着云夜明。

“不要,不要过来,阿妈,阿妈。”

心里想着一定要保护阿妈,决不允许赤眼妖猪靠近她半步,云迟不顾一切冲过去抱住云夜明。

却在抱住云夜明瞬间,一股淡淡青游草香扑进鼻腔,眼前的云夜明化成萧关逢俊美的脸庞,野草地也变作她少主大帐中的狐毛软毡垫。

‘还好,是梦,阿妈没有死。’

云迟小手拍了拍胸脯,长舒一口气,接着迎上萧关逢柔情似水的目光,心中犹疑不止。

她想不通冷若冰霜的萧关逢是何时,又是如何跑到她榻上来的,还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她,一副任君采撷的可爱模样。

‘难道是害怕我将他兄长也捉来,所以妥协了?’

不管了,美色当前,她才不要做“女版柳下惠”。

“萧关逢,你是在引诱我吗?你知道的,我定力很差。”

时不我待,云迟饿虎扑食般扑进萧关逢怀里,上次饮茶时蜻蜓点水的吻,她都没来及尝出味道,这次一定要好好品尝。

唇瓣相触,冰凉清爽,薄薄的但很柔软,嗯,和她想象中一样,他的唇也是浅浅青游草味道。

……

渐渐地,她觉得有些头晕,好像有些醉了。

‘萧关逢的唇竟然比五十度烈酒还醉人,失策了。’

她在彻底昏睡前,对着他的颈窝深深哈了口热气,“萧关逢,我醉了,先睡会儿,接下来的工作交给你吧。”

这一觉睡得很沉很香,天好像很亮堂了,隔着眼皮都觉得晃眼。

‘该对萧关逢说点什么呢?’

针对这个问题,云迟闭着眼睛思考了好一阵,直到认为脑中即将吐出的甜言蜜语足够真诚才缓缓睁开眼睛。

“啊!”

云迟被眼前放大的俊脸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以最快速度坐起身来,并朝后挪了挪屁股,满脸错愕。

“小石头,怎么是你?”

“不是我是谁,小迟,你昏迷了一天一夜,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遇上雪崩已经是昨日下午的事儿,自己被飞石击中头部,今早才醒来,却见云迟还处在昏迷中,而萧关逢在不远处背靠船身不知是昏迷不醒还是闭目养神。

她记得自己被暴雪扫飞在船头,一阵头晕目眩后,翻江倒海、蚀骨灼心的疼痛席卷而来,不多时自己便神志不清,好像是昏睡过去,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

抬起还有些疲惫的眼睛四下扫了一眼,看见萧关逢双目紧闭,似在睡觉,云迟不禁抽动两下嘴角。

‘看来是梦中梦。’

梦的后半段,还真是——

回味无穷!哈哈哈。

迟早有一天,美梦必然成真,萧关逢,给本少主洗白白等着吧。

迎上星石担忧的眼神,云迟心中一软,“我没事。”

站在舟边,向后望去,苍狼雪山耸立云霄,他们已经出了北野地界,行在另一片不太辽阔的草原上。

之所以说不太辽阔,是因为前方不远处,一块从天而降的巨大屏障横在草原上,像一张飘荡在天地间的巨大烟棕纱幔。

能感受到烟云飞舟此刻火力全开,像一道星光划过,冲进纱幔之中。

在外看薄如蝉翼的轻纱,烟舟足足飞了半个时辰,纱幔的另一侧则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腾天巨浪,组成一幅水天相接的壮阔画面。

等到烟舟穿过海浪,眼前豁然开朗,茫茫海域,一碧万顷,平静且深邃。

再回头时,也是一望无际的碧绿海域,全然不见如山海浪、纱幔屏障和苍狼雪山。

“你确定,你不是人贩子?”云迟扭头对不知何时站在右手边的萧关逢发出灵魂一问。

萧关逢显然没有理解“人贩子”为何意,故此朝云迟投来一个问号脸。

“我的意思是,三年后,你确定咱们还能找到回家的路?”看着前后左右、东南西北一模一样的海域青天,云迟表示深深怀疑。

“且往前看,归途不远。”萧关逢无波无澜的眸光投向远处。

人域,萧关逢回来了。

天,该变一变了。

在烟云飞舟穿越连天巨浪抵达另一片土地时,北野大蛮泽峡谷以南,凶兽聚居区。

八匹高大威猛的白色巨狼,拉着一辆豪华板车朝凶兽森林奔去。

峡谷以北,十几万伏狼族人,在悠远低沉的号角声和凄厉哀伤的狼嚎声,以及滚滚狼烟见证下,单膝跪地,右拳抚胸,目光久久望向峡谷以南。

北野第一氏族送别了他们的首领大祭司,也迎来新的主人——云迟。

板车随风奔向远方,车上之人,眉头舒展、面带安宁,早该在几日前就死去的云夜明,硬是撑着一口气,看着她最爱女儿奔赴另一段人生。

盼望那是一段花开满地、绚丽多姿的美满人生。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