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初抵上行界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人域,凌剑宗,浮云谷,炼药房。一名花白长胡子矮胖老者四仰八叉瘫在丹房正中,嘴里不断地轻声嘟哝:“灵儿,我的灵儿,你上哪儿去了呀,呜呜~,爹爹好想你,我的心肝灵儿啊,呜~”,眼角三条深沟眼纹看不见一丝雾气。哭技拙略,不亚于勾栏瓦舍嫖客嘴里的蜜语甜言一名花白长胡子矮胖老者四仰八叉瘫在丹房正中,嘴里不断低声嘟囔:“宝儿,我的宝儿,你上哪儿去了呀,呜呜~,爹爹好想你,我的心肝宝儿啊,呜~”,眼角三条深沟眼纹不见一丝雾气。。...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19章 初抵上行界全文阅读

人域,凌剑宗,浮云谷,炼丹房。

一名花白长胡子矮胖老者四仰八叉瘫在丹房正中,嘴里不断低声嘟囔:“宝儿,我的宝儿,你上哪儿去了呀,呜呜~,爹爹好想你,我的心肝宝儿啊,呜~”,眼角三条深沟眼纹不见一丝雾气。

哭技拙劣,堪比勾栏瓦舍嫖客嘴里的蜜语甜言,偏偏围其左右,居高俯视的四五名凌剑宗长老耐心十足,不敢怠慢丝毫。

“好歹一宗长老,掌一方山谷,哭哭唧唧,成何体统。咳,咳咳。”

说话的乃是凌剑宗宗主剑行舟,面貌干净偏白,身姿挺拔端正,仙风道骨中染几分沧桑病态,一句话完必要掩嘴咳嗽两声。

身形、神态、样貌、声线,不过三十出头,却是当今人域最老的老者,如假包换,不多不少将将三万五千寿岁。

“宗主,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五长老桐玲眼睑上挑,扭头瞪了眼剑行舟,纤白素手从地上老者胸前一下一下抚过,替他顺气,“四师兄,咱不理他啊,不哭,不哭。”

“啊~五师妹,还是你贴心,不像某些人,除了灵丹就是灵草,何时关心我持药幼小脆弱的心灵,五师妹,抱抱,呜呜~”

躺在地上的四长老持药伺机抓住胸前盈盈小手,借力坐起搂住桐玲,两颗眼珠子来回上瞟,有些佝偻的肩背偶尔抽动两下。

雪鬓霜毛的持药搂着女子年轻娇美的身躯,怎么看都有点为老不尊,桐玲嘴角微抽,但一想到自个儿峰头那一双双泪眼朦胧饱含期待的无辜大眼。

忍了,不能忍也得忍。

“四师兄乖,咱哭够了就干活,好不好?”

灵丹断供大半月,灵兽峰上嗷嗷待哺,等待灵丹开智的孩儿们已经从峰头排到峰尾,再不派给灵丹,莫说灵兽,就是弟子们也能把她门前石砖给跪出两个窟窿。

眼看好白菜都快让猪拱臭了,剑行舟身旁男子实在忍无可忍,冷哼一声,一把揪起持药,厉声威胁:“立刻,马上,生火开炉!”

男子鹤发童颜,眉宇间干净利落,可惜苍老沙哑的嗓音出卖了真实年龄,此乃凌剑宗二长老——上秋峰主人叶阳。

“不开,不是乾坤炉不炼丹,没有乾坤炉炼不出丹。”

任由叶阳揪住衣领,持药理直气壮吼回去,完了继续干嚎,门外侍奉药童弟子也不免扶额,简直没眼看。

“若是乾坤炉彻底寻不回,难道你就不修炼不炼丹不收弟子啦?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凌剑宗万年基业毁于一旦?”

“不修、不炼、不收,凌剑宗宗主是你,祖宗要问责也是找你,我只要我的乾坤炉。”

对自家四长老,剑行舟是彻底无法了,半月来,软磨硬泡、苦口婆心,使尽各种方法,除了让持药得寸进尺,没半点功用。

“持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一直沉默不语的三长老叶霜红,“唰”一下抽出长剑,指向持药。

持药老宝宝很委屈,瘪嘴鼓腮。

三秒之后,两眼上番,仰面倒地。

第二十五次规劝凌剑宗四长老复工失败。

凌剑宗中诸位长老,做梦也想不到,举全派之力寻找的乾坤炉,此刻正放置在萧关逢的烟云飞舟中。

黄昏将至,艳阳敛去耀眼白光,换一身深橘轻装,朝着地平线那一头缓慢降落,云迟和星石并肩坐在船头,静静欣赏人域之行的第一轮夕阳。

“阿嚏!”云迟揉揉鼻尖,打了个喷嚏。

烟舟上这几日,在她死缠烂打兼威逼利诱下,萧关逢十分不耐烦的与他们介绍过人域大体情况。

人域之中,又分上行界和下行界。

上行界灵力充沛,居的都是身负五行灵根,有机会一窥仙途之人。

至于体内未生灵根之人,无法吸纳天地五行灵气,只能居住在下行界,修凡人武道,以期延年益寿,虽不比修者千年万年寿命,也可活个二三百岁。

若是不登仙途,亦惰于武道强身,五六十岁,以至生命顶点。

上行界修仙术法万千,宗门世家百花齐放,三人此番的目的地凌剑宗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世间缘分精妙绝伦,云迟为凌剑宗器物所伤,而她的再生机缘也藏在这凌剑宗之上。

“咳,咳咳!”身旁星石忍不住又开始咳嗽。

唉,这该死的空气,简直污浊至极。

从北野到人域,就和上一秒在原始森林,下一秒钻进汽车排气筒一样,眼睛发酸、鼻子发痒。

在这样的环境中,人域下行界的同胞们,不修炼也能活到五六十岁,确实值得钦佩。

云迟觉得,这人域下行界,倒是一个练就绝世毒功的好去处。

“轰隆,轰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从头顶传来,抬头望去,无垠天穹破开一道巨大缺口,集成金色光束倾泻烟舟,登时狂风大作,未及细思,烟舟已被卷入天顶裂缝之中,等到耀眼金光散去,烟舟又平稳行运在葱绿山野之上。

这是到了上行地界了。

上行界,比之下行界,空气清新不少,云迟停止打喷嚏,但依旧不如北野大蛮泽来得纯净。

夜幕彻底压过天穹,三人围坐四方桌上,等待跑堂上菜,此处是凌剑宗管辖区内一普通城池——东浠城中最大的酒楼——仰花楼。

云迟一双杏眼溜圆喷火,面色发黑,恨不得掐死坐立对面悠闲饮茶的萧关逢。

某人贪图她伏狼族资产,贼心昭然若揭,十万颗兽丹,行舟只用掉八百二十颗,剩下的悉数进了他的储物袋。

就在一个时辰前,他拿出一颗最普通的千年兽丹,到钱铺兑换一万颗上品灵石。

三套软绸衣物、一支玛瑙珍珠银头钗、一副纯银镂空发扣、一副翡翠双环发扣,一颗上品灵石递出,找回九颗中品灵石加三颗下品灵石。

方才也从掌柜口中得知,只需一千上品灵石,便可盘下整座酒楼。

很显然,在北野每月一颗,用作强身健体不算珍贵的千年兽丹,在人域,是稀罕物。

云迟尚不知道人域将兽丹用作何途,但知道兽丹珍贵就够了。

“拿来!”言语愤慨,手掌在萧关逢面前摊开,见他慢条斯理搁下茶盏,望向自己的眸中存疑,遂继续道:“剩下的兽丹,拿来!”

“有地方装?”

呃——

一只万能储物袋难倒英雄汉,总不能真抗十几大麻袋招摇过市。

算了,弄到储物袋前,暂且存在他那儿吧。

“卤牛肉半斤、千层酥鸡、豌豆乳鸽、蜜汁叉烧酱鸭腿、清炒时蔬、清蒸鱼头、白面馒头六个,荷花酿两斤,三位客官请慢用!”

跑堂小二正欲离去,衣角被一道力量拽住。

“小二哥,烦请问一下,我见打尖住店都扛一只炉鼎,这是何故?”

入城开始,云迟就觉得城中人十分诡异,行人中许多或抗或抬着鼎,尤其酒楼中,住店的十有八九均随身一只炉鼎,有的甚至一人带两只。

“这位客官,您刚从下行界上来吧。”

云迟答:“正是。”

“您有所不知,咱们上行界第二大仙门凌剑宗这几日招收弟子,放言只要持一只炉鼎便能获得初试资格,若是炉鼎被留下,持炉之人,无论资质如何,均可入得山门成为内传弟子。

这些人啊,都是慕名而来,盼着一步登天呢。”

说完,跑堂小二便急急忙跑开招呼新客去了。

云迟扭过头,嗤笑一声,“好奇怪的规定。”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