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强抢弟子星石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抬头一看叶阳左臂无尽虚空画圆,几道褐红结界将一众预备弟子及江郭罩住。接着右臂一抖,凝气化剑,两个左右盖步,直臂前刺,四尺长剑矛头洛无情地眉心,褐红剑光闪动,快如脱兔。洛无情地面不改色,踩着细叉步从容退后,只守不攻,依旧笑语晏晏,“别这么不高兴嘛,你要不喜然后右臂一抖,凝气化剑,两个左右盖步,直臂前刺,四尺长剑直指洛无情眉心,褐红剑光闪烁,快如脱兔。。...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23章 强抢弟子星石全文阅读

只见叶阳左臂虚空画圆,一道褐红结界将一众预备弟子及江郭罩住。

然后右臂一抖,凝气化剑,两个左右盖步,直臂前刺,四尺长剑直指洛无情眉心,褐红剑光闪烁,快如脱兔。

洛无情面不改色,踩着细叉步从容后退,只守不攻,依旧笑语晏晏,“别这么生气嘛,你要不喜欢,我不叫了还不行。”

身姿轻盈灵巧,于大殿之中游走翻飞,迅如幻影,任凭叶阳剑意凛然,也未能触及她一根头发丝。

“叶阳徒弟,五年不见,你怎么半分长进也没有,为师早说过修剑无用,你偏不听。”

目前为止,叶阳只是执剑前刺,并未注入灵力,此刻受到刺激,体内灵根颤动,灵力瞬间迸发灌入剑中,汇于剑尖,手腕上撩旋转,一道圆形褐红剑影脱剑刺向洛无情。

虚空剑出,破!

剑影快如闪电,洛无情左脚离地,右足外旋仰身弯腰,剑影从她面上三寸掠过,直奔洛无情正后方的星石而去。

“小石头,小心!”

听到云迟惊呼,叶阳瞬间收敛剑芒,但为时已晚。

“砰!”

剑影既出,所到必见血,保护结界如鼓起的气球,一碰就碎。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蓝光瞬移至星石跟前,撑臂伸掌一把抓住剑影,捏碎。

“我说叶阳徒弟,你未免太狠心了,竟对未入门小朋友下如此毒手,为师好生难过。”

险些误伤无辜,叶阳面上有些羞赧,心念微动,收起虚空剑,依旧黑着一张脸,咬牙切齿道:“你闭嘴。”

云迟眼珠子滚动观察,发现殿中几名凌剑宗人士,除却叶阳情绪激动,其余人等均十分淡定,似乎对这样的场面见怪不怪。

“哈哈哈。我说叶阳徒弟,你什么时候能换个新词,不是‘住嘴’就是‘少废话’,为师我耳朵都起三层茧子了。”

叶阳:“少废话,你今日混入我凌剑宗,有何企图?”

“明知故问!”

说着眼眸上挑,侧身后移,放出一道蓝光锁链,将身前星石牢牢捆住,然后足尖轻点飘至大殿门口,手上一扯,将星石腾空拖拽至身侧,继续道:

“我早说过,凌剑宗抢了我的弟子,我必要百倍讨回,今日前来,当然是捉徒弟喽。

我看这位小朋友灵根异禀,天资非凡,正好继承我的衣钵。

星石小朋友,你可愿做我有情尊主的徒弟?”

“不愿意!”

天不天赋,修不修仙,星石本不在意,他的人域之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保护小迟,有人要让他离开小迟,那是万万不可的。

灵力结成的锁链,看起来脆弱无比,但任星石拼尽挣扎,手臂勒痕泛出血丝,也未撼动分毫,反而越捆越紧,几息功夫,已有薄汗从星石额间渗出。

洛无情自认美艳绝伦,灵力更是出神入化,怎么老有人拒绝做她的徒弟呢,这让她十分不爽。

“不愿意?为何?做我洛无情的徒弟好处可是很多的哦。”

无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洛无情向来仁义。

只见星石耳朵不明所以的泛起红晕,嗫嚅道:“我娘子在这里。”

轰——隆——

不轻不重一句话,镇住一大片,云迟有种想钻地洞的冲动。

“哈哈哈,有趣,现场谁是这位小朋友的娘子?”怔愣三秒后,洛无情一双桃花眼笑盈盈,快速扫过殿内几名女弟子。

“是……我……”

云迟默默举起右手,朝洛无情干笑两声,藏了些讨好意味,“洛前辈花容月貌、灵力高强,能不能换个人抓,比如他,金系天灵根,万里挑一,肯定更加适合当您的徒弟。”

手指毫无犹豫指向萧关逢。

亲疏远近,高下立见!

云迟发现自己说完这句话后,萧关逢那千里冰封般的双眸更冷了,赶紧扭过头看向洛无情,继续嘿嘿假笑。

她没有注意到,除了萧关逢,叶阳和叶霜红看向她的视线更冷。

“你这小姑娘好玩,甚得我心,不过……”

洛无情顿了一下,直视叶阳,语气婉转含笑,“你难道不知,我洛无情最爱看生离死别。叶阳,感谢你为我挑选如此特别的弟子,哈哈哈。”

“休走!”

叶阳与叶霜红同时伸掌飞扑向殿门,却只抓住洛无情挥下的两道蓝光掌风。

云迟彻底懵逼了。

我欲将心好谈判,奈何对手不讲武德。

两步蹿到叶阳跟前,既担忧又焦急,“二位长老,不追了吗?”

叶霜红愤愤道:“二师兄,这洛无情简直欺人太甚。”

叶阳攥紧拳头,咯咯作响,“好好修炼,迟早一天我会将她踩在脚下。”说完与叶霜红一前一后返回殿中。

“二位长老,星石还在她手上,不追了吗?”

顾不得被忽视的不爽,云迟迎上去,又问了一遍,路过江郭时,胳膊被他拽住。

“师妹不必担忧,倘若星石师弟意志坚定,宁死不屈,过些时日,洛无情自会放了他。”

见云迟一脸不解,遂继续道:“以往有不少弟子被捉了去,最后都平安归来,有情尊主看似张狂,却从不强人所难。”

呃——

明知人心有所牵,还强行掳了人去,这还不叫强人所难?

“请问师兄,那有情尊主是何门何派?”

知根知底,才好对症下药。

江郭:“师妹不知道?”

见云迟摇了摇头,满脸问号,江郭吞咽两下唾液,略微尴尬道:“合欢宗!”

轰隆隆——

“合……合……欢……宗!”

合欢宗,单这三个字,足以让人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从小到大,看过的小说或电视剧中,合欢宗就没有当过哪怕一次正派,全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反派啊。

这还了得,云迟心下更慌,两步并到叶阳身后,抱手作揖,身体躬成九十度,酝酿好情绪,待到目中泛起晶莹,声音哽咽,足够令人动人。

“二长老,还请救救星石,他可是凌剑宗的弟子。”

与此同时,脑袋侧扭,从大臂下看向萧关逢。

可任凭云迟使尽眼色,泪眼朦胧,我见犹怜,萧关逢仍旧岿然不动。

等了许久,腰开始发酸,叶阳苍老温和的声音才从头顶传来。

“江郭说的不错,你夫君若是对你一心一意,初心不改,自会安然归来。

就算他禁不住诱惑,入了合欢宗,以他的天赋,洛无情定会好好调教培养,假以时日,必定小有所成。

你可权当没有这个夫君,也不必挂怀。”

不是他叶阳不救自己弟子,实在是打不过,过去几百次交手,就没有一次胜过哪怕一招半式。

‘迟早有一天,我凌剑宗会超过合欢宗,成为上行界第一宗门。’

叶阳广袖长袍中双手紧攥,上下牙死死咬住,到时候,合欢宗必灭。

‘看样子是铁了心舍弃星石,哼,所谓修仙之人!’

心里对凌剑宗此番做派嗤之以鼻,直起腰来,一改恭敬讨好姿态,直视叶阳双眼,不卑不亢。

“请问二位长老,大半月前,凌剑宗可有遗失什么东西?”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