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引气入体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不明白剑轻舟有也没营救小石头?’上了落雪岭,也不是陷入昏迷是在陷入昏迷的路上,已不知道具体内容何月何日。云迟叹了口气,抽回视线,取了些贵蔬果果腹,再次回书架前,把挡在洞口的书籍抽出来两本,趴在书架前去隔壁看。观时境雪状态,云迟猜想他一时之间半会儿结束了不了云迟叹了口气,收回视线,取了些便宜蔬果充饥,重新回到书架前,把挡在洞口的书籍抽出两本,趴在书架前往隔壁看。。...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33章 引气入体全文阅读

‘不知道剑行舟有没有救出小石头?’

上了落雪岭,不是昏迷就是在昏迷的路上,已不知具体何月何日。

云迟叹了口气,收回视线,取了些便宜蔬果充饥,重新回到书架前,把挡在洞口的书籍抽出两本,趴在书架前往隔壁看。

观时境雪状态,云迟猜测他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遂从书架抽出《周天引气诀》,趴在“床”上认真誊写。

书本不算厚,只有四五百字。

前半册主要是扫盲,记载灵根属性划分、修炼阶级、术法种类及不同灵根修炼注意事项等修行常识。

这些内容早已从萧关逢口中了解透彻,云迟粗略扫了一眼,直接略过,着重研究后半册。

与前半册文字记载不同,《周天引气诀》后半册图文并茂,图八文二,直观易懂。

修行之法,以引气入体为始。

书中记载,天地灵气实为金木水火土五行混沌气,游离人体之外,肉眼不可见。

可运行特定吐纳法,催化灵根,感召灵气,吸引与灵根属性相同的灵气进入丹田,以灵气反哺灵根。此过程需要反复多次进行,直到灵根生根发芽,足以固化灵气。

如此,便算突破练气阶段,进入筑基一层。

事不宜迟,即刻开干。

按照法经记载,最大限度深呼深吸,力求对一呼一吸绝对掌控,在呼吸引动下,逐渐分化一缕意识,意识随呼吸由大脑飘向丹田,是为内视吐纳法。

此法与驭星术调息背道而驰,驭星术以意识为主导,呼吸放松以不干扰意识为主。

一个呼吸为主导,放空分散意识;一个集中聚拢意识,呼吸为辅。

二者截然不同。

彻底颠倒吐纳关注点,对云迟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这看起来精妙繁复的内视吐纳法,放在二十一世纪,或可称为“正念冥想”,前世胃病严重后,云迟曾短暂练习过一段时间。

吐纳间,在呼吸引导下,脑中很快分离出一缕意识,形似缩小版‘云迟’。

意识小人儿,在呼吸牵引下来到丹田位置,在丹田中回来游荡。

奇怪的是,丹田一片白茫虚无,并未发现灵核。

‘难道没有灵根?

不应该呀,若没有灵根时境雪怎会收我,况且剑行舟测灵时也出现了白光,虽然微弱,但确确实实存在灵根映影。’

虽然没有发现灵核踪迹,意识化成的“小人儿”还是在丹田处盘坐下来,尝试感应五行灵气。

双眼封闭的云迟,其他感官更加明晰。

周遭飘离的灵气受召,慢慢朝云迟聚拢,却不近身,只在一两尺范围内盘旋试探,直到感应到丹田小人儿释放的善意,才犹犹豫豫靠近。

时机已到,丹田小人儿一鼓作气,从百会穴引入灵气。

怎么回事?

灵气居然没有按五行归属分离,而是直接以混沌气形态进入体内。

也没有按照《周天引气诀》记载跟随呼吸直接进入丹田,而是启动小周天行运轨迹,由百会穴开始沿着经脉流动。

起初,灵气在体内,就像热沥青循序渐进,缓慢推进,来到第一个单穴面前,短暂停顿后,径直穿过,继续向前挺进。

至此,已经大大超出云迟认知范围,不在《周天引气诀》的知识范畴内了。

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妙。

且是大大的不妙。

混沌气冲破第一个穴位后,一改温吞缓势,势如破竹,于十二主经脉横冲直撞,一连冲断十几根连接经脉的启星命线。

命线上的启星之力失去控制,与混沌气融为一体,向剩下的启星命线发起更加猛烈的攻击。

“噗——”

云迟喷出大口鲜血,尝试勒令灵气停下来,但丹田小人儿和灵气均如久悍逢甘霖,极度躁动、兴奋,已完全跳出云迟主观意识掌控。

这样下去,不消片刻,必然摧毁全部启星命线。

到时,再次粉身碎骨。

——必死无疑!

就在云迟一筹莫展之际,一股粗壮的幽蓝灵力进入体内,萦绕周身经脉,以压倒性优势制住混沌气,强横霸道。

“继续,本尊为你护法。”

冰雪寒冽的声音传入耳中,给云迟打了一剂强心针。

混沌气受到压制,不敢乱撞,逐渐回归正轨,乖乖沿着小周天行运,最后汇集丹田处,被丹田小人儿吸收。

等到丹田小人儿将混沌气吸收完毕,云迟心念微动,收拢意识,丹田小人儿化为一缕白雾飞入大脑。

属于时境雪的水灵气没有撤离,继续徘徊经脉外围,最后停留在被冲断的启星命线处,以灵力强行连接命线。

待时境雪收回灵力,痛感消退,只觉神清气爽,五感更加通透敏锐。

云迟先是左眼眯开一条缝,见时境雪面色还算正常,才慢悠悠睁开双眼。

“多谢师尊!”

一扫之前被暴揍的阴霾,朝时境雪投去一个感激的笑容,声音清脆甜腻。

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时境雪冷眼看了她一会儿,意味不明。

“往后,本尊不在,不得修炼。”

云迟不是个傻子,经此一事,也明白独自修炼风险巨大,乖乖“嗯”了一声。

心里感激时境雪救命之恩,笑容也愈加明丽。

对云迟露出的一脸谄媚相,时境雪不置可否,继续道:“还有,本尊不管你从前叫什么,云花莲便是你今后的名字。”

“啊?”

脑子猝然断线,云迟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叹,满脸困惑望着时境雪。

这——

懒理云迟迷惘的眼神,时境雪转过身,径直朝蔬果架走去,顺便瞟了眼排列整齐、贴上标签的四只衣柜。

很明显,赐名一事,没得商量。

“霸道!”

云迟嘟囔一句,带了半分嗔怒,转念一想,自古师傅为弟子赐名赐表字也属正常,于是不再纠结,翻身下床,朝时境雪走去。

下了榻才后知后觉,此时天光大亮,已是新的一天。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原来,从她坐定入神,到引气入体遍行周天,已经过去三日。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