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弟子忌册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云迟风风火火奔回木屋时,时境雪已再度打坐修行。自戳眼事件后,云迟呕了几天闷气,罢了几天工,思忖但是修练紧要,便已不再斤斤计较,又完全恢复抄书、打坐修行、烧菜、啃花的生活,惟独少了挨揍。日复一日,趣味匮乏。时境雪了快一个月也没揍她了。面对自己这样的时境雪,竟然有自戳眼事件后,云迟呕了几天闷气,罢了几天工,寻思还是修炼要紧,便不再计较,又恢复抄书、打坐、烧菜、啃花的生活,唯独少了挨揍。。...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37章 弟子忌册全文阅读

云迟风风火火奔回木屋时,时境雪已再次入定。

自戳眼事件后,云迟呕了几天闷气,罢了几天工,寻思还是修炼要紧,便不再计较,又恢复抄书、打坐、烧菜、啃花的生活,唯独少了挨揍。

日复一日,趣味贫乏。

时境雪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揍她了。

面对这样的时境雪,居然有点不习惯。

‘犯贱!’

轻飘飘扇了自己一巴掌,搓着小手,用右肘撞开木门,闪身进了屋。

云迟掏出火凤内丹,用左手压到脸上来回滚动,热量源源不断袭来,就像一颗扒了皮的热鸡蛋,温暖安逸。

右手翻开《三千金丹》誊写本,对照原书图解,仔细背起来。

于修行一道,她算得上天赋斐然。

首次引气入体时,之所以异象频频,全因她引气即是筑基巅峰。

寻常修士,练气阶段,引灵气入体滋养灵核,灵气跟随呼吸直抵丹田,直到灵核破壳,灵根发芽。

灵根茁壮成长,直到能够固化部分灵气,才算练气小有所成。

成功引气入体为练气一层。

灵核破壳则突破练气一层进入练气二层。

灵根长成足以固化灵气,则进入练气三层。

继续引气强化灵根,直至灵根发威,灵气经由灵根催化能量得以提升,则达到练气巅峰。

进入练气巅峰后,以灵根催化后的灵力,贯通周身经脉,冲明数百穴窍,此阶段为筑基。

万丈高楼平地起,地基为根。

地基扎不稳扎不深,再高的修为、再精妙的术法,均是外强中干,耐不住推敲。

于修行一道,筑基,便是“打地基”。

肉体凡胎,十二主经脉,数百穴窍,污垢、增生遍布,必须逐个击破。

经由灵根净化过的灵气,打通十二主经脉中的心经,则突破练气巅峰,进入筑基一层。

待十二主经脉依照固定顺序,悉数贯通后,即进入筑基二层,开始冲明穴窍。

与贯通经脉不同,打磨穴窍没有固定顺序,怎么方便怎么来。

穴窍因脏污太多,初时暗淡无光,经灵气不断滋养、打磨,光彩渐显。

打通一个穴窍,便是成功迈入筑基三层。

待周身单穴、双穴、经外奇穴,七八百个穴位悉数冲明完毕,则突破筑基三层,进入筑基巅峰。

进入筑基巅峰后,沉疴尽消,身轻如燕,一步三丈。

云迟初次引气入体,混沌灵气遍行周天,便如鱼入水,鸟上青霄般自在翱翔。

她曾暗自猜测,她与星石灵根映影呈白色,或许与他二人北野血脉有关。

也就是说,北野大蛮泽人天生经脉穴窍畅通,即便不修炼,也可享七八百岁寿命。

但北野人没有灵根,于修行上难有成就。

上苍不会辜负努力的人。

数月勤学苦修,修为虽无半分长进,但断裂破碎的经脉、器官,得到灵气蕴养,变得坚韧有力,不似原先死气沉沉。

但要想彻底治愈,必须在启星命线消融之前,达到元婴巅峰境界,引化神天雷重塑经脉。

得了时境雪灵力护养,云迟能感觉到启星命线消融速度稍有减缓,但依然不够。

萧关逢告诉过她破局之法,世上只时境雪一人能做到。

可,若是连灵根也没有,即便时境雪出手,恐怕也难扭转乾坤。

从得知自己没有灵根那一刻,已知必死无疑,即便如此,也要拼力修炼,哪怕多活一天,也不枉来这人域走一遭。

“小师叔,小师叔……”

《三千金丹》未看完一遍,露珠清亮的声音响在屋外,伴随“咚咚咚”敲门声,是连空雨到了。

云迟赶紧下榻小跑至门口,开门迎她入内。

木屋周围设有禁制,除了云迟和时境雪,旁人推不开门,更不可能破墙而入。

云迟让连空雨坐在矮榻上,递给她一杯黄梅热茶,慢慢等她身上寒气散尽,面色恢复红润。

“空雨,托你办的事情如何了?”

连空雨把剩下半杯茶捧在手里,歪头望向云迟,眼中狡黠,“一好一坏,小师叔要先听哪一件?”

数月没有星石消息,云迟心急如焚,“星石的。”

连空雨:“据上春峰凡仆说,数月来,宗主从未带回任何人。我又去了其他几位长老座峰打听,结果也一样。不过听几名得宗主赏识的师兄讲,四个多月前,也就是你入落雪岭那段时间,宗主确实去过合欢宗。”

“这么说宗主并未救回小石头。”

云迟微微捏紧手掌,强烈的不安爬上心头。

“小师叔你也别太担心,听许多师兄师姐讲,合欢宗不比咱们凌剑宗差,功法玄妙,说不定……”

看见云迟恶狠狠的眼神,连空雨瞬间蔫了气儿,声音越来越小,瞅准时机,赶紧转换话题。

“小师叔,还有一个好消息哦,萧师弟收了你的信,不过,他没有回信。”

云迟眉眼右瞥,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你这是两个坏消息!”

作为夫君,收娘子信件,天经地义。

收信不回信,觉悟有问题。

大大的问题。

连空雨是个心大没城府的,加之此刻,八卦的小火苗呲呲正旺,全然没注意云迟略显失落的表情。

拉住云迟衣角,往前凑近几分,又左右扫视一圈,压低声线,生怕旁人听了去。

“小师叔,听闻你与星石乃是夫妻,是与不是?”

从当日与云迟一同入门的弟子口中得知这个消息,连空雨心中震惊,不敢置信,小师叔看起来全然不像已婚女子,况且她还与另一男子鸿雁传书。

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云迟理所当然嗯了一声。

连空雨已在风中独自凌乱,“啊,原来是真的,那……”

犹豫片刻,继续道:“那萧师弟是?”

连空雨目不转睛盯住云迟,目光灼灼。

“同星石一样。”

“什……么?一样,这么说,萧……萧师弟,也是?”

已不是风中凌乱,而是五雷轰顶,她以为云迟与萧关逢顶多互相爱慕,是上不了台面的地下情。

没想到真相居然如此——

骇人听闻!

小师叔,威武!

旁的女子,想都不敢想。

萧师弟已是谪仙下凡,连空雨忍不住在脑子里想象星石又会是何等惊世绝伦。

可是……

连空雨一脸担忧望向云迟。

“小师叔,你没告诉别人萧师弟也是你的……吧?”

‘夫君’两个字对单纯的连空雨来说,烫嘴。

云迟咬住食指简单思索了一下,肯定道:“除了你我,以及我的两位夫君,应该无人知晓。”

闻言,连空雨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

见连空雨好似一颗巨石落地般舒了口气,云迟十分疑惑,“空雨,我与萧关逢的关系,很敏感么?”

“小师叔不知?”

连空雨也一脸疑惑,二人大眼瞪小眼。

见云迟摇了摇头,十分真诚,连空雨继续道:

“《凌剑宗弟子忌册》第三百二十条,不得三心二意,不得沉湎于淫逸,违者,鞭刑三十,并于惩恶台示众。

第三百二十一条,只得与一人结为道侣,违者,剔骨之刑,逐出宗门。

第三百二十二条,背叛道侣者,雷刑四十八,逐出宗门。”

说完,朝云迟投去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呃——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