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小师妹驾到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啧啧啧,不得了,不得了啊!”春昭殿中,持药小老头儿一上一下捋着胡子,在云迟身边围圈踱,啧啧啧啧称奇。以前只知踏花仙尊杀伐非常果断,没曾想这救孩子的本事,是登峰造极。一年前,面前女娃外强中干,病入膏肓,活但是五年,如今再看已是脱胎换骨,再活个七八从前只知踏雪仙尊杀伐果断,没曾想这救人的本事,也是登峰造极。。...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39章 小师妹驾到全文阅读

“啧啧啧,不得了,不得了啊!”

春昭殿中,持药小老头儿一上一下捋着胡子,在云迟身边围圈踱步,啧啧称奇。

从前只知踏雪仙尊杀伐果断,没曾想这救人的本事,也是登峰造极。

一年前,面前女娃外强中干,病入膏肓,活不过三年,而今再看已是脱胎换骨,再活个七八年不成问题。

若是坚持修炼,持之以恒,享凡人寿岁,寿终正寝,也犹未可知。

被五双眼赤裸裸打量,云迟面上赧然,轻咳一声,扭头看向端坐主位的剑行舟,“各位师兄师姐,花莲此番前来,乃是代师传话。”

以‘云花莲’之名登入凌剑宗弟子册,凌剑宗上下自是只认云花莲,不识云迟。

闻言,五位大佬皆是心头一缩,面露慌张,正襟危坐。

就连一向不拘小节的持药,也收起为老不尊的嬉笑脸,如犯错孩童,规矩站立,听候发落。

这就是传说中的‘令人闻风丧胆’吗?

“宗主。”对于五位大佬胆战心惊的反应,云迟很满意,“近一年可有收到家师发出的关于黑血碑的消息?”

“确有收到仙尊雪鸢传信,但无关黑血碑。咳!”何故突然提及黑血碑,剑行舟心中不安。

‘师尊猜测果然不错,有人拦截了消息。’

“好。家师派我前来,这首桩要紧事,便是关于黑血碑。

近一年,黑血碑上结印异动,怨灵频出,家师猜测,是有心人在召唤恶鬼怨灵。

家师要宗主即刻前往渡厄渊,查看白血碑结印是否完好。”

黑血碑结印松动,非同小可,剑行舟自是拎得清利害关系,言明日便启程。

黑白双碑彼此牵连,担心剑行舟一人应付不来,叶阳将身子转向剑行舟,“宗主,我随你一同前往渡厄渊。”

“也好。”剑行舟握拳掩嘴剧烈咳嗽几声,语重心长吩咐,“如此,弟子考核之事,就有劳三师妹、五师妹多费心了。”

叶霜红:“宗主放心,霜红定当尽力。”

桐玲也朝剑行舟点了点头。

持药不乐意了,“宗主,还有我呢?”

“你?”剑行舟看了他一眼,一脸嫌弃,“你只需不惹祸。”

“哼哼!”桐玲忍不住轻笑出声。

叶霜红和叶阳也是面上挂笑,对此不置可否。

自认剑行舟言之有理,持药悻悻朝座椅走去,半个身子瘫在椅子上,一副生无可恋模样。

云迟提了提胸,背脊笔直,“其二,今届弟子考核,规则要变一变。”

闻言,众人视线齐刷刷看向云迟。

桐玲:“怎么个变法?”

“第一,修为、术法、剑术,分设擂台,分别排名。

第二,剑术擂台不分境界,能者居上,抽签匹配对手。”

修行讲究以灵驭剑、以灵驭法、人剑合一、人法合一,自开宗以来,弟子考核,均是灵法剑同试,分开来考,似乎意义不大。

“素我直言。”剑行舟闷咳两声,继续道:“灵法剑本是同源而修,相辅相成,合则威力无穷,分则尘垢秕糠。咳,不知仙尊为何让我等分而择选?”

“这个嘛……”从剑行舟等人疑惑面上扫过,尬笑两声,“花莲也不知。家师如何吩咐,花莲便如何传话。”

继续看向剑剑行舟,言之凿凿,“宗主若是好奇,大可亲自去问家师。”

料到剑行舟等人定然不敢亲自去问,这才肆无忌惮狐假虎威。

莫说几位凌剑宗长老,就连她,刚入修行道一年,也觉得分开考核,简直扯淡。

她自己便是活生生的例子,只修灵,不修术法,也不练剑,除了多活两天,实战面前,同凡人无异。

听云迟如此说,剑行舟等人顿时无话可说。

仙尊说怎么考便怎么考吧。

正事已毕,桐玲上前拉住云迟,左瞧瞧右看看,喜欢得紧。

“小师妹回来一趟不容易,不若多停两日再回。师姐好带你仔细瞧瞧咱们三十六峰。”眉眼弯弯,十分和善,“小师妹你看如何?”

云迟原就是借了弟子考核的由头,向时境雪告了假。

她已能独自引气洗髓,如此,即便时境雪不在,也不会耽误修行。

瞧着桐玲与连空雨一样,是个好相处的,云迟也朝她递去一抹善意的笑容,“多谢五师姐,如此,我便呆到弟子考核结束再回。”

心中暗忖:回?早着呢,我要还要下山找星石呢。

知道剑行舟未能救回星石,她便求了时境雪,饶是神通广大的时境雪也没能找到星石。

据洛无情说,那日二人离开凌剑宗不久,便有一帮黑巾蒙面者劫走了星石,来人个个凶悍,均是元婴以上修为。

桐玲眸中笑意更深,“如此甚好。”

“花莲小师妹。”恹恹了半晌的持药来了劲,也学着桐玲过来拉云迟衣袖,被云迟巧妙躲开,“这几日住浮云谷吧,浮云谷灵花灵草遍布,可美啦。哎呦,五师妹,你踩我作甚?”

“哼,踩你,我还要打你呢。”桐玲瞪了持药一眼,言语愤然。

“小师妹别理他,四师兄就是个老色鬼。”复又白了持药一眼,“为老不尊,也不怕遭雷劈。”

说完又朝持药小腿踢了一脚,痛得持药龇牙咧嘴。

“多谢五师姐、四师兄好意。”

云迟扭头面向叶霜红,“听闻三师姐的下秋峰有一玉楼水榭,莲开满庭,甚是美妙,花莲素爱莲,可否叨扰几日?”

突然被点名,叶霜红睖睁片刻。

反应过来玉楼水榭住了谁,立刻矢口拒绝,“玉楼水榭已有主人,小师妹还是另谋良居。”

“是嘛?可是……”

云迟垂下眼睑,好似十分苦恼。

叶霜红:“可是什么?”

“花莲来之前,家师吩咐,如需逗留,下榻玉楼水榭。”

扫了一眼众人,不慌不忙继续道:“诸位师兄师姐也知晓,家师这个人,说风是雨,指不定就来寻我了,到时在玉楼水榭寻不到我,保不准做出什么事情呢。”

此番时节,哪来的莲花,这花莲分明是仗势欺人。

叶霜红面色愈加不好,组织好语言,欲再回拒,剑行舟却突然插话。

“咳,咳咳,既然花莲要住,你就让她住吧。咳咳,让你那个弟子去别处住几天便是。咳。”

叶霜红倏地捏紧双手,上前一步,“宗主,她明明……”

“此事就这么定了,无需多言。”不待叶霜红说完,剑行舟出口打断,面上一丝不苟,十分严肃。

看到莫名严肃的剑行舟,其他几位长老均是心中咯噔一下,在他们认知里,剑行舟极少对师弟师妹摆出宗主身份施压。

如今为了这么一桩小事,居然……

剑行舟当然看出云迟在扯谎,之所以由她胡来,全因脑中灵光闪过,想起数月前时境雪雪鸢内容。

如何取舍,剑行舟心中自有计较。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