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杀伐之礼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做为小组执事,云迟或柳贾任一人身死,江郭都难免会一顿叱责,更有甚者正面临更严厉降罪,是以对二人好一番等等生命难能可贵、修佛不容易之类循循善诱劝诫。只可惜二人,一个蓄谋已久,一个满腹怨怼,将江郭的苦口婆心当作耳旁风,非一场殊死搏斗厮杀不能够了断。“唉——”江郭避无可避可惜二人,一个蓄谋已久,一个满腹怨怼,将江郭的苦口婆心当做耳旁风,非一场殊死搏杀不能了结。。...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44章 杀伐之礼全文阅读

身为分组执事,云迟或柳贾任一人身死,江郭都难免一顿斥责,甚至面临更严厉责罚,是以对二人好一番诸如生命可贵、修行不易之类循循善诱规劝。

可惜二人,一个蓄谋已久,一个满腹怨怼,将江郭的苦口婆心当做耳旁风,非一场殊死搏杀不能了结。

“唉——”

江郭无可奈何摇了摇头,而后双手捏剑指,指间上下翻转相碰后相合,而后大臂微抬,相合指间射出一缕白光嗖地一下,不知飞往何处。

两三息之后,白光飞回落于江郭右掌,瞬间化为一指宽两指长细长朱砂红玉简。

随着云迟、柳贾两滴鲜血注入,玉简徐徐展开,心魔誓词跃然其上。

“上行历八十七万年三月初五,凌剑宗弟子云迟、弟子柳贾,立心魔大誓,擂台之上,生死有命,或生或死,不及亲族,不累宗门。”

签下心魔誓契,在江郭指引下,云迟握住擂青玉一端,另一端与柳贾递出的一端碰触,两个半玉相接一瞬,只觉得眼前风物晃动,山石草林一闪而过,睁眼时已稳稳站在一处高台之上。

云迟左右环视,发现高台悬在半空,偶有细风吹过带来缭绕薄雾,仿佛置身云端般虚无缥缈。

再看四周,数百高台整齐排列,互不干扰,一个个莹白透光结界将高台围罩,宛如数百巨大氢气球飘上高空。

红日之下,千人同时两两竞技,蔚为壮观。

三尺长弯刀铿锵此时蛰伏云迟怀中,刀锋养晦等待出鞘。

竟是刀修。柳贾冷哼一声。他知云迟入门不过一年,自信三招之内必取其首级。

按照惯例,修者切磋之前,往往要朝对方抱拳揖礼,以示尊敬。

云迟未见过修者比试,不知此礼,即便知道,也断不会朝柳贾施礼。

见云迟岿然不动,一副傲慢姿态,柳贾又是鼻子一甩,再次冷哼,也不打算行这无用之礼,拔出柳木长剑,抬高手臂,剑指苍穹。

云迟见他拔剑,以为大战一触即发,赶紧拔出铿锵,右腿迈开一步,刀背缠头,做小弓步起刀势。

然而——

柳贾并未朝她挥剑袭来,而是朝天举剑,慢悠悠左转三圈,又以更慢速度朝右转三圈,滑稽至极。

“哈哈哈——”云迟实在忍不住,放声狂笑,“柳贾,怕死就直说,转来转去转魂呢。哈哈哈——”

“哼,无知匪类!”结束诡异仪式,柳贾左虚步持剑向前,指向云迟,“此乃我风柳泽湾左岸祭剑仪式,意为今日,我柳贾。”

说到此,眼中凶残毕现,“必取尔等首级。”

“哼,哼。”云迟慢条斯理轻哼两声,嘲讽意味十足,“就这还祭剑之礼?哈哈哈。”

“只怕此番礼后,啧啧啧,可惜呀,可惜。”云迟连连摇头,摆出惋惜状。

“可惜什么?”

云迟目露鄙夷,言语讽刺,“可惜你的剑,与你一样,尚未出锋,便已,痿了。哈哈哈。”

痿了?何意?柳贾正暗自揣度云迟此话用意,却见云迟眸色骤冷,声调飙升。

“还是让本少主来告诉你何为祭兵之礼。”言语果决,掷地有声。

神情冷肃,长发飞扬,熠熠晨辉降落九天,云迟迎风向阳,颇有几分江湖侠客的英气和豪气。

只见云迟收回起刀势,张开左掌,右手握刀,横刀迅捷。

“柳贾。”云迟大喊,“此乃杀伐之礼,欲斩敌首,先染己血。”

刀刃刺啦过后,左掌鲜血溢出,“一抹祭刀!”

而后握拳前伸,血滴自拳缝垂落,“三滴祭天!”

三滴过后,拳开掌生,余血随臂挥动,喷溅而出,“余下,祭亡魂。”

刀,是铿锵。天,是无妄天。亡魂,不是你柳贾,便是我云迟。

说完,提刀盖步,脚下生威,如厉风卷云,朝柳贾而去。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