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铿锵饮血(一)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那柳贾还在想“痿了”是何意,好像摸到一点儿门道,又敢完全相信,寒锋寒冽的刀刃已在眼前。云迟练刀十几载,个头还还来手中刀长时了终日扛着铿锵追得小狐狸满草原奔逃,刀下凶兽亡魂无数,但迄今直至,手中铿锵还未饮人血。如一只蓄力蓄势待发的猎豹,目光锐利攫住云迟练刀十几载,个头还不及手中刀长时已经整日拖着铿锵追得小狐狸满草原逃窜,刀下凶兽亡魂无数,但至今为止,手中铿锵还未饮人血。。...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45章 铿锵饮血(一)全文阅读

那柳贾还在想“痿了”是何意,似乎摸到一点门道,又不敢确信,寒锋冷冽的刀刃已在眼前。

云迟练刀十几载,个头还不及手中刀长时已经整日拖着铿锵追得小狐狸满草原逃窜,刀下凶兽亡魂无数,但至今为止,手中铿锵还未饮人血。

如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目光凌厉攫住猎物,瞅准时机扑身上前。

手中铿锵在距离柳贾半丈时愤然高举,而后身体微旋,刀随力下,力灌刀刃,抡一个满势劈刀毫不留情挥向柳贾。

那柳贾毕竟是筑基期修者,反应还算迅速,几乎是立刻从愣怔中回神,右劈刀盖下瞬间,柳木剑上提正面迎敌。

旋即金属碰撞声起,刀剑铮鸣,火花四溅。

铿锵拉过,木剑竟无半点木质钝感,反而比玄铁铿锵更像金属,已然脱去木身,化为如玉如石的一把利器。

这便是灵力温养的命剑么!

云迟嘴角咧开一个细微弧度,冷哼一声,翻转手腕,手心朝上,铿锵也随之调转刀锋。

铿锵反撩,力达刀刃,刀锋气势如虹直逼柳贾面门。

柳贾只觉手心一麻,而后木剑颤动,身体也跟着后仰,脚下移形换步,虚步叉步变幻莫测,连连向后躲避。

面上先前挂着的高傲、蔑视等神态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除了惊愕,还是惊愕。

在柳贾看来,对方挥刀全无章法,劈、砍、撩、扎间,皆是蛮力相搏,偏偏这股蛮力强悍如斯,暴雨梨花般劈头盖脸就来,完全不讲武德。

他自认同辈之中,剑术亦属上乘,没想到在对方一通乱刀之下,百般精妙剑法还未施展便已溃败。

刀很快!

如此快的刀,让他联想到一个人的剑——虚空剑。

凌剑宗二长老叶阳以快剑闻名,他的剑不是最强的,但一定是最快的。

比起快,刀更刚猛!

刀锋遒劲霸道,刀芒烁烁如万里长虹,若非亲眼所见,简直难以想象这是一名女子挥出的刀。

力道之大,就好像注入灵力一般,可这结界专为隔绝灵力而设,置身其中,断不可能施展灵力。

这一刻,柳贾心里升起一丝慌张,手中的剑也已节节败退,手心冒出冷汗,后背也有,彷如刚从冰湖里捞出来一般。

原以为要好一番殊死纠缠才能拿下,没想到这柳贾没了灵力倚仗,就和六岁娃娃般,云迟稍稍用力已至其力量顶点。

揍他,就如踢倒海边过家家用湿沙垒起的城堡,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其摧毁。

柳贾,真是她遇到过最不堪一击的对手,还不如一头百年凶兽。

在绝对的力量压制面前,任何精妙绝伦技法,均是花拳绣腿,一刀砍没了就是。

柳贾面上愕然,云迟也是心中暗叹,她似乎窥视到了某个真相——

非是飞鹰族人力微,而是北野人力气太大。

难怪前夜欲对萧关逢霸王硬上弓时,他连反抗一下都没有,想必是知道纵使她力量并未完全恢复,也是不容他撼动分毫的。

情事面前,这种女强男弱的感觉,讲真——

不太爽!

想到萧关逢微微染红的耳垂,云迟心中一软,心情十分好,欲好好折腾一番柳贾再送他上路,刀起刀落间攻势放缓。

云迟本意温水煮青蛙耗死柳贾,可对方却不这么想,只当她力竭势衰,以为自己机会来临。

后撤一大步,故意目露惊恐,果然见云迟蔑视一笑,攻势又放缓了些。

机会来了!柳贾欣喜。

趁云迟扬刀瞬间,将周身力量积蓄一点,推向剑尖,而后以最快速度直臂前刺,直奔云迟左胸而去,意在一举贯穿对手心脏。

去死吧!剑尖已至对方心脏一寸,柳贾几乎要放声大笑。

“锵!”

木剑在云迟心脏半寸处停住,刀身顶住剑尖。

柳贾瞳孔倏地放大,一脸不可置信。

这怎么可能?

瞬息之间,将扬到一半的刀收住,化砍为挂,而后立刀上推,轻轻松松挡住他的全力一击。

太快了!

如此速度,根本用不着防守,完全可以在他出剑瞬间砍刀下压,直接斩断他的头颅,或者挂刀后拉时,直取他的手臂。

但她偏偏没有如此做,她到底在想什么。

一时间,柳贾心中千回百转,道心颤动,就要崩塌。

云迟就是要毁他道心,给他一丝希望,再生生掐灭,让他在不甘、愤怒和极致的怨恨中死去。

“说,你到底使了什么邪术?”柳贾咆哮。

小小练气一层凭什么有如此能耐,凭什么?柳贾心中除了怨恨,还有一丝妒忌。

对柳贾的无知质问,云迟嗤笑一声,而后手腕发力,弹开指向自己的木剑,连同柳贾也被弹出两三丈远。

对方提着弯刀一步一步缓慢朝自己走来,嘴角还挂着一丝不屑和鄙夷,尤其她眼中闪烁的暗色幽光,满身杀意弥漫,不是锁魂恶鬼又是什么。

柳贾忍不住咽了口唾液,眼底惊恐之色盖过怨毒和嫉妒。

此战已败!

时至此时,柳贾也终于转过弯来,此战就是对方的一场阴谋,专为取他柳贾性命设的杀局。

只是为何?自己与这云花莲在昨夜之前,连面都没见过。

这滔天怒意和杀机从何而来?柳贾想不通,也由不得他去细想。

事到如今,只有……

柳贾右手持剑朝前,一步一步后退,就快抵住高台边缘的结界壁,从储物袋中抽出擂青玉,握在左手掌心。

“啊——”

一声惨叫破开寂静,面前浮云奇慢无比几乎不动,也来看这一场热闹。

擂青玉未来得及发挥作用,已被破成两半,滚落地上。

握住擂青玉的左手,连同左臂,被人生生从中间劈开,刀口从握住擂青玉的左拳延伸到肩膀。

左肩上挂着的手臂,一分为二,藏在同样一分为二的袖袍中,袖中汩汩血流如柱如瀑,哗啦啦淌出袖口。

比试中弟子,以投玉为信,擂青玉投入高台边缘圆形浅沟,则代表持玉弟子认输或战败,保护结界随之消失,片刻之后,比试中的人也会被传回下西峰广场。

遭逢羞辱,柳贾道心已损,心中怨毒更甚,想着投入擂青玉在结界消失瞬间,运转灵力一举击杀对手。

可是现在擂青玉被毁,结界无法破除,也就是说无法运转灵力,只能完全被对方碾压。

而今又失去一臂,等待他的除了被杀,便只剩自裁。

但他不想死!

不愿死!

他要留着命为自己报仇!

在云迟抬起刀时,哐当一声,柳木剑被扔在地上,而后又是哐当一声,柳贾已双膝着地跪在地上,眼里、面上、身体,每一个部位,每一个毛孔,都充斥着恐惧。

他恰到好处的隐藏起怨毒,只待此劫一过,卷土重来。

“小……小师叔。”柳贾声泪俱下,伏低告饶,“柳贾知错,知错了。再也不敢忤逆小师叔,请……”

“啊——”

一声更为凄惨的嚎叫划破刀锋。

左臂彻底被斩下,落在两米开外,袖袍翻开,鲜血淋漓的手臂如同从中间掰开的竹筒,一只连着三根手指,一只连着两根手指,臂骨除了血色已看不见森白骨纹。

顾不上剧痛,柳贾右手着地,像一只病狗爬到云迟脚边,嘴里讨饶不断。

云迟蹙了蹙眉,退后两步,再次举起铿锵,欲再斩其右手。

突然,耳边传来短促崩裂之声,而后秀发被吹起。

比试高台起风了,结界破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