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云开见月明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咚一下,鼻子撞向萧关逢的胸膛,生疼。云迟埋在萧关逢怀里哼哼唧唧一声,直接表达非常不满,闻言脑子被棍子搅过似的一片混乱不堪。几日前萧关逢主动地她亲也可以说成一时之间理智,那此刻呢?自己并也没惹上他,他又为何抱自己。男子轻轻颤抖的臂膀,和砰砰砰热烈煽动的心跳,除了埋在云迟埋在萧关逢怀里哼唧一声,表达不满,旋即脑子被棍子搅过似的一片混乱。。...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50章 云开见月明全文阅读

咚一下,鼻子撞向萧关逢的胸膛,生疼。

云迟埋在萧关逢怀里哼唧一声,表达不满,旋即脑子被棍子搅过似的一片混乱。

几日前萧关逢主动她亲可以说成一时冲动,那此刻呢?

自己并没有招惹他,他又为何抱自己。

男子微微颤动的臂膀,和砰砰砰热烈鼓动的心跳,还有埋在自己发间错乱不堪的呼吸,一切一切,都指向一件事。

——似乎,好像,确定,以及肯定,她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不过,他也抱太密实了。

浓郁青游草气息笼来,满鼻腔满脑子满心里都是,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那个……”实在憋不住,云迟伸手推了推,“我喘不过气了。”

女子声音甜糯糯的,像是刚熬好的糖浆,独特清甜往空气里不断弥漫,气息和声音落在萧关逢感官里,引起一阵如梦如幻的悸动。

“呼——呼——”

男子手臂放松一些,云迟抓住空隙猛烈呼吸,胸口起起伏伏十分急促。

“萧关逢,你……”

云迟抬头,视线落在对方耳垂上,皓白如玉的耳垂此刻爬上绯色,像一颗将熟未熟的樱桃。

“是想跟我圆房吗?”

轰——

男子心里那根弦,紧绷着,持续了许久,在女子问出这句话后,猝然断裂。

她,不能含蓄些么?萧关逢失笑,有些无奈。

让他如何作答?

说是?她会不会以为自己轻浮浪荡?

说不是?可他分明又想。

好一番思想斗争,萧关逢最终还是认命般“嗯”了声。

绯红从耳垂爬上耳郭,连太阳穴都隐隐发烫。

“可现在是白天,大白天的。”

云迟直了直身躯,扭转方向与萧关逢面对面,柔若无骨的手臂十分自然挂在男子脖颈上,亮灿灿的目光狡黠精明。

“太亮了,云啊、风啊、光啊都看着呢。”

一边说,一边抬头左右环顾,然后收回视线,继续注视男子幽泉叮咚的眸子,一脸认真。

“嗯,还有藏在云后的霓虹,说不定也在偷偷瞄呢。

若是更不巧,被御剑飞行的仙者瞧了去,我也不要活了。”

这艘烟舟并不普通,乃是萧家最厉害的符师用五彩孔雀砂所绘,飞行速度和高度都无可匹敌,远非修士御剑能及。

萧关逢并不担心被人撞破,但听云迟如是说,还是感到一丝赧然。

还是第一次在萧关逢眼中看到如此丰富多彩的神态,云迟十分欢喜。

果然,越是平静湖面荡起波澜时,愈加美妙,波纹堆挤的水峰重峦叠嶂,美不胜收。

女子杏眼眯成一条缝,比漫漫春光还明朗。

她咯咯咯笑,顾盼间熠熠生辉,红唇一张一合翕动,艳色无边。

萧关逢低头,将连绵不绝清脆笑声堵了回去。

与云迟火焰般热烈不同,萧关逢十分温柔。

吻细致柔和,很称他月辉晨雾般的面容,让人如沐春风。

环住女子的手臂也是极致温柔,唇上描绘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潋滟风光,手上却规矩安分得有些过分。

只是松松抱住女子,没有一丝一毫多余动作。

像是对待一幅名家画作,严阵以待仔细临摹,生怕下笔重了,破坏一幅好画山川意境。

云迟不知,被人温柔以待是这般感觉。

她觉得自己宛如一只飘荡在云端的风筝,被无限长的线牵着,广阔天地任她逍遥,欲归时,顺着线便能回家。

自由、安心、可靠,忍不住交付自己所有信任。

仿佛,那根延长的线便是她的归宿。

云迟动了动唇,又被萧关逢抓了回去,有那么几息的失语,一时间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与呼吸,只能闻到萧关逢身上若有似无的酒香。

他不饮酒时,与他接触,已是醉醺醺的飘飘然,何况他此刻饮了酒,云迟一颗心前所未有的躁动,脑子失去了思考能力,本能的想要离那馥郁酒香更近些,再近些。

“……云迟。”

萧关逢用额头抵住女子浑圆光滑的前额,用自己支离破碎的声音,低声唤她。

足以击溃理智的浅声呢喃,完完整整送进云迟耳朵里,攀附在他肩上的盈盈藕臂控制不住的越收越紧。

陈年老酿般愈久弥香的气息扑进鼻腔,她掀起扑朔迷离的眼去望他。

萧关逢也望着她。

夕阳染红天际,光影浮动,不由分说笼在她的脸上,为她蒙上一层浪漫的橘纱,纱幔后血一般殷红的唇色,饱满晶莹。

羽扇长睫投下阴影掩住了她神采飞扬的双瞳。

他所有注意力,都聚焦在那娇艳欲滴的唇上,随着她的一呼一吸,轻轻的启,微微的合。

“……云迟,那些话……是真的吗?”

藏着小心翼翼的试探,萧关逢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她。

“什么……”

云迟脑中一团乱麻,怔怔的,不着痕迹的一点点靠近,主动凑了上去。

属于他独一无二的气息重新笼了过来,唇畔泄出一抹满足的笑容。

女子娇嗔热烈的气息近在咫尺,萧关逢狭长美目清冷不见了,冷漠也不见了,眸色一点一滴转深转晦,却还保持着最后的理智。

“想你……思你……念你……”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一切都那么名不正言不顺,“还有,爱你……”

萧关逢的声音低哑,糟糕透顶,一个字儿一个字儿从纠缠的唇畔漏出来。

云迟只听见了一声声你你你。

至于他具体说了什么,根本不知道,反而因为男子不够主动,而颇为恼火,报复的在他唇上咬了一口,嘴里立刻弥漫一丝腥甜。

她不回答,他便追逐着她,一遍遍问她,不依不饶的,却没有停止回应她递来的一波又一波触碰。

云迟脑袋嗡嗡的,萧关逢喋喋不休的比麻雀还扰人,耐不住他软磨硬泡,云迟敷衍的“嗯”了一声。

萧关逢听到自己心里某个东西轰然倒塌,理智断了线。

他的眸色晦暗到极致,不再清明,不再缱绻,喷出的气息也不再蕴藉,不再隽永,甚至不再温柔。

双臂倏然紧缩,将女子带到怀抱最里处,胸膛贴合不留一丝一毫缝隙。

他一手搂着她,一手托着她的后脑。

吻重重的落下。

反客为主。

眼中,唇瓣,喘息间,充斥着野蛮的,最原始的,直白到不染纤尘的,属于男子的,欲念。

情迷已经点燃,便如星火燎原。

一发不可收拾。

云迟脑中一片空白。

这一刻,她的蛮横,她的骄傲,她的柔软,她的笑靥,悉数瓦解,在夕阳西下星子渐出时,被一名叫做萧关逢的男子夺走,碾碎,然后吸食殆尽。

而她,竟然没有半分想要反抗的意图。

甚至拼尽全力去绽放,像一朵花盛开到极致。

将自己最好的时光奉献给另一个人……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