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宗门危机(三)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守君、问着、无尽虚空三把命剑飞回藏剑阁时,剑鸣悲切,如雷绕耳。叶霜红、持药和铜玲马不停蹄赶赴藏剑阁,三把绝世名剑了藏锋封剑,埋在藏剑阁地底的剑冢。此事在凌仙宗引发的震动,不不亚于八级地震十二级飓风。前生门何况吃不准时境雪到底是飞升仙界但是殒落。亲眼见到叶霜红、持药和铜玲马不停蹄赶往藏剑阁,三把绝世名剑已经藏锋封剑,埋入藏剑阁地底的剑冢。。...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54章 宗门危机(三)全文阅读

守君、问道、虚空三把命剑飞回藏剑阁时,剑鸣悲戚,如雷入耳。

叶霜红、持药和铜玲马不停蹄赶往藏剑阁,三把绝世名剑已经藏锋封剑,埋入藏剑阁地底的剑冢。

此事在凌剑宗引起的震动,不亚于八级地震十二级飓风。

前生门尚且拿不准时境雪究竟是飞升还是陨落。

亲眼见到守君剑葬剑剑冢的叶霜红等人,却是心知肚明——

踏雪仙尊,怕是再回不来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凌剑宗未来得及寻找三位逝者仙骸,叛徒柳安吏又携前生门来犯。

打头阵的冤死鬼苦最多虽只是元婴巅峰修为,但谁都知道前生门徒向来不择手段,为取胜无所不用其极,越级反杀这种事儿在前生门并不少见。

况且,鬼知道这冤死鬼后头究竟跟了多少只鬼。

四长老持药和五长老桐玲登时六神无主,只二长老叶霜红还算镇静。

当机立断开启护山大阵,确保山门不破。

欲待摸清敌方后援情况,再行决断。

“三位长老。”

一内门弟子连滚带爬赶到上春峰春昭殿,慌忙中连拱手作揖都忘了,急忙忙通报:

“冤死鬼抓了不少弟子,此刻正在下西峰结界外大开杀戒。扬言每半刻钟杀我宗门二十弟子。三位长老,快想想办法,救救他们啊。”

持药闻言心中骇然,上前两步,“他抓了多少人?”

“回四长老,看规模至少七八百人,其中不乏内门弟子。被抓的师兄弟们面色惨白,灵气外泄,全部身受重伤。”

“什么?灵气外泄?”铜铃坐不住了,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灵气外泄乃是灵根受创之象。

该死,前生门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

叶霜红内心波澜不惊,语气平静道:“四师弟、五师妹,事态具体如何,到山门一看便知。”

“三师姐说的对,四师兄,还是亲自去看看较为稳妥。”

“对对对。”持药双手交握,来回踱步,焦急万分,“事不宜迟,我即刻前往,三师姐五师妹,你们守好阵眼。”

“四师兄。”持药捏诀当口,桐玲叫住他,“千万小心!”

“还是五师妹好。”

持药咧嘴,朝桐玲不太正经痴笑两声,一溜烟化作青光遁远。

待持药走远,桐玲转身朝殿中央的阵眼走去。

鎏金符文流水般从阵眼飘出,形成一条水桶粗符文光柱,垂直穿透屋顶。

符文光柱冲入云霄后,金光符文炸开,如天女散花,洒落三十六峰,停驻在护山结界上。

“刺——”

行走中的桐玲霎时双目圆睁,嘴里揣一口腥甜,缓缓低下头。

饮霜剑出。

从后腰贯穿丹田,剑身暗金火焰暴烈,熊熊烈火于丹田中点燃碧青元丹。

这是要她死啊?

“三……师姐……”

桐玲喷出一口鲜血,丹田处灵火焚烧,艰难的开口。

她眼中蓄满茫然和不解。

待她如亲妹妹的三师姐,怎么会拔剑向她。

“为……什么……三师……”

“五师妹,对不起!”

叶霜红吊梢凤目闪过一丝动容,有那么一瞬间不忍,而后快速被冰冷凌厉覆盖。

……

……

持药抵达下西峰山脚时,又有二十名弟子被砍头。

说好半刻钟,眼下连半刻钟的一半也没有,冤死鬼苦最多已经杀了四波人。

结界外被俘弟子哭天抢地,结界内观望弟子咬牙切齿。

持药见状,霎时脑门充血,险些栽倒。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持药小老头儿吹胡子瞪眼,气血翻涌,实在忍不下这口气。

“冤死鬼小儿,纳命来。”

玉柄佛尘一抖,吼着飞身上前,蓝色道袍翻滚飘动,一道青黄光束朝苦最多脑门劈斩而下。

独眼苦最多骑在三头雄狮背上,看那些将死弟子面上惊惧神色,看得津津有味。

扭头见结界内来了个白发老头儿,一摇一摆跟个滚动的冬瓜似的。

一看就不经打。

不曾想这家伙比他还暴躁,不问三七二十一,双腿一蹬扬起佛尘就来。

苦最多运转灵力,弹飞至十几丈高空。

青黄光束径直劈在三头巨型雄狮身上,斩下左侧狮头一颗。

“找死!”

心爱坐骑被伤,苦最多双目暴突,满身戾气丛生。

双臂展开,祭出命器——度苦轮。

命器在他身前高速转动,宛如两只紧密咬合的黑色齿轮。

每个齿轮外沿布两排巴掌长锯齿刀片,刀片微微弯曲,一排顺时针走势,一排逆时针走势。

两股褐红灵力在齿轮中空处盘踞,如同两条正吞吐着信子的毒蛇。

持药率先发难后飞向高空云层。

苦最多见状,紧随其后,也登上云层,与持药对峙斗法。

持药已是化神后期修为,比苦最多整整高出一个大阶段,照理说仅凭修为持药便能将其压制。

然,持药小老头儿除了炼丹,搏斗术法实在拙劣。

反观苦最多,身处前生门,上行界杀手组织,打打杀杀于他就是家常便饭。

二人动起真格来,你来我往,一时间竟伯仲难分。

山脚下,前生门徒已停止杀人,凌剑宗弟子也分不出心指骂,均抬起头瞪大眼望向高空。

修为稍高些的,达到结丹中后期的修者,勉强能捕捉到云层中一两缕青光红影。

修为低下的,比如筑基练气,要不是齿轮和佛尘碰撞出的强波一下一下敲击结界,都不知道头顶有人斗法。

山门内弟子有结界相护,尚且平安无事。

山门外被俘弟子可就没那么走运。

头顶不时砸下冲击波,红的,绿的,直线形的,圆球状的,弯月势的,五花八门。

前生门门徒和风柳泽湾左岸的人,修为高些的为自己人画上保护结界,全都自扫门前雪,哪管俘虏死活。

可怜数百凌剑宗弟子,和宗门嫡系,丹田被毁,灵根被拔。

在余波扫荡下,死的死,残的残。

尽数成了滔天大火下的池中游鱼。

一时间,哀嚎遍地,惨叫连连。

就在持药与苦最多纠缠得难舍难分之时,还发生了件令凌剑宗弟子胆寒的事。

前生门后援到了。

花下鬼青戚容,断肠鬼情最苦,无头鬼莫回头、贪吃鬼望天愁。

率三千鬼众浩浩荡荡抵达下西峰。

半个时辰前,凌剑宗内应传出消息。

守君、问道、虚空,三剑已魂归剑冢。

命剑归冢!

剑主归天!

正当三人站到结界外,预备运法斩破结界。

人群中传出一道突兀至极的吼声。

“快看,结界破了!”

不知是谁突然高喊出声,满座哗然。

“结界破了。”

“杀——”

以花下鬼青戚容为帅,麾下三千鬼众,加上风柳泽湾左岸嫡系一百多人。

见人杀人,遇兽屠兽。

所过之地,片叶不留。

半个时辰不到,已杀至第三峰——照择峰。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