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宗门危机(七)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置放好桐玲,云迟刚驾驶车烟舟飞离妖兽峰。身后传来咚咚咚兽蹄蹬地向前奔跑之声,转头望去,妖兽峰上兽群涌涌。赤眼的妖猪,闪耀的麋鹿,长翅的白虎,三头的青鸟,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潮水般朝玉照峰涌去。这些开了灵智的凶兽,也称作妖兽,经训化,通人性、知善恶身后传来咚咚咚兽蹄蹬地奔跑之声,扭头望去,灵兽峰上兽群攒动。。...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58章 宗门危机(七)全文阅读

放置好桐玲,云迟刚驾驶烟舟飞离灵兽峰。

身后传来咚咚咚兽蹄蹬地奔跑之声,扭头望去,灵兽峰上兽群攒动。

赤眼的妖猪,闪光的麋鹿,长翅的白虎,三头的青鸟,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潮水般朝玉照峰涌去。

这些开了灵智的凶兽,也称为灵兽,经驯化,通人性、知善恶。

驭兽人通过琴、萧、笛等乐器,奏出特定音节律动,控制灵兽行为。

灵兽无灵根,却可引天地混沌灵气入体,强体健魄,延长寿命。

六百岁灵兽能力堪比练气巅峰修者,千年灵兽堪比筑基巅峰,而两千年灵兽可达到结丹中期。

然,修仙者用灵丹灵草为凶兽开智,可不是让这些野兽来争夺人族资源的,而是为取其兽丹以供渡劫之用。

若是不开智,与北野凶兽千岁万岁寿命不同,人域的凶兽活不过五百年。

于是,修仙者必须为凶兽开智,又想办法抑制其灵力。

利己主义驱使下,驭兽人在灵兽开智契机,向灵兽体内打入封灵印,封印灵兽灵力。

如此,可将灵兽寿命延长至一千到两千年,又能避免灵兽灵力过强反噬驭兽人。

现下,外敌入侵,正是宗门存亡生死关头。

胡真儿吹箫驭兽,召唤灵兽抵御前生门。

没有驭兽铃,无法解除封灵印,无法运用灵力的灵兽,遇上前生门门徒,以肉身相搏,结局只有一条路——

死!

成千上万灵兽,每一只都是灵兽峰上下悉心喂养。

如今,兽丹未取,统统送了性命。

胡真儿心疼万分。

但为了消耗前生门实力,为凌剑宗多争取一些制胜契机,也只能出此下策。

云迟紧赶慢赶,终于赶到。

眼前一幕,委实令人咂舌。

兽吼阵阵,剑鸣惊寒,刀光剑影处,人鬼莫辨。

尸山连绵,血海穿行,人尸压兽尸,兽尸挤人尸。

大能斗法,凌剑宗数万练气筑基弟子,渺如蝼蚁。

余波荡漾下,冤魂如云如潮。

双方结丹后期以上高手,均是杀红了眼。

敌人没砍倒几个,误伤倒是不计其数。

一时间,猝然殒命的低阶弟子,竟不知自己究竟死于敌手,还是同门手中。

云迟皱了皱眉。

驭星术惊蛰技出,星光斑点成溪,跟随剑指方向,于弥漫硝烟中散开,寻找连空雨身影。

咻——

一道褐红光影劈来,云迟侧身险险避过。

烟舟霎时四分五裂,被风吹走,融入滚滚硝烟当中。

身体失重从七八丈高空落下,“嘭”一下砸晕一名前生门门徒。

扭头却见一凌剑宗弟子,长剑高悬,目瞪口呆望着自己,不知该不该将剑落下。

“嗨!”

云迟摆摆右手,顺便送出一抹尬笑。

愣怔中的弟子一个激灵回神,翻转剑势,抬臂上撩,挑开挥向云迟的铁棒槌。

而后与持棒槌的前生门门徒扭打在一起。

云迟惊魂未定,吐出一口浊气。

拔出铿锵,趁棒槌大汉对小弟子穷追猛打时,寻了个刁钻角度。

一刀扎在棒槌大汉左侧腋下。

大汉吃痛分神,小弟子抓住时机,一剑刺向大汉喉结,剑上青黄幽光烁烁,一看便知注满灵力。

云迟一鼓作气,推刀深入,而后飞起一脚。

刀出剑撤,了结了棒槌大汉。

“自己小心。”

云迟丢下一句话,左躲右闪,朝连空雨方向缓慢移动。

此时连空雨正被一头大象追打。

大象体型巨大,是云迟前世在泰国骑的大象体型的三倍有余,用水桶粗的长鼻子啪啪乱抽。

驭驶灵兽的胡真儿,被断肠鬼情最苦纠缠。

吹出的箫音断断续续,不成文章,导致灵兽心志错乱,敌我不分。

连空雨先前受了伤,灵力损耗过度,面对大象,只能勉力躲闪,颇为狼狈。

见状,云迟飞奔上前,揪住象尾,借力腾身,蹬腿跃上象背。

而后铿锵出锋,劈刀直下,单膝跪地缓冲时,已将大象鼻子连同象牙,连根斩下。

象鼻子落在一丈开外,还在不断抽动。

受到重创的大象,恼羞成怒,猛甩脑袋朝云迟踏来,创口处汩汩鲜血横流。

云迟身量灵活,翻滚到大象肚皮下。

玄铁铿锵竖立,刀芒冷肃。

云迟运力上推,刀尖穿透象皮,刀身三分之二没入象身,大臂随身而动,向后拉动弯刀,刀口从大象下颌延伸至象尾。

瞬息之间,庞然大物被开膛破肚,踉跄几步后倒地不起。

呆立在一旁的连空雨,眼见云迟手里提着三尺长弯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周身戾气爆棚,目露凶光,好似一头发狂的凶狼。

尤其她身上染了鲜血,使她看起来愈加恐怖,不似人间之人。

这样的云迟,令连空雨感到十分陌生。

脑子里不自觉浮现柳贾惨不忍睹的尸身,一时失语,滚动两下咽喉吞了吞口水。

“跟我走。”

不由分说,云迟拉起连空雨就要往战场外撤离。

连空雨还在呆愣中,跟着云迟走了几步。

待到回过神来,边走边问,“小师叔,你怎么来了,你要带我去哪里?”

“凌剑宗要完了。”

云迟双目左右观察,时刻防备可能出现的危险,边走边答,“我来带你离开。”

“我不走。”连空雨顿住脚步,甩开云迟。

云迟被迫也停下脚步,“不走就得死。”

“连空雨,你不想活啦。”云迟有些恼怒,“跟我走。”

说着重新拉住连空雨,拖拽着她继续往前走。

“小师叔。”连空雨再次挣脱钳制,“要走你走,我死也不会走的。”

“连空雨。”

一股恼火腾上脑门,云迟朝连空雨吼了一声,而后继续道:“你自己好好看看。”

“看看这些死掉的弟子。”云迟指了指脚边一名死掉的凌剑宗弟子,“看清楚了吗?可是凌剑宗的剑法?他是被同门杀死的。”

方牧生等人与青戚容在高空斗法,剑光残影杀死无数练气弟子。

专注于打败敌人,却忘了护住大后方。

“你再看看这些灵兽又在做什么?”

失控的灵兽,不敢攻击结丹以上修士,悉数转为攻击低阶修士。

可前生门来犯之人,没有结丹修为以下。

云迟继续道:“这都是凌剑宗的强者干出的好事。”

侠客为人,修仙为己。

一心向道、一往无前的修仙之人,脱离了凡尘,似乎也丢掉了某些其实很重要的东西。

“连空雨,凌剑宗大势已去。现在不走,等前生门收拾了持药他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连空雨顺着云迟所指方向望去,热泪盈眶却不落下。

要守护宗门,总要有牺牲。

安逸都是鲜血换来的,都怪自己修为低下,除了当炮灰消耗敌人灵力,半点用也没有。

连空雨一边为死去的同门而伤心,一边痛恨自己的无能。

“小师叔。空雨不想师兄弟们死,自己也不想死。”

连空雨声音哽咽难耐,继续道:“可是凌剑宗是空雨的家,宗主养我教我。”

“小师叔,宗主不在了。”憋了良久的眼泪终是滚落,一发不可收拾,“宗主不在了,空雨不想连宗门也没了。”

“小师叔,空雨只想与宗门同生共死。”

连空雨悄无声息垂泪。

“小师叔,你走吧。”连空雨抹了把泪,目光坚定,“保重。”

而后提剑隐匿在人群中。

看着义无反顾转身的连空雨,云迟心脏一阵阵纠痛。

她抬头看了眼天空,想到千万里之外的伏狼族。

云夜明、云伍、星石,奔驰的狼群,和长鸣的归雁。

以及,萧关逢。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