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峰回路转(四)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洛无情跃起袭向青戚容同时,持药方牧生蓝尘几人也被青戚容战胜,从高空滑落地面。反而是灵兽峰的胡真儿,与断肠鬼情最苦经数百回合交战,隐隐趋向上风。无头尸鬼莫回过头和贪嘴鬼抬头望天愁见此,赶快直接加入,与断肠鬼情最苦一起,重伤胡真儿。“有情有意尊主。”青戚容一反倒是灵兽峰的胡真儿,与断肠鬼情最苦经过数百回合交战,隐隐趋于上风。。...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62章 峰回路转(四)全文阅读

洛无情飞身袭向青戚容同时,持药方牧生蓝尘几人也被青戚容击败,从高空跌落地面。

反倒是灵兽峰的胡真儿,与断肠鬼情最苦经过数百回合交战,隐隐趋于上风。

无头鬼莫回头和贪吃鬼望天愁见状,赶紧加入,与断肠鬼情最苦一起,重伤胡真儿。

“有情尊主。”青戚容一扇子重创持药几人后,警惕的注视不速之客洛无情,“今日之事与你无关,何必蹚这趟浑水。”

他站在一朵极薄极透的浮云上,青花玉骨扇扇骨散开,碧光烁烁,在他胸口高度,围圆均匀分布旋转。

“哈哈哈。”洛无情张狂的笑,笑声婉转魅惑。

左手随意将命器多情索缠绕在右手手腕,一圈一圈,动作极为缓慢。

她桃花眸子盈盈流转,分分秒秒带几分多情柔光。

冷静,青戚容冷静,她在引诱你。

青戚容深吸一口气,努力镇定心神,再看向洛无情时,眼中已无惊艳之色。

见对方摆出一副见了狐狸精的表情,洛无情大为不爽,“戚容小朋友,你这是做什么?怕姐姐我吃了你吗?”

老妖婆,你吸我灵力吸的还少吗?

“怕,当然怕。”心里对洛无情恨得牙痒痒,面上却恭谨得很,“还请尊主高抬贵手,莫要插手今日之事。”

有情尊主平生就两大爱好,其一找叶阳的不快,其二让别人怕她。

虽然她揍过青戚容无数次,每次揍完必定吸他个几十年的灵力,但对方似乎并不怕她。

这会儿说怕她,甭管是什么缘由。

于洛无情,都很受用。

在洛无情看来,放眼前生门,也就青戚容还能下得去嘴。

别说,摇扇子的青戚容,颇有几分儒雅书生的风范。

若是忽略他又黑又硬的心肝,委实是个不错的炉鼎。

灵力高强,又会照顾人。

但愿他识时务,立刻,马上,滚蛋。

“戚容小朋友,你也知道,叶阳是本尊的徒弟。有人要端他的老巢,你说做师尊的能不管吗?”

洛无情已打定主意相助凌剑宗。

“可否看在本尊面子上,今日,到此为止!”

你在我这里只有债,哪有面子,青戚容心里吐槽,并不打算让步,“我若说不呢?”

“那就别怪姐姐不念旧情喽。”

情人如衣服,徒弟是心肝,洛无情瞬间敛去笑容,郑重其事说道。

“我也正有此意。”青戚容道。

我就不信了,还能次次输给你。

青戚容料定洛无情肯定舍不得杀他,毕竟两人的风流往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但他却十分,以及万分,想要杀掉洛无情。

这人活着,专会勾引他,揍他,吸他灵力,害他修为多年无半分精进。

正想着,催动灵力,十八块碧青扇骨化为锋利刀刃,气势汹汹朝洛无情射去。

洛无情目光转冷,多情索飞离右腕,化身巨大幽蓝水龙腾上更高空。

“咚!”

“噗——”

青戚容重重摔下云端,喷出一口淤血,受了与洛无情打架史上最重的一次伤。

他满脸不可置信。

意识到过去他能与洛无情打上半天,大概率是对方让着他,逗他玩儿呢,就像方才他逗弄凌剑宗几人一样。

命器争锋榜上,多情索排第十四名,青花玉骨扇排第十五名。

一名之差,实力却相隔天海,悬殊如此之大。

青戚容备受打击。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洛无情是为了叶阳重伤他。

为了一个死人!

门主说的没错,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眼见青戚容战败,断肠鬼等人端起命器上前,将青戚容护在身后。

又被洛无情一鞭子抽飞老远。

青戚容擦掉嘴角的血,艰难站起来,一言不发看向洛无情。

赤裸裸怨怼的眼神,洛无情心中一抖。

不就打掉你一阶修为么,至于这么凶吗?

看来这个绝佳炉鼎,以后是无福消受了。

哎,可惜了。

“回去告诉尤渊,只要有我洛无情在,凌剑宗半根草也别想拔。”

断肠鬼情最苦一瘸一拐贴近青戚容,“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青戚容横眼剜了一眼断肠鬼,转身就走。

眼见前生门人撤退,柳安吏心急火燎。

杀子仇人还活着,叫他如何甘心。

柳安吏扒开挡路的前生门人,大步蹿到青戚容身侧,鼓起勇气提醒:“青堂主,你们前生门可是答应了替我儿子报仇,云花莲还活着,怎么能撤退呢。门主也……”

青戚容正愁一肚子火没处撒,手臂一挥,把聒噪不休的柳安吏拍飞。

那柳安吏不过结丹中期,硬挨青戚容一掌,不死也快死了。

敢在老虎发怒时拔老虎毛,就别怪老虎咬人。

等到前生门的人悉数离开,凌剑宗众人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与二长老叶阳相爱相杀几千年的有情尊主。

……救了凌剑宗。

要知道,这位姑奶奶,可是凌剑宗重点防范对象,十级危险分子。

抢了凌剑宗数不清的天才弟子。

更是多次将二长老叶阳气得吐血。

二长老每次授课,都会义愤填膺告诫弟子们,凌剑宗的终极发展目标就是:杀掉洛无情,毁灭合欢宗。

弟子们觉得自己岌岌可危的三观,愈加风雨飘摇了。

不禁要问。

这个世界怎么了?

洛无情不知道凌剑宗弟子们的烦恼,她落在持药方牧生跟前,简单查看几人伤势,确认几人无性命之虞后,身子一旋,化成一道蓝光飞远。

来无影去无踪!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云迟想上前询问星石的情况,可惜没落着机会。

洛无情离去后,弟子们一股脑簇拥到持药跟前。

一把鼻涕一把泪,找持药诉苦。

一夕之间,繁荣昌盛的宗门,尸山林立,血海汹涌,任谁也忍不住喟叹一声世事无常。

局势已定,两败俱伤。

无人欢喜。

包括叶霜红。

她走到持药身边,言语关切,“四师弟,你怎么样?”

持药受伤不轻,没个一年半载好不了,不过此时他顾不上自己。

疑云压在心里,他迫切想知道三师姐和五师妹到底发生了何事。

“我没事。三师姐,护山大阵怎么会破了?怎么没有看见五师妹,她怎么样了?还有,你的伤。”

护山大阵经过凌剑宗数代宗主加固,不可能轻易破除,除非有人封闭阵眼。

叶霜红憋出一口血,血丝从嘴角缓慢溢出,做出一副重伤难行的样子。

半天才缓缓答道:“我与五师妹看守阵眼,正在向阵眼输送灵力,被突然闯入的黑衣人从后偷袭,与黑衣人打斗过程中,我受伤晕了过去。”

“醒过来后,发现阵眼被封,便立刻赶来玉照峰。我以为五师妹也在玉照峰,现在看来她是追黑衣人去了。”

“那黑衣人十分了得,修为至少大乘境界。”

“不好,四师弟,五师妹怕是有危险,我们得赶紧找到她。”

一番话说的言真意切,成功勾起凌剑宗众人悲怆担忧之情。

倒是把自己择得干干净净。

云迟扶着连空雨,冷冷看叶霜红表演。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