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逃避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云迟把驭兽铃交到胡真儿,全了桐玲临行前,扶着伤的连空雨离开了了灵兽峰。善后事宜,与她毫无关系,也不愿参与其中。将连空雨送回青择峰弟子居后,又简单嘱咐几句得紧调理加紧修练之类,便匆匆忙忙驾舟往下秋峰玉楼水榭赶。揣着迫不及待朋友见面的心情,顷刻两刻钟便到达玉楼水善后事宜,与她无关,也不愿参与。。...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64章 逃避全文阅读

云迟把驭兽铃交给胡真儿,全了桐玲嘱托,搀扶受伤的连空雨离开了灵兽峰。

善后事宜,与她无关,也不愿参与。

将连空雨送回青择峰弟子居后,又简单叮嘱几句好生调养加紧修炼之类,便匆匆驾舟往下秋峰玉楼水榭赶。

揣着迫不及待见面的心情,不消两刻钟便抵达玉楼水榭外。

凡仆翠凤见云迟回来,虽然满身污血,但并未受伤,全须全尾一根毫毛都没少,登时喜笑颜开。

“花莲仙长,萧仙长等你很久了。”边说边在前面引路,摇着肥圆的身子,急忙忙朝门内走。

走了几步,觉得不对劲,扭头见云迟还站在原地,不禁疑惑,“花莲仙长?”

云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不想面对红墙内那个人。

她闭眼长舒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告诉萧仙长,我没事,一点伤也没受,就这样。”

说完转身离开,凭翠凤在身后焦急呼喊数声,也没再回头。

仅隔两日,她又回到落雪岭。

雪舞花摇,破屋峭壁,落雪岭上风物如旧。

只是物是人非,少了道熟悉的白色身影。

漫天漫地的飞花飘雪,更冷清了。

云迟推开自己房门。

走到矮榻边,推开读了一半的书,神情恍惚坐了下来。

抬眼却见几件男子衣物,随意搭在较矮些衣柜门上,两个高柜两个低柜,八扇门,均是大大敞开。

云迟嗤鼻轻笑一声。

自己这个师尊,当真是个生活白痴。

还偏偏喜欢凡人生活,不修炼时烧火做饭,有事没事来回换衣服。

每次换完衣服,指定留下一片狼藉等着她收拾。

“哎!”

云迟轻叹一声,双手撑腿站起来,将七零八落的衣袍配饰归拢。

又取出一摞清洁符,一件一件清洁过后,仔仔细细规整到柜子中。

而后离开自己屋子,来到时境雪的屋子。

不算大的木屋,只一张七尺长案孤零零摆在与房门正对的窗棂前,显得屋子莫名宽敞冷寂。

云迟绕到长案后,原本摆放时境雪打坐蒲团的位置空荡荡的,不由得鼻头一酸。

想想自己师尊除了偶尔把她揍得鼻青脸肿外,其他方面,对自己还是挺好的。

甚至,愿意为她这个便宜徒弟,自损修为。

不知何年何月,上行界命器争锋榜上,再能一窥乘风斩雪守君剑踪影。

云迟猛然摇了几下头,甩出脑子里杂乱无章的思绪,取出蒲团,摆在原本属于时境雪的位置,而后盘膝闭目,开始修炼。

内视呼吸法她已经十分熟稔,随着一呼一吸,灵气从头顶百会穴进入身体。

与以往不同,如今丹田内运转着水元丹,身体不再来者不拒,而是提取混沌气中的水灵气吸收。

这颗水元丹,其内蕴含踏雪仙尊一半灵力,异常活跃。

云迟能感受到随着灵气进入丹田,水元丹张牙舞爪,迫切想要突破。

虽然水元丹灵力盈满,达到破镜要求,可是经脉穴窍以及从脑中分化出的意识小人儿都还太弱,强度远远不够。

强行突破,只会适得其反。

于是,云迟控制意识小人儿围绕水元丹,对其循循善诱。

得到安抚,水元丹渐渐偃旗息鼓,慢慢平静下来,乖乖吸纳灵气。

很快,云迟发现了新的问题。

从体外引入的灵气,通过经脉穴窍进入丹田水元丹,转化为可供驱使的灵力。

然而,却有大量灵力从水元丹流出,顺着周身经脉,源源不断涌向经脉穴窍上的裂缝,而后从裂缝溢出,最后消失。

身体,活脱脱一个筛糠的筛子。

还是洞特别多的筛子。

新吸收转化的灵气,杯水车薪,根本不够填补灵气外泄带来的亏空。

根本是入不敷出嘛!

也就是说,她现在之所以还活着,那些经脉器官上的裂缝之所以没有爆发,全靠水元丹中时境雪一半灵力在支撑。

任时境雪灵力再雄厚,长此以往,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从这天开始。

云迟独自一人,窝在落雪岭,没日没夜修炼。

清晨练刀两个时辰,其余时间全部用来打坐运气。

实在觉得枯燥乏味时,便学学御剑飞行。

虽然是御刀,也和御剑差不了太多。

落雪岭藏书没有刀谱,千挑万选挑了本行剑走势与舞刀颇为相似的《狂风剑谱》,按照自己练刀十几年经验,稍作修改,使其符合行刀原则。

一个人摸着石头过河练起来。

她的刀,师从将军云伍。

只一式——

斩!

杀敌万千,窍门只一字——

快!

快斩之下,缠、裹、劈、撩、挂、扎、推,千技万招,顺势而出。

刀法刚猛凶悍,但不够圆润,并不能做到随时随地收放自如。

从上次与柳贾对打,她便发现了症结所在。

她能战胜柳贾,在于她的刀足够快足够猛。

若论起张弛灵活,是不如柳贾的。

尤其是步法,可以说全靠个人发挥。

选刀法时绞尽脑汁,选步法却简单多了。

时境雪所有藏书里,只有两套步法:《平波弄影步》、《万里穿行步》。

《平波弄影步》步法精妙,变化多端。云迟瞧着,与凌波微步相比,也不遑多让。

《万里穿行步》意在将速度提升到极致,若是步法大成,即使不借助灵力,也可日行千里。

步法与刀谱都选好了,便一门心思练习。

又想,师尊斩雪练剑,作为弟子,她便持刀斩遍满山黄花。

落雪岭上风雪万年不改,时光流逝悄然无息。

如此过了两月有余。

刀法步法进步神速。

开始时,两个时辰,能斩破两三片肆虐飞舞的黄花瓣。

如今已能轻松斩下上千枚。

但在修为上,可就差强人意了。

打坐吐纳时,灵气供给,仍旧入不敷出。

水元丹中储存的灵力越来越少,云迟粗略计算,若是不改变,怕是撑不了一年。

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阿妈云夜明是何等能耐。

启星命线可保她三年不死,若是辅以修仙法,命线甚至可以让她享受几十年凡人寿命。

可惜,被她给糟践没了。

期间,还有一件事,令她既高兴又不解。

师尊在的一年,每隔半月或一月,便要破土作乱的黑血碑恶鬼怨灵,居然两个多月毫无动静。

仿佛随着踏雪仙尊的离开,彻底消失了一般。

这日。

天高气清。

云迟像往常一样,在木屋前练刀。

一线天东南方向的山峰,突然窜出万丈彩光。

细细的一束,五颜六色,绚烂非常,从嶙峋山峰的另一面,直冲天际。

地涌雾莲终于开了。

云迟掐诀念法,站在刀刃上,摇摇晃晃朝那处飞去。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