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空间石(一)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时辰尚早。窗外灰蒙蒙天光昏黄。渺远西边银月高挂,拖拖拉拉不愿归家,东边朝霞却已蓄力蓄势待发,耐心的等待破开地平线跃到人间。云迟刚醒,像一只偷腥失败无比食髓知味的小猫,神态慵散长长吐了口气。从后环住她的男子体温高于常人,仅有情到浓时才能升起来犹如醉酒后的灼热,窗外灰蒙蒙天光昏暗。。...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71章 空间石(一)全文阅读

时辰尚早。

窗外灰蒙蒙天光昏暗。

邈远西边银月高悬,拖拖拉拉不愿归家,东边初阳却已蓄势待发,等待破开地平线跃上人间。

云迟刚醒,像一只偷腥成功无比餍足的小猫,神态慵懒长长吐了口气。

从后环住她的男子体温低于常人,只有情到浓时才会升起如同醉酒的灼热,现下情潮退去,怀抱也跟着冷了下来。

炎炎夏日中搂着睡觉正好。

重活一世,她的作息规律极好,从不贪墨一时半刻的赖床欢愉。

星夜下疯狂放纵那日除外。

小心翼翼挪开圈在腰间的手臂,四点支撑轻手轻脚越过男子,朝榻边一点一点移动。

一只脚刚下地,另一只脚还在空中,腰间陡然一滞,她被闭着眼睛的萧关逢拽了回去。

天旋地转连烟白帏帐都跟着转,男子身躯重重压来,带着梅开二度又一春的恢弘气势,霸道的压来。

青游草香氤氲,顷刻填满鼻腔。

“……唔!刀,……练……刀。”

勤奋小蜜蜂她此刻只想飞出蜂巢辛勤劳作,右手不自觉并拢成手刀,打算推翻霸权给他后颈来一刀。

“很快……”

——轰!

男子声音简直糟糕透顶,好像被人掐住咽喉倾尽全力蹦出的求救信号,嘶哑得可怕。

高高扬起的手刀又默默的放下了。

……

如他所言。

——很快!

一个时辰又一刻钟后。

厢房外庭院内,白玉石桌旁桃花已谢,换一树葱茏绿叶。

萧关逢坐在石桌旁,煮一壶芬芳素心腊梅花茶,看女子将长长的弯刀舞得虎虎生风。

《平波弄影步》已小有所成,移形换步间,纵跃横翻顺势而起。

快刀铿锵,只见刀光,不见刀影。

萧关逢平静眸子下惊愕不已。

女子刀快,更刚猛遒劲,千变万化招招均是杀招。

转念一想,她既师从北野第一勇士云伍,刀法狠厉不留余地也没什么奇怪的了。

扬言要起得比鸡早的翠凤,依旧睡到鸡鸣三响后。

放眼整个凌剑宗,怕是再难寻到一位日日比主子早睡比主子晚起的仆从了,除了她。

她一边揉捻惺忪睡眼,一边急匆匆朝厨房而去。

经过长廊高台戚风亭时,习惯性朝主子所在院落瞟了一眼。

入眼,景色如画。

女子长发衣裙翻飞恰似仙子起舞,男子容色卓越猝然一笑繁英失色。

不禁驻足瞭望良久。

初来乍到时,她还嘟囔抱怨偌大玉楼水榭只她一个仆从,后来享了无尽清闲,又忍不住得意。

她统共伺候过三位主子,萧仙长是最省事儿的一位。

交给她的任务就两个,一日三餐和看好大门。

修花锄草扫地喂鱼,这些本该是凡仆们亲力亲为的杂碎活计,到了玉楼水榭统统不需要她动手,只管用灵符解决了就是。

萧仙子长老亲传弟子身份得天独厚,灵符资源享用不尽,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大抵如此了。

后来又来了位英姿飒爽的花莲仙长,却不曾想是位比萧仙长还好伺候的主儿,连一日三餐都无需她准备。

若主子们都如这两位,她有自信,只她一人能伺候七八位。

只是这小师叔和师侄的混乱关系,委实叫身为贴身凡仆的她无可奈何,生怕有朝一日祸起萧墙殃及无辜池鱼。

看着一静一动美如画的一男一女,翠凤日常三叹仰天叹了口气,继续朝厨房走去。

边走边嘀咕:“别说昨日花莲仙长熬的浓粥还挺好喝,待会儿我也多放半把米。”

萧关逢口味清淡,不挑食,吃的也少,他的伙食准备起来很容易。

翠凤动作麻利,不消半个时辰,两菜一粥已备好。

云迟练完刀,用清洁符除去满身臭汗,抱住萧关逢胳膊又蹭又拽进屋用膳。

结丹一层她已辟谷,不过还是按照时境雪交代餐餐啃两把鲜花瓣。

其貌不扬的素心腊梅花瓣灵力充裕,大补。

用完膳,萧关逢往云迟脖子上挂了一个吊坠。

“能不能换一个定情信物?”

云迟低头看了眼吊坠,嫌弃之意溢于言表。

土黄土黄,肚子大脑袋尖,瞅着很像扁桃仁它兄弟巴旦木。

样貌如此丑陋惨绝人寰的礼物——

她不想要!

挂好吊坠,萧关逢把她的头发从吊坠细绳里捋出来,淡淡道:“非是赠礼,此乃空间石,可助你修炼,待你修为突破化神再归还于我。”

“啊?”

天雷轰轰雷得她外焦里嫩,还带要回去的?

若她没记错,伏狼族一半财产十万颗兽丹可是被他照单全收了。

本着二人名副其实已深度交流的夫妻关系,她可从未想过向他讨回。

云迟瘪瘪嘴,颇为不屑,“丑死了,最好现在就要回去。”

嘴上说着不要,动作却很诚实,立刻捞起来左右打量。

空间石?啥玩意?怎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脑中通天雷电劈山破石,恰如暮鼓晨钟咚一下,醍醐灌顶小脑瓜子登时茅塞顿开。

千丝万缕小心思破土发芽,空间石,是她想的那样吗?

有点激动!

掀起眼睑眨巴两下,直视男子眼睛,举起“巴旦木”试探道:“其内别有洞天?”

“嗯!空间石乃是我萧氏圣物,非是凡间之物。”

云迟疑惑,“不是凡间之物,难不成是上界神仙的东西?”

萧关逢眸色微动,不置可否,“传言萧家某位先祖飞升上界,不知为何又回到人域,回来时便戴着这块空间石。”

于萧氏族人,这块天外之物既是机遇,更是灾难。

萧关逢心绪不宁,闭眼再睁眼,很快收敛杂乱心神,继续道:“切记,不要让任何知道空间石的存在。”

“放心,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娘子我还是懂的。”

她对这块“巴旦木”的来历不感兴趣,但对它的作用倒是颇感兴趣。

迫不及待道:“我们什么时候进去?怎么进去?”

她揉搓着空间石,其表皮虽然凸起遍布,但颗粒十分圆润光滑,想来是主人时常把玩的缘故。

“只需握在手里,意念催动即可。”萧关逢伸出双臂轻轻搂住云迟,继续道:“可以进去了。”

也是,金手指通常都是毫无道理可言的,只要主角出没,放个屁都能触发。

云迟紧紧握住空间石,大吼一声,“金手指,我来啦。”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