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空间石(三)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你说什么?”云迟转头一脸迷惘看向萧关逢,“我说什么了吗?”女子眼中率意坦坦荡荡不似玩笑,直觉说他事有事有蹊跷,“你问山头竹屋去了何处。”“啊?是吗?”对此,她一点儿印象也也没。萧关逢心里不由得愈发不解。在他拥用空间石的数千年里,这片山头自始至终空空“啊?是吗?”对此,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73章 空间石(三)全文阅读

“你说什么?”

云迟扭头一脸茫然看向萧关逢,“我说什么了吗?”

女子眼中真率坦荡不似玩笑,直觉告诉他事有蹊跷,“你问山头竹屋去了何处。”

“啊?是吗?”对此,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萧关逢心里不由愈加疑惑。

在他拥有空间石的数千年里,这片山头自始至终空空如也,连棵树也未生,何况竹屋。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认为有必要下去一探究竟,“下去看看。”

烟舟甫一停稳,元迟迫不及待跳下烟舟。

站在山包上,内心深处蓦然升起久别重逢的激动之意,强烈到无以复加,似有千军万马拼死鏖战擂出的战鼓,咚咚咚剧烈搏动,连着按压在胸口的右手也一上一下快速起伏。

这里,给她的感觉太熟悉了。

仿佛,一草一木,在此守候无数个日日夜夜,只为等待一个人。

不知为何,云迟觉得那个人就是自己。

她松开萧关逢的手,兀自朝前走去。

行至小山包中央,眼前景象快速变换扭曲,死物一般的空间,突然腾起一阵细风。

风过留痕,原本空无一物的山包,一座雅致竹屋赫然矗立。

绿竹猗猗,从里到外透出淡淡清韵。

竹屋无院,孤零零坐落山头,大门朝南,屋檐底下龙飞凤舞刻着三个字——萧兰居。

见状,一贯比石头还镇定的萧关逢,幽深狭目中卷起惊涛骇浪。

看着云迟走向竹屋的纤细背影,脑中飘过无数有的没的猜测,比起自己,眼前女子似乎更像空间石的主人。

心中犹疑愈来愈深。

见云迟已经伸手去推竹门,萧关逢收拢天花乱坠到处乱飘的思绪,快步跟上。

“吱——”

门开了。

屋中宽敞至少三百平,正中摆放一张八九尺硕大书案,书案上笔墨纸砚俱全。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家具摆设。

放眼环视,四面墙壁挂满丹青排列整齐,中空漂浮无数形状各异类似琉璃的圆润石块。

石块散发或白或蓝的浅淡光晕,十分梦幻。

“看起来像是一间画室。”云迟肯定道。

心里暗暗惊奇,方才在屋外分明觉得此处万分亲切,进了屋子反而没什么感觉了。

“嗯。”萧关逢盯着画中人,眉头紧紧蹙起。

云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似有一道惊雷劈过,心里陡然一悚。

“像!”看了看画,又扭头看了看萧关逢,云迟啧啧称奇,“真像!”

一连看过十几幅画,某人看向萧关逢的眼神逐渐跑偏,杏眼眯起成细缝,嘴角坏笑快要扬上房顶。

萧关逢读懂了她眸中的不怀好意,底气不那足的轻声狡辩,“不是我。”

自己还没那么无聊,尚且干不出收藏自己肖像的癖好。

“我说是你了吗?”云迟不以为意,继续坏笑。

九分九相似,连神态都一模一样,不是才有鬼呢!

“服饰不同。”

“有何不同?”

云迟重新将目光移到画中人身上,原谅她到人域后认识的人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对人域博大精深服饰文化实在是不了解。

“衣袍上的符文,非是人域所有。”

事实上,人域之中,不管是下行界,还是上行界,断然不会有人在外袍上绣符文。

何况画中人衣袍上符文,精妙绝伦又神秘莫测,连见多识广的萧关逢也没见过。

“不是你,那会是谁?”

萧关逢摇了摇头,心中隐隐有个猜测,但不敢肯定。

沿着屋子绕了一圈,发现画的都是同一人,或立或坐,喜怒哀乐各色神态都集全了。

云迟伸手取下一块空气中漂浮的石块。

石块半个手掌小,触感温润不像石头反而像暖玉。

片刻后,从石块中射出一缕幽蓝光彩。

光彩末端散开组成动态图像,于半空中徐徐展开,原是画中男子于一棵葱茏大树下练剑。

只见图像不闻其声,与看无声彩色录像别无二致。

一段录像播完,光束自动收拢回石块当中,而后一道无形之力将石块牵引回半空中。

这石头居然可以留影。

难得在异世看到录像,云迟觉得有意思一连看了七八块留影石中影像。

与墙上挂着的水墨丹青一样,大大小小留影石中人也是同一人。

“想来是位风华绝代的多情女子,在此睹物思人一解愁肠,可怜,可叹啊……”云迟颇为感慨。

复又转身望向萧关逢,眨巴着眼睛歪着脑袋,指望从他眼中寻到一丝线索,“你确定,不是你?”

怎么看,两人都很像。

迎上她狡黠明亮的目光,萧关逢十分肯定答道:“不是!”

“那就好。”

自己夫君被另一名女子惦记,还是海枯石烂绵绵无绝期的惦记,她可不愿。

云迟朝萧关逢莞尔一笑。

而后直起身子,心有所感化身蹩脚诗人,随口吟诵蹩脚小诗一首:

“自古多情空余恨,伤心伤肝又伤肺;不若做个绝情鬼,娇花芊芊任尔撷;我欲……”

内涵全无很粗俗,落在萧关逢耳中,却品出另一层意思。

常言道,无意之言最是真心,萧关逢十分不满想揍人。

诗兴大发的某人随意转头,碰上男子又沉又晦的眸色,电光火石间她底气不足,声音越来越小,求生欲驱使话锋一转:

“……我欲痴心向金风,三千青丝无悔时;此生唯愿一人心,朝朝暮暮相与欢。”

一诗作罢,云迟心虚的盯着萧关逢嘿嘿憨笑,生怕他秋后算账。

萧关逢深深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自是春心撩乱,非干春梦无凭。”

而后越过她,扬长而去出了竹屋。

留下云迟在原地风中凌乱。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认命般哀叹一声,快步跟上男子步伐。

返回小树林烟舟上。

云迟得知自己居然是那山头竹屋出现的契机,面上讶然不已,心里小九九却十分张狂气焰高涨。

半天才支支吾吾试探道:“你说有没有可能,我说万一啊,这个东西。”

提起脖子上挂着的空间石,心里抱着侥幸,“本就是我伏狼族的东西?甚至,本就是我的东西?”

她既能从二十一世纪重生到这个世界,保不准在二十一世纪为人前,她还曾经生活在另一个未知世界。

又或者,她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因得了某种机缘短暂前往二十一世纪,时机已到又回到原本的世界也未可知。

除此之外,她想不到其他可能,会导致她对此处异乎寻常的熟悉。

“即便曾经属于你,现在也是我萧家的东西。”轻飘飘一言,盖棺定论。

“真不讲道理。”

云迟瘪瘪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扭头瞭望远处田野中大片绵延的灵药灵草,不再纠结于这个话题。

萧关逢也望向远方。

眼前女子似乎与萧家,甚至可能与那位逝去的先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还有,竹屋中的男子究竟是谁?

为何与自己如此相像?

他会是那位飞升上界又折返的先祖吗?

又是谁画了他?

如此多的画作和留影,像是用尽一生时间在缅怀。

太多太多未解之谜,萧关逢心绪百转千回,脑子混乱捋不清楚。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