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宗门大选(一)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轻舟迅疾保持平稳,舟中二人心思各异,谁也也没说话的。“花莲仙长,花莲仙长……”嘹亮宏亮的叫喊声,如地表崩碎轰隆隆蓦地被打破静寂。仰起头望去,高空上一朵硕大云澜遽然变为两块透明的屏幕,屏幕内人影摇晃,成像质量非常清晰堪比高清电影。翠凤心急火燎如热锅蚂蚁,圆润饱满杰出“花莲仙长,花莲仙长……”。...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74章 宗门大选(一)全文阅读

行舟迅捷平稳,舟中二人心思各异,谁也没有说话。

“花莲仙长,花莲仙长……”

高亢洪亮的叫喊声,如地表崩裂轰隆隆蓦然打破寂静。

仰头望去,高空上一朵硕大云澜猝然变成一块透明屏幕,屏幕内人影晃动,成像清晰堪比高清电影。

翠凤心急火燎如热锅蚂蚁,圆润卓越的身子以百米冲刺速度,从玉楼水榭大门口一路狂奔至主子厢房外,扯着嗓子大声喊叫。

她着急啊!

凌剑宗年轻一辈几位大佬不请自来,瞧那狂风骤雨的奔腾气势,万一撞破这玉楼水榭的隐秘。

主子们死不死她不知,反正她肯定是第一个死的。

“……花莲仙长,有人到访!”

她嗓门极大,放声一吼地动山摇。

“喊什么?”紧随翠凤步入小院的胡真儿面上愠怒。

“今日我等诚心前来拜见小师叔,你这凡仆,大吼大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等以下犯上,不尊师长呢。”

闻言,翠凤惶惶不安,赶紧弯腰作揖,唯唯诺诺认错,

“仙长恕罪,小人只是一时情急,想着仙长到访,定是有大事要事同花莲仙长商议,不慎乱了分寸。还请仙长莫怪,小人今后一定谨言慎行。”

“观你年岁不小,竟是连基本规矩都不懂,依我看也不必留在小师叔身边了。”胡真儿不依不饶。

扑通,翠凤双膝一弯,前额枕臂匍匐在地,“仙长息怒!”

“你……”

胡真儿上前一步,还欲说点什么,一只手臂挡在身前。

蓝尘看了眼战战兢兢的翠凤,偏头对胡真儿轻声道:

“师妹何苦与一介凡仆置气,我看她行事随意松弛,想来小师叔和萧师弟俱是十分宽厚,才养出如她这般不拘一礼的凡仆。”

五长老桐玲欢脱跳跃,待人亲和,怎么自己这个师妹偏生这般呆板,门规教条挂在嘴边,比下行界之乎者也的酸秀才还迂腐。

女孩子太严肃,可是很不讨人喜欢呢!

“是呀师妹,别气坏了身子,有损修行。”方牧生也揶揄道。

“嗯嗯嗯!”走在最后的连空雨,点头如小鸡啄食。

他人或许不知,她却知道翠凤此番作为,乃是暗戳戳提醒自个儿主子呢。

小师叔,萧师弟,你们可长点心千万别一起出现。

正想着,忽闻吱呀一声房门从内打开,并行走出两人。

女子明艳飒爽大步款款,男子孤标傲世拒人于千里之外,连空雨右手虚捂双眼脑壳有些痛。

云迟跨过门槛站立在屋檐下,目光凛冽扫了几人一眼。

“未得主人准允,随意训斥他人凡仆,吵吵嚷嚷扰人清净,倒是很懂规矩。”

云迟语气平静,但威严天成,来访几人均是心中一凛。

尤其胡真儿,自知理亏,耳根发烫面色发红,羞赧至极想挖个地洞躲起来。

“小师叔。”

她抱拳躬身,恭恭敬敬朝云迟行了一个满礼,“真儿僭越。”

蓝尘方牧生连紧随其后,也朝云迟弯腰行礼。

师兄师姐都行了礼,连空雨强忍冲上去搂住云迟的冲动,也跟着抱拳施礼,趁人不注意挪到蓝尘身侧,一副知礼好弟子听训的乖巧模样。

云迟简单嗯了声以示回应,“下不为例!”

而后视线落在伏在地上颤巍巍抖动的翠凤身上,黛眉微颦,“起来吧。”

得了赦令,翠凤快速起身十分麻利,丝毫不受肥圆身材所累,默默退至一旁,低垂着脑袋偷瞄自家两位主子。

“不知这位仙友如何称呼?”

方牧生看萧关逢未着弟子服饰,镇定自若站在云迟身边,不免好奇,忍不住出声询问。

“萧关逢。”

萧关逢礼数周到,微微颔首,朝方牧生蓝尘胡真儿各施一礼。

“早听闻三长老座下萧师弟金系天灵根,天赋异禀,早想与萧师弟切磋一二,没曾想宗门逢此大难,以致于回宗两月有余,也抽不开身前来拜会。”

“今日一见,萧师弟果真人中龙凤,实乃我上行界年轻一辈翘楚。”

“师兄,萧师弟尚未引气入体。”蓝尘神识传音轻声提醒。

哎呀,怎的忘了这茬。

这不是变相揭人短,不带脏字儿骂人废物蠢材么?

不拘小节的方牧生,霎时赧然不已,说话也不利索,“那个,萧师弟……”

方牧生直言直语惯了,一不小心祸从口出,欲道歉又难以启齿。

面颊涨红,太阳穴青筋暴突,一下一下抖动,挠着脑袋愣是半天憋不出一个字儿。

“无事。”见他嗫嚅局促,萧关逢出言化解尴尬。

“不过——”

方牧生瞅了瞅云迟,又瞅了瞅萧关逢,“萧师弟怎会在小师叔房中?”

轰——

我的师兄,你可长点心吧,这是我等该问的吗?

蓝尘嘴角抽了抽。

闻言,胡真儿也一脸疑惑望向屋檐下并肩而立的两人。

小师叔和萧师弟,怎么瞧着有点奇怪?

孤男寡女,房门紧闭。

方才那凡仆不会是在给二人通风报信吧?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小师叔也不例外,宗主更不能免责。

胡真儿决定暗中调查,势必挖出真相。

方牧生等人不知道这个院落本就是萧关逢的,以为萧师弟修行不成,另辟蹊径抱上小师叔大腿。

再看向他时,眼神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对内情了如指掌的连空雨,却是暗自在心里乐开了花。

几位仙长目光逐渐跑偏,越来越诡异,翠凤抬起胖乎乎手掌,抹了把汗。

“嗯咳。”云迟滚动喉咙清了清嗓子,下颌高高扬起,一本正经道:

“你们萧师弟修行遇瓶颈,恰好我住得近,顺便指点一二,你们莫要瞎猜。若是因此损了你们师弟名声,我可不饶你们。”

指点?名声?亏你说的出来。

“噗,噗噗!”

实在忍不住连空雨掩嘴嗤笑两声,立刻接收到四五道凌厉目光,赶紧轻咳一声佯装镇定。

保命要紧!

云迟狠狠剜了她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而后努力维持端方长辈形象,不急不缓问道:“你们都是谁?如何知道我回来了?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因桐玲托付驭兽铃之故,云迟尚且记得胡真儿,但另外两位,她一个也不认识。

方牧生上前一步,又向云迟抱拳行礼,态度虔诚。

“小师叔,弟子放牧生,先前在宗主坐下听教;左侧是胡真儿胡师妹,听教五长老门下;右侧是蓝尘蓝师弟,听教二长老门下。”

“之所以知晓小师叔已归,乃是昨日小师叔御刀飞行路过青择峰,许多师弟师妹都瞧见了。”

御器飞行,在上行界,就如打坐喝水一般常见,通常不会有人特意关注。

但如云迟御刀本领实在拙劣,和车祸现场无甚区别,有好奇弟子驻足观望,细看之下才惊觉居然是小师叔回来了。

小师叔在这个节骨眼归来,非同小可。

消息不胫而走,不到半日,凌剑宗山上下都知道消失了两月有余的小师叔回来了。

方牧生收敛思绪,继续道:“今日前来,是请小师叔,出任宗主之位。”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