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宗门大选(七)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是山羊吃胡萝卜的经典作品。云迟复活了,流落异乡莽荒之地成了高高在上的少主大人。垦荒种地搞基建?不不存在!亲自上阵奋勇杀敌守疆土?不需!少主大人的任务是:骑狼射雕掏狐狸窝,加上传宗接代。这晚上,少主大人喜提绝色夫君,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这晚上,少主大人脑壳被撞了,据说是强抢美男遭了报应。抢都抢了,亲也成了,倒不如顺道生个崽。却,少主大人又又就要挂了。便,消遥逍遥快活了十年的少主大人,不得已拖家带口去修仙……少主大人有一个愿望: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成仙;少主大人除了一个执念:成亲、成亲、成亲。“少主!少主……”。凌仙宗将要又将迎来新一任宗主,江郭与大都数凌仙宗弟子像,既激动又感伤。无论在哪个次元空间的世界,大势力内部改朝换代都很值得观瞻和期待……。特别凌仙宗地位崇高的精神,是站在顶峰俯览众生的不存在,躲一躲脚大地都要为之抖三抖的无人能敌不存在,凌仙宗选宗主,必定被吸引八方势力不管在哪个位面的世界,大势力内部改朝换代都值得观瞻和期待。。...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小说-第80章 宗门大选(七)全文阅读

凌剑宗即将迎来新一任宗主,江郭与大多数凌剑宗弟子一样,既兴奋又伤感。

不管在哪个位面的世界,大势力内部改朝换代都值得观瞻和期待。

尤其凌剑宗地位崇高,是站在顶峰俯瞰众生的存在,躲一躲脚大地都要为之抖三抖的无敌存在,凌剑宗选宗主,必然吸引八方势力关注。

作为普普通通的芸芸众生,理所应当给予上行界第二大宗门足够的敬意和尊重。

在宗主大选之日,怎么着也得派出了个宗主掌门家主之类的前来膜拜才对。

江郭抬头望天,脖子后弯到与肩背成直角,扯动前颈肌肉紧绷发痛,也没看见凌剑宗之外的哪怕一只鸟,更别提是人了。

看来是时候面对现实,不得不给上行界第二大宗门加上前缀。

一个曾经风靡一时,如今不值一提的宗门。

什么前缀能恰如其分准确定义它呢?

当然是——昔日!

落日黄昏,日落江河!

昔日上行界第二大宗门!

这个代号好啊。

昔日,夕日。

夕阳过后就是朝辉。

圣人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我凌剑宗不是被打倒了,而是有了更大的进步空间。

江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凌剑宗定能再次傲立万宗之上。

到时定然那些到处寻墙到处挪窝的墙头草,比如从前受凌剑宗庇护,而今人去楼空的百家宗门,连堵竹篱笆也没有。

江郭摆正望眼欲穿的脑袋,清理干净脑子里杂乱无章的失落情绪。

清了清喉咙,理了理袖口,上前几步。

“小师叔,可准备好了?”

在几万弟子面前演讲拉票这种小事儿还需要准备?这是看不起拥兵三十万的伏狼族少主,还是看不起参加过十六次班长竞选的副班长?

“交代你的事情可妥帖了?”

云迟神识传音,答非所问。

“我江郭办事儿小师叔你就把心安生放到肚子里吧。小师叔绝对会是我凌剑宗建宗以来,选票最多的候选人。”

江郭同样用神识回她,“弟子在此恭贺云宗主马到功成旗开得胜。”

云迟扭头好整以暇打量两眼拱手颔首的江郭,半眯着的眼睛意味不明,直看得江郭心里发怵,以为不小心把马屁拍到马腿上。

作为凌剑宗马屁狗腿子始祖,江郭第一次,对自己的业务能力产生了质疑。

“那是自然。”

半晌,头颅里再次响起女子的声音。

比方才轻快不少,一听便知心情很好。

江郭抬起头,果然瞧见她上扬的唇角,和洋洋自得快翘上房顶的长睫毛。

“嗳,再叫两声听听。”

对云迟爆棚爆满的虚荣心,江·狗腿·郭喜闻乐见,立刻满足了她,比方才还谄媚。

只有喂饱了马儿,马儿才能跑得快,马儿跑得快,他江郭才能快人一步。

作为一个修炼至炉火纯青境界对马屁精,自然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对叶霜红,江郭同样毕恭毕敬,毫无例外,换来一通横眉冷对。

在江郭印象中,三长老叶霜红冷若冰霜,对此他早已见怪不怪。

默默退至一旁,面向台下熙熙攘攘人群,“肃静!肃静!”

江郭甫一发话,数万人聚集的广场,立刻鸦雀无声。

等到人群彻底安静下来,江郭继续发言,权作抛砖引玉之用。

“云天在望,大地为凭,历代宗主见证,今日……”

广场上攒动的人头,齐刷刷望向高台,被江郭声情并茂演说感染,一个个热泪盈眶。

好家伙,这洗脑本领,与伏狼族大祭司云夜明相较也不遑多让啊。

云迟嘴角抽了抽。

等到江郭说完,原本就热情高涨的弟子们,愈加亢奋,义愤填膺之意空前蓬勃,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在新任宗主带领下,杀向前生门一雪前耻。

砖已抛出,下一步便是宗主候选人拉票环节。

一句话拉票!

候选人拉完票,弟子根据个人意愿投票,得票高者便是下一任宗主。

当日,得知初次得知竞选流程之时,云迟简直不敢相信“昔日”第二大宗门,选宗主竟如此……草率。

她一度以为愚人节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上行界。

“尔等若选择本长老继任宗主之位,本长老定会让凌剑宗重回昔日巅峰,到时尔等也能扬眉吐气面上荣光。”

叶霜红第一个拉票,声音依旧冷冰冰好似全世界都欠她。

话音刚落,台下立刻有拥趸高声呐喊,“三长老,三长老……”

但更多还是交头接耳,左顾右盼。

轮到云迟,只见她不慌不忙,沿着高台边围圆走了一圈,边走边挥手,偶尔朝前排弟子投去一个阳光璀璨的笑容。

然后才不紧不慢开口道:“我不一定能让宗门重回巅峰,但是,只要我云花莲一日还是凌剑宗宗主,就不会让门下任何一名弟子枉送性命。请大家投红签!记住,是红签!”

云吃说完后,江郭把她的话重复了一遍。

没办法,结丹一层不足以支撑她将声音扩散至每一片角落,让每一个弟子都听到。

“再次强调,红签代表小师叔云花莲,蓝签代表三长老叶霜红,支持谁便将对应颜色玉签抛向空中。投票,现在开始!”

江郭话音刚落,立即有或红或蓝玉签从人群中飘出来。

初始稀稀落落数量不多,片刻后数量暴涨,暴雨般咻咻飞向高台。

高台上有两块事先准备好的石镜,十几米高,四五米宽,镜面靠右有一根水桶粗的灰色圆柱,镜面左侧印着候选人姓名。

玉签飞上高台后,根据颜色不同,自动没入石镜。

石镜上的灰色圆柱底部也开始变成红色或蓝色。

随着吸收的玉签越来越多,有色柱子不断爬高,像是不断升高的巨型水银体温计。

写着“云花莲”石镜上的红色柱子升高速度极快,几息功夫就快顶到石镜顶部。

反观另一石镜上的蓝色柱子,好像被人封印了一样,只有筷子高短短的一截。

叶霜红冷着眼,脸色阴沉难看至极。

意料之中的结果,云迟十分满意。

要知道凌剑宗外门弟子占比七成,数量庞大,可以说得外门弟子者得宗主之位。

云迟深谙其道,早早安排江郭给外门弟子做工作。

与此同时,蓝尘和方牧生,也凭借自己在内门中的影响力,动员内门弟子选择小师叔云花莲。

所谓现场拉票投票,不过走个流程罢了。

叶霜红自然也知晓其中利害关系。

她许诺江郭,待她成为宗主,定会破格将其收为亲传弟子,进而提拔为长老。

画了一张又大又脆的大饼。

比起虚无缥缈的大饼,狼狈为奸的利益显然更实在些,江郭收受云迟三千灵石贿赂,早已与她紧紧绑在一起。

江郭假意应承,私下却一门心思为云迟奔走。

很快,最后的结果便出来了。

云迟三万九千多票,占比超过百分之八十,以压倒性优势取得竞选胜利。

就在云迟以胜利者姿态挥舞着左手,准备发表获胜感言时,叶霜红不慌不忙说了句话。

“对此结果,本长老不服,申请进入第二程序,由凌剑宗历届宗主亲自挑选新任宗主。”

此言一出,举座愕然。

“惊煞我也,三长老居然要启动第二程序。”

“第二程序多久没有启动过了,二十万年有了吧。”

“这么说小师叔和三长老即将进入剑冢了,那可是九死一生之地啊。”

“师兄,请问什么是第二程序?”一名新晋外门弟子虚心求教。

“第二程序就是但凡在宗主大选中,其他候选人一致认为选票结果不公平,或认为获胜者有暗箱操作嫌疑,那么选票作废,所有候选人进入剑冢,由剑冢中已逝宗主命剑剑魂挑选新宗主。”

……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