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打击还不够

金牌律师的荆棘花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金牌律师的荆棘花冠是桃桃桑柘木的经典作品。二十立于,三十不惑。中年人危机,人生列车脱轨。一夜之间,全数归零。何去何从,谁人获知。身在迷雾,四面楚歌。突袭重围,冲上云霄。宝剑锋从磨炼出,梅花香自寒苦来。你若奋斗拼搏,必然辉煌的历史。伍芯芯这会如同地狱里面吃人的恶魔一般出现在老板的办公室,把里面的老板都给震住了。。幸好她能及时放开手,要不然,真的要在结婚了之后才意外发现,那将是有多可怕的的一场家庭风暴,她真是敢想像。而已伍芯芯可以选择了放开手,显然她的渣男前男友并也没可以选择要放开手。“为你演奏肖邦的夜曲,为了纪念我……”正不是伍芯芯的手机铃音,原来是她心中早了明白了这段爱情只是伍芯芯选择了放手,显然她的渣男前男友并没有选择要放手。。...

金牌律师的荆棘花冠小说-第7章 打击还不够全文阅读

好在她能及时放手,不然,真的要在结婚之后才发现,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一场家庭风暴,她简直不敢想象。

只是伍芯芯选择了放手,显然她的渣男前男友并没有选择要放手。

“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纪念我……”

正不就是伍芯芯的手机铃音,原来她心中早已经明白这段爱情的结局。

伍芯芯接起了电话,来电的人并不是她的渣男前男友而是她的母亲。

“喂,妈,什么事情?”伍芯芯查看了一下日历,还没有到回家的日子。以前她忙,找个借口一个月回家一次,现在她不忙了,也不像回家不然何至于她不第一时间回家,而是选择躲在楼思韵这里。

“我能什么事情,你是不是和思凯闹别扭了?他说他出差回来就找不到你了还说你搬家了?这是怎么回事?”

伍芯芯听见母亲的话之后,真恨自己早没手撕了这个渣男,让他居然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她母亲的面前说这种让人牙痒痒的谎话。

就是不能做到安安静静的分手,非得闹得轰轰烈烈才算是爱过吗?

“没有吵架,分手了!只是不合适!”伍芯芯这个话遭到伍母的强烈不满。

“什么不合适,你都多大了?你看看你的小学同学,人家孩子都满地爬了呢!你呢?真不知道你到到底再想什么!”伍母想到这个就气,明明她的女儿也不差,怎么结婚这个事情就一拖再拖。

“妈,妈,我现在要去开会了,等我回去再说好吗?”伍芯芯忍着烦心找个借口安抚自己的母亲。

“行!我就等着周末你回家说明白!”伍母挂断了电话。

伍芯芯倒回在沙发上,用手抹了一把脸,今天是找了个借口混过去了,明天呢?

该来的总会来,她能预想到周末的时候,她家里面肯定会刮起狂风暴雨了。

那个该死的宫思凯,让她忍不可忍。

于是,伍芯芯从黑名单里面翻出来宫思凯的电话,直接打了过去。

“芯芯,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你听说……”宫思凯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联系伍芯芯了。他去过伍芯芯租过的地方,知道她已经搬走了。

今天他又来到伍芯芯上班的地方,才知道她离职了。

宫思凯觉得伍芯芯是存心躲着他,所以才尝试给伍芯芯的母亲打了电话,旁敲侧击的询问她是不是在家,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

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就接到了她的电话,这让他怎么能不高兴呢!

“闭嘴,宫思凯,我已经和你分手了!不用跟我解释,我一个字都不想听,也没空听。还有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我妈妈!咱们都是成年人,我们之间的事情,没必要祸及父母!如果你非得这么拎不清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家也鸡飞狗跳一下!”

伍芯芯当真是没有给宫思凯一句解释机会,说完直接就挂了。

电话这头宫思凯听完了伍芯芯决绝的话语,脑子里面“嗡”的一下,他当然明白他失去的是什么。

是有机会在北京扎根的机会!

没错,他喜欢伍芯芯不假,让他更加喜欢的是伍芯芯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大妞,想他一个外地人,在北京扎根不容易,不说别的就买房子这个事情都能让他把头发给薅秃。可是,若是他娶了伍芯芯就不一样了,不但有机会落上北京户口,买房也会有政策上的扶持,这且统统都是他需要的。

可是,好死不死,他出轨那么一次就被伍芯芯给抓了个正着。

这下可彻底的让宫思凯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要怎么哄回伍芯芯了。

同样不好受的还有电话那端的伍芯芯,她也是受够了!

遭遇这么多打击还不够,还要遭遇被催婚吗?

无处宣泄的伍芯芯决定上楼去找楼思韵那货聊聊。

她起身往二楼走去,说起来她还没有仔细的研究过这个房子,二楼有三间屋子,两件卧室都有独立的卫生间,还有一间好像是楼思韵的书房。

伍芯芯先去了楼思韵的卧室,发现门是开着的里面没有瞧见楼思韵,她就朝着另外一间屋子走了进去。

敲门没反应,她便轻轻的推开的门。

发现楼思韵正在里面连麦打游戏,哎,不用想了这就是她所谓骗小学生为生的事业。

伍芯芯正在想要不就别打扰楼思韵了,她去外面走走好了。

“Game over!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见!”楼思韵那边的游戏已经结束了,抬头就正好看见了伍芯芯!

“有事?还是你在偷窥我?”楼思韵的话成功的换来伍芯芯的一个白眼,这货的脑子绝对和她构造不同,她们俩可能真的有次元壁。

“没什么,你有没有被催婚?”伍芯芯推门进了楼思韵的书房,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地上散落了着各种书和杂志,还有几盒还没开封的玩具,哪里有落脚的地方,唯一能落脚的地方就是她现在坐的那个椅子。

楼思韵倒是明智,主动起身把地方让给了伍芯芯,她直接从书堆里面挖出来一个抱枕,靠墙坐在抱枕上。

“最近没有了,自打我妈找了个算命先生给我算过命之后她就不再催了!”楼思韵的话让伍芯芯瞪大了双眼,果然还是这货玩得深,怎么从婚姻大事直接扯上了玄学。

“你信算命?”伍芯芯怎么也不能接受她大学的死党会信这些。

“伍芯芯,你是不是上班上的傻了?我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妈信就行了!你瞧瞧我现在不是没有被催过了!”

楼思韵的话让伍芯芯幡然醒悟,可不是,她信不信不重要,她们要的就是不被催婚的效果。

“呵,你倒是好命,算命的到底说了什么让你能这么逍遥自在?”伍芯芯不免有些好奇算命先生的话。

“咳,他跟我妈说,你女儿注定是晚婚,越晚嫁越好,最好不要在四十五岁之前结婚,容易婚姻不顺!”伍芯芯听完这个话上去就拍了楼思韵脑袋一下。

“这不是正经算命的吧?这是你找人假冒的!”

“呀,你怎么这么聪明,这都猜到了!”

楼思韵一脸惊讶的瞧着伍芯芯,还没忘记揉了揉她的脑袋。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