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她们都不年轻了!

金牌律师的荆棘花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金牌律师的荆棘花冠是桃桃桑柘木的经典作品。二十立于,三十不惑。中年人危机,人生列车脱轨。一夜之间,全数归零。何去何从,谁人获知。身在迷雾,四面楚歌。突袭重围,冲上云霄。宝剑锋从磨炼出,梅花香自寒苦来。你若奋斗拼搏,必然辉煌的历史。伍芯芯这会如同地狱里面吃人的恶魔一般出现在老板的办公室,把里面的老板都给震住了。。伍芯芯边说边扭开了酒瓶,倒了几杯酒,递过来了高晓莉和楼思韵。“干一杯!”三个人举起来酒杯碰了一下。然后高晓莉便喝干,她刚听了伍芯芯的话,摇了摇头了一下。更年轻?她们都不更年轻了!确实是人到中年人了,她真的指出现在的她是传说中的中年人危机,但是最惨的那种“干杯!”三个人举起酒杯碰了一下。。...

金牌律师的荆棘花冠小说-第45章 她们都不年轻了!全文阅读

伍芯芯边说边拧开了酒瓶,倒了几杯酒,递给了高晓莉和楼思韵。

“干杯!”三个人举起酒杯碰了一下。

接着高晓莉便一饮而尽,她刚刚听了伍芯芯的话,苦笑了一下。

年轻?她们都不年轻了!确实是人到中年了,她真的认为现在她就是传说中的中年危机,还是最惨的那种。

到了她们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的确是要承受太多的压力了,而她面临的却不单单这些问题。

若是她的父母能有伍芯芯一半的认识,谅解她的不易,她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抱头鼠窜的过日子,明明是个北京本地人,却依然需要在北京流浪而居,生生的把一个北京土著的生活过成了北漂的模样。

明明在北京有房子,却住不进去,还得带着两个孩子租房子,却被人嫌弃带着孩子,怕孩子闹腾,差点让她睡大街上。

还好是遇见了伍芯芯和楼思韵两个人,她们的心地很好,也不应该落得如此田地才是。

但是,老天爷就喜欢戏弄人,就是生生的把她们几个人都逼迫到了绝境之地。

诚然父母不谅解她,她也不能说父母错,只能说双方认知不同,他们辛苦把她拉扯大,供养她读书,又为风风光光的出嫁,确实出了不少力。

于情于理,她都是受益人。

所以,她不敢不能也没资格怪父母。不过就是逢年过节不回家,但是给父母的节日礼物,一样都没少过,她已经尽力了。

不求父母任何事情,只想管好自己的孩子了。

现在想来这些事情还是蛮心酸的。

如今到了找工作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她就算改变了,努力了,可是这个世界也在变化。

她和刚毕业的年轻人来比,没有人家的青春活力,积极向上,有的只是任劳任怨的努力认真工作。

可是,显然现在的公司不需要这样的人。

她也无法知道这些公司都要些什么人。

“我们不年轻了!”高晓莉轻叹了一声。白日里面她给自己打气鼓劲,如今一杯酒下肚,所有的委屈和难怪似乎都争先恐后的要蹦出来跳个舞,来彰显它们的存在。

表示它们从未曾离开,就等着在这种适当的时候出现,让她无法摆脱。

“我们当然年轻了!起码要活到八十岁!!你们两个先喝,我去拿我们的大餐了!”楼思韵蹦蹦跳跳的起身去下楼拿外卖了。

高晓莉和伍芯芯瞧着活力十足的楼思韵,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羡慕的目光,似乎这世间什么事情都难不倒楼思韵一般。

都到了这个年纪还依然有些小少女的天真和执着,而她们两个人早就被社会给打磨的光滑圆润了。

不过,这也只是她们现在的想法,人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想来楼思韵的压力比她们两个人更大才是。

毕竟,她现在没有工作,司法考试没有通过,怎么看都是比她们两个人更苦逼的存在。

两个人静默了片刻,最后觉得还是不说话好了,伍芯芯又拿起酒瓶给高晓莉的杯子满上酒。

楼思韵也在这个时候,抱着一堆外卖上来,这个场面直接就震撼到了伍芯芯和高晓莉,不明白她在搞什么鬼?怎么会忽然买这么多吃的。

这是要让她们两个人喝顿酒秒变胖姑娘的节奏吗?

“楼思韵,今天是世界末日吗?你是把全世界的吃的都买回来了是嘛?”伍芯芯问道,依然没有忘记站起身帮楼思韵分担一些外面。

“就是,你买这么多东西,外卖小哥没被你给吓晕过去?”高晓莉也起身帮楼思韵拿外卖。

几个人把外卖扑腾摆了一地。

“你们两个想象力太差了,谁规定世界末日就要买这么多吃的?世界末日我要去逃命,还有功夫定外卖?这些自然是为了今天我们狂欢准备的!”

楼思韵根本不在意两个人的调侃。

“那我们为了什么而庆祝?”高晓莉拿起来一块披萨放进嘴里面,觉得不好吃,但是也不难吃,可以接受。

“难道是庆祝我今天找工作失败?”伍芯芯拿起了一串烧烤,吃了起来,味道不错,果然只有烧烤是最好吃的。

“为了世界和平庆祝,为了我们相识庆祝,为了我们将来都要成为大律师提前庆祝,有什么不可以的,想庆祝什么就庆祝什么!”楼思韵则是拿起了一盒土豆泥开始吃了起来。

“对,说得没错,为了我们相识干杯!”高晓莉举起了酒杯。

“为了我们以后都会成为金牌律师而干杯!”伍芯芯也拿起了酒杯。

“恩,为了努力赚钱干杯!”出奇冒泡的楼思韵总是和别人唱反调,但是高晓莉和伍芯芯两个人也不介意,毕竟这才是她们认识的那个楼思韵,每天都有奇奇怪怪想法的家伙。

酒过三巡,不,应该是酒过三杯,三个原本意识还算清醒的女人,终于开始进入到了迷蒙状态,意识有些飘离了。

也不知道是谁开始把话题引到了男人的身上,这个话题犹如捅了马蜂窝一般的可怕。

“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谈恋爱的时候就什么都是好的,结婚就变脸!”高晓莉抓起她身旁的一个抱枕,开始打起抱枕来。

“对,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说什么山盟海誓,最后还不是找了别人!还有脸来跟我哭诉说什么一时冲动!那我也冲动的杀了他好不好?”伍芯芯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杀人犯罪,我过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你刚考过职业证书,你就想被吊销?恩?到底是吊销还是撤销呢?我怎么忘记了?”显然这楼思韵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这醉酒还能背法条的本事,也是难得一见。

“对,不能犯罪!楼思韵,那个财神爷,喜欢你,你知道不知道?”伍芯芯又想起来这个事情,她端着酒杯晃到了楼思韵的旁边,问楼思韵。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