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代表着准备谈判

金牌律师的荆棘花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金牌律师的荆棘花冠是桃桃桑柘木的经典作品。二十立于,三十不惑。中年人危机,人生列车脱轨。一夜之间,全数归零。何去何从,谁人获知。身在迷雾,四面楚歌。突袭重围,冲上云霄。宝剑锋从磨炼出,梅花香自寒苦来。你若奋斗拼搏,必然辉煌的历史。伍芯芯这会如同地狱里面吃人的恶魔一般出现在老板的办公室,把里面的老板都给震住了。。伍芯芯听到了高晓莉的话,立马就明白了了,这高晓莉是有家难回,虽然为人子女,但是要孝顺父母的父母的。“好!”她便一口就答应下去了下去。“那晓莉去年你但是领着两个孩子自己过春节?”伍芯芯味道。“也不是,除了思韵么!我们两个加两个孩子过春节!”高晓莉地说。伍芯芯“好!”她便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金牌律师的荆棘花冠小说-第50章 代表着准备谈判全文阅读

伍芯芯听见了高晓莉的话,立刻就明白了,这高晓莉是有家难回,但是为人子女,还是要孝顺的父母的。

“好!”她便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那晓莉今年你还是领着两个孩子自己过年?”伍芯芯味道。

“不是,还有思韵么!我们两个加两个孩子过年!”高晓莉说道。

伍芯芯点头表示明白,既然这楼思韵不愿意去她家过年就随她好了,也确实是楼思韵有自己的想法。

这一顿饭吃完之后的一段日子里面,伍芯芯和高晓莉两个人都没有在找工作了,反而是拼命在农家院里面疯狂的学习。

直到临近过年前的一天。

那一天她起得非常的早,高晓莉已经起来做早饭了,楼思韵还在楼上呼呼大睡。

有辆车子停在她们院子外面。

开始伍芯芯觉得这个车可能是路过,暂时停了一会,也没放在心上。

可是,那个车在早上高晓莉送两个孩子出门的时候,还停在那,就让伍芯芯觉得这个事情不简单。

她决定走过去问问看对方是不是迷路了或者是怎样。

待她走出去之后,车上的人就下来了,让伍芯芯惊讶的是这不是别人,这不就是楼思韵的财神爷嘛?

“你怎么知道思韵的地址的?”伍芯芯脱口而出,觉得自己说错话了,立刻就把嘴给捂上了。

“伍芯芯小姐,我今天是来找你的,请你上车!我请你喝杯咖啡!”伍芯芯瞧着财神爷谈吐和衣着,她觉得这一位不简单。

更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找她。

伍芯芯抬头瞧了瞧楼思韵房间的方向,确定她还在睡觉,内心纠结了一下,还是觉得去会会这个家伙。

“那麻烦你等我一下!”伍芯芯说完之后,转身回去了,换了一身衣服。刚刚她穿着随意的家居服,回去换了一身衣服,外面套上了精致的大衣。

这不是打扮,财神爷瞧见伍芯芯这种打扮,忍不住叹息。难怪楼思韵总是说伍芯芯是大咖,这样干练的穿着,已经是在跟他示威,代表着准备谈判。

想来伍芯芯一定很维护楼思韵,他今天的目的看来是要落空了。

“伍小姐,麻烦你坐在后面!”财神爷开口说的时候,伍芯芯已经了然,这个财神爷还是有坚持的人,不让人坐在副驾上,想来这财神爷也不是简单的人。

“好!”伍芯芯立刻打开了后方的车门上了车。

财神爷带着伍芯芯去了一间会所里面,进门的时候伍芯芯瞧见了财神爷出示的VIP卡,她知道这间会所里面出入的人基本都不简单。

在领位的指引下,进来一间私密性很好的包房里面。

侍者随后就端上来两杯咖啡,还有些精致的小蛋糕。

“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伍芯芯拿起咖啡轻轻的啜了一口说道。

“伍小姐,我就想问你一些关于楼思韵的事情!”财神爷也不避讳的说道。

“那你问问看,有些问题可以回答,有些就不行!”伍芯芯现在觉得她可以天桥下面开个铺子,给人算卦了。

她老早就提醒过楼思韵那位财神爷可能是喜欢她,她怎么说的?人家只是压榨她的劳动力。

若是真的压榨她的劳动力,人家何苦大费周章的背着她楼思韵来找她伍芯芯呢?

“伍小姐,楼思韵现在是否单身?她之前说她要明年结婚,还是跟这个人!是不是真?”财神爷边说边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来之前他存的楼思韵所谓的结婚对象。

伍芯芯听见这句话喝的咖啡真的差点喷出来,难怪人家找上门来了,这都是楼思韵的锅,没事干嘛把人家惹毛了说她要结婚了?

“咳,这个人的确是要结婚了,不过结婚对象是不是楼思韵,那你就明年再看吧!”伍芯芯瞧见了上面的人,觉得头疼。

这是小宁和她女朋友感谢楼思韵的牵线搭桥,三个人拍得一张照片。

果然是情人眼里出BUG,看在财神爷眼睛里面,十之八九就是认为楼思韵有男朋友了。

“谢谢伍小姐的提示,另外我想问一下楼思韵现在的经济情况,你是否了解?”财神爷是何等的聪明,伍芯芯话中的含义他随便猜猜就能猜到了。

“这个,我并不清楚,即便是清楚也不方便透漏!说实话,我觉得你这种方式应该是楼思韵最讨厌的方式!你在踩她的雷区!我是不清楚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地址的!直接上门冒昧而让人反感!”

伍芯芯说出来自己的想法,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楼思韵要跟这个财神爷划清界限了,即便她的神经再粗也能感受到这个财神爷对她有不一样的想法。更何况楼思韵只是在谈恋爱这个事情上迟钝。在别的方面都非常的敏感。

“我知道,可是我没办法!她不接我的电话,也不搭理我!”财神爷苦笑道,他这辈子也没有被人左右的时候,除了楼思韵,真得是把他吃得死死的。

若不是他之前为了勾住楼思韵,陆陆续续的甩给她一些合同,怕是早就进了楼思韵的黑名单。这已经连续大概两个月都没有联系过他了。

让他觉得楼思韵可能就是这么干了。

“这,我也没办法!你只能自己想办法了!”伍芯芯又喝了一口咖啡,醇香而微酸更带着苦涩的味道,换个人都会觉得皱眉头,她却觉得就是她此刻心境的描述。

“之前我送的她的手机,她有没有再用?”财神爷换了个问题,他从伍芯芯的表情上也看明白了,她也不能帮到他,没准还有可能因为他的原因被打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啊,那个手机是你送的?醒酒汤也是你送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准备的告诉你,那部手机丢在她书房的角落里面落灰呢!”

伍芯芯这一连窜的问题加上最后那个问题的回答让财神爷开始皱眉了,以至于让他无法冷静了,直接端起咖啡一口干了进去。

敲得伍芯芯直摇头,看来这财神爷也是按捺不住心中的苦闷了,所以楼思韵到底给人家施了什么魔法。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