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探望

穆十四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穆十四娘是意已阑珊的经典作品。穆十七娘怎么也没想起,快活容易逃脱了将她视作‘工具人’穆府,又遇恩人洛玉瑯后,诚心诚意地想知恩图报,恩人却一门心思想将她藏出来。随后哄着她改名换姓,又托词帮她弄户牒,未署名洛府施氏,还睁着眼说瞎话:“是以我府上的名义办的,因为姓洛,施氏是他们随便取的名字。”从来不没有没见过户牒的十七娘就这样被他骗了还对他涌泉相报。一直到恩人终于等到对她露着了狼尾巴,她才省悟,洛玉瑯索要的报酬从来不都也不是钱财,不是要将她吃干抹净!由恩人变为大灰狼的洛玉瑯一脸无辜:“谁让你一双眸眼那样勾人,我也是受害者快活好?”穆十七娘:“还不快去抱孩子喂奶时。”穆十四娘仓皇间看到了远处那赤色的红崖山,山顶上耸立着一块突起的岩石。身后的人声传入她的耳中就像野兽在狂叫,连带着从她身旁滑过的树枝都成了帮凶。她用尽全力穿行在山林间,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泥浆,努力提着因为沾了泥浆而变得厚重的裙衫,深一脚浅一脚地山下跑去。。只可惜当事人非常受用无穷她的关注,毫不会觉得自己再一次惹怒了她,意外发现街面上行人真的过多,虚扶着穆十七娘,好将她护在自己身前,“走吧,晚了,墨师傅怕是会回去玩了。”穆十七娘终于等到没忍着,无言地瞪了他几眼。洛玉瑯却还为自己无脑的笑话高兴不己,自顾自自咧嘴笑穆十四娘终于没忍住,无声地瞪了他一眼。洛玉瑯却还为自己无脑的笑话开心不已,自顾自咧嘴笑个不停。。...

穆十四娘小说-第七十二章 探望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穆十四娘》在线阅读

可惜当事人十分受用她的关注,毫不觉得自己再一次惹恼了她,发现街面上行人实在太多,虚扶着穆十四娘,好将她护在自己身前,“走吧,晚了,墨师傅恐怕会出去玩了。”

穆十四娘终于没忍住,无声地瞪了他一眼。洛玉瑯却还为自己无脑的笑话开心不已,自顾自咧嘴笑个不停。

穆十四娘走着走着,总被沿街的店铺给吸引了过去,苦于她老是走偏路线,脱离自己的怀抱,洛玉瑯只得时不时去扯她的藩篱。

被惹恼了的穆十四娘脚步一顿,难得地发了脾气,“干嘛!?”

“我怕你走偏了。”洛玉瑯一脸无辜,穆十四娘转身,发现自己竟然一直被他虚抱在怀中,幸好有藩篱遮掩,她脸上的燥热才无人得知。“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不识好人心,你看这人多挤。”凑近她的藩篱,“你不怕被人揩油?”

“我荷包收得好好的,哪有那么容易偷?”穆十四娘自信地回答,却让洛玉瑯乐不可支,这丫头,当真孤陋寡闻,幸亏遇上了我。

“走吧,你只需记住,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洛玉瑯轻轻推了推她的藩篱。

其实洛诚也很无奈,明明有他们在身边,根本不需要如此,奈何公子只想亲近佳人,不许他们插手。

到了枫桥大街,穆十四娘一眼就看到了‘文山纸扇行’,高兴地指给洛玉瑯看。

洛玉瑯看着早早就站在那的护卫,敷衍地应和着她。

往左拐了两个弯,到了墨师傅门前,穆十四娘仍有几分迟疑,洛玉瑯轻声说:“已经打听好了。”

叩响门之后,果然听到里面传来墨师傅熟悉的声音,“来啦!”

开门之后,墨师傅先是认出了穆十四娘,眼神中透出欣喜。看到她身后的洛玉瑯,眼神明显一变,丢了句话,“怪不得你心心念念要回苏城,原来就是为了这小子。”

穆十四娘正要解释,洛玉瑯已经恭敬地行了礼,“墨师傅,有礼了。晚辈姓洛,名玉瑯。”

墨师傅嗯了一声,拄拐朝院内走去,右腿明显不良于行。

“墨师傅,你腿伤如何了?”穆十四娘赶紧跟了过去。

“人老了,反正也不中用了。”墨师傅用拐杖敲了敲院中的石凳,示意他们就坐。

“你什么时候离开的木花坊?”不等他们坐下,墨师傅就开始发问,洛玉瑯通身的气派与穆十四娘一身简朴的男装,明显未将她放在心上。

穆十四娘老实回答,“前日出发的,掌柜的只给了我十日假,除去回程的两日,我还可在这待上六日。”

墨师傅狐疑的眼光在她与洛玉瑯之间穿梭,“这小子怎么回事?”他与穆十四娘相识的过程,令他对这位莫名出现的少年贵公子充满戒备。可是听穆十四娘话中之意,又不像自己理解的那样。

“晚辈得知墨师傅对施思多有照拂,特来酬谢。”穆十四娘还没开口,就被洛玉瑯抢了先。

“你就是她离家跟随的人?”私奔这两个字在墨师傅口中犹豫了许久,还是改成了跟随二字。

“不是,墨师傅你误会了,当初求你带的信,是给我胞弟的。”穆十四娘怕洛玉瑯又胡乱插话,终于赶了个先。“这位是我的恩人,在遇到您之前,蒙他相救过。这次在船上重遇,他怕我找不到地方,好心送我过来的。”

墨师傅听她这么一说,脸色倒是和缓了,但打量洛玉瑯的眼光仍旧怀有戒备。这小子眼神片刻不离小丫头,如果说他心里没有其他的想法,鬼都不信。

想到自己前次冲动烧毁的书信,不免内疚,“可有寻到你的胞弟?”

穆十四娘点了点头,“他当真中了进士。”一副眉开眼笑的模样,不仅看痴了洛玉瑯,也让心怀内疚的墨师傅松了口气。

“这么说,你这次是特意来看我老头子的?”墨师傅终于问到了正事。

“前次七色织机又坏啦,舒掌柜说了您受伤之事,也是我接了外差,出主家做了几个月的绣活。要不然,早该来看您啦!”穆十四娘为自己的晚来而心怀愧疚。

墨师傅挑眉看她,“看来你青出于蓝,帮了舒掌柜这个大忙?”任谁突然被人替代,心中难免都有些酸涩,墨师傅也不例外。

穆十四娘只得点点头,“尽力修的,能保多久,我也没底。”

“坏了哪些机关?”修了一辈子的织机,自然句句不离本行。

穆十四娘回答,“除了上次那个,套在一起的都坏了。”

“这是哪个蠢货?不知轻重的踩!舒掌柜也是糊涂了。”墨师傅连着将拄拐重重的在地上敲击着,明显十分心疼。“你不是负责织机的吗?怎么又跑去做绣活了?”

穆十四娘老实回答,“原来家中时,也学过一些,后来绣坊忙不过来,舒掌柜就让我帮忙了。”

“我就说,要是你用,怎么会坏得这样离谱。”墨师傅仍旧难以释怀,“你老实说,这次除了来看我,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洛玉瑯一下就听出,墨师傅多半是误会穆十四娘并未修好织机,只不过寻了个借口来看他罢了。

穆十四娘却依旧实诚,“没有了,现在只有灵秀一人用织机,她心灵手巧,应该不会再坏了。我是担心你腿伤无人照顾,心里挂念,才求了掌柜的,准我假来探望您。”

“我的腿伤已经就这样了,以后去京城的远门怕是出不了了。你能接手织机的事,我也算安心了。”墨师傅话虽如此说,却明显带着惆怅。

“我来时,舒掌柜说了,如果墨师傅愿意,叫我陪您一同回木花坊。”穆十四娘也听出了他言语中的不甘,把打算过几日再说的话一股脑说了出来。

“你回去跟舒掌柜说,墨老头谢过她的好意,我生于斯,长于斯,必当死于斯。故土难离,越老越不愿背井离乡了。”人心即是这样,三分好意暖人心,听了这话,墨师傅虽然仍旧拒绝,脸色却好看许多。

“可是,我看您独自一人居住,去了京城大家相互照应不更好吗?”穆十四娘环顾四周,说了这么久的话,再无第二个人出来照面,又看整个小院,全没有主妇照顾的模样。

热门